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十风雨曼陀罗 713章 山河破碎

    http://www.gosky.net

    http://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绍悦悦和子衿又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师傅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是连基本的掩饰也懒得做的那种!

    子衿向来敢于反抗夏的暴政:“可是那是您妹妹啊……”

    庞大的国家及其运作起来,其效率是相当高的,而且闹市施法的这几位都是特征十分明显的人物,不好查才怪了!

    电话拨通之后,司徒雪连忙对着电话筒倾诉:“师傅姐姐,我当众施法,被政府给扣下了,政府让我加入组织,我想听一听您的意见。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zxZj5.netbsp;可是查到了之后又怎样呢,难道说她们几个当众斗殴,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判处拘留七天、罚款二百元?当然不能这么做,而是吸收她们几个进机关!

    司徒雪差点没留下眼泪来:“跑不了啊,这里有两个‘窥虚’和一个‘返虚’看着呢,我一个‘养气’初期哪里跑得掉!”

    这个时候,长生大帝的神像忽然有了一种“灵”的感觉,而且有的香客还看到这神像翻了个白眼,可是这座神像眨眼间就恢复了原样,看到神像翻白眼的信徒们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毕竟,玉石已经抢到手了,不需要再打一架。

    “住手!”在商玲命悬一线的时候,长生道的两个弟子终于赶到,身披黑法衣、头戴黑玉冠的绍悦悦将如同夜幕一般的大袖一甩:“邪魔外道,竟敢在长生大帝庙宇里面放肆!”

    司徒雪看了看夏的那一口白牙,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一颗红的,意兴阑珊地将那颗红玉牙扔到了一边,可是夏却伸手将它接住,然后重新交给司徒雪:“明天你跟我去医院看一看我妹妹,给她道个歉,然后再把这颗牙亲手还给她,你听明白了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那你就加入好了,不过不能透1ou我们门派的法诀和名号啊,否则我宰了你!”墨瑶也是光棍,甩下了这句话之后就挂了电话。

    在一间特别审问室里面,三个大盖帽在两名和尚一名道士的保护下,对着老老实实蹲在地上的修真菜鸟三人组(子衿和绍悦悦都是好市民,而司徒雪毕竟太小,几句话就被大盖帽给吓住了)说道:“你们几个当众斗法,影响坏到了极点,现在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为国家效力,你们怎么说?”

    长风组长交给她们三个小本本:“这是你们的证件和组织纪律,把它们记清楚,以后就这么做!”

    “哼!”司徒雪冷哼一声,天魔真瞳中魔光闪烁,仔细权衡了一下敌我力量对比之后,还是跳进了光圈之中,没有了影子。

    司徒雪看着这跟血光冲天的玉棒,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她仔细地看着这根魔棒,现在握手的位置附近有一圈很不明显的微缝,于是她一手握住这根魔棒的握手,另一只手握住了魔棒的〖中〗yang,缓缓地拔出了那平滑如镜的刀锋。

    “什么什么?你们两个当众施法?”电话那头的夏异常惊讶:“你们两个平时不声不响的,看起来tǐng懂事的呀,怎么就干出了当众施法的事情?”

    听完了最后一句话,不知天高地厚的司徒雪立刻举手问道:“组长,我们每个月的工资有多少?”

    绍悦悦放下了电话,然后转身举手:“报告政府,我愿意加入人民政府机构!”

    三人翻开这盖着国安钢戳的小本本,只见第一页上写着她们的照片和编号,绍悦悦是c-19,子衿是c-2o,司徒雪是c-21,第二页到第三页是关于她们保密工作的各项纪律,最后则是八荣八耻之类的思想教育。

    在十一月的一天,商玲又一次挂着夏的骨玉往长生庙(夏告诉过她自己的师门)祈福,这一次她碰上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外国女生,那女生看起来已经有十七八岁了,可是眼睛里面还是那种只属于小孩子的清澈,这双清澈的眼睛骨碌碌乱转,不一会儿就锁定到了商玲的身上,然后这名趾高气昂的少女快步走过来,指着商玲脖子上挂着的骨玉就说:“你脖子上的玉石是哪里来的?”

