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六国际风云 554章 再入军营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手机阅读本章节请登陆 )苍梧帝国虽然暂时没有战事,但是增兵却是必然的事。

    林桂帝国目光受到异族人进攻,节节败退,近期更是传出不死鸟军团胡忧在林桂帝国兵败,生死未卜。苍梧帝国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来别人的手里,所以增兵也就摆上了日程。

    胡忧默默的听着那边的桌的言论,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那边一提到军营,他的心里跳会加快。可是想按着这为线索,寻找这其中与自己的关系,什么也想不起来。

    离开小酒馆,三个随便找了个地方住下,城镇里有一点不好,连个山洞都没有。睡大街又有人撵,胡忧三人只能住客栈。

    最便宜的大平铺,一溜过去,睡了几十个人,空气之中飘散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总之不是那么好闻。

    李伯喝了酒,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红儿是小孩子,体力也不是很好,不多一会也睡了过去。

    胡忧也睡,平平的躺着不动,远远的看去,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其实只不过是半睡眠状态,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一有什么动静,他马上就会醒来。这一个月来,他一直都是这么睡的,到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睡到半天,隐隐的感觉耳边有声音,一开始胡忧也没有理会,可是那动静越来越大,胡忧就睁开了眼睛。只见在黑暗之中,有一条黑影在稍稍的做着什么。留心一看,他是在偷其他人的财物。

    胡忧坐了起来,冷眼看着那个。他并不知道大部份人在这样的黑暗之中,是不能像他这样看得那么清楚的。

    “啊”

    那人本就是做贼心虚,又是突然看到胡忧坐在那里,吓得不自觉的叫了一声。

    住在这种客栈的人,很多都是逃难来的,本就已经是惊弓之鸟,睡得也不是那么熟悉,顿时不少人做惊醒了,更有人点亮了油灯。

    “哈,我的钱不见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顿时大伙都反应过来,去摸自己的钱袋。被偷的大喊大叫,没有被偷的暗自庆幸。

    会在这里偷东西的人,本也不是什么高明的人,有眼力的人,一眼就看出了是谁偷的东西。

    吵吵嚷嚷,喊打喊杀,客栈里是乱成一团。这年头也没有什么抓小偷报官一说,除了在浪天有少数人这么做这外,通用的法则就是拿回自己的钱,把小偷暴打一顿。

    李伯也被吵醒了,迷糊了好一会,才知道是闹了小偷,赶紧把钱袋拿出来,仔细的数了又数,才安心下来。

    他并没有被偷,不过他那钱袋里也没有几个钱。收好了钱袋,他就随口的抱怨了几句。虽然不是有意跟胡忧说,不过胡忧确也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胡忧虽然是失忆,但并不傻,他知道李伯身上的钱,不够他们生活几天的。

    房间里再把那小偷仍出去之后,又吵了好一会,才恢复了平静。胡忧又躺了回去,依然是刚才那样的状态,半睡半醒的。

    第二天,在吃早餐的时候,胡忧跟李伯表示了想去当兵的意愿。这事他昨天已经想了好久了,他感觉军营与自己的身份有什么关系,他想要去好好查查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李伯沉默了好一会,这才说道:“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是好的,只不过打仗随时到会死人的,你要好好想清楚才好呀。”

    胡忧默默点点头,也不解释什么。

    现在大家虽然算是一路人,但是毕竟非亲非故,李伯也不好说太多,只能点一点而已,看胡忧不做声,也就罢了。实事上他之所以拉着胡忧一起来苍梧帝国,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看胡忧的身手好,路上遇上什么事,可以帮帮忙。飞天中文 网  。现在他身上的钱不多,也正琢磨着,怎么和胡忧分开呢。胡忧自己说要去当兵,到也省了他开口了。

    红儿到是对胡忧表现出了不舍,这一个月以来,胡忧对她也挺不错的,路不好走的时候,经常背她。

    安抚了红儿,胡忧就离开了客栈。昨天在听别人说这事的时候,就留意了报名入伍的地方。知道那征兵点离着客栈并不是很远,顺着大路下去,就可以找到。

    世道不好,当兵能有一份还算是不错的收入,来报名的人还是挺多的。胡忧看着那长长的报名队,自觉的站到了队后。

    随着前面的人,一点点的向前挪动,足足用了三个小时,这才轮到胡忧。

    那坐在胡忧对面的考官,穿着苍梧帝国制式灰色军服。这种军服的设计,和曼陀罗帝国的地方守备部队军服很像,看来曼陀罗帝国对苍梧帝国的影响,不单单表现在建筑上,而是方方面面都有。

    考官大约三十二三岁的样子,苍梧帝国地处南方,平均人材并不是很高大,他也一样,看来应该比胡忧矮半头。很精壮的一个人,有那么几分官威。

    考官看了胡忧一眼,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问胡忧要证件。当兵需要户籍资料,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胡忧一听这话就是一愣,他没有这玩艺呀。临出门的时候,李伯也没有跟他说过这事,因为失忆,他很多东西都是不知道的。

