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三战火弥天 491章 哲别父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

    远远看到微微坐在地上,干柴散了一地,胡忧暗暗的松了口气,看来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只不过是摔了一跤而已。

    “怎么这么不ǎ心,没事吧。”胡忧蹲下身子,问道。

    “没事,脚滑了一下。”微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胡忧也跟着笑了。这个丫头,除了在机关巧器方面很有天赋之外,在别的事情上,似乎天赋都不是很高,经常会出一些状况。

    “我来帮你捡柴吧,快起来。”

    “哦!”厚厚的雪,滑一下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微微自己就爬了起来。

    “咦,有人来了。”微微看着远处喃喃道。

    “什么?”胡忧没有听清楚微微的话。

    微微指着远处的两个黑点道:“胡忧哥哥你看,有人来了。会不会是军团的士兵有事找我们?”想到胡忧很可能又有公事要忙,微微噘了噘嘴,他们的猎还没有打完呢!

    “士兵?”胡忧摇摇头道:“应该不会。”

    胡忧带微微出来打猎的事,只有吴学问和哈里森知道,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胡忧会在什么地方打猎,怎么会派人来找呢。再说了,就算是派人来找,也不会只派两个人的,怎么着也得一ǎ队的人。

    胡忧丢开了手中的干柴,拉出换日弓,换日弓有瞄准功能,可以让他看清楚远处的来人。

    “会是她?”胡忧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在心中暗想着,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边上的那个人,又是谁。

    “是谁,是红叶姐姐吗?”微微不能像胡忧那样,远远的就看清来人长什么样。

    胡忧咬咬牙道:“是哲别。那两人其中一个是哲别!”

    “哲别姐姐?怎么会,她不是失踪了吗?”微微吃惊道。因为有着胡忧干妹妹的身份,微微是可以随便进出帅府的,对胡忧身边的人,自然也很熟悉。

    微微问的问题,也是胡忧在心里纳闷的问题。哲别的失踪,一直是一个谜,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查到原因。为找哲别的下落,胡忧已经派出了大批的人,一直都没有消息,现在她却出现在这里。

    “他们应该也是想来这个ǎ树林,我们藏起来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胡忧现在还并不知道,远远走来的两个人,都是叫哲别。一个是他认识的哲别,而另一个,则是哲别的父亲,因为哲别的名字,与她父亲是同名的,所以两个都是哲别。

    在平和镇一战中,哲别奉胡忧的命令,回去调兵,却在半路上,让她的父亲给抓了。她一直想找机会跑掉,奈何她的父亲功力深厚,她跟本就没有机会。

    哲别父一进ǎ树林,就吸了口气道:“这里有血腥味!”

    哲别哼道:“不错,这里是有血腥味,不过是从你的身上传出来的。”

    哲别对这个父亲,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他不但在哲别很ǎ的时候,就抛弃了她们母nv俩,这一路行来,她还亲眼看头她的父亲,不停的杀人。无论男nv老少,都有死在他的手下的。这让哲别想当的反感。

    哲别父没有理会哲别,深深的吸了口气,在树林里找了起来,很快,他就现了被胡忧杀死的梅ā鹿。胡忧藏起来的时候,故意在梅ā鹿的身上,洒了一死雪ā,却并没有把鹿全给藏起来。要找到不是难事。

    “这梅ā鹿看来刚死不久。”哲别父仔细的看了那鹿尸,判断道。

    哲别没有理会父亲的话,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那cā在鹿上的箭,眼中闪过一丝喜sè。

    那是微微的弩箭,哲别一眼就认出来了。飞天中文 网  。这是微微亲自给自己打造的东西,天下间独一份,别地是不会有的。

    偷偷的拿目光四下扫了一眼,除了两排脚印之外,并没有什么现,哲别暗暗在心里有些失望,看来微微已经离开了这里。

    哲别父也看到了那离开的脚印,他对这些没有太多的感觉。看鹿rò还很新鲜,他割下条鹿tǐ,升火烤了起来。

    哲别在火边坐下,冷冷的说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来青州干什么。”

    哲别父边烤着鹿tǐ道:“这话你已经问了十几次了,你不是不关心这些的吗?”

    哲别哼道:“不说算了。”

    哲别父道:“看你这么有兴趣,我就告诉你好了。听说胡忧来了青州,我是为他而来的!”

    藏在雪里的胡忧,听到那人提起自己的名留意起来。从这个人走进树林开始,他就感觉到了一种无名的压力。他的身体反应告诉他,那个不知道与哲别是什么关系的人,是一个高手。

    哲别脸上闪过一丝异sè,看向父亲。

    “怎么,想知道我为什么找他?”哲别父饶有兴趣的瞟了哲别一眼。

    “想!”哲别并不否认。相比起这个她并不喜欢的父亲,胡忧的安全,她要更关心一些。

    哲别父哈哈笑道:“叫我一声‘父亲’,我告诉你!”

