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三战火弥天 477章 谁是黄雀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从模糊到清楚,黄金凤第一眼就看到了胡忧。

    胡忧吃了红糖,脸sè稍微比之前好了一些,没有那么惨白得吓人了,此时正在向ǎùjā待着一些,照顾黄金凤要注意的事项。他是cō空进来的,一会他还要出去,带领部队出击。

    似乎有感应一样,正说着话的胡忧,突然看向了黄金凤,正好看到了黄金凤那如水的眸子。

    “金凤,你醒了!”胡忧高兴的叫着,一下来到了黄金凤的cán边。

    黄金凤的手,无力的抬起,与胡忧的手,握在一块,嘴角不时的牵动,终于出了微弱的声音:“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瓜,怎么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胡忧轻轻用脸,婆娑着黄金凤的手。她的手依然很冰凉,却比昨晚好了不少。昨晚见到黄金凤那个样子,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我知道,你一定在我身边的!”黄金凤lù出了微笑,继续道:“知道吗,我是多么的想要陪你一起走天涯。”

    黄金凤说的,是胡忧刚刚认识她的时候,对她出说的心愿。那时候的胡忧,一无所有,除了想到和黄金凤làn迹天涯之外,他拿不出任何有可能实现的计划。

    “原来你还记得。”胡忧也笑了。笑中藏着一丝歉意。因为他早已经把这句话给忘记了。

    两人低声的互说着情话,谁也没有提服毒的事,似乎这事从来没有生过一样。

    “少帅。”左夫敲mén进来,在屏风外,轻轻的叫了一句。他是来提醒胡忧出击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嗯!”胡忧在屏风后哼一声,表示已经知道。

    黄金凤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解的看向胡忧。

    胡忧在黄金凤的耳边,轻声道:“我出去办一些事,你乖乖的睡会,睡醒了,就能见到我了。”

    黄金凤拉着胡忧的手,道:“你要去打仗吗?”黄金凤也是经历过战火的人,即使没有人告诉她,现在的形势怎么样,她也能从胡忧那满是血的军服上,看到一些端倪。

    胡忧安慰道:“只是去收拾一些ǎmá贼而已,没有事的!”

    黄金凤依然抓住胡忧的手,深情的看着胡忧的眼睛,道:“记住,你惹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这是一句承诺吗?

    不,这是黄金凤的心。经历过了一次生死之后,黄金凤终于明白了自己活着的意义。她把对胡忧的关心和担心,融在了这一句里。

    亲ěn了黄金凤冰凉的嘴cún,胡忧也同样的,在黄金凤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听完了胡忧的话,黄金凤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宁保镇的营地里,许银辉急燥的走来走去,他本以为,五千人马,要拿下胡忧的一千人,是很容易的事,可是现在,他却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父亲大人,我们不如用火攻!”咬着牙,许银辉想到了一条毒计。

    黄府的两边,分别连着不少的房屋,只要把那些屋子点燃,那黄府自然也就会葬身火海。到时候别说是一千人,就算是一万人,也得全烧成灰。

    “不行!”许放一口就回绝了儿子的提议。虽然战事吃力,但是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这宁保镇的房子,全都是木制结构,房屋又都是紧挨着,一但放火,那不单单是烧几条街的事,整个宁保镇都会烧掉。飞天中文 网  。

    “为什么不行,这是最好的办法!父亲大人,干吧!”许银辉越想越觉得可行,他可不会去管其他的百姓会怎么样,他只要烧死胡忧就可以了。

    “不能这样干,下面的士兵,不会同意的,这是他们的家!”许放依然不同意。宁保镇的地方军,大多都来自本镇,他们怎么可能执行这样的命令。

    许银辉冷哼道:“军令如山倒,谁不执行,就是抗命,我砍了他!父亲大人,这事你不要管了,教给我来办就好。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胡忧死!他不死,我就死!”

    许银辉说完也不理会许放,转头就冲出去。

    “给我回来,这样不行!”许放回过神来,赶紧起身要追出去。

    突然眼前一?,两个穿着sì卫衣服的人,拦在了许放的面前,其中一个人说道:“许镇守,我劝你还是按少爷说的做好!”

    许放看两个ǎǎ的sì卫,居然敢拦他,不由大怒道:“放肆,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份,给我让开!”

    那人īnīn一笑道:“是吗,既然许大人坚持,那就怪不得我们兄弟俩了!”

    许放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身子一麻,眼一黑,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胡忧回到了部队中,准备带人趁天黑再给许放来一击狠的。就在这时,左夫急急的跑了过来,报告道:“少帅,府中两边都出现了火光,敌人似乎打算用火攻!”

