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卷三战火弥天 476章 五百壮士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

    许放之子许银辉还老爹迟迟不下令进攻胡忧,不由急道:“父亲大人,现在胡忧的手里,只有一千人马,正是我们消灭他的好机会。黑十字军团和不死鸟军团现在已经是死敌,只要能干掉胡忧,那就是大攻一件,古力特军团长,一定会重重赏我们的,不要在犹豫了!”

    许放摇头道:“话虽如此,但是胡忧此人用兵如神,我看我们并无必胜的把握啊!”

    许银辉急道:“父亲,我们可是有五千人,五千打一千,岂有不胜的道理!”他对胡忧的恨,那是入骨的。

    许银辉与黄金凤从ǎ就订了亲,现在黄金凤居然公然和胡忧在一起,那就等于把一个大大的绿帽子,给扣在了他的头上。他也许并不喜欢黄金凤,但是这口气,他咽不下去啊!这段时间,他不时的在暗地里,对不死鸟军团搞ǎ动作,也取得了毒死不死鸟军团二百于士兵,和五百匹战马的成绩。但是那些在他看来,不过是胡忧的九牛一má,那是远远不够的。现在能有机会干掉胡忧,他怎么可以放过。

    许放看儿子的脸,因为气极,都已经有些扭曲了,不由有些心疼。他是老来得子,对许银辉简直是要什么给什么,既然儿子要打,那就打吧!

    古时候有冲冠一怒为红颜,许放为儿子一笑而开战,到也算是一段佳话了。要不怎么都说要有个好爹呢。

    双方的战斗,一jā火,就打得非常的凶猛。胡忧此时只有一千人,只能以黄府为基,与许放的五千人对战。

    许放此人,虽然在是否与胡忧jā战之事上,曾经犹豫过,但是他却不是庸才,本就在兵力上高出胡忧五倍,指挥起来更是游刃有余。许放是不打则已,即然开打,那就拼上了老命,一上来,就把黄府给围上了。黄庆东本还以为,他与许放有jā情,派人去传话,不要在他黄府开打。不过他派去的人,让许银辉打了个半死,丢了回来。

    左夫这一千人,并不是主力师团的,武器配制也不是顶级,不过他们对工事的构筑,到是有一手。一个ǎǎ的黄府,在他们的手上,只不过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构建成了一个ǎ形的阵地,许放的人想要冲上来,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许放部队一上来就猛攻,胡忧只能避其锋芒,暂时采用守势,依靠临时工事,与许放周旋。

    胡忧之前与左夫说,要死守黄府三天,事实上,他并不打算完全采取守势。这里毕竟是黑十字军团的地盘,这一带,除了许放的五千人之外,还有其他黑十字军团的部队。他们此时没有出兵,那是在观望。

    不死鸟军团成功进驻ā河州,给这里的各路将领,都带来了很深的震撼。再加原黑十字军团战将韦进投靠胡忧之后,得到了重用。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心里有加入不死鸟军团的打算。

    胡忧心里清楚,如果面对许放的进攻,他一直采用守势,那就弱了不死鸟军团名头。一但让那些将领觉得,不死鸟胡忧也不过如此,那么他将要面对的,就不单单是许放的一支部队了。他们会出兵宁保镇,与许放一起共战胡忧。到时候别说是守三天,守一天都难。毕竟千兵力,怎么算都太少了。

    而反过来,如果胡忧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打败许放,那对黑十字军团的各路将领,都是一个震慑。相信会有更多像韦进那种有法想的将领,带兵来投。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攻防战,它的意义,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场ǎ型战争。

    所以胡忧这一仗,不但要守住,还要漂亮的打胜许放。

    此时,胡忧暂时把黄金凤jā由ǎù照顾,亲自带人在一线指挥作战。

    城内战,没有攻城战那么大的空间,双方人马,不过是相隔一条街而已。此时往日人流窜动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路边堆着不少的尸体,血水已经把石板路洗了一遍,人踩上去不时现吱吱的响声。几句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土狗,正在tǎn食着血水,其中两只个头较大的狗,正在为一ǎ段肠子互咬。

    守护在胡忧身边的左夫,看胡忧的身子,越探越出去,不由担心道:“少帅,ǎ心敌人的弓箭手。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叫末将怎么向几十万军团将士jā待啊!”

    胡忧听到这话,乐了,哈哈笑道:“玩箭,老子是祖宗,他们想sè我,还嫩点。”

    正说笑着,一阵箭雨从府外sè进来,胡忧一个骨碌,爬在了地上。箭雨过去,胡忧一吐嘴里的泥,骂骂咧咧道:“马拉戈壁的,老虎不威,当老子是病猫呀。左夫,你去给我点兵五百,老子nòn死他们!”

    左夫一听这话,脸都吓白了。人家外面可有五千人,点五百人出去,那够干什么的呀。

    赶紧道:“少帅,现在敌人势大,我们不如依靠工事,与他们缠斗为好。只要撑过了三天,援军一到,我们爱怎么nòn死他们都行!”

    胡忧心说:你左夫是只会打仗,不懂人ìn呀。你以为就这么死守,真能守得住?你要是目光能远大的,以你的忠心和资历,我怎么会只给你当个ǎǎ的偏将。

    当老大有个好处,就是不需要跟部下讲什么道理。他的话,就是命令,只要说出来,下面就得执行!

    胡忧一瞪眼道:“哪来那么多废话,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之后,我见不到五百人,我就把你撤了!”