    哲别冷声道:“你休想,你跟本不配做一个父亲。我就是死,也不会认你这个父亲的。”

    这对话胡忧在一边听得清楚,暗道这个人居然是哲别的父亲。原来哲别是和她的父亲在一起。

    哲别父并不生气,依然悠闲的烤着鹿tǐ,道:“这可是你自己不叫的,以后出了什么事,你可别说,我事先没有给你机会!”

    “这……”哲别犹豫了。她可以赌气不认父亲,但是出于对胡忧的忠心,她又很想知道,父亲究竟为什么要来找胡忧。

    在心里考虑了一会,哲别道:“我要是叫了父亲,你会把你这找胡忧的目的告诉我吗?”

    哲别父道:“我说了,告诉你。”

    “我只叫一次!”哲别强调了一遍,低声的叫了一声‘父亲’。

    “你可以说了!”哲别刚一叫完,马上要求要答案。

    “你已经叫过了?”哲别父第一次正眼看向哲别。

    “我已经叫过了!”哲别咬牙切齿道。她已经是ā了很大的力气,才叫出一声‘父亲’的,要不是为了胡忧,她绝对不会叫。

    “是吗,可是我没有听到。”哲别父微笑道。

    藏在雪里的胡忧,到是tǐn认同哲别父这话的,因为他也没有听到哲别叫‘父亲’。

    “你……你敢食言!”涨红了脸,她觉得父亲这是在耍她,他跟本就不打算告诉她,为什么要来找胡忧。

    哲别父哈哈笑道:“这可不是食言,而是确实没有听到,你要不信,可是问问那两个藏在雪里的家伙他们有没有听到。”

    哲别父说到这,声音转冷道:“两位朋友,把自己埋在雪里,不觉得冷吗,还是出来烤烤火吧。”

    胡忧知道他们是藏不住了,人家能准确的说出他们是两个人,就证明人家有一定的把握,再这样藏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轻轻握住微微的手,胡忧和微微钻出了雪地。

    胡忧一脸镇定的哈哈笑道:“这位前辈高人,果然了不起,居然这样都让你找到,配服,配服。ǎ子名叫微笑,这是我妹妹微微,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

    胡忧暗想着这个哲别父应该并没有见过自己,随口就给自己编了个身份。

    哲别看从雪地里钻出来的居然是胡忧和微微,脸sè猛的一变,还好她反应很快,顺势转头避过了父亲的目光,没有让他看到她脸上的变化。

    胡忧猜得不错,哲别父虽然提到了胡忧的名字,但是他并没有见过胡忧,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认识不认识这一说了。

    他上下打量了胡忧和微微一眼,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只梅ā鹿,是你们猎到的吧。”

    胡忧回道:“不错,是我和家妹一起打到的。”

    胡忧并没有特意给哲别去什么眼神,但是他两次提起了微微的身份,相信哲别一定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既然是你们的猎物,你们为什么不拿走,见到我们来,却又要把自己藏到雪里去。你们想干什么?”哲别父的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哲别捕捉到了父亲的眼神,在心里暗暗的着急。她已经被老哲别抓了半年多了,对他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他每次现出这样的眼神,都是杀人前的先兆。

    胡忧条件反sè般的暗退了一步,道:“藏起来,只是为了自保而已,现在的世道可不太平,我母亲说,外面的坏人太多,还是ǎ心一些的好。”

    “你母亲说得不错……”哲别父话音未落,一个飞身就到了胡忧的面前,伸手向他的命脉抓来。

    胡忧从这个人出现开始,就一直在防着他,自然不会那么松易的让他得手。一横身挡在微微的前面,手中血斧想都不想的就劈了过去。

    面对高手,还藏着掖着,那是找死的行为。再说这哲别父也不见得能知道血斧,就算是知道,也不一定能联系到他是胡忧。就算他知道了是胡忧,那又怎么样呢。

    这些想法,都是手里的血斧劈出去之后,才在胡忧的脑子里浮现出来的。哲别父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虽然一直在戒备,还是慢了一线,差点着了道。

    哲别父一招不中,又退回了原来的位子,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生一样,继续烤着鹿tǐ。

    哲别父道:“果然有两下子,不然也不敢带着个ǎ姑娘,来这种地方打猎了。坐吧,这是你们打的猎物,你们有权力分享的。”

    胡忧看了哲别一眼,拉着微微在他们的对面坐下。他心里清楚,这个哲别的父亲,是不会那么轻易让他和微微离开这里的。他也没有打算,就这么离开。

    哲别跟在胡忧的身边,算起来,已经快五年了。这五年来,她是任劳任怨,一直忠心耿耿的守护着胡忧,胡忧不能看着她有事而不管。哪怕这个人是哲别的父亲,胡忧也不允许他伤害哲别。

    “微微,我们烤rò吃。”胡忧一派轻松的样子,把之前割下来的那块五ārò给拿了出来。微微到现在,连早餐都还没有吃,应该已经饿得不行了。既然哲别父让他们烤rò,为什么不烤。

    哲别父来了一眼胡忧手里的rò,道:“原来最好的部份,在你哪里。”

    胡忧笑道:“前辈要不要换一下?”

