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八合纵连横 589章 一夜之缘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按理说,他都已经七八十岁了,不应该如此性急的。

    他到不是性急,而是同样受了喜欢散的影响。

    喜欢散是一种强力的春药,此药是没有解药的,所以也就不存在事先服用解药这一说法。他之所以影响较小,是因为他已经无数次使用喜欢散了,身体有一定的免疫力。

    抗力最差的,是那两个青楼女子,她们已经抱在一起,嘤嘤的发出那种不堪入耳的呻吟。楚竹因为受到正面的袭击,虽然强扛着没有出丑,却也顶得很辛苦。眼看着光溜溜的十三一步步靠近,她真想一死了之。

    “哈哈哈……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上过的女人不知凡几,到还从来没有玩过公主。楚竹公主请放心,我一定会很温柔的。”十三的手已经搭在了楚竹的衣服上,看得出,他非常的兴奋。

    “滚开”楚竹用尽全身力气,才从牙缝里逼出两个字。她的身体反应,已经越来越强烈,她是宁死都不愿让十三这个死老鬼碰她一下的,如果可以选,她宁愿选胡忧。至少他比这个恶心的死老鬼要好得多。

    “滚开我可舍不得,不过我们一块滚滚还是可以的。”十三得意一笑,瞟了胡忧一眼,道:“我是不是应该先解决你呢?”

    胡忧心中一紧,他还以为十三被色所迷,地,忘记他了呢。他的身体是不怕毒的,但是这喜欢散激起了他体内来自雪里红蛇的那部份精华。蛇属yin邪之物,它的精华加上喜欢散的刺激,让胡忧也很不好受。现在他只剩下一击之力,一但十三有了防备,那成功的机会,也就小了。

    “按说先解决掉你才是正理,不过我不是很喜欢血腥味,你还真是让我伤脑筋呢。”十三看看胡忧,又看看楚竹,一副取舍不易的犹豫着。

    楚竹时候也注意到了胡忧,虽然并不清楚胡忧的情况怎么样,但是女性的直觉告诉她,要想过这一关,怕是还得靠胡忧才行。

    “我还是先把你绑起来好了。”十三在犹豫了一会之后,做出了决定。看来他也意识到胡忧是一个变数,得先把他控制起来,才可以安心的享受楚竹的yu体。

    楚竹心中一跳,为数不多的理智告诉她,如果胡忧被绑起来,那她这次怕是真的完了。

    怎么办?

    楚竹勉强的运转着脑子,可是却想不出半个有用的答案。情急之下,她一咬牙,向十三倒了下去。

    女人,就算是无路可走了,只还有一招的。越是美人,这一招就越是有威力。

    十三已经迈步走向了胡忧,可是楚竹这突然向他倒过来,他总不能不理。男人,无论年纪再大,也看不到一个美女这样砸在到上的。

    无论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还是十三的本意。他一个半转身,搂住了倒下的楚竹。

    就是这一刻

    胡忧一直全神贯注着,看准了机会,人随枪进,直撞向十三。

    “扑哧”十三一口血喷了满天,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那穿过身体的枪头。喜欢散的威力,他比谁都清楚,却从来没有见过,谁中了喜欢散,还能有杀他之力。

    “你怎么样。”胡忧猛的身形一恍,勉强站住。

    楚竹满嘴喷出香甜的气息,却已经无力开口了,只能用一双大眼,看着胡忧。

    胡忧看看地上十三的尸体,又看看那对青楼女,这最后一击,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要想离开青楼,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依一的办法,是回到之前的那个房间了,希望可以瞄过这一关。

    挣扎着来到桌前,把那壶冷茶连喝带倒的浇到自己的脑袋上,胡忧感觉好了一些,一咬牙,来到楚竹的身边,像拖死狗一样,拖着他出房间。这个比喻也许不是那么适当,不过楚竹现在的反应,和死狗也没有什么分别。飞天中文 网  。

    此时已经夜深了,整个青楼的男男女女都在房里快活,走廊上到是没有一个人。楚竹的脑袋,在被胡忧拖出门的时候撞了一下,让她清醒了一些,借着胡忧的力,勉强的站了起来。

    两人相互搀扶着,终于成功的回到了之前的那间客房。床上,两个被打晕的青楼女子,还在沉沉的睡着,看样子没有人进来过。

    关好了门,胡忧和楚竹就双双倒在了地上,相互还是抱着的。此时胡忧的眼睛,已经通红了,楚竹也好不到哪去,她的小嘴,无意识的不断发出呻吟之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目光交接在了一起,如磁铁一样,再也移不开。喜欢散把两性相吸的特性发挥到了最大,理智之类的东西,已经被调到了最小,甚至都已经没有了。

    “喝敖”

    胡忧低吼一声,一手撕开了楚竹的衣服。一抹粉红色的小肚兜,出现在他的眼前,更激起了他的野性。大嘴吻住了楚竹的小嘴。

    似乎是因为这一吻,消失的力量又回到了楚竹的身体里。她也不甘示弱,给胡忧来了个以牙还牙……

    搅动,蠕动,闷哼,呻吟,低吼……各种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之前都是听人家叫了,这次怎么也要叫个够本……

