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十风雨曼陀罗 697章 水货

    http://www.gosky.net

    http://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陛下,那个九门异法的传人有消息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飞天中文小说网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候三再一次个哦到胡忧的面前。他的眼睛满是血丝,很显现这几天的休息不是那么好。

    看胡忧的目光看过来,候三继续道:“有消息显示他在帝都龙城!”

    “帝都?”胡忧微微皱眉道:“能把他找来哗”候三摇摇头道:“怕是很难,这个人听说脾气不是那么好,不对他味口的人,他连见都不见。”

    “这么牛?”胡忧想了想道:“这样,你准备一下,和我走一趟,正好我也打算近期走一趟曼陀罗。”

    “就我们两人?”候三愣了一下,现在帝都可是在秦明的手里。

    胡忧翻翻眼皮道:“那要不,再带上欧月月?”

    候三脖子一缩:“那还是我们两个好了。”两个人,也不需要准备太多的东西,打点了军中的事物,胡忧打扮成书生,候三做书童打扮,两人就起程直奔曼陀罗帝都龙城。

    行船坐马,一路上到没有出什么意外,不日胡忧两人就进入到曼陀罗地界。曼陀罗帝国现在已经成为了百战之地,各国的眼睛都看着这里,气氛相当的紧张。路上的行人很少,偶尔有一个两个的,也是行sè匆匆。

    “少爷,前面有个茶摊,咱们过去坐坐,歇歇脚。”候三擦了把脸上的汗水道。为了装书生比较像,他可是真的挑了一担书跟着的。

    胡忧看了眼那茶摊,杏花旗扯着上书一个大大的茶字,旗下一个老头,看样子得有六十上下,手里拿着把大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看着挺悠闲,可是那脸上,却有一丝淡淡的焦急。

    远远看到胡忧两人过来老汉忙站了起来,略略的躬着身苹热情的招待着。

    “老人家,你挺悠闲呀。”胡忧喝了。茶,笑道。茶很普通,不过走累了喝一口,还是挺不错的。

    老汉苦笑道:“公子你就别笑我老汉了,饭都快没得吃了,哪还悠闲得起来。公子,我这里有刚收的花生你要不要来点。”

    老汉的眼睛里射出一丝期望,还来今天的生意很不好他希望在胡忧这里,多赚几个铜钱。

    “也好,我看你那里还有些枣子,不如一同拿过来吧。”乡下汉子不懂掩饰,胡忧一眼就穿了他的那些心思。他也是苦出生,虽然不可能抓一把金币给他,但是帮一把还是可以做到的。

    “好好,公子稍等。”老汉满是褶子的老脸露出了笑容,人也更加的热情了。

    不一会,枣子和花生都摆到了胡忧的桌前。都是没有经过加工的原生样。胡忧顺便叫老汉也坐下大家喝茶聊天。

    “老爹,今年的收成还行吧。”胡忧拿了颗花生看了眼,成sè很差,瘪瘪的仁也很

    “唉,哪有什么收成。”老汉叹了口气,指指头上的蓝天道:,“这贼老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你看这都已经八月了,还不下雨。早稻已经绝收了,再这样下去,晚稻还来也保不住。我这点花生还是一桶桶抽水淋的。”

    老汉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无奈。虽然是弄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曼陀罗帝国。

    胡忧看了候三一眼,摇摇头他虽然不在曼陀罗,但这里的情况他每天都会收到报告。可是报告都是数字,现实的东西,才更让人触目惊心。

    “那你就没有想过离开这里吗?”胡忧问道。这里边是曼陀罗的边境,要离开曼陀罗并不是很难。

    老汉摇摇头道:“我老汉今年六十二了,在这里住了一辈子,还能到什么地方去。”

    故土难离,这一点候三更有体会。前段时间在撤出军属的时候,就有很多军属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家。

    正聊着,只见远处黄沙滚滚,接着就传来了阵阵马蹄声。由远极近,马上的骑士越来越大,说话间就来到了茶摊前。

    胡忧瞟了一眼,十多个人,一水的黑衣黑kù,这么热的天,他们也不怕热。十几人下了马,就吆喝着老汉上茶上吃的。

    老汉看来怕极了这帮人,跑前跑后听给上东西。就这么着,那帮人还骂骂咧咧的呢。

    胡忧皱着眉没有开口,冷眼的看着。等老汉忙过了一阵过来,他才声的问道:“这些都是些什么人。”

    老汉摇摇头,露出一丝无奈,什子也没有说,又忙上了。

    一个茶摊,能有多少吃的。这群黑衣人一顿稀里哗啦,灌足了茶水,就纷纷起身。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有什么事要办。

    胡忧一直在一边看着,直到最后一个黑衣人都离开了茶摊,他才开声道:“哥几个,是不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十几个黑衣人同看向之前坐过的地方,没有见着有落下的地方,

