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四红粉军团 519章 金矿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老百姓散去之后,他就直接留在那里,查看水源被污染的情况。今天一天,他已经把整个竹鹅溪走了三次,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那竹鹅溪的两边,除了山石就是树木,连生活垃圾都没有多少。要是水边有间工厂什么的,胡忧不用看,就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可是这个空间,连个城管都没有,工厂更不用说,这个方向是想都不用想。

    水源确实是被污染了,却查不到污染源, 这让胡忧很是心烦。

    “哥哥,哥哥。”王忆忧看到胡忧,一路小跑过来。因为这段时间,胡忧有空的时候,就会逗他玩,他和胡忧已经非常的熟悉了。

    至于叫哥哥而不是叔叔,则是他那个调皮母亲故意气胡忧的,以‘报复’胡忧不让她管儿子叫‘忧儿’。

    “小家伙,你吃饭了吗?”胡忧在王忆忧的小脸上捏了一把,呵呵的笑了起来。看到他,胡忧的心情不由好了很多。孩子永远是最纯洁快乐的,跟他们在一起,人也会很自然的变得轻松。

    “肚子饿饿,肚子饿饿。”王忆忧听胡忧提到吃饭,双手抱住了饿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胡忧。

    胡忧奇怪道:“你还没有吃饭?走,我带你去吃饭。”

    胡忧拉起王忆忧的小手,往前厅去。

    “胡忧,你回来了。”王张氏看到胡忧,小跑了过来。

    胡忧皱眉道:“嫂子,你这个母亲是怎么当的,这天都黑了,怎么还没有让小家伙吃饭?”

    “啊”王张氏张大了嘴,一下看向王忆忧,道:“小家伙,看不出你都学会告状了。”

    王忆忧看王张氏拿眼瞪他,赶紧躲到胡忧的身后。相比起来,他感觉胡忧比王张氏还要更帮他。

    “别吓着孩子,这时候还不开饭,就是你这个母亲的不对。”胡忧护着孩子道。

    王张氏白了胡忧一眼,道:“你呀,什么都不知道,就说人家。小家伙早就已经吃过饭了。”

    胡忧孤疑道:“是吗,那他为什么跟我说肚子饿饿?”

    “小家伙,告诉我,是不是肚子饿饿?”胡忧把王忆忧拉着前面,蹲下来哄道。

    “肚子饿饿,肚子饿饿。”王忆忧又说出了同样的话。不过这次,他抱的不是自己的肚子,而是胡忧的肚子。

    王张氏翻翻白眼道:“小家伙是在说你肚子饿,知道了吗?什么都不知道,就乱骂人,真是的。”

    王张氏嘴上在埋怨,心里却是甜甜的。看到胡忧那么关心王忆忧,她比什么都开心。

    胡忧在王忆忧的小脸上捏了一把,咩骂道:“都是你这坏这家伙,害我被骂了吧。一会罚你再吃一个鸡腿。”

    轻轻松松的用了已经晚点的晚饭,胡忧回到书房里。这里是西门玉凤的书房,胡忧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你不是说要洗澡的?”胡忧在西门玉凤的身边坐下。西门玉凤这几天在忙军团扩充的事,整天忙得见不着人影。

    西门玉凤笑道:“一会再洗好了,我今天想两个人洗。”

    “两个人洗?”胡忧装傻道:“你要和西门雪一块洗吗?”

    西门玉凤伸手扯住胡忧的耳朵,气哼哼道:“跟我装是吧。”

    “啊,痛痛。我知道了,两个人洗,两个人洗省水。”胡忧边呼痛,边死皮赖脸的往西门玉凤的怀里钻。以前在没有确立关系之前,他就是这样揩油的。

    两人调笑了一下,西门玉凤坐正身子道:“水源的事,我听说了。飞天中文 网  。有眉目了吗?”

    胡忧叹了口气道:“有可能污染到竹鹅溪的地方,我都已经看过了,什么也没有发现。我就纳闷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西门玉凤想了想道:“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恶意所为的?”

    胡忧肯定的摇头道:“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竹鹅溪虽然名为溪,但是水流很急,水面也达到五米宽,想要人为的污染它,需要很大的功夫。不是三五个人,十天半个月做得到的。”

    在他以前那个世界,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有办法污染整条河,这里绝对办不到。

    西门玉凤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明天我们多派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这其中的原因。”

    “嗯。”胡忧点点头,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这样了。

    第二天,胡忧带了一百名经过简单培训过的人,再次前往竹鹅溪。不是他派不出更多的人,而是这种事,人多没有用。你派个几万人跑水里去,不用找,整个溪水都混了。

    “奇怪了,为什么都找不到呢。”胡忧不爽的嘟囔着,又是半天过去,却还是什么收获也没有。

    略休息了一会,胡忧又继续开工。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可是答应了老百姓,三天之内,找到污染源的。

    之前在他看来,这本事很容易的事,跟本用不了三天的时间。可是现在,他变得没有把握了。再这样下去,别说是三天,就算是三年,也不见得能找出污染源。

    不死心的随着竹鹅溪逆流而上,隐隐的,胡忧感觉有人在偷瞄他。其实从早上开始,他已经有这样的感觉了,只不过他没有感觉到杀气,也不去理会。以他现在的身份,有人对他好奇偷偷瞄他,并不是什么太大惊小怪的事。

    不过从早上一直瞄他到现在,这就不由得他不怀疑了,胡忧决定看看,是什么人在偷看他。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胡忧故意远离旁人,转到一片竹林边。那人果然又跟了上来。

    胡忧一个滑步,突然出现在那个人的面前,沉声道:“为什么要跟着我?”