    看胡忧不答话,也没有动作,那考官有些奇怪。不由又打量了胡忧一遍。说实在的,胡忧身材高大,由于长年锻炼,身体也很结实。这考官是有眼力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胡忧是一块当兵的好材料,只是这没有证件的话,那就难办一点了。

    考官正想告诉胡忧,没有证件是不能入伍的。就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突然见胡忧身形一动,向他扑了过来。

    考官本能反应胡忧这是为对他不利,就想闪身抽刀,可是胡忧的动作太快,他跟本没更新。有办法动,就已经被胡忧给推出去了。

    “轰”

    就在这个时候,上面一根横木砸了下来,把考官刚才坐的地方,砸了个稀巴烂。

    考官的脸色顿时大变,不用胡忧解释,他也知道,这个年轻人轻了自己一命。这横木可得有百多斤重,这要砸在他的脑袋上,就算带着头盔,只是一个死。

    征兵点出了这么个事,顿时就乱了。不少的士兵冲了过来,吵吵嚷嚷的。

    胡忧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转身准备离开。他没有证件,看来是当不了兵了。

    “等一下。”考官叫住胡忧,四周看了一眼,把胡忧拉到一边,小声的问道:“你是不是从山里来的?”

    苍梧帝国山很多,山里住着不少的土人。路不好走,地方又偏僻,很少出来和外面的人交往,所以也没有什么证件一说。这考官这么问胡忧,是见胡忧拿不出证件误会了。

    胡忧到不知道这么一层意思,想想这一个月尽走的山路,也算是从山里出来的吧,于是就点点头。

    考官心中释然,又打量了胡忧一遍,在心里考虑了良久,这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胡忧也不知道自己以前的名字,想了想,道:“李伯都叫我年轻人。”

    考官哪知道李伯是谁,暗想着这应该是胡忧的长辈。既然长辈这么叫,那这肯定就是他的名字了。虽然觉得这名字挺奇怪的,不过转念一想胡忧是山里来的,也就释然了。据他所知,山里的人起名字都很随意,有些干脆叫木桶,大盆什么的,甚至还有叫尿壶的呢。相比起来,叫‘年轻人’算是好听多了。

    考官让胡忧在一棵松树下等着,快步了走向另一个房间。胡忧是一个当兵的料,又刚刚救了他一命,他决定帮帮胡忧。

    话说这考官叫做梁大,是皇室外亲,虽然血源有点远,不过在军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要想帮一个人弄身份证明,不是太难的事,只看他帮不帮忙而已。胡忧怎么说也算是救过他的命,他自然会有回报。

    梁大只离开了一会,就回来了,把一个军牌交给胡忧,道:“入伍的事,我已经算你办好了,你明天就可以入新兵营报道。你是一个当兵的料子,以前好好干。”

    说着,他又递给胡忧一个小布袋,继续道:“这里有点钱,是我帮你预支的军饷,你拿回去好好安顿一下家里。现在的世道不好,一但入伍就是今天不知明天事,以后怕是想和家人见一面,都不容易了。”

    梁大说得有些语重心长,完了拍拍胡忧就离开了。

    胡忧看了看手里的军牌,又看看已经走远的梁大,反身往客栈走。说起来这军牌还是胡忧最先推行的,上次联军会议,苍梧帝国带表梁小意见了觉得不错,回来之后就在本国推行。

    胡忧把梁大给的军饷全给了李伯,李伯打开发现居然有七八个金币,嘴都张得老大,这可是一批不小的财富了。其实胡忧的军饷哪有那么多,而且也没有预支的说法,这些钱都是梁大给胡忧的。因为身上带钱不多,他还借了一些呢。

    李伯看钱有些多,不太敢拿,胡忧推给了他,也不多说什么。李伯生活本就困难,又带着个红儿,一咬牙,也就收下了,不过他还是塞了两个金币给胡忧。胡忧本不想要,但是听李伯说,在军中有时候有要用钱的,身上没有几个钱不行,于是胡忧也就装了起来。

    当晚,李伯给胡忧办了一顿饯行酒,说了不少的祝语。又把这么多年来,听说的官于军中东西,都给胡忧说了。

    胡忧只是默默的听着,也不多话。对于能不能当将军,他并不是很看重。之所以去当兵,更多的更是想找回自己。

    第二天一早,胡忧告辞了李伯和红儿,到军营报道。也许是知道以后再也不能见到胡忧,红儿哭得很伤心。胡忧离开的时候,也感觉有些唏嘘,这种离别的滋味,真是不那么好。

    苍梧帝国这次一共招十万新后,胡忧所在的这一区,招两千人。梁大应该并没有向新兵营的官打过什么招呼,并没有谁对胡忧别特好。

    胡忧被分到了第一大队七小队,由于各国的兵制并不一样,苍梧帝国的一个大队是一百人,一个小队是十人,小队长被称为十夫长,大队长称百夫长,梁大在军中是一个千夫长。他的上面还有万夫长。在苍梧帝国,只有万夫长才会被称为将军。不像曼陀罗帝国,千人偏将也可以称为将军。