    “什么?”胡忧的脸sè,顿时大变。这宁保镇的房屋,可全是木制的,一但烧起来,那后果也不堪设想。

    “你怎么看?”胡忧有些表情奇怪的问了一句。

    左夫道:“许放他肯定是疯了,这里可住着十几万的老百姓!许放也算是一个将才,真没有想到,他居然敢如此的疯狂。他这是要ù石俱焚呀。把宁保镇给烧了,就算是古力特不说他,这宁保镇的百姓没有办法说他,他手下的士兵,就会反转枪头nòn死他!”

    上到房顶,情况确实如左夫说的那样,两边的街道,已经被点燃了,火势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蔓延。

    “马拉戈壁的,这个ún蛋!”

    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得赶紧想办法才行,不然一但过火,他们全得变烧猪!

    “左夫,你马上分出一部份人,尽可能的把院墙给浇湿,把中院给拆了,所有人集中到水池边。”

    “少帅,那你?”

    “我带人揍他姥姥的!”

    分工合作,胡忧把黄府jā给左夫,带着已经集合好的三百于人,扑了出去。胡忧对宁保镇的兵力来源很清楚,知道他们大部份就是这里的本地人。没有自家人烧自家房子的道理,放火的人,肯定是少数外地兵。

    他嘴里骂得毒,但是在心里,他到是有些感谢许放的晕招。他这样一搞,部队肯定得兵变,这对他可是大大有利的。

    与胡忧所料不差,此时宁保镇军自己已经打了起来。别人家的房子,烧了也就烧了,这里可是他们的家呀。这一但烧起来,还不得家破人亡。

    当官的不管老百姓的命,当兵的可不能不管,这里面可有他们的父母亲人。当兵是为吃饭,可没有理由把亲人的命也给搭上的许银辉居然要放火烧城,当即就有不少士兵不干了。

    宁保镇地方军此时是本地兵和外地兵战成了一团,反到是没有人理胡忧了。胡忧面对这样的情况,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真想过去问问,究竟这里谁是主角呀。

    算了,不理就不理吧。胡忧带好人马,认准许放的军营就杀了过去。这一次,比下午时可就轻松多了。下午的冲杀,每一步都得流血,这次到是有些像逛ā园。

    很轻易的就冲破了敌人的中军,在指挥部里,抓到了已经晕过去的许放。至于许银辉,也不知道是谁砍的,总之他被现的时候,身体和头,并不在一起。

    很多人猜头了开头,却没有人能猜到,胡忧居然那么轻易的,就取得了胜利。短短不过一天的时间,以一千兵力,大胜宁保镇五千部队,还活抓宁保镇守许放,斩杀镇守之子许银辉。

    不死鸟军团的士兵,在胜利到来的时候,完全没有准备。他们都觉得,白天那样的叫打仗,晚上这场不能算是打仗呀。很多人都想不明白,怎么天黑下来之后,整个世界似乎都不一样了呢。

    有消息灵通人士,在事总结,许放部队之所以会突然败北,是因为错误的下达了放火的命令,使得部队哗变所制。

    可是问题又来了,以许放的军事能力,他不可能想不到,这样做的后果,怎么可能下达这种错误的命令呢。

    有人说,这个命令,是许银辉跳过许放下的,许放并不知情。这个解释,似乎说得过去,但是还存在两点疑问。

    一是许放为什么没有阻止,二是这引起兵变的放火行动,为什么只烧掉了几间无关紧要的房子。

    越是往下查,越是现,整个事件似乎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似乎有人在暗中策划着整个事。

    按受益有罪的原则,有人把目光放到了胡忧的身上。他们现,如果把所有不合理的东西,全都往胡忧的身上套,似乎就变得比较合理了。

    可是究竟是不是胡忧策划了这一切,没有人敢下这样的定论。因为如果是胡忧做的,那又会扯出更多的东西。

    很多年之后,有人在胡忧的回忆录里,得到了答案。不过那个时候,真像对人们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看到这个答案的人,也没有把答案公布出来,这ǎǎ的宁保镇一战,也就成为了战争史里,一个不大不ǎ的谜。

    战争只打了一天,就结束,最高兴的当属宁保镇的老百姓。他们不会管是谁当权,对于他们来重要的是他们并没有因为战争,受到太大的伤害。

    黄府里,胡忧和黄庆东相对而坐,已经半个ǎ时了,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也没有任何人敢打扰他们。

    “也许我们应该谈谈。”胡忧放下手里的茶杯,一脸真诚的看着黄庆东。解决黄庆东的办法很多,比如一刀劈了他,那就什么事都轻松解决。但是为了黄金凤,胡忧不能那么做。他得在这事上,多伤点脑筋。

    “谈什么,谈你怎么杀了我三个儿子?”黄庆东冷哼着,语气相当的不好。

    胡忧对黄庆东的反应,不担没有气馁,反而暗暗的在心里松了口气。黄庆东肯说话,那就证明这事有得谈。按胡忧那无良师父的话说,只要对方肯开口,这事情就成功了一半。至于另一半能不能成,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胡忧叹了口气道:“其实严格的说起来,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黄庆东鼻翼猛的收缩了几下,强压住怒火,笑道:“你刚才说什么,我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少帅大人,你不要忘记了,你杀了我三个儿子,如果这都不算是深仇大恨,那么我请问你,什么才是深仇大恨!”

