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422章 不管不顾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下一句就是了呀

    “已经证实,那三个受伤的nv人是大凤,五凤,七凤……”士兵的话再一次中断,不过这次不是被胡忧打断,而是跟本就没有人听他说什么了。

    胡忧在听到大凤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冲出了书房。西ményu凤是除红叶外,他最珍惜的nv人了。她总是那么像姐姐一样关心自己,这次更是为了看自己,千里迢迢而来,现在居然在回去的路上出事,他的心几乎都快要碎了

    胡忧在士兵的手里抢过一匹马,就直奔xiǎo凤凰城。此时他已经在心里发誓,无论是谁动了西ményu凤,他都要把那人碎尸万段,哪怕他是加图索……

    “少爷。”大凤看到黑着脸的胡忧走进来,赶紧叫了一声。

    胡忧一改往日的温和,满身杀气的厉声问道:“马上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大凤不敢迟疑,赶紧把整个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德保”胡忧暗哼一声,问道:“那人长什么样?”

    “身高与你差不多,有些文气,穿白sè的衣服,对了,这是打斗之时,我在他身上无意中拿到的。”大凤拿出一块白yu佩递给胡忧。

    胡忧一把把yu佩给抓过来,对红叶说道:“红叶,你马上让画师来画像,然后派出所有能派出的探子,就算是把天给翻了,也要给我找到yu凤的下落”

    胡忧边说着,边往外走。

    “是,我马上去。不这你这是要到哪去”因为胡忧的脸sè非常的难看,红叶问得也格外的xiǎo心。他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水油桶,谁不xiǎo心碰着,就会暴。

    “我去找yu凤”

    胡忧丢下一句话,就急匆匆的出去了。红叶本想叫,但还是忍住了。她太了解胡忧的个xing,知道现在没有人能阻止他的。

    猛的,红叶想起làng天的那个sāoluàn事件,她也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真是一bo未平,一bo又起啊

    骏马飞驰,带起一路沙尘。胡忧认准了方向,就冲着德路赶去。西ményu凤是在那里出的事,想要找到她,必须先赶到那里去。

    “轰”

    胡忧今天的运气,看来不是那么好,才刚刚跑了两个xiǎo时,就马失前蹄。坐下的战马,一脚踩在路上的一块石头上,立足不稳,带着胡忧一砸在了地面上。

    “扑”因为速度太快,胡忧跟本来不急反应,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马拉戈壁的”

    胡忧顾不上自己的伤,一个跳起来,马上去看那战马。战马的前脚已经骨折,断骨都叉了出来,已经不可能再跑了。

    胡忧平时也是爱马之人,但是现在人命关天,他也不能不放弃战马。暗道了声‘抱歉’,胡忧把受伤的马儿移到路边,继续上路。

    马儿似乎也知道胡忧有急事,还想挣扎着站起来。可是它的伤太重,已经无能为力了,如果此时有人看马儿的眼睛,可以看到,它的眼里,含着泪huā。

    此时天已经黑了,就算是有月光,也不太能看清楚路。因为事先完全没有准备,胡忧是又渴又饿,咬着牙走着。尽管是这样,他现在最希望的,也不是吃食,而是能遇上有路过的马车,能把他带上。可惜,足足走了两个多xiǎo时,什么也没有。整条官道,就像是黄泉路那样的安静。

    口干得实在是无法忍受了,胡忧只能暂时的离开官道,他得给自己找一些水。

    野外找水,可是一个巧活。有现成的河流什么的,那还容易一些,不过此时,附近并没有河,那就只能找水坑之类的水源了。

    人有时候倒霉起来,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胡忧现在是想找点凉水来塞牙都找不到。一路前行,草是不少,水却见不着。

    “嗯,那边有火光?”

    远远的看到一处火光忽明忽暗,胡忧决定到那边去看看。要是运气好,nong不好不但能得到水,还能得到一些吃的,甚至是马匹。

    想到这里,胡忧的jing神不由振奋起来。有希望就有动力,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火光看着不太远,却足足让胡忧走了二十分钟,才将要接近。越是接近火光,胡忧身上的肌rou就越紧。身体的本能告诉他,前面有危险。

    实事上,大约十分钟之前,胡忧的心就一直在颤。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从那时候起,胡忧就已经开始放慢步子,xiǎo心的接近了。

    “白sè衣服?”趴在草丛中,隐隐的看到远处的那人,胡忧的心猛的一跳。想起大凤对那人的描述,他不由在心里暗道:难道真会有这么巧?

    尽力让心跳平静下来,胡忧xiǎo心的mo过去。他有预感,前面那人,也许就是他要找的。

    胡忧预感得没有错,此时他看到的人,正是南荣。

    南荣抓到西ményu凤之后,并没有能找到她身上那股‘圣力’的来源。huā了那么多的心思,却什么也没有得到,这不由让他有些恼火。想到此时离开军营的目的,南荣随手把西ményu凤给丢进马车里,打马往làng天而来。