    现在夏还有六十年就要飞升了,要说有牵挂的话,那么就是墨瑶这个女知己了。

    “不敢不敢,可是这么大的事情我得给家里人说一下?我现在就师傅这一个家属,我这身道法也是他老人家教的,我一定得通知他老人家一声啊!”绍悦悦的年纪虽然不大,可是在社会里面混了这么长时间,也算得上一只早早当家的小狐狸,所以她就委婉地解释道:“政府,我就这么一个亲人,是一定要给他说一下的,咱人民政府不得为人民着想?”

    “那这块玉石卖给我,你开个价好了。”这名外国少女死死地盯着那块散着强大灵力bo动的玉石,只差要直接上手抢了。

    “我不卖。”商玲对这个女子越讨厌,直接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她一转身就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不知上下左右的混茫虚空之中,她的心里一紧:“遇上妖人了!”

    墨瑶见到司徒雪拔出了刀,就补充道:“这把刀长三尺九寸,广一寸四分,厚三分半,刀柄长六寸六分,中者立刻化为一滩血水,元神则被一吸而尽,再无转生可能。”

    随着外国少女的指引,那颗骨玉一阵颤抖之后,“嗖”地一下飞到了那名外国少女的手上,然后那名少女将玉抛起之后又接住,之后她对着手足无措的商玲说道:“这位大姐姐,本来我只是想要你这块玉石而已,可是现在到了现在这一步,我也不能不灭了你的hún魄,因为我的师傅姐姐说过:斩草要除根!”

    夏知道墨瑶已经知道了,墨瑶已经知道他还有六十年就要飞升了的事情,所以夏也总是揽着她的纤腰,亲ěn她的嘴netbsp;所以说,商玲同学整天挂着那颗红玉牙四处乱转,就好像三岁小孩抱着两块金砖在盗贼窝里打转,是很危险很危险的。

    “我晕!你就为了你夏爷爷的一颗牙而动了杀人的心思?”墨瑶听完这事情的经过之后,指着夏的那一口白牙说道:“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夏爷爷嘴里足足有三十四颗,我全给你敲下来也没事,而且以后还能再长呢!”

    “夏,我有分寸的。”墨瑶轻轻地对夏说了一句,然后正sè对司徒雪言道:“小雪儿,这刀出则见血光,乃是人间界一等一的凶器,你好自为之。”

    其实这也不是司徒雪法力不深,魔道之法前期修行的度是相当快的,而是商玲的身体乃是先天戊己之体,相当的结实,所以修行时间还不长的司徒雪一下只能让商玲重伤,不能将她杀死。

    如此强大的存在,就算是尸骸也是足以〖镇〗压数十万厉鬼六百多年的,所以夏的残骸也是异常宝贵,足以让天下人抢破头!

    就这样,因为菜鸟三人组在加入了长风组之后,如坐云端地飘回了自己的师傅那里,可是她们的师傅是一对情侣,所以这三个互相仇视对方的菜鸟修士她们在拜见自己的师傅的时候也见到了对方的师傅。

    司徒雪满心欢喜,迫不及待地伸出了手:“师傅姐姐快拿出来让我看看呗。”

    政府这次很大度:“打。”

    “竟然没死?”司徒雪很懊恼,虽然现在她学法术的时间还短,只能弄出一个小千世界来,可是自己全力出手之下,竟然连这个普通人都没杀死,这怎能不让她懊恼呢?