    又一齐怒视胡忧。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头子样的人,冷哼道:“书生,没事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胡忧摇着脑袋嘀咕道:“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提醒人也有错,唉,怪不得老天不下雨呢。”

    胡忧这话看似嘀咕,事实上声音很大,在场的人都能听得很清楚。那领头的说了胡忧一句,本已经准备走了,听了这话,又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胡忧一眼,道:“书生,你口口生生的说我们落下了东西,你到给我说说,我们落下了什么。”胡忧却不理他,转头看向候三道:“三呀,你看看,现在的人,就是没有救了。不但记xìng不好,眼神也不行。你看看,那桌上都落下了什多”候三对这十几个黑衣人也很不爽,闻言看了那桌子一眼,回道:“少爷,我看见了,那一桌子落下的全是良心。”

    “是呀,这些人喝了几口茶,就连良心都不要了。”胡忧连连叹气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三呀,你以后一定要记住,做人不要走太快”让人灵魂跟上呀!”

    此时,除了胡忧和候三,在场的人全都脸sè很难看。

    话都这些,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了,胡忧这是变相的骂他们喝茶不给钱。

    黑衣人里,一个脾气火爆的大个,操了家伙就要上去教训胡忧,那个领头的一把拉住他”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道:“子”称挺有种,今天大爷有事,不和你磨牙,山不转水相逢,别让我再看见你!”

    又是一阵黄沙冒起,丰几个人瞬间离去,只剩下一个个黑点。

    茶摊老汉直到这时才来到胡忧的身边,一脸担心道:“公子呀,十几个铜板的事,为老汉得罪他们不值呀!”

    胡忧指指老汉手里刚才那些黑衣人丢下的铜板”道:“吃茶给钱,天公地道的事,就算是一个铜板,应该要的也得要。恶人集么了,恶人难道就可以不讲理吗。”

    候三在一边听到胡忧的话,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恶人什么时候还跟你讲道理的吗?

    老汉显然拿胡忧真当了一个傻了的书生,嘴巴动了几下,终于还是开口道:“总之你以后得心呀,他们都是前面镇子里的,自称不死鸟联军”势力很大,你要是想去中部,最好还是改道的好。”

    “不死鸟联军。呵呵……”重”胡忧想起这个名字,不由笑了起来。怪不得那些人穿黑sè的衣服呢。

    “少爷”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候三道:“前面的镇子叫黄村,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大村子而已,后来借边境之便,发展成了一个镇,依然叫以前的名字。”

    “这个不死鸟联军,你以前是不是知道?”胡忧看向了候三,特种团有报告任务,候三这个主管,没有理由一点消息都没有的。

    候三回道:“到是听说过,千把人的一个组织。”

    候三一带而过。他现在也是手握十万重兵的将军了,一般的

    事,是不用他亲自去管的,如果不是这个组织打出了不死鸟的名号,他怕是跟本不会去过问吧。

    胡忧看候三的样子,知道他也不会了解很多,也就不再问他了。

    反正十几里路就到黄村,到了那里,什么都会明白的。

    地位不同,眼光自然也就不同,胡忧和候三两人,谁也没有拿刚才那个头目的威胁当回事。老鼠再凶,还能把老虎给吓着?

    十几里的路,很快就走完了,黄村镇远远的出现在了胡忧的面前。

    说是镇,其实边境的一个镇也不会大到哪去,横竖两条街,几万人口而已。

    以这样的规模,那个不死鸟联军都弄出一千多人,也算是挺了不得了。不过估计也就是仅此而已了,以看大,就以刚才那么黑衣人连喝口茶都不给钱的作为,能有多大的前途。

    “这里似乎弄得还不错。”进了镇子,胡忧却很意外的发现,这里并不像他相像中的那样的顽废,街上的店面到有半数在营业,街上人的行人也还算不少,不时还能让到有女人走过,不过那女的长得全都不怎么样。这年头,但凡有点姿sè的,谁敢随便上街呀。

    候三的目光,大多在那些黑衣人的身上。这里随便一看,就知道是他们的地盘,无论走路口还是街道,都能看到穿着黑衣服的人。几乎每一个黑衣人都拿着一个长条形的包袱,神sè看着也有些紧张。

    “少爷,这里看来要出什么事,咱们怕是早点离开比较好一些。”候三提议道。虽然是不怕,但走出门在外的,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的好。

    “看来已经看不急了。”胡忧苦笑着摇摇头。就这么说话的功夫,街上的店面似乎收到了什么指令似的,一下就全都关了门,街上的行上也行sè匆匆,没一会的功夫,整条街道就全都静了下来。从一动到一静的转变,来得是那么的突然。

