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十风雨曼陀罗 684章 满门被屠

    http://www.gosky.net

    http://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浪天,不死鸟军团下属独立团军营,朱大能正在训练他的机械部队。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这是天风大陆第一支全部由各种战国组成的部队。这支部队,完全不同于传统的骑步兵部队,而它的战力,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朱大能很有信心,把这支亲的独立团,打造成人见人怕,鬼见鬼惊的部队。正如胡忧说的那样,不出则已,一出必定要惊天地,泣鬼神。

    天气很热,站在空旷的地面上指挥部队更热,特别是像朱大能这种大胖子,他站过的地方,那汗水流到地上,简直像是被水泼过一样,土地都泥泞己“将军。”一个士兵来到朱大能的身边。

    朱大能皱眉道:“不是说了,没有要事不要打扰我的吗!”新的战法正在形成,朱大能要全心的投入部队指挥中。他在做事的时候,最恨的就是有人打断他。

    “是的将军,只是……”士兵被朱大能训得有些怕,说话犹犹豫豫的。

    “有事说事!”,朱大能不时烦的说道。

    “是这样的,有一位老者,自称朱伯,他说是你的家人,有急事要见你。”,士兵终于一口气把话给说了出来。

    “朱伯?”,朱大能眼皮一跳,朱伯是朱家的老管家,今年已经七十多了,虽然是下人,在朱家的地位,却是很高的。就算是他的父亲,见到朱伯也都得尊称一声朱伯。他都已经很多年没有离开朱家了,这么热的天,他不远千里来浪天干什么?

    “啪!”朱大能捂着脸,一脸吃惊的看着朱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时候对他无比痛爱的长者,多年不见居然给了他这么一个大耳光做见面礼。

    “你这个不孝的子羽,这一巴掌,我是代表朱家列祖列宗打你的!”朱伯神情jī动的骂道。

    朱大能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等朱伯缓过了一口气,这才干笑道:“朱伯是什么事把你气成这样。先喝口茶消消气。”

    “哇…………”朱伯没有理会朱大能的话,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边哭边道:“我哪还喝得下茶,老朱家满门上下,几百余口,全让人家给杀了。我不喝茶,我要喝血……”,

    睛天一声霹雳,朱大能整个人都僵住了。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朱伯的衣着不对,大热的天他穿了一身麻衣。之前朱大能还以为,朱伯人老了,xìng子变得古怪了,这下他才知道,朱伯这是批麻戴孝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朱大能仰天一声大叫,一把把住朱伯。

    “谁干的”亨,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你这个不孝子,好毒的心肠呀!”,朱伯一把把朱大能给推开。

    “朱伯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求你了。”朱大能跟本不知道朱伯为什么会这样对他,难道朱家上下几百口,是他朱大能杀的不成?

    “怎么回事,好我到是想问问你,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我从那些凶手的身上拿到的,现在你来告诉我是怎么回来吧!”,

    啪的一声,朱伯把一个指头大小的东西,重重的拍在朱大能的身上。那小东西重重的砸在朱大能的身上又掉在了地上。

    朱大能愣愣的看着那金光闪闪的小东西,愤怒,哀伤不信,疑惑痛苦等等等等各种的表情,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颤抖着,朱大能捡起那金光闪闪的小东西,它并不重,但是此时在朱大能的手上,却有千斤的重量。

    这是一颗金sè不死鸟星,它是不死鸟军团偏将以上级将军才有的信物,它代表的是不死鸟军团。

    可是它为什么会在朱伯的手上,朱伯刚才说什么?这是他在凶手的身上得到的?凶手的身上,为什么会有不死鸟星。

    朱大能不懂,他完全不懂。他想去猜,却又不敢去猜。他害怕心里会浮现那个〖答〗案,那个他绝对不想要的〖答〗案!

    “朱伯,求你告诉我。”,朱大能的声音变得无比的嘶哑,他的嗓子,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

    朱伯没有回答朱大能的话,他已经永远不能再回答朱大能了。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两眼变得越来越暗淡,直到完全没有了神彩。

    一滴眼泪,一滴红sè的泪水,划过了朱大能的脸庞。好热,好烫,好痛,朱大能嘴紧了牙,把那一滴能苦得断掉肠子的泪水,给吞了进去。

    他吞下去的,不只单单是那一滴眼泪,还有很多,他曾经无比珍惜的东西……

    胡忧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夜静静的,连一声虫鸣都没有。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一口灌了下去,胡忧这才感觉好了很多。

    刚才他做了一个恶梦,一个可怕的梦。梦里,所有的人都在追杀他。刀是那么的冷,却没有他的心那么冷,因为那些追杀他的人,有曾经亲密无间的生死兄弟,有他最深爱的女人,甚至连他最痛爱的女儿丫丫的手里,都拿着一把闪亮的匕首。

    明忧从来没有被恶梦吓到过,可是这一次的恶梦,真是太可怕了。

    “还好,这只是一个梦。”坐了好一会,胡忧才平静了下来。睡不着也不想再睡了,胡忧走出了帐娄军营里似乎很安全的样子,站岗的士兵睡得正香。胡忧摇摇头,这样的士兵,也能上战场吗?