    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凤凰城老百姓最常穿的麻衣。黑黝黝的脸膛,一双胳膊很粗大,现在天气还挺凉的,他却穿着草鞋,脚指头都露在外面。

    “少帅,我没有恶意的。”中年汉子脸上并没有现出惊慌,“我叫邓元广,是土生土长的凤凰城人。我早上就已经来了,有事想要跟你说,却一直没有机会。”

    “邓元广?”胡忧上下打量了邓元广一遍,问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邓元广一脸神秘的左右看看,小声道:“少帅,我们能不能换一个地方说。这个事很秘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

    胡忧警惕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要说就在这里说,要是不想说,我也就不听了。”随随便便就跟人单独找地方,胡忧现在虽然有一身的功夫,却也不允许自己轻易的犯险。他到说他叫邓元广,谁知道他是不是呀。就算真是那又怎么样,邓元广是谁,干什么的,他现在可是一点都不知道。

    邓元广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好吧,那我就说好了,我怀疑这竹鹅溪附近有金矿。”

    “金矿?”胡忧愣了一下,看向邓元广,问道:“你不是开玩笑吧。这里会有金矿?”胡忧虽然对金矿的东西不太了解,但是这竹鹅溪距离凤凰城那么近,要真要有金矿,不是早就让人给发现了,还会留到现在?

    邓元广的脸上,没有一点说笑的意思,非常认真的说道:“我十一岁就已经在矿上讨生活,到今年已经整三十年了。说到金矿,我想这凤凰城方圆百里,能知道比我更多的人,应该一个都没有。”

    胡忧有些反感的皱皱眉,他就是靠骗人说大话长大的,所以他不是很喜欢有人在他的面前吹牛。说什么世界第一,宇宙第一的,跟本没有用。

    “我对你的历史没有兴趣,直接说正事。你有什么依据说这里附近会有金矿?”

    邓元广也看出了胡忧的不满,点点头道:“我说那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证明我的资历而已。至于金矿的依据,少帅你请看这条竹鹅溪。这溪水很明显的已经被污染了,你已经带人在这里查了两天,是不是找不到污染源?”

    “不错,到目前为止,确实没有找的。”

    “那就对了,其实你就算再怎么找,也是找不到的,因为污染源跟本不在溪边,而是在地下。”

    听到这话,胡忧的眼睛一亮。之前他也有个怀疑,地上找不到,问题很可能是来自地下。可是这个时代,并没有什么勘察工具,这竹鹅溪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总不能把整个竹鹅溪给挖了吧,那样老百姓更没有水喝了。

    “说下去。”胡忧觉得这个邓元广应该还是靠点谱的。至少他能说出污染来自地下这一说法就证明他有些知识。

    邓元广继续道:“这几天,我已经仔细的看过溪水的染污情况。这水有一种异样的绿黄色,喝起来有很重的金属味。而且以竹鹅溪的水流程度,溪水不但没有变干净,反而越来越混浊,这证明污染它的源头,正在越来越大。

    我曾经查问过很多人,通过我的计算,在水源出现问题之前的几天,曾经连续的下过暴雨,当时造成不少地方的山土滑坡。”

    胡忧打断道:“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说,山土滑坡,撞裂了地下的藏金带,而雨水带出了金矿里的物质,才造成的这溪水污染对吧?”

    邓元广佩服道:“怪不得少帅能以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就白手创立出不死鸟军团。我这一次,看来没有找错人。”

    胡忧笑笑道:“那些都是虚的,金子才是实的。说吧,据你计算,金矿在什么位子?”

    邓元广不敢相信的失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已经算出金矿的位子?”

    “你每次一说到金矿,眼睛就会不自觉的发亮,左手手指会抽动,这证明你在激动。如果你并没有计算出金矿的位子,你是不会这样的。”

    邓元广严肃的承认道:“少帅猜得不错,我确实是已经计算出来了。不过你得答应我,要给我一成纯利,我才告诉你。”

    胡忧微笑道:“一成纯利,你要得可不少。除了告诉我金矿在哪里之外,你还是做什么?”

    邓元广自豪道:“采、挖、选、炼,我全都行,而且是高手!”

    “很好。”胡忧伸出手道:“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合作伙伴,纯利我给你一成。不过你得负责管理整个矿场的运作!”