    胡忧摇摇头道:“有一点,我想你应该清楚。是你儿子先来刺杀我,才会死在我手上的。在杀他们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是谁。在我的眼里,他们除了敌人,没有其他任何的身份。”

    黄庆东涨红着脸道:“这么说来,我三个儿子的死,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胡忧回道:“不能说与我无关,但是他们在死的时候,准确来说,不能算是你的儿子!”

    看黄庆东要说话,胡忧抢先继续道:“请听我把话说完。黄金龙三个人,接刺杀我,是授了古力特的命令。换一句话说,他们当时的身份,是古力特的士兵。古力特是黑十字军团  之主,他与我不死鸟军团对立。他派兵而刺杀我,我反击是很正常的事。杀人,恒被人杀之。上了战场,那就是生死由死的事,两方各为其主,无论谁杀谁,都不能算是个人仇恨。”

    胡忧一段似是而非的话,不能算是没有一定的道理。就像是在现实中,你要杀了人,那你就是有罪的,是受人鄙视的。但是在战场上,你杀人越多,你也就越英雄,越受人崇拜。战争是人类展的劣根ìn,也是推动力。没有人会把战场上的仇恨,带回到战场下。有谁听说过,谁在临死之前,把杀他的对手记下来,是谁谁谁,在哪一仗中杀了我。兄弟姐妹,要为我报仇这类的话吗?

    没有吧!

    因为战争并不是个体之间的仇恨关系,它是两个集团,或是国家之间的争斗。个人在战争里,不过只是一个棋子,一个零件的组成部队。上了战场,人就已经不是人了,只是一种会动的工具而已。

    胡忧看黄庆东沉默不语,知道他也接受这样的解释。天风大陆千年来,战争不断,无论男nv,对战争都已经很习惯。很多人,把战争看成了生活的一部份,他们也明白战争的游戏规则。当兵就要打仗,打仗就要杀人。你不杀人,人就杀你,你能杀人家,人家就能杀你,生死各安天命,无论谁杀了杀,都只是认命。

    “ǎù,你说他们能不能谈好?”黄金凤脸担心的问自己的丫鬟。经过三天的休养,她已经恢复了很多,不需要整天睡着了,只是还不能下cán走路。

    ǎùtǐn有信心的说道:“应该没有问题的,胡少爷那么聪明,肯定可以说服老爷,ǎ姐你就不用太担心了。”

    黄金凤不放心道:“真是这样就好了。”

    “当然会是这样的。我能看到出来,老爷这几天,已经与以往不一样了。”ǎù边说着,边给黄金凤披上件衣服。做下人的,对主人的  心态最敏感,这几天黄庆东不担没有再骂过黄金凤,而且对她这个ǎ丫鬟,也和颜悦sè了不少。在她看来,这都是好的转变。

    胡忧继续着自己的话:“我们都很爱金凤,这一点,相信你不会否认。在金凤的心里,同样也把我们看得很重,甚至重过她的生命……”

    亲情是最好的疗伤胡忧在简单的推掉黄金龙兄弟的死,与自己有必然关系之后,就把话题的重点,放到了黄金凤的身上。

    现在黄金凤已经是黄庆东唯一的nv儿,而黄庆东对黄金凤的父nv情,就是解开他心结最好的钥匙。这一次,只差一点,黄庆东就失去了儿nv,他肯定不想同样的事,再一次的生。

    “既然我们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那么又何必要敌对呢。我是一个从ǎ就没有父母的人,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叫过一声爹娘。你是金凤的父亲,同样的,也是我的父亲。如果你原意,我会像对待亲生父亲一样,和金凤一起照顾你。”

    黄庆东始终没有回答胡忧的话,他的脸sè不停的在变着,一会īn,一会暗,如果注意观察,你还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感动。仇视的目光,已经渐渐淡了下去。

    胡忧是一个懂得见好就收的人,他能看出来,黄庆东已经软了,但是想要他马上放下仇恨,那是不可能的事。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也杀了人家三个儿子。如果黄庆东马上完全忘记这一点,那真是没心没肺了。一切都还需要时间,只有时间冲淡了仇恨,亲情才有可能建立起来。

    起身,胡忧离开了大厅,让黄庆东自己慢慢想。如他之前所说,如果黄庆东愿意,他可以为了黄金凤,叫他一声老爹,并好好对他。如果他不愿意,那也就算了。只要他不再迁怒于黄金凤,胡忧就不动他。如果他还是死ìn不改,哼……

    bk

    b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