    南荣来làng天是想要杀胡的,不过他此时并不知道,他无意之中抓的nv人,居然是西ményu凤。不然的话,他应该就不需要像出现在这样赶路了。

    今晚的老天爷,似乎ting公平的。他让胡忧马失前蹄,也同样没有让南荣好过。南荣的马到没有什么事,不过马车的中轴断了,想走已经不可能,只能在这里过一晚再说。

    胡忧此时还没有看到西ményu凤,因为他所在的地势较低,而西ményu凤又是被南荣绑着,丢在地上躺着的。

    西ményu凤道还算是幸运,被南荣抓着,却也没有吃多少的苦。除了每天被绑着之外,其他的都还好。她也想过要逃,不过南荣防得非常严,她跟本就找不到机会。

    西ményu凤正躺在草地上,转动着在脑筋,想着这样的环境之下,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突然,她发现有一个身影,正在往这边mo。

    借着月光,西ményu凤看清了胡忧的脸,眼睛猛的亮了起来。对于nv人来说,没有任何的事,比得上在自己无助的时候,看到自己心爱男人出现更值得高兴的事了。

    猛的心中流过暖流,接着流过的却又变成了担心。她是亲自与南荣jiāo过手的,南荣的厉害她很清楚。她加是大凤,五凤,七凤都没有能争胜,胡忧的功夫,比她还要差一点,nong不好胡忧不但没有能救到她,反而把他自己也给答上来。

    不行,必须得给胡忧一些提醒,不能让他这样莽撞的上来。

    想到这里,欧阳yu凤突然叫了起来:“喂,我说有东西吃了没有,我都快饿死了。还说什么无敌高手呢,就知道欺负我们这些nv人,nong点吃的都那么难。”西ményu凤的话是明白说给胡忧听的,所以这声音放得比平时要大一些。

    胡忧有想过能在这里遇上西ményu凤,但是那也只是一种预感,突然听到西ményu凤的声音,他是又惊又喜。

    胡忧真是一下就想扑出去,把西ményu凤给救下,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本就不是鲁莽之人,他听出了西ményu凤话里的意思。

    看来对手很强大,只能智取,不能硬来。

    在心里提醒自己不到luàn来,胡忧把自己埋进了草丛里,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机会。

    “吵什么”

    南荣喝了西ményu凤一声,头也不转的提高声音道:“我不管你是谁,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南荣这话明显是冲着胡忧来的,在胡忧看到他的时候,他也同时生出了反应。胡忧身上的血斧气息,让他身上的驸马刀变得狂躁起来。

    血斧原是异族圣nv的专属武器,而驸马刀则是祭祀的专属。同为异族三大圣器,两种武器是天生相生相克在的。血斧已经失落了百年。已经一百年没有遇上血斧的气息,驸马刀是那样的孤独。

    胡忧看已经被发现了,那再躲着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拍了拍身上的土,从草丛里站了出来。

    “姐,你没有事吧。”看到西ményu凤,胡忧的心也放松了下来,大步来到篝火旁,看到那里有放有水壶,他连问都不问一句,拿起来就连灌几口。一会说不定要有恶战,能补充就进可能的补充。

    “我没有事,你不用担心。”西ményu凤的脸上满是柔情。无论一会的结果会是怎么样,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胡忧,她的一颗芳心,真是暖暖的。

    南荣冷眼看着胡忧很自然的喝水说话,并没有一点的生气。不担不生气,他反而还很高兴。驸马刀的反应告诉他,胡忧身上的气息,绝对是血斧,已经失落了百年的血斧。如果能成功的拿回它,那么他在异族里的地位,将要再一步的提升。

    胡忧仔细打量了西ményu凤一遍,看她确实没有什么事,这才把目光转到南荣的身上。虽然没有学过异族的秘法,但是在靠近南荣的时候,他身上的血斧,同样也生出了感应。

    血斧的来历,胡忧已经从冷无情那里知道了。作为异族三神器之一,能让血斧生出感应的东西,不会很多。胡忧已经猜到了对方是谁。

    异族三大势力之一的南荣,胡忧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他,而已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姐姐。”向西ményu凤打了一个眼sè,胡忧开mén见山的对上了南荣。有些东西是缩命,逃不掉的。

    “把血斧jiāo给我,我放你们走。”南荣并不知道,眼前这人,就是他想要杀之后快的胡忧。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血斧上,至于胡忧死不死,他到不是那么在意。

    “你说的是这个吗?”胡忧一翻手,血斧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与普通的战斧一般大xiǎo,全身上下,散发出血样的光芒。这就是异族三大神器之一的血斧了。

    “原来你已经和血斧融合了,难怪。”南荣两眼死死的盯着血斧,已经现身的血斧,比之前要更吸引驸马刀。

    驸马刀控制不住的跳到了南荣的身上。与血斧不同,驸马刀并没有与南荣融合。

    一尺来长,通体金sè,有些像弯刀,但是弯的弧度没有那么大,刃口一看就很锋利,金芒吞吐,霸气十足。

    “这就是驸马刀吗?”胡忧含笑问道。他能感觉到南荣那股强烈的气势,自知敌不过,在没有想到脱身办法之前,他打算再拖一些时间。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是能拖一下,说不定会有什么转机。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是谁告诉你的?”南荣并不急于拿下胡忧。再他看来,早已经是胜券在握,胡忧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老朋友。”胡忧在篝火边坐下来,随手拿过一串烤rou,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ting好吃的。

    “谁?”南荣有些奇怪眼前这个人,怎么似乎几天没吃没喝的样子,而且礼貌还不怎么样,吃喝人家的东西,都不问一声的。

    “急什么,坐下来慢慢聊嘛,有酒吗?”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