    大盖帽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况且就是说一下也没什么,所以就同意了绍悦悦的请求:“行,电话在那边,你打。”

    绍悦悦她们听了好半天,觉得这最后一句还有点内涵:“平常的时候,不需要你们执行什么任务,你们的身份仍然是普通的国家公民,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有人和你主动联系,你们的联系人就是我。”

    “夏道士,你的话怎么这么反动?也不怕教坏了小孩子!”墨瑶嬉笑着拍了拍夏的头,然后转头对司徒雪说道:“小雪儿,长生道有传承法宝,我们秘魔道也是有的,现在我就把它传给你,算是庆祝你提前进入为人民服务的光荣岗位。”

    “瑶瑶,你给她这等凶器干什么?现在她还小!”夏看着那柄血光盈盈的修长血刀,知道墨瑶所说并非唬孩子的虚言,而是的确有那么狠毒,中者再无轮回可能,只能永远被囚jìn在玉刀里面,甚至会被血煞气吞噬,增强刀的威力。

    “不过这也没什么。”司徒雪随后就从沮丧中醒来,然后不顾众香客惊诧和恐惧的目光,重新招出了一个小千世界,要将商玲彻底杀死!

    对夏来说,墨瑶不仅仅是他的恋人,还是最了解他的知己。

    “好了,再说你们。”夏又将头转向了子衿和绍悦悦:“你们两个闲着降什么魔!小雪出手好歹也是为了增加修为,你们纯粹是饱饭吃撑了!”

    中间的那个大盖帽当时就气得拍了桌子,同时一定大帽子就盖上去:“你敢藐视政府?”

    “小千寂灭!”外国少女一打响指,这个混茫的空间一阵摇晃,伴随着轰隆隆的响而毁灭了,而那名外国少女则是在世界毁灭的前一刻回到了大千世界之中,可是她刚刚回到大千世界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商玲虽然满身鲜血,可还是活着从粉碎的小千世界中逃(摔?)出来了!

    “我是就事论事!”夏往椅子上一kao:“以后遇上这种事情,只要不管你的事,那你就老老实实呆着修炼,降魔是有很大风险的,风险应该与利益共同存在,没有利益的风险不值得去冒!”

    墨瑶捏了捏司徒雪的鼻子,然后从兜里面mo出了一根雕刻着血浪hua纹的血玉魔棒:“这是我们秘魔道传承法器——元神jìn锢。”

    三菜鸟一起高声回答:“一切听指挥!”

    司徒雪嘟着嘴将牙齿收好,然后悻悻地说:“是啦,我去就走了嘛。”

    “一hua一果叶,一念一世界!”在层层叠叠的混茫虚空之中,那名外国少女踱步而出,脸上多了一种和原来的清纯大不相同的狠毒和妖媚,这名气质生了翻天覆地般转变的女子用手朝着商玲的脖子一指:“玉来!”

    那一天之后,墨瑶有了一点自觉,她会微笑听着夏说话,而不是用尖酸刻薄的言语讥讽;她会安静地坐在夏的身边,而不像以前那样拍打夏的脑袋。

    “是,师傅姐姐之所以将这刀做成了魔棒mo样,就是要告诉我不轻易出鞘的道理,雪儿知道的!”司徒雪将拔出了一半的血刀重新还鞘,然后将那根魔棒作钢鞭挥舞,只见血云四面而起,围着司徒雪疯狂地旋转着,不时有隐约的ě鬼从中挣扎着凸现惨叫,却又被疯狂旋转的血云瞬间吞噬。

    司徒雪将魔棒收好,然后很是懂事地朝墨瑶深深地鞠了一躬:“谨遵教诲!”

    墨瑶这个时候就在夏的旁边,当然也听到了刚刚绍悦悦的电话,再结合这个电话,自然也就才出了一个**不离十,可是她却不怎么客气:“扣下了?你不会跑啊!”

    绍悦悦扶起商玲,狠狠地跺了一下脚,长生道的化虹遁术她还不能施展,所以赶不上这号称“来不知其所从来,去不知其所之去”的小千世界穿梭之术,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妖女逃走。

    长生庙的那场闹剧虽然长生大帝看在夏的面子上睁一眼闭一眼,而修道界里面也现了竟然有人在长生子监管的范围里面施法伤人,也将这事情交给了长生子,可是我们国家部门可是不会置之不理,竟然有修行人当众施法伤人?简直是藐视国家法度!