    左夫没有办法,只能按胡忧的命令行事。

    胡忧看左夫离开之后,ró了ró太阳ù。昨晚为救黄金凤,流了不少的血,加上又连着两天两夜没有睡觉,此时他的头,一阵阵的晕。为了稳定军心,他不但不能告诉其他人,更要在士兵的面前,表现得充满活力。

    五分钟过去,左夫集合好了五百人。除了左夫之外,其他五百士兵,个个脸上都lù出兴奋的神情。这次他们可是要与心中的神共同作战,做为非主战师团的士兵,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呀。

    胡忧看了眼士兵的气势,满意的点点头。他最骄傲的,就是不死鸟军团士气。在不死鸟军团之中,无论是主战师团,还是非主战师团,遇上敌人之时,都敢打敢战。就算是面对几倍的敌人,也很少出现军心不稳的情况,逃兵更是从来没有过。

    白了,这就是什么样的军官带什么样的兵。将雄兵就雄,同理,将熊兵也熊。无论是哪一场仗,不死鸟军团从来没有像其他的军团那样,士兵在前面打,军官在前面躲着。从胡忧往下,军团中的军官,几乎每一个,都早习惯了在一线指挥部队。军官都冲在前面,士兵哪还有后退的道理。

    经过简单的训话,胡忧就带着五百人,杀出了黄府。刚才在墙头上,他已经看清楚了。许放虽然把手里的五千人,全都调到了黄府外,但是由于这里的房屋太多,道路也不算宽,他跟本没有办法,把五千人全部投入作战。真正能参与作战的,也就是两千人而已。

    黄府说大不大ǎ不ǎ,许放的两千人,不可能全都挤在一个地方。正mén,后mén,侧mén几个地方分开,每一拨的人马,也就几百之数。在局部兵力上,并不会占太多的优势。

    胡忧这一次,打算给他们来个以点破面。从正面出击,把正mén外那七百人的部队给吃了。结结实实的ō许放一个耳光。

    黄府中mén突然大开,胡忧一马当先,恶虎一样扑了出来。手中的霸王枪,如天外飞龙,不断的扼杀着生灵。

    许放的部队,哪想到胡忧居然会突然开mén出来,一下都懵了,从军官到士兵,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

    胡忧才不管那么许多,看准了目标,就直扑向敌人。身后的士兵,看胡忧英勇,一个个也都不要了命,哇哇叫着给敌人扑去。有些士兵还有意无意的,挡在胡忧的面前,以保护胡忧。

    五百对七百,人数上,胡忧一方,似乎还  略逊,但是在战力上,那可是没有办法对比的。左夫这一千人,虽然不是主战师团的人,但是他们从青州打到dòn汪城,又从dòn汪城转战各地,他们的战斗经验,可不是宁保镇这些,从来没有经历过,大军团作战的士兵,也以比得了的。

    按胡忧刚才的训话说,别看他们有七百人,只要每人干掉一个,他们就只剩下两百人了。这两百人,还不够他们分的呢。

    杀!杀!杀!

    胡忧挥舞着霸王枪,突在最前面。青龙献爪果然是专为群战的设计的,它再一次,显示出了威力。

    胡忧一步步的推进,眼神冰冷而无情。一朵朵枪ā在人群之中散ā,带走的是一条条生命。

    夜暮降临,喊杀声ǎ了下来,双方的士兵,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拼杀。从极动变成极静,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整条街道,就死一般的沉静。

    阵阵微风吹过,浓重的血腥味,熏得不少老兵都想吐。胡忧知道,这场仗远远没有结束,他和士兵坐在一起,默默的吃着干粮。一下午的jī战,让他的体力消耗很大,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已经暴lù了出来。他的左手,此时几乎已经不能抬起来了。可是他依然强忍着不适,和士兵们谈笑风声。

    五百名士兵,现在已经还剩下三百多人。有一百多人,倒在了外面的街道上。剩下的三百多人,也多数带伤,但是他们的笑上,却充满着骄傲,因为至少有八百以上的敌人,成为了他们的刀下之鬼。

    胡忧这五百人,显示出了强大的战力。许放接连调了三支增援部队,才顶住了胡忧的进攻。做为人数占优的主攻一方,被打成这样,想来他的心情,不会太好吧。

    “听听,那些新兵蛋子,又在吐了!”队中一个老兵的怪叫,引来了笑声一片。

    没有多场的战火经历,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口口的吃掉手中的食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实事上,面对满身的血rò,和那浓浓的血腥之气,能不吐,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吃完了食物喝好了水,士兵们都静静的坐着,他们要抓紧时间休息,胡忧刚才已经说了,一会再给那个笨蛋一击狠的。他们可不想到时候,没有力气砍人。

    “少爷,你没有事吧?”ǎù担心的看着胡忧。刚才胡忧进来的时候,那一身血把她给吓了一跳,等走近之后,胡忧那惨白的脸sè,更是让她不知所措。

    胡忧此时的脸sè,真是比昨晚黄金凤的脸更难看,白得像纸,不时有虚汗冒出,还不停打着摆子。

    “没事!”胡忧咬着牙,道:“你去想办法,帮我找点红糖和热水来,我有用!”

    “哦,好!”ǎù急急的就跑出去。

    án上,黄金凤依然躺着,据ǎù说,她之前醒来过一会,吃了几口粥,就又睡下了。

    看黄金凤的脸上,已经现出了红润,胡忧安慰的lù出了一丝微笑。无论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只要她能好起来,那都值了。

    “少爷,你要的红糖和水。”

    “嗯,掰一ǎ块,放到我的嘴里,其他的融到水里,帮我灌到壶子里去!”

    “哦!”

    bk

    b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