    意识慢慢的恢复,胡忧睁开了眼睛。天已经亮了,一夜就这样过去。背上凉凉的,胡忧知道,自己躺在地板上。怀里一具温玉般的躯体趴在那里,胡忧知道那是楚竹。

    昨晚的回忆,如潮水一般的涌出,每一个画面,胡忧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昨夜,他的身体迷失了,却有一丝残存的理智,记录下了这一切。

    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摇了摇头,胡忧在心里苦笑了一声。自己的青楼运一向不好,这次真不知道算是好,还是不好。

    竹长长的眼睫毛不停的抖动着张开了眼睛。首先入眼的,是一条不属于女性应该有的东西,上面还长着牙。

    一惊之下,楚竹的记忆也恢复了过来。她知道自己趴在谁的怀里,昨晚的一切,她都还记得,非常清楚的记得。这一夜的疯狂,怕是一辈子,她都很难忘记了。

    全身懒懒的,没有一点力气。楚竹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任着大半个身子,压在胡忧的身上。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却又舍不得就这么离开。

    恨吗?

    似乎有点。

    爱吗?

    不知道。

    胡忧知道楚竹已经醒了,楚竹也同样知道胡忧是醒着的。两人很有默契的,都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谁都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似乎这么躺着,就不需要对面那些他们暂时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的问题。

    “嗯哦”床上的声音,惊醒了房间里的平静。是被敲昏的两个青楼女子中的其中一个,醒了过来。

    像是听到了号令,胡忧和楚竹同时分开。想抓衣服的时候才发现,两人的衣服都已经撕成了碎片。

    楚竹的脸瞬间红通通的,胡忧也露出了讪笑。

    “先披上吧。”胡忧毕竟是男人,反应更快一些。手往后一背一拉,从戒指里扯出一件单衣,递给楚竹。

    楚竹跟本就没有注意到胡忧从哪里到来的衣服,此时她的思考力并不在那边。

    “你们在干什么?”那个先醒过来的青楼女子一脸的迷惑。

    对于她,胡忧不需要解释什么。从地上的破衣服里,翻出一个小钱袋。钱袋纯白色,还带着清香。那是楚竹的,胡忧本想找自己的,不过一时没有找到。

    管他了。

    胡忧拿出五个金币,递给那么青楼女道:“叫醒你的朋友,去给我们准备一些早餐和两身衣服。这些就是你的了。”

    看见金币,青楼女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五个金币,可够是她卖半个月才能得到的收入,别管发生了什么事,反正这次是赚到了。

    几乎是用打的,把同伴叫了起来,胡乱穿好衣服,青楼女就拉着同伴往外跑。临出门时,她又停下了脚步,偷看了楚竹一眼,问胡忧道:“要两套男衣,还是要一条裙子?”

    青楼女混迹欢场,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她虽然没有完全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却知道,昨晚那个很俊俏的公子哥是个女儿身。

    胡忧想了想,双递过两个金币,道:“拿条裙子吧,还是女孩子的东西,你知道的。”

    “知道,知道,我这就上街买,保证干干净净的。”多一嘴,又多两个金币,这女子真是差点乐死。

    “我想沐浴。”一直不说话的楚竹,轻轻的说道。胡忧也许不在意,她身上沾沾的可受不了。特别是那些已经干涸在下身的红白色痕迹,不洗掉真是很难受。

    胡忧又递过去两个金币,这一次给的是另一个青楼女。那青楼女也是聪明人,不用胡忧开口,就知道了他们要什么。

    “热水,浴盆,马上就好。”

    两个青楼女出去之后,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胡忧还是光着的,他的戒指里还有一套军服,不过他不打算拿出来。一是不想让楚竹知道戒指的秘密,二楼此时穿军服,也不是那么适合。

    似乎嫌床脏,楚竹没有坐到床上去。批着胡忧的衣服,坐在椅子上。她表面上已经平静了,不过她自己知道,此时心跳足足快了平时两倍。

    胡忧想了想,坐到了楚竹的对面。昨晚的事,大家都清楚,有不着解释了。不提还好,提了弄不好反而出问题。

    不过另一件事,胡忧必须要说的。

    “他们应该还没有发现十三,不过相信很快就发现了。”

    昨天离开十三那间房的时候,胡忧有掩门,现在天才刚亮没有多久,怕就是还没有人注意到那边,也顶不了多久了。毕竟那里的血腥味很重,只要有人经过,肯定会闻到。

    “那怎么办,那俩个青楼女子,知道所有的事。”楚竹皱眉道。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干掉她们一了百了,不过……”胡忧苦笑道:“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楚竹不知道想起什么,小脸一红,微微偏开脑袋,道:“我也不行。”

