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十风雨曼陀罗 715章 搭上线

    http://www.gosky.net

    http://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卷十风雨曼陀罗715章搭上线

    在一众客人的抱怨声中,胡忧被玉满的掌柜给请到了里间雅室。请使用http://www.gosky.net

    http://www.gosky.net访问本站。(.dukankan.Cc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胡忧打量了一下这里,布置很简单,一套梨花木的桌椅,墙上挂着几幅字画而已,相比比外店的装富丽装饰,这里要简单太多,不过胡忧却是挺喜欢这里的,因为它胜在清静。

    “这位公子有些眼生,想必不是本地人。”掌柜给胡忧倒了茶杯,笑道。

    杯是功夫茶,这在北方还是很少见的。北方人喜欢用那种大碗碗喝茶,只有南方人才会喜欢这种比小酒杯大不了多少的茶杯。

    功夫茶,顾名思意喝起来很费功夫,一小壶茶可以品很久。对谈生意来说,是相当好的一种道具。要换用大碗喝,喝了老往厕所跑,那还谈个屁呀。

    胡忧品了口茶,淡淡的回了一句,自报是帝国出来的,在外面流浪也有好几个年头了。

    掌柜其实现在很想把羊脂玉净瓶拿过去好好的掌掌眼,但是他相当沉得住气,并没有那样做。反道是似乎一点都不急的,跟胡忧聊起了帝都的风情文化。看到出,他对帝都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胡忧边聊着,边暗中观察这个掌柜。掌柜姓王,年纪并不大,也就是四十来岁左右,在古玩一行里,算是年轻了。不过这个人相当的稳重,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说话的技巧把握得很好。每当看现聊的东西胡忧不感兴趣,他会马上巧妙的转移话题。

    在胡忧观察这王掌柜的时候,王掌柜也在观察胡忧。胡忧二十岁来到天风大陆,到现在也十一、二年了,算起来也有三十一、二岁。但也不知道是这里的空气好,还是怎么的。胡忧的样子变化并不是很大,这也就是胡忧今天的打扮显老气,给人一种二十五六的样子。要是胡忧穿得再年轻一些的话,说二十一、二怕是不会有人怀疑。

    胡忧给王掌柜的感觉是平易之中藏着一股子傲气,跟他谈话,似乎总是隔着什么似的,很难谈得进去。所以当胡忧说来自帝都的时候,王掌柜没有半点的怀疑,因为他曾经接触过一些帝都人,也全都是这样毛病。

    龙城成为为帝都的时候并不是很长,从里杰卡尔德迁都到现在,也不过是四十多年而已。相比起千年古都浪天,龙城这个新帝都,少了一份文化的沉淀。所以外在的表现会更张扬一些,而不是帝都人的收敛。

    胡忧曾经在这方面仔细的观察过,再加上他行走江湖多年,见惯了太多的人和事,所以装起帝都人来,非常的像。

    闲聊了得有半个多小时,王掌柜才把话题给扯到了羊脂玉净瓶上。他算是看出来了,对面这也是一个不急的主。他要是不切入正题,对面这主怕是能跟他闲坐三天。

    “胡公子,这瓶子,能不能让我过过眼?”王掌柜指指桌上的羊脂玉净瓶。胡忧进屋之后,就住它摆在了桌面离自己近的一方,然后就再也没有动过了。

    胡忧微微点点头,坐了一个请的手式,没有说话。

    王掌柜先是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这才把玉瓶给拿了过去。他拿得非常的小心,看得也很仔细。

    兴马城钱进长那里,有很多的私人珍藏,这羊脂玉净瓶算是面边的极品之一,却也还不是最好的。胡忧之所以挑它,那是因为知道这次的目标人物胡白义在古玩之中又偏好玉,尤其是白玉。

    “这瓶子应该有讲?。”王掌柜看过了玉瓶,又把玉瓶给放下了。

    这‘有讲’是行话里故事的意思。王掌柜这是问胡忧这玉瓶的来历出处。每一件古董,都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它们的经历,也是价值的一部份。同一件东西,在帝王的手里把玩过和在一个普通老百姓手里藏几代,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东西……”胡忧说着看了王掌柜一眼,笑道:“我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读看看小说网)”

    胡忧这个笑大有深意,口中说不知道,但是他的笑却是一幅了然于胸的样子。这是明摆了告诉王掌柜,要不你就自己猜,想让我告诉你没门。

    王掌柜微微一愣,露出了苦笑。他知道胡忧这是在考他。可见这东西的出处是大有来历的。可恨的是这东西他确实不知道出于何处。

    “这瓶子,公子打算出手吗?。”王掌柜试探着问道。这瓶子他可以确定,至少有千年的历史,至于出处不明,那不要紧,只要东西到手,自然有查到的办法。现在关键是人家主人打算卖这个东西,人家要是不卖,说再多也是白搭。

    “卖”胡忧这话说得很干脆,不过他后面又补了一句,“但只卖给懂的人。”