    随意的在军营里走着,无意之中,胡忧发现军机处那边有灯光。

    胡忧在心里,暗暗的嘀咕,是谁这么晚了,还在军机处里?

    左右看了一眼,胡忧提起了身子,幽灵一般摸了过去。很快,胡忧就如猫一样,来到了军机处的顶蓬上。贴着顶蓬,隐隐的可以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胡忧心出来是欧本道在说话。

    “他不是应该去了翠红楼吗?”胡忧的心里升起了一丝疑惑。在胡忧的帮助之下,杨春花成功的提想来了例假。欧本道空守着美人不能上,气得要命”这几天都在青楼泄火。他本来要胡忧也去的,胡忧的青楼运一向不好”怕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就推了没有去。

    欧本道往日一向天亮才回来的,今天怎么会提前回来,而且还在这里和人说话。和他说话的又是谁?

    胡忧听着和欧本道说话那人的声音很陌生,想来不会是欧本道的手下。在欧本道这里混了几天,胡忧早和他们混熟悉了,如果是认识的,他一定可以听出来。

    “谁!”帐里突然传出来一声暴喝”同样一把钢刀就穿了上来。

    原来那个陌生的声音说话太飘乎,胡忧在偷听的时候”一不小心让帐顶动了一下,让下来的人给发现了。

    胡忧一个翻身就下了帐顶,随手撕了一块布条绑在脸上。帐里一下跳出了三四个人,连同守在帐外的七八个士兵,瞬间就把胡忧给围在了中间。这些人的动作,绝对不是欧本道那些手下可以做出来的。

    胡忧暗道一声好快,又一个滑步,避过了从身后砍来的一刀。此时他不能出声,更不能说话,不然马上就得暴露身份。

    一对十几”胡忧不怕,但是却没有时间跟他们打。欧本道的士兵虽然无能,但还不到白痴的地步,这个军营本就不大,用不了多一会,他们就会全冲到这里来。到时候”胡忧再想跑就难了。

    以胡忧的功力,这些士兵还不足以要他的命,但是拖住他一步,还是可以的。胡忧现在还不想暴露身份,光明计划是什么”他还没有查到。现在的这个身份,对他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不得已”胡忧只能下杀手了。

    黑光一闪,血斧出现在胡忧的右手。黑sè的火光”在黑暗之中,透出逼人的死气。这还是胡忧在沉睡之后,第一次用血斧。那种逼人的死气,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没有时间去慢慢研究,胡忧不退反进,扑去了士兵之中。刀碰刀断,人碰身亡。前后不过二十几秒,十几个士兵全都例在了地上。欧本道追出来的时候,只能隐隐的看到胡忧那一丝远去的背影。

    “好厉害!”整个军营都被惊动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士兵,无头苍蝇一样跑来跑去,胡忧打着哈欠,一副刚被吵醒的样子,来到欧本道的面前,还没有说话,先大叫一声:“哇,这干什么,这些是什么东西,一块一块还血淋淋的,刚打的野兽吗?呵呵……”,胡忧笑了几声,见没有人发笑,他就闭住了嘴巴。说真的,再次看到这些尸体,他也很吃惊。刚才只顾着下杀手,也没有留意到。这会再看,几乎已经看不出这些尸体,是属于人类的了。不是被砍成碎片,就是焦黑得像块碳头。

    胡忧以前也用过血斧,却又从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过。搞得他自己都有些担心,血斧可是融合在他的身体里的,万一哪天发生意外,那他不成了烤肉?

    欧本道冷冷的看了胡忧一眼,道:“你刚才去了哪里?”,

    胡忧奇怪的回道:“大晚上不睡觉,我能去什么地方?”,

    欧本道注视着胡忧,看了好一会,这才道:“刚才营里出现刺客,我怀疑是我们自己人干的。现在你帮我把他们找出来。”胡忧摸摸下巴道:“这可有些难度,我试试看吧。”,

    “不是试,是一定!”欧本道认真道。他的脸sè此时还很苍白,只是被白斑给遮住了,看不出来而已。前后不过二十几秒钟。十几个高手就变成了肉块,换谁不怕呀。

    “是!”胡忧回了一句,指指那块肉块道:“这些人,似乎不是我们军中的,他们是什么人呀?”,

    欧本道冷哼道:“做你的事,不妄该知道的,不要多问。”胡忧早知道欧本道不会说的,领了命令装模作样的查案出了。这哪里查得出来嘛,除非胡忧把自己给交出去,不然这就是一场无头公案。

