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五同室操戈 528章 元帅洗肚兜(上)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

    胡忧刚要道谢的时候,却现竹娴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心里一咯噔,暗想这竹娴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有说,于是他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来,静静的等着。

    果然,竹娴后面还跟着话,她看了胡忧一眼,继续道:“我可以能内管事的身份,把你收留下来。不过你要知道,杂工是属外部事务,一向由外管事管,所以你要进来的话,会在内务部,你可要想清楚了。”

    胡忧心说一个小小的歌舞团而已,还nong出那么多的名堂,还真是麻烦。

    胡忧虽然挺聪明的,但他毕竟不是这个领域的人,上次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太去留意这内务部又是干什么的。

    胡忧不解的问道:“内管事,你说的话,我 不是很明白,这内务部又是干什么的?”

    竹娴笑笑道:“这内务部说起来到也清闲,没有杂工那么辛苦,不需要做什么搬搬抬抬的工作,只要平时做些清纯工作就可以了。按说不应该找男人的,我看你挺老实,和你姑姑又是好朋友,你有难处,我也就能帮就帮了。你要是愿意呢就留下,要是不愿意,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具体的工作是什么,竹娴说得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从她提到不应该找男工,胡忧也就听出来了,这应该是一个伺候女人的活。

    想到这里,胡忧暗自苦笑了一声,还真有点虎落平阳的心境,不过再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他现在可是被人追捕,要借人家的身份掩护。逃命耶,伺候女人怎么了,真男人就应该像老二那样,能硬能软能屈能伸,再说跑江湖那么,连扮孝子哭坟他都做过。艾薇儿贵为女王,现在也不成了歌舞伎,有什么大不了的。

    胡忧回道:“内管事放心好了,我什么事都能做的。”

    “那好,那你就留下吧。工作方面,我多给你两成,工作安排,回头你找香香吧,我会跟她说的。”

    竹娴又说了几句勉励的话,就带着阵阵香风走了。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大船轻轻一震,离开码头。

    胡忧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了香香。香香其实就是竹娴的丫鬟,只不过丫鬟和丫鬟是不一样的,香香很得竹娴的宠,说话自然也就响,内务部名义上是竹娴在管,实事上竹娴跟本不理这边的事,所有的安排都是香香在分配。

    香香很年轻,看样子也不是二十出头左右,长得也还算是周正,小鼻子小嘴,生得都挺好的,只是她那一脸的傲气,让人看着不是那么舒服。

    胡忧在这里已经站了快半个小时了,香香却没有给他任何的工作,一会磕磕瓜子,一会喝喝水,连眼角都不扫胡忧一下。

    胡忧看着香香的表演,不由在心理暗笑。心说你说白了不是一个丫鬟头子,有没有那么大的谱。还在这里摆架子了。

    香香表演,在胡忧的眼里,就像是猴戏,看得有趣时,胡忧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一笑,胡忧就知道坏了。上位者坐习惯了,久不伺候人,把伺候人的那几手都给忘记了。

    唉,完了,这下等着穿小鞋吧。

    胡忧的笑声一出,香香那张小脸,顿时就绷了起来。她今年刚刚满十九岁,就已经在整个天风都很吃得开的百花团里有了自己的地位,也算得上是少年得志了。

    香香之所以故意让胡忧在这里站着,是要给上点眼yao。虽然她也有些诧异竹娴居然会nong了个年青男人来内务部,不过她并不再意。按她那小心思,无论谁来都得听她的。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

    别看香香只有十九岁,她野心可不小,她早就已经盯上了竹娴这个内总管的位子,按她的话说,内务部现在所有的工作,都是她在管的,凭什么竹娴什么都不做,却是总管。她什么都亲力亲为却是个丫鬟。

    正因为有这样的心思,她才把内务部看得死死的,她要让内务部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谁才是这理的话事人,她要树立起自己的威信,她要所有人都怕她。

    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大有大斗,小有小斗。别以为只有胡忧那种争天下的大斗才是血腥的,小斗也同样血腥,甚至是更恶毒,手段更加的无所不用。

    就说这百花歌舞团好了,雅馨就是利用了她的力量,把原来的团长窈莹给斗了下去,而坐上了团长之位。下面的四个管事,斗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竹娴为什么要把胡忧留下来,难道真是看在什么所谓姑姑的jiao情吗?人走茶凉,还有什么jiao情可说,她这是要气外管事。外管事那边,不是增加了一个杂工吗,那她这边不增加一个,那不是亏失了一招?