    “还很疼吧。”胡忧关心了一句,惹来楚竹一瞪。

    楚竹昨晚是第一次,受到药力的影响,两个人又都没有节制,受创很重。刚才站起来的时候,楚竹的双脚就在打颤。

    “用钱吧。她们也是为了钱才在这里的,给她们一笔钱,她们应该知道怎么做。”过了一会,楚竹说道。

    “怕是不行。”胡忧摇摇头:“那房里可是死了人的。青楼方面不可能不查,那对女子受不了,什么都会说出来。”

    顿了一会,胡忧叹了口气道:“就算是青楼方面查不出,本田龟佑那一关,她们怕是过不去。”

    “我不想杀人。”楚竹肯定的说道。她明白胡忧的意思,但是那两个青楼女子,本身是没有错的,不应该死。

    胡忧深深看了楚竹一眼,对他的印象,又有了改观。

    “好吧,这事交给我来解决。”

    早点,衣服和热水,很快就送来了。胡忧又另拿出几个金币,让她们去把老板给找来。即然不想杀人,那就从老板那里下手好了。

    “看不出,你还挺有一套的。”看胡忧把那青楼老板连骗带吓的搞定了这事,楚竹从屏风后转了出来。

    已经换了新衣服的她,展现出别样的风情。那买衣服的青楼女子,还挺有眼光的,选的素白长裙,很适合楚竹。

    “混饭吃的本事。”胡忧笑了笑,把一杯茶推给楚竹。刚才楚竹在屏风后洗澡的时候,他差点没有忍住,想要跑过去。

    楚竹喝了口茶,看了胡忧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独马前行,胡忧快马往浪天赶。半个月前,他已经和楚竹分了手,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也没有任何承诺之类的东西。意外的合体,平静的分开,两人都很潇洒的样子。

    天黑沉沉的,似乎要下雨了。这几天的天气总是这样,一会下雨一会晴,按算命的话说,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远远看到城头上的一俏佳人,胡忧的脸上露了笑意。是欧阳水仙,这丫头果然在这里等着呢。

    胡忧去池河,没有带着欧阳水仙,让这丫头很生气。为了哄她,胡忧答应回来之后,先不进城,而是带她四处去玩。

    胡忧可不会骗小丫头,在回浪天之前,已经传信给了欧阳水仙,大约告诉她,自己什么时候会到。

    阳水仙远远看到胡忧,大步的跑了过来。

    “上来。”胡忧拍拍马鞍。

    “嗯”欧阳水仙兴奋得连连点头,和胡忧共乖一骑,她早就想试试了。

    “怎么样,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乖乖的?”胡忧摸摸欧阳水仙的脑袋,乐呵呵的问题。

    “有哟,我在军校里,学了很多东西呢。”欧阳水仙得意道。

    “是吗?不会是骗我的吧。”胡忧轻轻扶着欧阳水仙的细腰,防着她掉下马去。这丫头骑马也不老实,在上面转来转去的。

    “当然不是了,红叶姐姐都说我学得好呢。她还说,要给我一队士兵指挥哟。”

    “就你,行不行呀。你可别把我的兵都给带坏了。”胡忧哈哈笑道。欧阳水仙今年快十五了,他却总觉得她还没有长大,最喜欢看她噘嘴生气的样子。

    “人家才没有呢,坏哥哥,就知道欺负人家。”欧阳水仙不满的撞了胡忧一下。引得胡忧哈哈大笑。

    笑闹了一会,欧阳水仙这才说道:“姐姐有信给你呢,你要不要看?”

    “冰儿的信,快给我?”欧阳寒冰的信没有寄给红叶,而是寄给欧阳水仙转交,怕是有什么事吧。

    阳水仙乖乖的点点头,从她那个漂亮的小包包里,把信找出来。这包是胡忧送给她的,雪狼的皮制成,整个天风大陆都不多见。

    “你没有偷看吧。”胡忧接过信,随口问道。

    “当然没有了,人家又不是没有信收,干什么要看你的。”

    “那可不一定,你这丫头最鬼了。”胡忧在欧阳水仙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把帮拆开。

    信的开头,写的自然是一些亲密的话,信的后面,却是问胡忧能不能抽时间,去宁南帝国一趟。

    胡忧看着这信,微微的皱起了眉。这信确实是欧阳寒冰写的没有错,但是她以往的来信,从来没有写过让胡忧去宁南帝国的。

    “柔儿,你知不知道,绿城那边,最近有什么变化?”

    胡忧问欧阳水仙道。作为宁南帝国的十八公主,她也许会知道一些事。

    “没有呀,姐姐的信上说什么?”欧阳水仙奇怪道。

    “你姐姐让我去宁南一趟。”

    “真的?那太好了,我也去,这次你得带上我了,我想姐姐了。”欧阳水仙不断在胡忧的身前撒娇,连带着马都让她弄得摇头晃脑的。

    “坐好了,小心摔下去,变个丑八怪。”胡忧敲了欧阳水仙一下,暗道回去之后,得先查查宁南帝国的情况。虽然这信上什么也没有说。但是胡忧隐隐觉得,欧阳寒冰肯定有什么事。

    会是什么事呢?。

    更多到,地址

    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