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六国际风云 562章 黯然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那时候你和他早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他还跑得了。”

    最后一句,是梁小意有意的调笑,笑出来之后,她就很小心的注意着梁玉意的表情。看她并没有强烈的不满,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的这个皇姐,还是情根深种了。那个胡忧真的就有那么好吗,居然惹得那么多的女人对他芳心暗许。来起来,自己对他……呃,不行,自己这边就不要再添乱了。

    梁小意看梁玉意再没有那么强烈的反应,就把自己怕计划,给她说了出来。这几天她把自己关在房里,对于胡忧的身份,进行了编译。半真半假的给胡忧编了一个什么名将之后,少小离家的鬼话。整个故事是半真半假,除非是胡忧自己能恢复记忆,不然就是有人识出他,给他讲了他所有的事,他也不见得能分辨出哪里是真,哪里是假。

    胡忧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被通知梁如意要见他。施施然来到内宫,就看到了梁玉意和梁小意都在这里。

    习惯性的只是行了个军礼,胡忧的目光就停留梁小意的身上。

    梁小意拿起手边的红酒,很优雅的喝了一口,看着是在摆架子,其实她心里也慌得很,胡忧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看得她全身上下都不自在。

    “听说你有很重要的情报,要跟我交换?”梁小意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是的。”胡忧比梁小意还要平静,站在那里无悲无喜。虽然在内心里,他对于有关自己的资料非常的期待,但是他却不会在梁小意的面前表现出来。这也许就是自我保护的本能吧,心里的东西,越是让人家知道得少,对自己就会越安全。这句话没有谁给他讲过,他却已经说就知道了。

    “关于什么的,对你说着很严重的样子。”梁小意淡然的说道。虽然梁玉意才是苍梧帝国女王,但是对外的事物,一向都是梁小意在做主。在与人谈判方面,她可是一个好手。

    胡忧深深更新a的看了梁小意一眼,道:“是不是很严重,这要你自己判断了。我只知道,这关系到苍梧帝国的命运”

    梁小意突然扑哧一笑,道:“你到是挺能说的。你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做为苍梧帝国的军人,保护苍梧帝国是你的责任,而你却拿手中的情报来跟我谈条件,这样的行为,属于判国。我随时可以让卫兵把你抓起来除死,你明白吗。”

    胡忧无所谓的笑了一声,不再开口。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似乎在相互试探,却又好像在斗狠。

    内宫中一片安静,和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不时传进来。女王梁玉意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过。看向胡忧的眼神,有几分迷离,有几分仰慕,又有几分复杂。

    胡忧和梁小意都不知道,梁玉意此时正在心里哀叹,像胡忧这样的人才,怎么就不是生在苍梧帝国呢。现在虽然可以用计留下他,可是又能留他多久。

    胡忧和梁小意的对待,终于在梁小意的让步中结束。胡忧详细的说出了梁胖胖和左相一对子女的相处情况,梁小意和梁玉意静静的听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不过梁玉意和梁小意都是一带女杰,并没有将心里的想法对胡忧暴露出来。胡忧也不会是关心她们准备怎么处理这些事,他拿着梁小意给他的信封离开了内宫。

    信封里有一张纸,梁小意说,上面是胡忧的资料。胡忧并没有当场打开,把信封一放,就离开了。

    正和酒馆,胡忧一杯杯的喝着酒,桌面上摆放着的是那个信封。信封还没有打开,里面的内容是什么,他还不知道的。不过他再也不打算去看了。因为在接到信封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梁玉意眼中的复杂神色。他知道,梁小意这次骗了他。

    生气吗?

    有点,说不生气那真是骗人的。不过胡忧并不怪梁玉意,身为女王,看似高高在上,但是却并不如外人想的那样,可以事事都随心所遇。跟梁玉意接触的时间虽然还不长,但是胡忧却知道,她过得并不开心。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国家,她的子民,就算是要为此杀人放火,她又何错之有。战争,说起来不就是杀人放火的另一种说法吗。为了自己的帝国,不惜开战,能么骗骗人,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第二天,胡忧和以往一样,做着之前的事。军情分析,战略研究,对梁玉意的态度,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梁玉意几次对胡忧欲言又止,最后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她不知道胡忧看了信封里的内容,会有什么感想,她只知道,对着胡忧,她的心里,有一份愧疚。她已经不只一次的在心里问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只是这个问题,她没有答案。

    梁小意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她对胡忧给她的资料,非常的重势,没有几天,她就找借口对梁胖胖家和左相家进行了调查。调查的结果让她大呼庆兴。

    原来左相居然与异族人勾搭在了一起,而那个荷官,就是异族派过来的人,梁胖胖的老爹感觉不对,特意设局试探,却让胡忧无意之中发现了问题。

    总之这一次,胡忧的情报,为苍梧帝国避免了一场灾难。据最后的情报显示,左相已经做好了反叛的准备,一但让他成功,很可能整个苍梧帝国都不复存在了。

    房间里,胡忧环视着这里的一切。住了几个月,对这里的物件,他已经生出了感情,不过他要走了。左相的事,已经不能再对苍梧帝国够成影响,而在再这里留下去,对胡忧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他要另想办法,找回自己的记忆。离开苍梧帝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吹灯打开门,胡忧微微一愣,她看到了梁玉意。她坐在茶园的石凳上,一杯杯的喝着酒,眼中有泪,似乎很伤心。