    香香正在那摆她的‘官’威呢,胡忧居然敢笑出声来,这在香香的眼里,直简是不可原谅的弥天大罪。她手里也就是没有兵,要有兵她非下令把胡忧斩了不可。

    胡忧确不知道,香香都已经想到那去了。不然说不定,他还能借几个兵给香香用下。他手里可是有过百万的部队,chou几个兵出来,还是不难的。

    哈,受说笑。

    胡忧可是‘国家一级演员’,他一看香香的小脸色变,马上就做出了一付老实巴jiao的样子,看他那一脸怕事的乡下小子样,七辈贫农都得叫大哥。

    “你笑什么?”香香冷哼一声,不阴不阳的问胡忧。

    胡忧点点头道:“不是的,香香姐,我没有笑你。我是想到终于可以在大大有名的百花团里工作,在香香姐的提携之下,将来我一定可以光宗耀祖。我这是开心的,开心的。”

    胡忧说假话地跟本不用打草稿,那真是张嘴就来。

    “是这样的吗?”香香冷冷的看着胡忧,脸上看不出喜悲之色。

    “当然,当然,就是这样的。我张老三从来不说假话,更不敢在香香姐的面前说假话了。”

    “你叫张老三?”香香上下打量了胡忧一遍,眼前这人,一身五成新布衣,无论从哪一个方向看,都十足的乡下仔。

    可真是这样吗?

    香香再一次把思考的方面转到竹娴这次的用人上,之前她对竹娴招一个男人入内务部并没有怎么在意,现在看来可没有那么简单呀。内务部一向只招女人,竹娴这次为什么要nong一个男人来呢。再说这个男人反正也太快了一点,说话一套套的,这是乡下他出生的样子吗。

    有野心的人,一般都比较喜欢想。想着怎么把上面的人拉下马,想着怎么踩下面的人,想着怎么保住现在的地位。

    人,有时候是不能想太多了,这胡忧进内务部的事,让香香左想想,右想想之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阴谋。香香觉得竹娴突然的把胡忧这样的人放进内务部,是想分她手中的权!

    有了这样的结论,香香真是越想越觉得没有错。她做贼心虚的觉得肯定是竹娴看出了她想要取而代之的野心,才故意nong来了这么一个男人。

    “想分我的权,没那么容易!”香香在心里冷笑一声,一双本应该是水灵灵的眼睛,恶毒之色一闪而逝,咯咯笑道:“忠于本质工作,不错,不错,现在已经很少有你这样的人了,唉,真是人心不古呀!

    张老三是吧,我们内务部的工作,一向安排得井井有条,你来得急了一些,一时之间我也不好分配什么工作给你。大家干得好好的地,总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而打1uan了大家的工作计划,是不。”

    胡忧听香香这话半阴半阳,心里苦笑,看来这小丫头是记上仇了,没准正憋着什么坏水,想要搞事呢。

    “那是,那是,香香姐,你说的是,我这个人,什么工作都能做的。”闲着也是闲着,胡忧到还真想看看,这丫头肚子里冒什么坏水。

    香香看胡忧那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更是生气。看看,刚才说什么来着,这小子是笑面虎吧。想chou冷子给我一下是不,看本姑娘怎么治你。光宗耀祖,好,今天我就让是知道什么是光宗耀祖。

    香香故作沉yín了一会,道:“这样吧,田嫂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你就先做她的工作吧。”

    “马拉戈壁的。”

    胡忧抱着个大木盆,真是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刚才田嫂已经把她的工作内容告诉了胡忧,胡忧也已经都明白了。

    田嫂的工作不是太难,可以说天下间基本是个人都可以做。

    是什么?

    洗衣服!

    洗衣服这种活,以前和师父跑江湖的时候,胡忧也是做过的。两个大光棍,衣服脏几天没有问题,但是总不可能一直不洗,那无良师父当然不会洗了,自然是胡忧洗。

    胡忧可是说了七岁说会洗衣服,这对他不是难事。可是那时候他洗的是自己和师父的衣服,现在要帮人家洗衣服,而且洗的还是女人的衣服。

    这能不让胡忧骂街吗?

    刚才见田嫂的时候,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了田嫂跟本没有病。这事很明显,是香香在恶意的整他。

    田嫂的工作却实不辛苦,只是负责五个歌舞伎的衣服清洗而已。香香出的这招,不是为了让胡忧累着,她这是让胡忧丢脸。一个大男人,帮女人洗衣服,还是包括内衣的那种。她这心也算是狠毒了。

    之前胡忧还考虑,是不是去找雅馨,过几天舒服的日子。现在看来是不行了,百花团的船上,有香香这样的人,要是身份暴露出来,nong 不好就要被告诉。

    中州和梦州可都在秦明的控制之中,他现在肯定已经知道艾薇儿被救出皇宫的事。以他的精神,不可能猜不到是谁干的这事,有什么样的目的。这回1ang天的路,肯定是条条死守,层层布防,稍有行差踏错,那可真是粉身碎骨了!