    “谢谢政府!”绍悦悦这时还不忘感谢政府,然后抄起电话就拨通了夏的号码,等了一会儿之后,绍悦悦马上就朝着电话筒说道:“师傅,我是绍悦悦,子衿师姐和我当众施法,被人民政府给扣了!”

    “唉……”子衿也叹息了一声,然后和绍悦悦一起转身向长生大帝的神像拜了一拜之后就拖着昏mí不醒的商玲离开了。

    “哎呀师傅,有妖人在长生庙施妖法伤人,我和子衿师姐就去了。”绍悦悦简单解释了一下之后,然后就问:“现在人民政府想要要我和子衿师姐为国效力,您看……”

    司徒雪对自己这个师傅姐姐真是无语了,这简直就是不负责嘛,所以她报告政府之后,又给家里面的人打了个电话,她的家庭是〖革〗命家庭,给她的建议自然是加入组织、为国效力。

    长风小组见是三只炼精化气的菜鸟,心里虽然不怎么看得起,可是还得照例宣扬一下组织纪律:“公民们,你们是我们十三亿人中的精英,现在国家把你们编入了组织,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命令,不要给你们公民的身份抹黑!”

    所以夏决定了,在这六十年里面,尽量对她们好就走了,因为到了夏这种程度,可以说他就是在世的仙人,除了法力不如天仙之外,夏和仙人没有半分差别,所以就算他不想飞升也不行了,他的仙人之体会自动吸收天地之间的huo元力,除了大千世界崩溃(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之外,无论是什么都无法阻止夏的飞升,就算是当初的bo旬,也只能重伤和封印夏,而无法杀死他!

    虽然夏飞升后还有化身行走人间,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真身,而且天仙真身下界的话,那是很危险的,虽然长生道祖师长生大帝管辖的仙界没有jìn止仙人下界的规矩,可是下界毕竟不能永恒,夏最终还是要回到天上的。

    同时,洛大旁边的一间馄饨店里面,正在包晚上要卖的馄饨的老板和店员互相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一起出了店门,很少见的打了个出租车。

    子衿抬起了头:“师傅同意了?那我也加入!”

    夏见到幽路引hún这等煞气,也不由得赞叹一声:“好魔兵,过了涂山桑的幽路引hún(就是涂山桑的那根三棱钢刺),甚至不下于我的长生如意和绍悦悦的永夜法衣!”

    “当然了,这可是我秘魔道传承法器,是和你的长生笔一样的地位!”墨瑶对夏一声jiao嗔,然后伸出一根纤纤玉指,点在了司徒雪的头上:“小雪儿,我们秘魔道无门规,但是天心有知、因果无常,你修习我秘魔之法,有了元神jìn锢这等凶器,行事千万要慎之慎之!”

    完证件之后,长风组长又对这三位讲了一大推冠冕堂皇的套话:“恭喜你们,从今天起,你们成为了对党、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特殊人才……”

    家室很平常的商玲皱了皱眉,可还是说道:“是我在北邙山买的。”

    司徒雪见到这两位都投入了组织的怀抱,也走向政府请示:“政府,我能不能也给师傅打个电话?”

    在夏六百多年的人生之中,他遇到过很多女子,但是爱上他的人却很少很少,与他建立恋爱关系的更是只有三个,在这三个女子之中,陈渲是因为前世姻缘才爱上了他,涂山桑是因为他救了狐妖一族才爱上了他,唯有墨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相处才与夏建立的感情。

    长风组长还是第一次听到刚刚加入的成员这种话,不过他还是决定不与这个实际年龄只有七岁的小娃娃一般见识:“每个月两千块,有任务的话还有补贴和奖金。”

    于是乎,这三只修道小菜鸟的就加入了组织,编入了龙组下辖的第六小组——长风小组之中。

    “啊~”商玲吓得脚都软了,想不到自己竟然在长生大帝的庙宇里面遭了毒手,夏不是说过长生大帝很灵验的吗?灵个头!