    “不用!”哲别父吐说两个字,专心的烤起自己的rò来,再不理会胡忧,就像当他们不存在一样。

    胡忧还没有了解到哲别父的脾气,也暂时不去惹他,自顾的烤起rò来。

    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有些怪异。怪异的安静,只有那‘啪啪’的火ā声,不时的响起。

    胡忧的这块rò,fé嫩而油滑,加上他是烤rò高手,身上常备着不少的香料,不一会,他手里的烤rò,就飘出了ò人的香气。看得微微直咽口水,连边上的危险都忘记了。

    “哥哥,可以吃了吗?”微微忍不住问道。还好她记住了现在扮演的身份,没有把‘胡忧’两个字给带出来。

    胡忧微笑道:“还要一ǎ会,就可以吃了,你再耐心的等一会。”

    “哦。”微微乖巧的点点头,移了移身子,与胡忧靠得更近一些。她感觉直接叫‘哥哥’tǐn不错的,以后她都不要再在前面加‘胡忧’两个字了。

    “好了,可以吃了。”胡忧后烤而先得,切了一ǎ块给微微,对哲别笑笑道:“这位姑娘,你要不要来点尝尝。”

    口中在问,胡忧已经把一块烤rò给递了过去。

    哲别跟了胡忧五年,已经习惯了胡忧的动作,很自然的就伸手去接。

    “我们的也快好了。”哲别父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哲别听到这话,把手又收了回去,低声道了声谢。现在他们的表面的身份,是相互不认识的,怎么可以这么随便的接人家的东西。

    胡忧笑道:“没事的,一块rò而已。前辈要不要也来一块。”

    “不用了!”哲别父并不领胡忧的情。

    话匣子已经打开了,胡忧这一次,没打算  就这么又让他归于平静,含笑道:“刚才我似乎隐隐的听说,你们是父nv?”

    胡忧这话问的是哲别父,目光却看向哲别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这对他来说,很重要。

    “他不是我父亲!”哲别冷哼一声道。她明白胡忧问话的意思,特意用另一种语气,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以胡忧对哲别的了解,有了这句话,也就差不多了。他现在考虑得更多的,是直接和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哲别父硬拼,还是用软的办法。

    “哼!”哲别的回答,招来哲别父不满的哼声。

    哲别看到了胡忧眼中的犹豫,她很想直接与父亲翻脸,又怕胡忧打不过她父亲。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

    胡忧决定先用软办法,把哲别救出去再说,于是转头看向哲别父道:“你们的感情,似乎不是很好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如说出来,让我帮你们想想办法。”

    哲别父看向胡忧道:“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哲别父在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胡忧已经把烤好的rò,又放回到火上,还不时的又拿出一些香料,洒在rò上面。

    胡忧嘿嘿笑道:“助人为快乐之本,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了。”

    胡忧边说着,边拿出些‘麻佛子’洒在烤rò上。

    ‘麻佛子’是一种很特别的à材,它遇火燃烧之后,会生一种很特别的香气。闻到这种香气的人,会不知不觉的全身软,使不出力来。

    哲别父冷哼道:“这不是我喜欢的。我们父nv的事,不需要你来管!”

    胡忧笑道:“那好吧,我不管你们父nv的事。咱们聊聊别的吧,刚才我听你提起胡忧,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不死鸟胡忧?”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好奇随着问问而已。对了,顺便问一句,你有没有感觉全身无力呢?”

    胡忧的嘴角,lù出了特有的微笑,‘麻佛子’的à力,挥极快,借着说话的功夫,已经足可以生效了。

    “哥哥,我好累哟!”哲别父还没有开口,微微就先软下来了,无力的靠在胡忧的身上。

    另一边的哲别,也软了下去,双手无力的搭着。

    “好ǎ子,你居然敢跟我玩īn的。”哲别父的脸sè,变着很不好看。

    “阻谋阳谋,我是不论的,只要有用就行。”胡忧戒备着靠近哲别。虽然已经可以肯定,哲别父中了‘麻佛子’的mí烟,不过还是ǎ心一点的好。

    “哈哈哈,胡忧呀胡忧,你以为ǎǎ的‘麻佛子’,就能真放倒我吗,你也太ǎ看我了。刚才我还不能确定,你是不是胡忧,这一次,我是可以确定了。”哲别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他之所以一反常态的跟胡忧说那么多的话,也是有意在试胡忧的身份。

    胡忧停住了向哲别移动的脚步,冷笑道:“姜果然是老的辣,不错,我就是胡忧,你想怎么样,放马过来好了!”

    bk

    b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