    胡忧这次不是来卖羊脂玉净瓶赚钱的,他是来想办法和兴新城的城主胡白义扯上关系,然后想法子和平拿下兴新城的。所以就算是王掌柜知道这玉瓶的来历,胡忧也没有那么容易把玉瓶卖给他。

    王掌柜听了胡忧的话,点点头。卖给懂的人,这并不过份。古董跟的久了,自然是有感情的。卖古董的原因很有多种,但是真爱古董的人,都会希望这跟了自己那么久的东西,能有一个懂它的新主人。只有懂,才会爱,这也是人类的感情之一。

    “公子请稍侯,我去去就来。”王掌柜告了个罪,匆匆离开了静室。羊脂玉净瓶是宝物那是肯定的,但是人家卖家说了,要卖给懂的人。这东西他确实不懂,那就得找懂的人来。

    兴新城里谁对白玉最懂行,自然当属胡白义了。正好前段时间,胡白义派人传话,想要几件好东西。玉满一时没有好货,没有能满足胡白义的需求。现在有好东西上门,王掌柜自然要第一时间派人通知胡白义了,再说这东西,怕也只有胡白义懂并能出得起价。

    胡白义这几天正好心情烦闷,有事情也不太想做。听下人来报,玉满来了好东西,于是把手边的活一推,带了两个护卫就去了玉满。

    玉满胡白义是熟悉得很,里里外外的人基本都认识他,不过并没有谁过来招呼。不是因为他们懒,而是他们没有那个资格跟人家说话。

    胡白义没有在大厅停留,直接就进了雅室。一进雅室,胡白义的目光就留在了玉瓶上,连王掌柜迎上来都没有留意到。

    胡忧没有起身去招呼胡白义,他依然在那坐着。胡白义出来的时候,他描了一写。人不到四十岁,身高和他差不多,国子脸长得相当的漂亮。

    在男人的身上用漂亮这词,多少有点过。但是用在胡白义的身上却不显突然,因为胡白义长的确实可以用漂亮形容。胡忧甚至在心里很邪恶的想,如果这个胡白义换身女装,怕是能骗到不少的人。

    “这是羊脂玉净瓶?”胡白义一脸疑惑的看向王掌柜。

    “轰”王掌柜的脑袋里突然炸出了响,两眼猛的看向那个玉瓶,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羊脂玉净瓶,光听这个名字,到也没有什么。可是一想起那么关于它的故事,那足足可以说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呀。

    神话里,羊脂玉净瓶可是连天都能装得下的宝贝。要以那定价的话,集全天下的财富,也买不起这个瓶子呀。

    当然,神话是虚的,那做不了数。但是有不虚的出处呀。相传这羊脂玉净瓶是紫荆花王朝的开国之主苏格拉底最喜欢的古玩之一了。

    苏格拉底本身就是古人,距今已经一千多年的历史。这东西在苏格拉底的手上,就已经时古玩了,这东西还了得吗?

    王掌柜不是不知道羊脂玉净瓶的故事,他是跟本没有想过这人瓶子会是羊脂玉净瓶。经胡白义这么一说,王掌柜这才反应过来,这怕还真是那东西呢。

    “会是吗?。”王掌柜意不答意的回了一句,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

    不过胡白义此时没有功夫理会他,三两步就来到了玉瓶前,没有像王掌柜刚才那样玉瓶拿起来,而是就着桌子细细的看。

    胡忧一句话也不说,一杯一杯的喝着茶。胡白义出现,事情就算是成功了一半了。接下来的另一半要怎么做,那还是见机行事。这种事就算是在家里打了多少腹案,到了这里也是没有用的。

    胡白义足足看了有二十分钟,这才在胡忧的对面坐下来。此时他已经完全从震惊恢复了平静,再看玉瓶的目光,与看一般普通的瓶子没有什么两样。

    “你是瓶子的主人?”胡白义看了胡忧一眼,问道。

    天之娇子,自然有一种不同于常人的气势。这话虽然普通,在他的口中说出来,却有一种居高临下的霸气。

    胡忧知道,要收服一个这样的人,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胡忧轻轻的点点头,傲气之中又带有一股自信,并不应该对方是一个高官而有任何的胆怯。

    “这是胡公子。”王掌柜见气氛似乎有些僵,主动圆场道:“胡公子,这位就是兴新城主胡白义将军。在南方古玩界叫得上号的人物。”

    胡忧点头道:“看来是行家,我还是那话,这玉瓶识货的才有资格买,不懂的,哼,就是天王老子也不卖”

    胡忧故意的忽略掉胡白义城主的身份,把那股子傲气又更突出一分。

    胡白义哈哈一笑道:“这位朋友有点意思,看来对自己的东西,很有把握嘛。只是不知道,因何要出让这个玉瓶呢?”