    “只要你们牢记门规,不可说出自己师门、不可说出为师门法诀,那加入政府机构也没什么,六扇门里好修行,不过你不想去的话也不必去。”夏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算是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你随便!

    绍悦悦第一个举手:“报告政府,这事情太大,我能不能见一下我师父,征求一下他老人家的意见?”

    “耶!有钱买糖吃喽!”司徒雪高兴得都跳了起来,真的是与她的外表很不相符,也让长风组长对这个要做事的下属很不放心。

    其实这是一柄通体由血玉打磨雕刻而成的嗜血利刃!

    围城的人自只打起来了,怕是在天风大6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守城的士兵看得一愣一愣的,紧张了半天,居然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胡忧站在城上静静的看着下面的情况,对年启白提议的借机出兵,他摇了摇头。这只不过是小规模的乱子而已,还不足以动摇江大勇的部队。

    现在要走出兵,他们反而又不对了。

    人xìng的心理,就是这样的。胡忧记得太史公里有一个故事,说是就是这种事情。有两兄弟打架,打得天翻地覆的,怎么也劝不了。后来突然来了几个到他家寻仇的,他们马上就和好,而且还同生共死。

    现在要做的事,不是去打他们,而是让他们的这个结慢慢的放大。一但到了不可调合的地步,那么他们自己就会崩溃掉。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江大勇今天没有攻城,城中显得很平静。胡忧下了城头,换了身衣服,打算到街上走走,去听听民意。

    民意这东西,大多数的人都不是很关心,但是在不经意之间,它能改变很多事。胡忧经常告诉自己:别毕为自己的手里有几个兵就了不起,老百姓永远要比兵多。

    城外正在作战,城里的自然也就进入了萧条。街上的行人很多,

    偶然路过,也是行sè匆匆。店铺大多都已经关门了,少数开门的一些,也没有什么客人,伙计全都耷拉着个脑袋,没精打采的样子。

    要听消息,最好的地方,莫过于酒馆茶了。胡忧一路走着,无意中看到一间酒馆的生意还行,他就走了进去。

    小二很热情,忙迎了上来胡忧要了几个普通的菜,一壶小酒自顾的喝着。一个人的饭局,有些冷清,胡忧不由想起了丫丫,要是有这个乖女儿在的话,这么一定又有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了。

    笑了笑,胡忧把注意力转到了酒馆里的客人身上。和胡忧料想的一样,酒馆里的大多数人,都在谈论着如今的局势。似乎是怕有麻烦他们的声音都不大,要不是碍忧的耳朵不错还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消息大多是负面的,看好这支不死鸟联jūn的人并不多。毕竟钱进长在这里经营了二十年,在这里很有一定的影响力。

    支持不死鸟联jūn的人只占少数,他们的关点大多是觉得不死鸟联jūn和只以的不死鸟jūn团有关系。

    提起不死鸟jūn团,不少的老百姓都摇头,说话的声音也渐渐的大了起来。看得出,他们对不死鸟jūn团的感情都很复杂,可以说是爱情纠缠,不过有一点,他们的关点惊人的一致。都认为不死鸟jūn团此时突然消息是对曼陀罗帝国不负责任的做法。

    有个喝多了的酒客,还大骂起胡忧来,骂着骂着自己却哭了。曼陀罗帝国现在的局势,真是让他伤心透了。

    哭声感染了其他的客人,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没有了笑容。作为曾经的第一jūn力大国,现在却遭受到五六个国家的共同蹂躏谁能高兴得起来了。

    走出酒馆,胡忧的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现在想来,他之前的策略还真是很伤老百姓的心呢。