    胡忧想了想,走了过去,默默的坐在了她的对面。

    “你来了,来,陪我喝一杯。”梁玉意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看到胡忧,推过了手中的酒壶。

    “怎么了?”胡忧问了一句。他很少过问梁玉意的事。今天要走了,临别之前,给她一点关心吧。

    “没事,就是心里烦。”梁玉意又大大的灌了一口酒,受酒精的刺激,两朵红云映出她的双颊,很美,很娇。

    胡忧此时才注意到,梁玉意没有穿什么所谓的皇袍,一条白色的长裙,白色的布鞋,显得有些清冷。

    女王穿白衣。

    胡忧微微的皱了皱眉,就想到了梁玉意为什么会在这里喝酒,看不出她还挺重情的。

    在酒精的影响之下,梁玉意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柔和。

    “知道吗,左相一家,一千六百七十三口,今天处斩。”梁玉意看着胡忧,两行泪水滑落下来。

    胡忧默默的喝了一口酒,没有接话。梁玉意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听众,她需要的,并不是安慰。

    梁玉意边一杯杯灌着酒,边像个老太太一样,絮絮叨叨的说着她和左相之间的事。曾经像父亲一个教她,疼她的人,如今却背叛了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普通人怕是一辈子也无法理解。

    梁玉意最后喝醉了,喝得很醉的那种。看着已经趴在桌上睡着的她,小脸上还挂着泪水,胡忧不由的叹了口气。

    远处的侍女,看到这边的情况,想要过来,被胡忧给阻止了。他知道梁玉意跑来这里喝酒,就是不想让下面的人,看到她软弱的一面。至于为什么又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来,那就不知道了。

    又坐了一会,胡忧不顾他人诧异的目光,把梁玉意给抱了起来,送回到她的房间里,亲手擦去她的泪水。推门,离开。不是离开梁玉意的房间,而是离开苍梧帝国。

    时节不好,南方居然也刮起了风沙。听老人家说,这是不祥的预兆。

    老人家的话,有时候没有什么人喜欢听。但是这一次,相信的人却是不少。

    “年轻人,要坐车?”车把式一脸渴望的看着胡忧。车队已经把开车的时间一拖再拖,客人还是那么几个,真是走了也不是,停也不是,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胡忧打量了车把式几眼,此时他早已经知道,‘年轻人’这三个字,不可能是自己的名字。

    “老板,你这车是去哪的?”用脚手着有些累,胡忧想着坐坐车也不错。

    车把式一看有门,赶紧笑道:“可不敢称老板,你叫我一声老张就可以了。我们这车是去平阳的,我看你也是去平阳的吧。”

    “平阳?”胡忧在低头想了一会,这个地方他知道,平阳是苍梧帝国此部一个重镇,再过去就是林玉帝国了。

    胡忧暗想着,也许是林玉帝国看看,到有什么收获。

    “好吧,那就去吧。多少钱?”

    车把式眼睛一转,看这小年轻穿得还不错,又应该没怎么出过远门的样子,就准备宰他一刀。没办法,车队的生意真是太差,得动点脑筋才行呀。

    “车费好话,来,我们过这边聊。”车把式看了车上的其他客人一眼,把胡忧拉到了一边,一阵的花言巧语。最后和胡忧达成了协议。胡忧也就上了车。看车把式乐呵呵的样子,就知道结果令他很满意了。

    也许是心情好,车把式也没有再死拖下去,一声号令,车队出发。

    车里的客人,有明眼的,一眼就看出了胡忧被当了冤大头,不过他们都没有做声。出门在外,就是这样,别以为有人会提点你,一切的一切,都要你自己用眼睛去看,自己去学习。吃亏,那就是学费。

    从漓江城到平阳,都走十几天的时间,因为战乱,山贼的原因,一般的单人包车是不敢去的,这不是钱的问题,就怕是有钱没有命来花。

    胡忧坐的这个车队,有个名字就做长发车队,属于比较大型的长途车队,有十辆马车。正常情况下,十辆马车坐满,可以坐四十个人,每辆四个。不过现在只有二十来个客人而已,胡忧跟两个人同车,坐得还算是挺舒服的。

    与胡忧同坐的是两个小青年,都是自来熟,尽管胡忧不是很喜欢说话,他们也拉着胡忧天南地北的海侃。聊着聊着,话题就扯到了车费上。

    那个穿青衣小年轻,就碰了胡忧一下,小声道:“那老张收你多少?”

    胡忧随意的回了一句:“五个金币。”因为大家都没有通姓名,胡忧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包吃住?”青衣小伙又追问道。

    胡忧摇摇头,道:“他没有说。”

    “那就是没有了。黑,真他的黑。我说他笑得那么开心呢。”

    胡忧随意的问道:“那他收你多少?”钱多钱少,胡忧却并不怎么在呼。说起了,他在梁玉意做了那么久,梁玉意还没有给他结过钱呢。

    青衣小伙刚要说什么,另一个长了几岁的布衣人插嘴道:“我们也是一样的。都一样。”

    胡忧看了他一眼,没有再问,他知道,肯定不一样。

    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