    “好!”邓元广激动的伸手和胡忧握在一起。

    从他手心的热度,胡忧知道,他表面平静,内心却是非常激动的。

    金矿耶,谁会不激动。

    “走吧,到我府里喝一杯,我们慢慢聊。”胡忧笑道。

    邓元广奇怪道:“你不问我金矿的位子在哪里?”

    胡忧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了。”

    “你已经知道了?”邓元广不敢相信的看着胡忧。为了查出金矿的位置,他足足计算了十几天,胡忧居然只这一会的功夫,就知道金矿在什么地方?

    “你不信?”胡忧哈哈笑道:“你应该庆幸,除了知道金矿的位子,你还会其他的东西。不然我就不带着你玩了。”

    “你真知道在哪?”邓元广还是不信。

    胡忧指指远处一座高山道:“不就在那玉龙山下吗?”

    看邓元广张大了嘴,胡忧心里不由得意。在刚才邓元广分析竹鹅溪被污染条件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思考金矿有可能在的地方。很快,他就把目标定在了那位山尖还有雪的龙龙山,只有那不断融化的雪,才可以把金矿里的物质源源不断的冲出来,造成竹鹅溪的持续污染。

    胡忧在这里是取了巧,如果没有邓元广设定的条件,他也不可以猜到这些。当然,他是不会告诉邓元广,他怎么能猜到的。上位者,还是保留一些神秘性会更好。

    这一晚,胡忧睡得特别的好,在梦里,他看到无数的金币,向他飞来。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赚钱方式,比直接造钱更来钱快的吗?

    第三天,凤凰城的民众一大早起床,就看到了城门前的公告。竹鹅溪的污染源已经找到了,是玉龙山上的雪。

    这一答案,弄得全城百姓一阵阵的头晕。谁也弄不明白,竹鹅溪的污染与玉龙山上的雪有什么关系。不少人觉得,胡忧这是在搪塞他们。

    不过当胡忧开出二十万部队,上雪龙山清了三天雪,竹鹅溪渐渐恢复了往日清澈的时候,所有的老百姓,都心服口服了。不少人都在暗中传,胡忧是神,不死鸟神。甚至有百姓偷偷画了胡忧的画像,回家贡起来,一天三次的上香求拜。

    午后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胡忧坐在茶馆的二楼,品着刚刚泡好的碧螺春,邓元广陪坐在他的对面。

    “少帅,图纸已经画好了。按你的吩咐,我做了七道防护措施,以防洗金水污染百姓用水。”

    “能行吗?”胡忧亲手给邓元广满上茶。绝对不可以污染环境,这是胡忧下的死命令。为了拿到金子而遗祸孙子的事,胡忧是绝对不做的。他还没有孩子呢,他可不想将来孩子生出来了,才发现没有屁,眼。

    “保证能行。”邓元广感慨道:“您是我所见过的,最为老百姓着想的官了。与你相比,以前我见过的那些官,跟本不是人。”

    胡忧微笑道:“呵呵,现在这凤凰城很多老百姓也说我不是人。”那天他听说居然有人画他的像回家拜,足足愣了老半天。

    “不一样的,那不一样的。”邓元广傻笑着,他也听说了,很多老百姓跟本拿胡忧当神而不是当人。

    “好了,图纸先放在这里,我再看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就可以开工了。你先去忙你的事吧,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是。那我先走了,您慢坐。慢坐!”

    邓元广离去之后,桌前就只剩下了胡忧自己一个人。远远的看着那座玉龙山,胡忧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金矿!哈,真他奶奶爽呀。马拉戈壁的,老子这次,算是真正的咸鱼翻身了。”

    “少帅看起来挺开心的样子,是因为看到奴家吗?”一个女人的声音飘过,一肌肤雪白的女人,坐在了胡忧的对面。

    是万事堂的东方晗羿,她身上的毒完全解开了,经过调养,已经可以自如的走在光天化日下。

    胡忧叹道:“万事堂果然厉害,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查到我在这里。怎么,你的周游列国计划已经完成了。”

    上次花河州一别,胡忧回了浪天过年,东方晗羿则回了东方家,算到现在,已经过半年没有见了。

    晗羿娇娇的叹口气道:“哪里有机会周游,不过是去了几个地方而已,唉,小女子命苦,就是这样的了。”

    胡忧苦笑道:“我说大小姐,你就不要跟我玩虚的了,你想怎么样直说好了。”

    晗羿白了胡忧一眼道:“还不是上次那点事吗,你可是已经答应了人家的。你少帅可是一诺千金的大人物,可不许欺负我这小女子。”

    晗羿的声音真是又嗲又媚,还好这座就胡忧一个男人,不然一桌男人得晕大半,就算是胡忧这种‘久经沙场’的人,都有些受不了她。

    “我答应过的吗?”

    “当然。”

    “什么事,我忘记了?啊,别咬,你可是姑娘家耶,当街咬人?”

    [记住网址  ]

    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