    “啊!”突然一声惊叫,传进了胡忧的耳朵。胡忧听声辨位,顺着声音就查了下去很快就找到了叫声的来源。

    是一人男人和一个女人纠缠在一起,男人想跑,女人说什么也不让男人走两个人似乎在争抢着什么。

    “住手。”胡忧喝道。他已经看出来了,东西是那女人的而那男人想要对手抢。

    胡忧带着浓浓杀气的声音,让两个争抢的人瞬间愣了一下,不自觉的就停了手,双双看向胡忧。

    “把东西还给这位大姐,我放你离开。”胡忧看着那个男人说道。换个人,他说不定直接就砍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不过这个男人,和女人争抢了那么久,都没有动过武力,让胡忧多多少少的有一些好感。

    男人看看手里的东西,又看看胡忧,似乎在挣扎着。大约两三分钟,他还是把东西还给了那女人。那女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胡忧直到那女人离开之后,这才转头看向这个男的。男的大约三十岁上下,许是用脑过度,有些掉头。

    “战时抢东西,无论是那方的势力,都会判你死罪,你知道吗?”

    胡忧问道。

    胡忧这到不是吓他,如果不是胡忧过来,换了一个脾气不太好的将guan,直接就下令砍了,连审都不再审的。战时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了,为了控区稳定,杀几个人跟本不算个事。

    那男人看了胡忧一眼,低下了头。他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他是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干的。谁知道还没有得手,就让人给撞上了。

    “,为什么抢东西?”胡忧问道。他早看出了这是一今生人,如果不是有特别的情况,他是不会这么干的。

    “跟你说有再吗?”男人眼中闪出一丝希望。胡忧给他的感觉不像是普通人,如果胡忧能帮他,他这关也就过去了。

    “先说来听听。”胡忧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不过胡忧愿意听,那就是说明他有可能会帮他一把。

    “我抢的那些,不是钱财,是药来的。我老娘病了,急需药。我有钱,可是跟本买不到药。”男人回晃战时米粮〖药〗品全都是jūn控的,就算是有再多的钱,也不得见能买到药。

    胡忧一听男人这话,基本上也就猜到了大体的情况。看来这里面,还真有他的事。又问了几句关于他母亲病情的事,胡忧点点头道:“你跟我来。”

    回程正好遇上大虎,胡忧交待了大虎帮那男人去配药,这才回到了临时的住地。

    “年启白,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事跟你说呢,来,咱们到屋里说去。”

    年启白找胡忧是商议反击的看胡忧有事要说,自然是先听胡忧的事。

    给东启白讲了一些街上的情况这才说道:“〖药〗品关系着老百姓的命xìng安全,在这方面,我们要注意一些。jūn中多用伤药,其他的品种,就解jìn好了。”

    年启白没有想到,胡忧在战情这么紧张的时候,还想着老百姓的问题,敬佩的点头道:“少帅说的是我回去之后,马上派人去办这事那个,粮食方面,要不要也解jìn一部份?”

    胡忧想了想,道:“我们只是封了jūn粮,市面上应该还有一定的余粮,只不过价钱怕是老百姓承受不起的。这样,你派人稳定一下粮价,谁敢乱担价的,第一次jǐng告,再犯就给我抓起来粮jūn充做jūn粮。”

    启白还是第一次手里管着那么大一座城,没有什么经验,自然全都听胡忧的。

    接着两人又谈起了jūn事,城外江大勇的内讧已经暂时平熄,护城河的水又持续的减少,年启白心里没有底呀。

    胡忧听着年启白的絮絮叨叨偶ěr才答上一两句,半个小时左右,他就把年启白给打走了。对于不专业的人,很多jūn事上的事,胡忧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向他解释。

    其实年启白完全是生书事多这也担心那也担心。胡忧对这些早就已经有了安排,哪需要他来多费心。

    不过胡忧并没有打击年启白的积极xìng,年启白这个人对jūn事虽然是一知半解,很多东西都只是书上的知识不过胡忧跟他合作到现在,还是tǐng愉快的。正因为他事事都关心,不时还真能提点到一些胡忧没有留意到的地方。

    兴马城暂时是平静,山穿城可就不平静了。江大勇把下游的河给堵了,山穿城的日子不好过呀。

    由于特殊的地势低关系,山穿城是一个非常怕水的城,河道一堵,山穿城就很受伤,简直就是伤不起呀!