    “怕是要火拼吧。”候三看那些黑衣人,已经全都把包袱给打开,如候三所料,里面装的全都是刀枪棍棒。

    寂静的街道,响起子马蹄声,胡忧顺着声音看过去,还真是巧了,又是之前那帮吃茶不给钱的人。看来他们匆匆敢回来”就是要应付接下来将发生的事。

    队快要与胡忧两个人交汇而过的时候,那个头子突然看到了胡忧”一下把马给拉停了下来。

    “书生,你的胆子不,还真敢来呀!”头子上下打量着胡忧,冷哼娄“天下的路,天下人走,只要有路,我就走得。来就来了”你又能拿我如何。”胡忧“哼哼道。

    “呵”果然人呀,有几分臭酸气。信我不老子一刀劈了你!”头子气得胡子都坚了起来”抽家伙就要给胡忧一些教训。

    “大虎,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阻止住了头子的动作,看来他叫大虎。

    大虎脸上的凶xìng顿时不见了,向来人回道:“军师,我怀疑这两个人是jiān细,正想抓回去好好审嘬。”

    胡忧这会也看清楚了来人。三十多岁,也是语书人打扮,手拿鹅毛扇挺文气。

    “胡闹,还不快做你的事去!”华军师瞪眼道。

    虎看来挺怕这个草师的,不甘心的看了胡忧一眼”带着他的人走了。

    大虎走后,那军师来到胡忧的面前,躬身一礼道:“这位兄台,属下之人无礼,多有得罪,让请不要见怪。”

    见大虎抽刀而面不改sè,只这一点,军师就看出了胡忧的不凡,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却也不得轻示。

    “无妨。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就走了。”明忧摆摆手道。

    “兄台请慢!”军师叫住胡忧道:“敢问兄台要到哪去。”

    “没有一定的目的”走走。”

    “真是羡慕兄台的潇洒,实不相瞒,云游四方也是我的梦想,只可惜俗事太多,牵绊太多呀!”军师叹息道。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你若愿意放下眼前的名利,哪还有什么牵绊。”胡忧淡然道。

    “好一个“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也可惜道理虽浅,却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就拿这黄村镇的百姓来说吧,我要是放了手,他们也就没有活路了!”军师摇头笑道:“看我,怎么跟你说这些。这位兄台,听我一句劝,现在并不是离城的好时机,你们要是有去处,最好先避一阵。要是没有,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个地方。”胡忧摆摆手道:“多谢好意,不麻烦你了。”

    那军师似乎还想跟胡忧说些什么,远处又有骑队匆匆而来,他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在转身要走的时候,又停下塞给胡忧一个东西,这才离开。

    “这人看起来还不错。”候三直到人走远了才开口,之前他一直护在胡忧的身边,却并没有答一句话。

    胡忧把玩着那军师给的东西,这是一块令牌,看来是这不死鸟联军内部的一种信物。那军师给的时候,并没有说怎么过用法,胡忧也没有问过。

    “乱世出英雄,有本事的人,总是很多的,大多数时候,还得看他们的机遇。”胡忧把那令牌丢过候三,这才接着道:“走吧,我们也去看看热闹。”

    话说这军师名叫年启白,算是一个有几分本事的人。这个不死鸟联军就是他一力组建起来的。草建的部队,自然成员也是参差不齐,什么人都有,他能弄到现在的程度,也算是相当的不错了。

    年启白是一个读书人出生,从喜欢兵法,这次到是让他借着大势,拉起了一支部队,能走多远,那就得看他的机遇了。

    胡忧在黄村镇里转了几圈之后,也大致了知道了这个不死鸟联军的xìng质。与其说他们是军部,还不如说他们是一个社团。他们的生存方式,是通过向城民收保护费而延续下来的。

    不过胡忧对他们,到并不反感。因为他们多多少少的,也做了一些对百姓有利的事。比如说现在,他们就是在对抗另一个团伙。那个团伙,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强匪了。他们进攻黄村镇,是想要洗劫这里。

    胡忧对这今年启白到是挺感好奇的,他没有自己称为王,也没有像大多数的组织头子那样自称将军,而是给了自己一个军师的头衔,虽然统领的xìng质是没有变的,但是他这样做,却是要低调得多。

    一个低调的头衔,却有起了一个高调的名字。不死鸟联军,只丰军师,而没有将军,到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少爷,这今年启白这次的麻烦挺大,我们要不要帮他?”候三从外边回来,给胡忧带来了消息。原来这一次进攻黄村镇的强匪达到三千多人,领头的那人就是在这一带很有凶名的黄四郎。

    黄四郎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人,他成名已经有十年之久,官方曾经多次想要打掉他,却都让他给跑了。这里算得上他的风水池,官军一来,他就带人过边境,官军走了他又回来。是一个很让人头痛的人物。

    胡忧想了想,摇摇头道:“不急,咱们先看看再说。”@。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飞天中文言情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