    可惜呀,被发现得太早了,不然应该可以偷听到不少的消息。

    一直忙到天亮,胡忧去向欧本道汇报,没有查到东西。欧本道表面上没有说话”胡忧却清楚的感觉到,欧本道在心里松口气。看到他也不见得那么希望,

    再见到昨晚的那个刺客。

    朱大能把朱伯给埋了,没有离开军营,更没有回家,而是一如既往的训练着手下的士兵,真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现过一样。但是只有朱大能自己知道,一切都已经与以前不一样了。

    白天训练士兵,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朱大能并不入睡。他在肥胖的身子上”套上了黑行衣,在不死鸟军团中游走责。

    此时的朱大能,眼中露出寒光。就像一只等待着猎物的猫头鹰,随时准发起进攻。家中巨变的事,朱大能已经派他的亲信去处理了,

    到目前为止,不没有一丝风声流露出来。

    红叶她们还不知道,胡忧也同样不知道。

    进欧本道军营的第六天,胡忧对光明计划有了新的发现。在欧本道的一份文件之中,胡忧无意之中,发现了欧本道在上面留下的字迹。

    那些字应该是欧本道在什么时候,无聊时随意写的”写得非常的草,胡忧认了很久,才认出了上面写的几个人名,其中一个正是艾薇儿的名字。

    “那个胡忧真有这么厉害?”,沙振一把手中的茶杯放平,眼光转向对面那人的脸上。

    “是的,十几个士兵”转眼就成了肉块。”那人回道。

    如果胡忧听到这个声音,一安马上就能认出来,这个人就是那晚与欧本道说话的那个。

    “不死鸟果然非浪得虚名。”沙振一冷笑一声,道:“据说此人喜欢捡走偏锋,现在看来果真不假。居然让他成功的混到欧本道的身边”他真以为我认不出他来吗?”“主人,下一步,我们怎么办?”那陌生井声音问道。

    “不要急”吃得一口口吃,棋得一步步的下”应该出手的时候再出手才是上策。接下来,快到我们看戏的时候了。应该做的事,会有人做的。”,

    秦明接到手下的秘报,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他在九州河边,一坐就是大半天,不说话也不动,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直到天黑,秦明才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似乎已经在心里,做出了什么决定。不知道他的决定,又会给这本应该风云暗涌的曼陀罗帝国,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今晚的月光特别的亮,艾薇儿静静的沐浴在月亮之下,仰望着满天的星空。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滕人。当年那些幼稚的想法,也到了转变的时候了。

    月光下的艾薇儿,非常的美,只可惜她的脸上,没有没有半点的笑容。清清冷冷的,就像一个冰美人。

    “红叶,在想什么呢?”,同一片月光之下,西门玉凤赤着脚,来到红叶的身边。今天晚上,她有些睡不着。

    红叶的目光注视着那一地的满叶,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终于,红叶放弃了思索。

    “你似乎有什么心事,说出来听听看。大家是姐妹,有什么不好说的呢。”,西门玉凤挨着红叶坐下,轻抚着红叶的长发。从小到大,

    她都觉得红叶的秀发长得比她的好。摸上去柔柔滑滑的,让人不受释手。

    红叶有些软弱的靠在西门玉凤的身上,道:“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总是觉得有一只眼睛,在冷冷的注视着这座帅府。”,

    “有吗?”,西门玉凤收回了手,抬眼四望了一会,道:“看来我们得加强警戒才行。”“大姐,我想去浪天。”,身上只穿着一身轻薄睡衣的欧阳水仙,半搂着欧阳寒冰的香肩撤交道。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就是想跟我说这个?”,欧阳寒冰有些好笑的问道。欧阳水仙现在已经是宁南帝国的兵马大元帅,在她的面前,却还像一个小孩子似的。

    阳水仙点点头道:“我已经在心里想了很久了,再不说出来,我怕会憋死的。”欧阳寒冰在欧阳水仙的小鼻子点了点道:“你呀,不是想去浪天,而是想去见他吧。”,

    被欧阳寒冰说中了心事,欧阳水仙的小脸微微一红,却勇敢的点头道:“是的,我想他了。大姐,你难道就不想吗?”欧阳寒冰点点头,长长的叹口气道:“爱上他,也许是一个错误,我却是情愿一错再错。唉,真没有想到,我们姐妹有一天,会同时爱上一个男人。他知道吗?”

    欧阳水仙有些茫然的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不敢跟他说。”,

    回忆起与胡忧相处的日子,欧阳水仙觉得,翘忧似乎更多的时候,都把她当小女孩看。可是她早就已经不是小女孩了。

    “再等一段时候好吗,等局势稳定一些,我和你一块去浪天,你不敢说,那就由我来帮你说好了。”

    “大姐,你我……”,

    “放心吧,咱们的柔尼那么溧亮,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的!”,@。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