    此时,山穿城的城主真是坐立不得安宁,城中已经开始进水了,老百姓全在各想办法的避水。山穿城的地方jūn,大多都是来自本地的。

    老百姓乱了,jūn队也就乱了。而jūn队乱了,那接下来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月月,你这个办法,真是妙级呀!”候三乐得上窜下跳的。有一个能干的老婆,比他自己想出法子还高兴呢。

    “时间差不多了。”欧月月却没有候三那么jī动,这本就是她计算中的结果,如果事情的展不是这样,她现在应该苦脸了呢。

    “我知道,我马上去吩咐他们准备。”候三叫道。

    欧月月纠正道:“不是吩咐,是商量!”

    现在的这支义jūn部队,在名义上并不属于不死鸟jūn团,更不同于候三的特种团。欧月月在这方面,要更了解胡忧的jūn事意图,所以在候三说错的时候,马上要他改过来。

    “是是,商量,其实还不是一样。”候三嘀咕了一声,赶紧放办他的事去了。

    布置周详,一切又都是早有预谋。候三所在的这支义jūn,选择了山穿城最乱的时候,动了突然的进攻,几乎是没怎么费力,就把无心作战的山穿城jūn打败,又一个城镇落到了胡忧的计划之中。

    山穿城兵败的消息一传到江大勇的大营,马上就引起了轩然**o。

    本就已经严重不可调和的矛盾,再一次爆。

    这一次胡忧可就不跟他们客气了,看准了机会,全力的动反击。

    江大勇看大势已去,只走进行了一般xìng的抵抗,就全jūn撤退。

    “想跑?”胡忧的嘴角1ù出了一丝笑意。立威自然需要敌人血,

    胡忧可没有打算让江大勇就这种跑跳。

    江大勇从出城之后,就没有遇上过什么埋伏。这一次他算是知道什么是埋伏了,胡忧几乎是隔一个山头,一个路口就布置有人。那些人其他都不用做什么,只要等着江大勇的部队到达,他们箭就可以了。

    江大勇那个恨呀,之前做了那么多布置的时候,都没有遇上什么埋伏,这会没有时间做这些了,这一路的埋伏又全出来了。

    可是气又有什么用,后面的敌人死咬着屁股呢,赶紧跑呀。

    越跑人越少江大勇跑到后面才现,跟在自己身边的士兵,已经不到百人了。这是必然的结果,其他的士兵也不是傻蛋,早看出了跟这么个货,不但不会有前途,还会丢了小命。这会有了机会,谁还不想办法溜呀。只有那百多个脑子进了水的,才会一直跟着江大勇,最后成为了胡忧的菜。

    秦明坐在窗台前”深深的皱着眉头。这几个月,南部地区相当的不平静,有五六股势力,突然冒出了头,不但进攻同样的义jūn部队,还进攻城锋。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座城落在了那人的手里。

    南部没有大城,三座小城而已,在平时秦明不太会放在眼里,但现在这种非常时候,别说三座城,就算是一寸土”他也要多多的留心。

    “胡忧,这些会不会是你弄出来的呢?”秦明喝掉几里的酒,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空气一片安静,自然没有人能给秦明这样的〖答〗案。

    康拉德匆匆的跑了过来,他的脸sè相当的不好看。但凡是这种表情的,无论走出在什么人的身上”都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出了什么事!”秦明不等康拉德开口,就抢先问道。他现在真是有些不太愿意听到那句1大事不好,的开场白。

    “秦明将jūn,我刚刚收到消息,林玉帝国的部队,转头向我们开来了。”康拉德沉声道。

    秦明心中一沉”林玉帝国前一段时间,一直再和宁南人打,怎么会一调头来攻帝都?