    “不为钱。”胡忧闷哼道:“钱财在我的眼里,不值一文。”

    “哦?”王掌柜也来了兴趣,刚才胡忧还说卖来着,这会又说不为钱。不为钱那是为了什么。

    胡白义也露出了兴趣,再他看来眼前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胡忧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我从帝都出来游历,到现在已经五年又八个月。在这期间,我见过很多的藏家,但是他们却都让我失望了。在我看来,他们跟本不配拥有这些珍品。”

    胡白义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要以玩会友?”

    “不错”胡忧点头道:“懂这瓶子的人,我白送也不心疼,不懂它的,千金不换,纵然是刀斧加身,也不会点头。”

    “有意思,哈哈哈,有意思。”胡白义扶掌大笑。好一会,他才看着胡忧正色道:“那依你之见,我算不算是一个懂它的人。”

    胡忧直视着胡白义道:“那就要看你怎么说了。”

    “你想我说什么?”胡白义一脸的自信。

    “先说瓶子的名字,如果连名字都说不出来,那别的也就不用说了。”

    “好。”胡白义微笑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是羊脂玉净瓶”

    “哦,何以见得?”胡忧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胡白义能不能猜到这玉瓶的名字,是计划的关键。虽然在此之前,他已经做了多方面的研判,觉得胡白义应该知道,现在看胡白义真说出了名字,这他心也就放下来了。

    “据玉物志记载,羊脂玉净瓶为长颈瓶之一种,以一块整和水玉加工而成。因白而通透如羊脂而得名。这件玉瓶,无论是尺寸大小到形态都与羊脂玉净瓶一模一样。”

    胡白义说道这里,停了一下,道:“要不要听听关于它的故事?”

    胡忧笑笑道:“它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不过知道它故事的人,未必懂它,不然那些说书先生就个个都是行家了”

    “说得好,那我们就略过故事,直接说羊脂玉净瓶的三个特性。如果不能达到这三个特性,再像也不是。一但它能满足这三个特性,再不像也是”

    “三个特性?”王掌柜有些迷惑,十王岁入行,到现在已经二十五年了。羊脂玉净瓶的故事他听了不少,但是它有什么三个特性,王掌柜还真是不知道。

    胡白义笑道:“这是秘传,王掌柜不知道,也不奇怪。莫说你,全天下知道这三个特性的人,怕不会超过十个”

    胡忧满意的点头道:“能说出这话,看来将军还是知道一点事的。那我们就先说第一个好了。”胡忧的心里多少有些打鼓,因为这和他之前的计划不太一样。跟据太史公的故事书记载,这羊脂玉净瓶确实是有传奇的特性,但是书上并没有说是什么。

    以胡忧既定的办法,是借空间戒子的能力,来做一些事的,现在看来,似乎不需要了。

    胡白义微笑道:“你就不怕我全说中了,你得把这个瓶子送我?”

    胡忧豪爽道:“瓶子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能以它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就算是送出又何妨”对于整个计划来说,一个玉瓶在胡忧的眼里,算不了什么。

    “爽快”胡白义回道:“钱财之事,我们暂时放在这一边。咱们还是先看瓶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瓶子的第一个特性是万物化水性”

    “万物化水,这是什么意思?”王掌柜听得一愣一愣的。他这个从业二十五年的行家,这会都快变个小学生了,什么都不明白。

    胡白义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解释道:“这个说起来有些复杂,王掌柜不如去拿一些酒或是奶来。”

    胡忧一摆手,笑道:“何必那么麻烦,这不是有现成的吗。”

    胡白义一拍脑袋,笑道:“你看我,一高兴把这都给忘记了。咱们就直接拿这茶水来试就好。王掌柜,不如你来。”

    “将军,我应该怎么做?”王掌柜不是傻子,这会已经猜到了一些。不过他知道,此时自己还是傻一点的好,不然出什么问题,把他全家称了卖肉,也陪不起这样的宝物。

    “把茶水倒入玉瓶看看。”胡白义看了胡忧一眼,对王掌柜道。

    “好的。”王掌柜的脑门有些见汗,他真的有些紧张了。

    深绿色的茶水,被王掌柜倒进了玉瓶里。倒完之后,他还往里瞟了一眼,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变化。再看胡忧和胡白义,都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似乎并不关心玉瓶的情况似的。

    王掌柜有些纳闷,放下了茶壶,也回到坐位坐好。大约过了五分钟,王掌柜的眼睛瞪大了。只见那白玉一样的瓶子,居然在慢慢的变成绿成。

    这……太神奇了

    玉瓶变成绿色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大约五分钟左右,又恢复了正常。

    “王掌柜,麻烦你再把茶水给倒出来看看。”

    王掌柜这一次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去办。水从玉瓶里流出来,倒进了一个白瓷碗里。倒进玉瓶里的明明是茶水,而出来时已经变成清纯的净水。

    虽然已经多少猜到了一些,王掌柜还是瞪大了眼睛。

    其实此时的胡忧,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内心之中还有挺激动的。因为在胡白义说出这个特性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这玉瓶还能这样。

    他完全是反应足够快,才没有让他人看出了破绽。三个特性,那另外的两个又是什么,连胡忧都好奇起来。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