    新兵营的生活很单调,每天都是训练,训练,掉此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安排。一个星期过去,同队的新兵,不时在一起聊天打屁什么的,相互之间也就混熟了。

    胡忧不是那么爱说话,一般都是坐在一边默默的听别人吹牛。同伴一开始以为胡忧是骄傲,后来发现胡忧对谁都是那样,也渐渐的习惯了,也接受了胡忧,并不排斥他。队里有一个小胖子,跟胡忧算是最好的,不时也找机会跟胡忧聊上几句。

    胡忧在军中并不出头,不过渐渐的也引起了大队长的注意。新兵营里的兵,全都是新兵,不少直接就是农夫丢了锄头进的军营,有些连拿刀都不会。可是胡忧并不一样,他虽然是失忆,但是身体的本能是不会变的,他可是在军中七八年,曼陀罗帝国最年轻的将星,手法动作自然与新人菜鸟不一样,加上胡忧自己也不掩示,就连不少的新兵都看出胡忧伸手不凡,大队长怎么说也只几分本事,怎么会看不出来。

    这天,第一大队开始学习弓箭,大队长王仁齐的箭法在军中是有名的,自然由他来亲自教。

    他看胡忧拿弓的姿势,就知道胡忧应该是会用弓的,于是就把胡忧叫出队伍做示范。

    胡忧对军纪自然知道,上级说的话,就是命令,所以也不说什么,就来到了队前战好。

    王仁齐就以胡忧为例,给讲解示犯动作。他到是有真本事,一点点的讲得很细,为了让大家对弓箭硬有兴趣,他还说了胡忧黄龙道箭取铁克拉右眼的故事。

    王仁齐当然不知道,在他身边的这个叫‘年轻人’的士兵,就是他口中的不死鸟胡忧,当然了,胡忧自己也是不知道的。只不过王仁齐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胡忧感觉很熟悉的样子,而且他还隐隐的感觉王仁齐有些地方说得并不对,与事实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王仁齐说的故事,也不过是从说书先生那里听来了,正所谓是你加一点,我加一点,与事实的情况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王大队,听说你的箭法也很了得,将来有机会,一定也能扬名天下,说不定能超过那个不死鸟呢。”

    一个士兵看王仁齐说得兴起,一个巧巧的小马屁放了过过。

    王仁齐嘴中连到不敢跟不死鸟比,嘴上却乐开了花。有点小本事的人,难免会有骄傲之心,这王仁齐今年不过二十七八岁,又从来没有上过战场,虽然箭法不错,却是温室里长大的,在沉稳方面,自然就差了一些。

    “齐大队,你给我们表演一下神技怎么样。”队员看王仁齐挺喜欢箭方面的事,马上借机让王仁齐露两手。

    “好,那我就给你们开开眼”王仁齐被小马屁拍得飘飘然,只有些忘乎所以。

    “哟,齐队要露两手,不知道小弟能不能看呢?”一个阴柔的声音在王仁齐的身后响起。

    王仁齐听到这个声音,眉头一皱,第一大队全体一百人声音也小了很多。

    胡忧也瞟了来人一眼,在军中有些日子了,他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对军里的事物,还是知道一点的。他知道来人叫做陈卓庆,是第二大队的大队长,一直在跟王仁齐明争暗斗。

    在看陈卓庆的同时,胡忧也看到了那个站在他身边的女孩子。女孩子二十岁左右,长得很漂亮,是他们这个千人队的军花叫江天瑜。她的军职是总物,具体是干什么的,胡忧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她似乎很天都很悠闲的样子,不时这边转转,那里坐坐就过一天。

    说起这个江天瑜,那可真是了不得了,他们这个千人队,有十个大队长,其中有八个是男的,而这八个之中,有七个都在追江天瑜,据说千夫长对她都很有点心思,更别提有多少士兵晚上在梦中拿她当老婆了。

    江天瑜在这里,简直就像一个公主,人人都巴结得不行。不过胡忧到不是很喜欢她,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反正胡忧不觉得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王仁齐转头看到江天瑜,顿时眼睛一亮,能在爱慕的人面前出风头,那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大笑道:“那今天我就献丑了。如果有什么到不到的,还是江小姐,陈大队多多包含。”

    江天瑜咯咯一笑道:“那真是太好了,不过一个人射可没有什么意思,我听说陈大队的箭法也不错的,不如你们比比?”

    这就是胡忧不喜欢江天瑜的地方之一了,这个女人最喜欢搞这种事。越是看到人家为她打得头破血流,他就越是开心。

    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