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十风雨曼陀罗 677章 骗局

    http://www.gosky.net

    http://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看着一脸洋洋得意的孟春旺,胡忧真是不知道应该哭好。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还是应该笑好。现在不死鸟军团的财政不是一般的紧张,黄金凤每天忙着想办法找钱都来不急,哪有什么可能再建第六卫城呀。

    别说是没有钱,就算是有钱,那也是不可以能的事。浪天的五座卫城,全都是按计划修建的,五座卫城,加上浪天主城本身,刚好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再多建一座,不但对浪天城的防御,没有任何的帮助,反而会影响到现有的防御体。所以浪天建五座卫城是定数了的,如果资金充足的话,也只会加强这五座卫城本身的防御体,比如加固城墙什么的,绝对不会,也不可能再建第六卫城。

    胡忧都不用浪费太多的脑水,就成判断出,这个孟春旺不是想骗他,就是他被别人给骗了。从他急急的跑回来逼李婶卖房子,就可以看出,他被人家骗的可能xìng,要更大一些。以他那点脑水,是绝对想不出用新建第六卫城来骗人的。

    “这个,我对石料不是很熟悉,我看就算了吧。”胡忧摇摇头,回绝了孟春旺。他是下来调研百姓民生的,不走出来破案的。这样骗局,回头有空的时候,跟下面的人提一句半句的,也就走了。量这些人,也玩不出多大的名堂。

    孟春旺急道:“别介呀。这可是天下掉下来的发财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石料你不熟不要紧,我熟悉呀。这可是大把赚钱的事,这都不做你傻呀!”,

    丫丫一直乖乖的坐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有些东西,以她小小

    的年纪,她是听不懂的。但是孟春旺骂胡忧傻,她是听出来了。小嘴一噘,就要开口。还好胡忧急时发现了站丫头的反应阻止了她,这才没有让她说话。

    胡忧故作沉吟了一会这才说道:“那好吧,这事我考虑考虑,回头再答复你。”“哎,这就对了嘛。我等你的信,不过你可要尽快的决定。不然这财我就自个发了。”孟春旺一脸的得意,这会,他都已经在幻想着发了大财之后,要怎么好好的享受这个世界了呢。

    一顿狂吃把桌上的东西全都下了肚子,对胡忧又是一顿叮嘱孟春旺这才迈着八字步,嘴里哼哼唧唧的离去,他已经有九成的醉意,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看到今晚是不会再和李婶吵了。

    “这个人,我不喜欢呢!”,孟春旺刚一出门,丫丫就噘着嘴巴道。

    这还是她第一次明确的表达出自己的厌恶。看来真是被孟春旺给气着了。

    胡忧摸摸丫丫的小脑袋,略算小小的安慰。一种米养百种人,无论你喜不喜欢,这个世界上,都是有着这样的人存在的。

    像孟春旺这种人在外面也许混得还不如一个孙子,回到家里到是成了霸王。有事没事,欺负老娘到是一把好手。这样的人,你说他可恶也行,可悲也行,但是想完全消灭掉却是不可能的。

    “刚才没有吃饱吧,走,爹爹带你去吃鸡粥去。”丫丫刚才只吃了一个鸡腿,就没有再挟东西,肯定是没有吃饱的。

    丫丫摇摇头道:“不去了我中午吃得有些饱,不饿呢。”

    孟春旺喝醉的晚上,还是很安静的。第二天丫丫换衣服的时候,又把胡忧给赶了出来。

    “胡公子昨天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李婶看到胡忧出屋,马上迎了上来。她已经在这里等了有一会了。

    胡忧笑笑道:“没事,我正想找人陪我喝酒呢。”,

    李婶深深看了胡忧一眼,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她活了几十岁的人了,虽然不富贵,却是有几分眼力劲的。从看到胡忧的第一眼,她就隐隐的感觉到,胡忧不是一个普通的买卖人。具体是什么感觉,她也说不清楚。但是她可以肯定,普通的买卖人,是绝对生不出像丫丫那样的可爱女儿的。

    胡忧带丫丫出门的时候,看了西屋一眼。孟春旺应该还没有起床。这样的人,不睡到日上三竿一般是不会起来了。

    “爹爹,我们走吧。”丫丫穿了身紫sè的裙子,漂漂亮亮的跑到胡忧的身边。小脑袋上的麻花辫,一晃一晃的,让胡忧这三十岁的人了,都忍不住想要把玩一下她的小辫子。

    今天的太阳异常的大,胡忧怕丫丫热着,就没有像昨天那样逛太久,中午的时候,就回到了四合院。

    让胡忧没有想到的是,孟春旺居然买了酒菜,在院门前等他。看他那乐呵呵的样子,怕是有什么喜事。

    胡忧有些孤疑的看了李婶一眼,李婶正坐在小树下发呆。眼睛有些红红的,看来肯定是哭过了。

    胡忧是什么人呀,说是人精都不为过。只这一眼,他就已经看出了很多的东西。看来这个孟春旺真不是东西,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终于逼得李婶同意卖屋子了。