    不过这个念头也是一闪而过”现在的曼陀罗帝国是多国部队并存,今天打你”明天打我,谁打谁都是正常事。特别是以帝都和浪天两个越级大城为中心的两个战圈,哪天不在战斗进行中。

    “消息可准确?”秦明沉声问道。

    “已经正实了,林玉的先头部队,大约两天内会到。”

    “来得好,我正等着拿谁来开刀呢。传我命令,全jūn一级战备!”

    浪天城,不死鸟jūn团的前度大营,现在已经落到了艾薇儿的手里。由于胡忧的主动xìng撤出,艾薇儿几乎是白捡的浪天城。但是从拿到浪天城第一天起,艾薇儿的日子就没有好过。

    艾薇儿第一次以女王的身份,驾临浪天城的时候,是受到百姓拥护的。但是她公然宣布胡忧与异族人勾结,处以叛国大罪,浪天的老百姓能干吗?

    胡忧对浪天城的统治达十年之久,浪天的老百姓,有谁没有得到过不死鸟jūn团好处的。就算是街上的混混都不敢说胡忧不好,还有那些小

    贩,全世界有什么地方,可以允许他们把小摊摆到城主府的门前地。而胡忧却让他们这样,不但是这样,平时还对他们多加照顾。

    老百姓是很简单的,他们的思想,从来不会像那些贵族人,整天转着huahua肠子。老百姓只知道谁对他们好,他们就会记在心里,在需要的时候,他们甚至连自己的xìng命都可以不要的去捍卫他们认为好的东西。少帅被袭击的时候,那些拿着扁担板凳保护帅府的摊贩就是最好的认明。

    说胡忧勾结异族人,浪天老百姓更是不信了。不死鸟jūn团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做了什么事,老百姓是有眼睛看的。为了抗击异族人的入侵,不死鸟jūn团的损失有多大,有多少的好男儿战死沙场。

    他们的心里能没有数吗?

    浪天就是胡忧的自留地,艾薇儿一上来,就把胡忧给打成了叛国,浪天老百姓打从心里就对艾薇儿有抵触,再加上蕾娜塔的狂狼jūn团跟本就是一支纯jūn团部队,没有太多管理民生的人才。浪天是眼看着一天乱过一天,最开始是经济,接着就是民生了。

    更有一点,胡忧对浪天是实行免税的,不死鸟jūn团也收税,但是收税都是商人愿给的。

    比如印hua税,它又被老百姓称为公正税。双方的买卖人,在达成协议之后,交一定的钱,就可以把他们的合约拿到不死鸟jūn团下属指定的地方去印一个章。有了这个章,那他们的交易就得到不死鸟jūn团的承认和保护。

    除非是双方都同意解除,否则另一方可以向不死鸟jūn团控告毁约的一方,一但查明磉有其事,不死鸟jūn团就会动用jūn方的力量,去强制的执行合约。

    曾经有人不信不死鸟jūn团的执行能力,自以为是宁南人,不需要受浪天的管。这小子也不打听打听,胡忧和宁南是什么关系。不死鸟jūn团一个公告出,那小子就算是跑到了宁南,也让宁南方面给抓了押回来,执行合约。

    这样交点钱,就可以有保障的税,谁会不愿意交呢。而艾薇儿和蕾娜塔的势力,那里做得到这些,加上他们jūn费又不够,一上来就重新制定新的税政,商家又怎么会舒服。

    老百姓不舒服,小贩不舒服,夹商家也不舒服,整个浪天的人都不舒服,那还有谁能舒服。艾薇儿这个女王,又哪里可以例外。a。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