    “哥,你在这干什么?”艾薇儿一脸奇怪的看着胡忧手里的大木盆。自从开船之后,她就和胡忧分开了,她的工作是排舞,可不像胡忧是杂工。

    “哦,是薇儿呀,怎么样,还习惯好?”胡忧看向艾薇儿。艾薇儿身上的布衣已经换下了,现在穿的是一身淡绿的绸缎挂裙。这衣服虽然没有她以前的衣服华丽,到也算得是上品了。看来她的境遇要比胡忧好太多。

    艾薇儿点头笑道:“还好呀,这里挺有意思呢。我告诉你哟,我刚刚见到团长了,她说我的舞跳得好呢。”

    艾薇儿叽叽喳喳的给胡忧说着她的境遇,看她那高兴的样子,到是入戏挺深,恐怕她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曼陀罗帝国的女王了吧。

    “呀,我不跟你说了,舞师说下午要教我一种新舞的,我得先过来了,不然一会又唉骂。”艾薇儿说着吐吐小舌头跑了。

    胡忧摇头苦笑:走吧,咱也开工了。

    要洗衣服,先得收脏衣服呀。那些歌舞伎一个个娇贵得很,怎么可能自己把要洗的衣服送来,胡忧得自己上们去收。

    看了眼手里的名单,胡忧决定先去新月那里。这个新月是窈莹留下来的班底,胡忧上次见过她,印象里应该是一个挺好说话的人。

    歌舞伎全都住在甲板二层,每人的门口都有名牌,这到是给了胡忧方便,不用再问人,就找到了新月住的仓室。

    “咣咣咣.”胡忧轻吸了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等了一会,没有人应声。胡忧推了推,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想来应该是有人在才对。

    又敲了几次,房里都没有动静,在胡忧正想着是不是先去别人那,回头再来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一个亮丽的女子,出现在胡忧的眼睛。

    开门的正是新月,她昨晚练了一夜的舞,早上才刚睡下,听到敲门声,mímí糊糊的披了见衣服就出来了。

    二楼是歌舞伎住的地方,水手和杂工是不可以上来的。没有男人会出现,歌舞伎也就不会那么讲究,披个袍子窜门是常事,新月以前也经常这样,早就已经习惯了。

    可这次不同呀。

    新月跟本没有想过这里会有男人出现,大半个酥胸全露在衣服外。猛的瞪大了眼睛,张嘴就要尖叫。

    胡忧看这个女人出来的样子,就已经算准了她接下来的反应,在尖叫出来之前,就已经捂住了她的嘴。

    “别叫,我不是坏人。我只是来拿衣服去洗的。”

    看新月慢慢平静下来,胡忧这才放开手,后退一步.

    “你是谁?”新月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三两下整理好衣服,扫了胡忧一眼问道。

    胡忧回道:“我是新来的张老三。内务部的。”

    “张老三?”新月皱皱眉,隐隐的她感觉胡忧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她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刚才说什么来拿衣服?”

    胡忧解释道:“是这样的,原来负责帮你洗衣服的田嫂这几天有些不舒服,香香姐让我暂代她的工作。你看你有什么衣服要洗的吗,jiao给我行了。”

    说到脏衣服,新月到还真有。昨晚她练了一夜的舞,内衣中衣全给汗湿了。可是想想让一个男人帮她洗那贴身之物,她心里有些不是那么舒服,于是摇摇头道:“谢谢,不用了,我没有脏衣服要洗。”

    新月说完也不在理会胡忧,咣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胡忧摇摇头笑笑,心说这算是完成一家任务吗?

    人家不洗,总不能强扒人家的衣服来洗吧。不洗算了,胡忧抱着木盆又到了下一家。

    这次不太顺利,一连敲了三个房间,都没有 人,想都应该是下去排练去了。

    看了眼名单最后那个名字,胡忧皱皱眉。这个叫新星的女子,胡忧也同样记得她。她叫新星,和星月是同一个老师jiao的。

    名字相似,人可就大大的不一样了。新星xìng子好为人不错,新星可是出了名的难缠,这是全船人都知道的,胡忧在船上住过一段,当然也有所了解。

    硬着头皮,胡忧敲了新星门。没有等多久,门就打开了。新星的衣着和新月刚才开门时差不多,也处处走*光,net泄,不过她却没有想要尖要的意思,而是很大胆的看着胡忧。

    胡忧把给才对新月的话,又讲了一次,新星听完之后,咯咯笑了起来。

    “哟,要小哥哥帮我洗衣服,那怎么好意思。小哥哥辛苦了,来,快进来坐。脏衣服呀,我这里有的事,来,人家帮给你。”

    胡忧看新星眼解含net暗暗留心。他是风流,可不是什么女人都上的。像新星这种的,他绝对不碰。

    新星的屋子里,满天世界到处丢着衣服,什么内衣外衣睡袍,真是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来,小哥哥,先喝杯酒润润嗓子。”一进屋,新星就把胡忧拉到了小桌前。

    “我不会喝酒。”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