    想到这,再看孟春旺那嘴脸,胡忧就恨不得一拳打碎他。胡忧虽然从小到大,都是以骗人耍混为生但是他和师父,多少还有盗亦有道的。从来没有做过骗人棺材本的事。做绝事,那是要遭报应的啊。

    “老胡,你怎么才回来呀。我都已经等你半天了。”孟春旺看到胡忧,马上就一脸笑意的迎了上表丫丫本来是面向前面的,看向他过来,就转过脑袋,把脸埋进胡忧的怀里。看来她是真的很不喜欢孟春旺这个人。

    “嗯,今天有点事,你这事?”胡忧敷衍道。

    “心情好,想找人喝酒。走,咱们还上你那屋。”孟春旺也不等胡忧回话,就先推开了胡忧的房门进去。

    胡忧跟在后面,皱了皱眉头,看来以后,这屋都加把锁才行了。

    虽然屋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这是他和丫丫住的地方,这么随随便便的,就有人可以进来”那可不太好。

    “怎么样,那事你应该已经考虑清楚了吧。要我说”真没有什么好考虑的。这是闭责眼睛就能大把赚钱的事,还有什么好想的。

    你看看我,我就不用考虑。赶明把这房给卖了,我就去合股去!”

    孟春旺边说边布鼻,话还没有停,就已经干掉两杯酒了。

    “合股?”,胡忧听到这词,有些不明所以。这里也有这些说法吗?

    “不知道了吧。”孟春旺嘿嘿笑道:“这是现今最流行的说话,凡要做大生意呀”就得合股。”

    “给你打个比喻吧,不死鸟军团的胡忧你知道吧”他在洞汪城被创军团的时候,就曾经搞过一次股份制军团。现在你再责,曼陀罗帝国有一半都是他的了。”

    孟春旺看来也不是很懂这个合股的事,说得很霸气,却是没有什么内容。最后干脆把胡忧都给扯了出来。

    胡忧心中苦笑,看来这个合股的说法,还是打他这里来的呢。没有心思和孟春旺说那么多,胡忧到是想起了李婶房产这事,于是问道:“李婶已经同时你卖房子了吗?”孟春旺大嘴一咧,道:“那可不”老太婆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他不听我的,还能听谁的。看看这是什么。”,

    孟春旺说着,拿出了一个暗红sè的小本本,在胡忧的面前晃了一下。

    胡忧看到清楚,知道那是房契。从这房子的新旧程度和房契表面的退sè程度”可以看出来,李婶一向把这东西保管都非常的好。

    其实想想也知道,这是李婶唯一的产业,她又怎么会不好好收着呢。

    “这你都拿到手了,看来你这次可发了。”,胡忧强按住心里的火”乐呵呵的说道。

    孟春旺呸了一口,骂道:“这破院子值个屁钱,等我拿了钱合了股”那才是真正的发了呢。”,

    胡忧心说:到那时候,你不但是发不成,怕是边底kù你都剩不下。

    “你准备把这院子卖多少钱?”胡忧问道。天下悲苦的事很多,

    胡忧也管不了那么多。不过李婶那么好的人,不应该被搅进这么一个骗局中,落得个临老无家的下场。胡忧打算帮帮他。这对他来说,不算一个太难的事,都李婶来说,却是可以救命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买?”,孟春旺应了一嗓子。房契是拿到了,可是这么一个破院子。上哪找买家,他还真是心里没有底。

    如果胡忧肯要,那对他来说,到是好事的。

    胡忧把玩着手里的酒杯道:“到是有点兴趣,不过我手里的钱不多,买了屋子,怕就没有钱去跟你做石料生意了。”,

    “这样呀。”孟春旺在心里犹豫着。在拿到房契的时候,他就跑去找了合股的人。当他透露还有朋友想要合股的时候,那个合股人告诉他,只要能再拉得人进来,将来的利润会多分给他一成。

    孟春旺已经在心里,把胡忧算是他的一成利润了,可是如果胡忧的钱,买了他的这个院子之后,没有钱在合股,那他多出的一成利,岂不是见财化水?

    胡忧这话,是故意说出来试孟春旺的。见他这么犹豫,就知道骗子那边,肯定又给孟春旺出了什么好的条件。

    他本就是玩这种出生的,还能不知道?骗子设局,从来就不怕事大,有多少骗多少,最好是多多益善。

    “这个,我看我还是找别的买家吧。说了带你发财的,不能让你白欢喜一场。”孟春旺终于下了决定。那多得的一成利,他看不开呀。

    胡忧在心里摇摇头,这个孟春旺,真是走火入魔了。就算现在,谁告诉他,这是一个局,看来他都是不会信的。

    胡忧沉吟了一下,道:“我看不如这样吧,这院子呢,你还是卖给我。合股的事,我再另外想想办法,争取借到一些。如你说的,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不插一脚那真是太可惜了。”李婶依依不舍的环视了一眼这院子,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她从出生开始,就一直住在这里。在这里生,在这里长,一转眼几十年过去,这一世人,所有的回忆,都在这个院子里。

    想晋年”儿子落地的时候,她是多么的开心。可是没想到呀生儿没有养好,教出了这么一个败家儿子,要死要活的,要把这院子给卖了。

    自己的儿子,李婶自己知道。他哪里是什么做买卖的料,这屋子一但卖出去,那就再也回不来了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与其临老露宿街头还不如死了干净呀。现在死,至少还可以死在自己的院子里。在这里生在这里死,

    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套好了绳圈,李婶把脑袋套了进去。眼一闭,踢开了脚下的凳子……,…

    “李婶,你这是干什么?”胡忧右手血斧一闪,就把李婶的绳子给割断了。还好他听到院子里有动静,起来瞄了一眼。不然今天李婶就算归位了。

    “胡公子,你不用救我的,我活着已经没有什么指望了,你就让我去死吧。”李婶累流满面。哀莫大于心死,她自觉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李婶,你听我一句,你记住,

    这话是我说的,你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大把的好日子!”胡忧的表情有些jī动李婶的做法,让他想起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父母。子欲养而亲不在呀!

    “丫丫,给李奶奶倒杯水。”好不容易,胡忧把李婶给劝回了房。

    “李奶奶,你喝水。”丫丫很乖巧的把杯递给要李婶。

    “丫丫乖。”李婶摸摸丫丫的脑袋道:“丫丫要好好听爹爹的话,以后长大了,做一个有用的人。”

    “嗯!”丫丫虽然不是很明白李婶说什么还是垂重的点头。

    胡忧把从孟春旺那里得来的房契,递给李婶道:“李婶这个你收好了。”

    “这是,“”李婶全身一颤,不敢相信的看着胡忧,随即摇头道:“不行,这不行,你已经买了这个院子,这院子是你的了。我不能要的。”

    “李婶,你听我说……“……”胡忧压低了声音,在李婶的耳边,说了一段话。李婶越听越jī动,最后终于把房契给收了起来。

    天香茶馆,胡忧在静静的喝着茶,候三坐在胡忧的对面,向胡忧汇报着最新的调查报告。

    “按少帅的吩咐,我们在浪天周边,随机抽了十个城镇,进行了摸底。情况和少帅料想的一想,这十个城镇,无论是城守还是镇手,手中都掌握着大笔的资金。”

    “这些钱财所得,基本都是来自于城镇中的老百姓。老百姓过得越苦,掌权者手里的钱,也就越多。”

    忧点点头。这是他让候三去查的。现在曼陀罗帝国,有半数以上的城镇,都表面上归属于不死鸟军团。但是这些城镇,不但不向不死鸟军团上交财政,反而大肆的在搜刮当地的老百姓。弄得是天怒人怨,老百姓苦不堪言。

    最让胡忧无法忍受的,是这些城主镇守们,一个个对军团的命令是阳奉yīn违,上次秦明叛变事件,他下不死鸟令,要求各地对秦明进行阻击,居然没有一个城镇发兵执行他的命令。

    胡忧虽然没有在事后马上追究这个事,但是这不带代表胡忧忘记了这个事。他之所有没有马上兵进帝都,就是因为这些城守镇守,现在也是时候,调理调理他们了。最后的机会,听话的留下,不听话的,灭掉。

    胡忧可以对李婶心怀慈悲,但是对这些人,那是绝对不可以手软的。所正谓是慈不掌兵,现在天风大陆乱像已生,他要借大乱没有席卷整个大陆之前,把这些阻滞全给清洗干净了。

    “命人进一步的,收集一切可以收集的军事情报。”,胡忧沉吟了一会说道。

    候三眼睛一亮道:“少帅,真要打吗?”候三与朱大能不同,他是山里出来的,对经济建设是一窍不通,这几个月来,不死鸟军团的主要方向,全都在经济上,可把他给憋坏了。他巴不得有仗的呢。

    胡忧没有回答候三的话,有些事猜到是一回事,肯定又是另一回事。再没有下达最后的命令之前,他是不会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候三的。为上者,必须保持一定的掌控力,不能事事让下面的人,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

    “有一个事,你给我查一下。”胡忧喝。茶,对候三说了第六卫城的骗局。

    候三听得眼睛都瞪了出来,怒道:“这些人的胆子,真是太大了。

    居然敢打弃不死鸟军团的旗号出来骗人。我看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事交给我了,我一定查他个清清楚楚,看他们怎么死!”

    “不急。”胡忧摆摆手道:“这个事,你只要查清楚就可以了,不要轻举妄动。”

    经过一夜的思考,胡忧对这第六卫城骗局的事,又有了新的想法。

    如果可以,他准备借这个事,来做一些他现在不方便做的事。有时候借力打力,比明刀明枪来得更有效果。@。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