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325章 皇陵逼宫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这位曼陀罗历史上,上台年纪最大的皇帝,在位不过三年多,就很突然的死掉了。在死之前,没有立下皇位的继承人,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死之前,是什么样子,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曼陀罗帝国的皇室墓地,在西山梦园。这是一世皇里杰卡尔德亲自选的地方,据说这里,能保他子孙千秋万代,世世为皇。是不是真能那样,谁也不知道,反正里杰卡尔德性,他现在就长眠于这里。

    这一天,朝中的大臣,各城守镇守都有参加,奇怪的是,没有半个外国的使节到场。记得当年里杰卡尔德死的时候,可是来是很多外国使节的。

    没有人质疑为什么没有通知邀请其他帝国的人,大家仿佛都遗忘掉了这个礼节,就连刚刚参加了池河帝赵光应葬礼,回国不久的左门提督黄初春也没有提过这个问题。

    皇室成员,各级大臣,七十二城守,三百六十个镇守,尽数到场,规模之大,可以称之为盛典,只是参加这盛典的人,心里都在想着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胡忧当然也得参加这个盛典,他一身黑色系的不死鸟军服出场,身边陪着他的,是红fen军团之主西门玉凤。

    西门玉凤一身红色的同款军服,站在胡忧的身边,非常的惹人注意。穿军服参加葬礼,这是曼陀罗的传统,只是他们俩这样的衣着,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种场合之中。还好这里并没有情侣装这一说法,不然不知道会多出多少的流言。

    过去的种种功绩,加上说书先生的四方传唱,使得胡忧的名气,几乎已经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但是由于胡忧不太在帝都走动的关系,真正认识他的人,并不是那么多。

    这一次,胡忧的出场,是赚足了眼球,再想装什么厨师,看来不是那么容易了,由其是他公然挽着西门玉凤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每个人都死死的记住了他那张脸。

    是盛会,但是与会之人,却各个表情在凝重,谁都板着脸,没有任何的笑容。一来这是巴伦西亚的葬礼,笑那是对先皇的不敬。二来,也是最重要一点,死人死了,活人还活着,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国不可一日无君,这君主之位,谁来坐啊

    有实力一争之人,都虎视眈眈,自知没有实力的人,只能见风转舵。这里的很多人,丢到老百姓之中,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然而在这里,他们除了点头哈腰,就只能做墙头草了。

    昨天晚上,很多人都无法入睡,因为他们舍不得睡。过不了今天这关的人,昨晚就是他一生之中,最后一次的睡眠了。

    索菲雅一身素白,下了马车,接下来的一段路,所有人必须步行。不是没有车道,而是因为,这里葬着一世皇帝里杰卡尔德。这位已经被那些不要脸的史学家,吹成了神一般的人物,任何对他不敬的人,都会受到唾弃。

    年过四十的索菲雅,不显半点老态,看上去与青春少女,差不了多少,只是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偷偷的暴露了她的年纪。

    青春是最不值钱,也是最不可能留住的东西地。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会尽情的去挥霍,但你失去它的时候,花再多的努力,也找不回来了。

    “索菲雅王妃看来昨晚没有睡好呀。”胡忧用只有西门玉凤听到的声音说道。相比起其他人,他要轻松得多。所有的布置,都已经做好了,也就不必再去想太多了。正所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时候,你不信命,真的不行。

    无论你多么的位高权重,命运总像是一只无情的手,在左右着你。也许不应该把成败都算在命运的身上,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它确实是主角。

    西门玉凤偷偷的掐了胡忧一把,完了还送了他一个白眼。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这个坏小子,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得不说,胡忧有着极粗的神经,此时连西门玉凤这样,见惯了大场面的人,都会感觉到紧张,而胡忧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轻松得有些像是在逛街。

    九十九级代表九天之数的台阶两边,分立着肃穆的皇陵禁卫军。这是一支曾经有着赫赫战功的部队,不过现在,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守卫皇陵的安全。不是重要的日子,这西山梦园,是不许任何外人来的。

    擅入者死

    这四个血死色的大字,据说是里杰卡尔德当年亲手写的。胡忧对这个的评价是,里杰卡尔德的字,写得也不怎么样。

    西门玉凤的手,已经从挽着胡忧,转成拉着胡忧了。她真有些后悔,陪在胡忧的身边,一起上来。她最初的想法,是看着胡忧这个不懂规矩的家伙,别让他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来。而现在,她发现自己完全失败了,胡忧那不时蹦出来的冷笑话,好几次,差点让她笑出声来。

    什么紧张不紧张的,西门玉凤早就已经忘记了,她现在最紧要的,就是别让自己笑出来。唉,早知道让红叶陪着这家伙好了,红叶肯定是早早就猜到胡忧的表现,远远的躲在了后队,跟她父亲红方正一起上山。

    九十九级台阶,终于走完了,这登天之路,似乎并不是那么难。待众人全都各自就位之后,皇室的祭祀,开始念悼词。洋洋洒洒的近万字悼词,还真是难为他了。写过文章的人都知道,写字不难,关键是要有内容写。

    巴伦西亚毫无功绩的一生,还真是没有什么可以颂扬的。他唯一能在史书里留名的,恐怕也就是把青州割让出去,使得曼陀罗帝国九州变八州吧。

    近半个小时,祭祀才把悼词给念完,看得出,他也挺郁闷的。很多小事,他都已经反复的以各种描写,念了三四次了,再不完,别说人家,他自己都要吐了。

    悼词念完,接下来的,就是上香了。一米多长的朝天香,三柱加起来,得有好几斤重,祭祀点燃了之后,拿在手里,却不知道应该交给谁好。

    按常理,这三柱香,应该交到皇位继承人的手里,他亲手插上这三柱香,就等于从老皇帝的手里,接过了新的皇权。

    可是巴伦西亚死时,并没有立下继承人,如果巴伦西亚只有一个儿子,那也就好办了。可是现在在他面前的,有三个皇子,这香交到谁手里呀。

    祭祀头痛呀,他从葬礼前七天,就进入静室,焚香沐浴,不能与任何人接触,之后又一直受皇陵禁卫军的重点保护,不能与任何人接触,现在帝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势,他是一点都不知道,这怎么整呀

    “过去”

    索菲雅轻轻撞了一下二皇帝阿西梅,示意他上前接香。阿西梅不学无术,是三个皇子里,最没有才的一个,他要是做了皇帝,那大权基本上,也就落到索菲雅的手里了。

    索菲雅在撞阿西梅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安睡于水晶灵柩里的巴伦西亚。这个老混蛋,临死还给她找麻烦。要不是他突然恢复精神,不受药物控制,自己也不用那么仓促的杀了他,完全可以慢慢的布置好所有的准备。

    阿西梅被索菲雅一撞,才想起之前母亲交待过,要他第一个上去上香的。努力的平复自己那因为激动而颤抖的腿,阿西梅踏前一步,准备接过祭祀手里的香,插进香炉里。

    这个过程不是太复杂,谁有这方面的兴奋,可以花几个金币,买上一大把香,在家天天插着玩。

    但是在这一刻,这个简单的动作,却代表着重大的意义。谁第一个上了香,谁就将成为曼陀罗帝国之主,新一代的王者。阿西梅虽然不学无术,但是他也想坐坐皇帝之位。

    所有人的心头,都狂跳起来。只要长着脑子的人,都知道,最关键的时候到了。有招的使招,没招的看着。

    “慢”

    一切如索菲雅预料的一样,果然有人出来阻止。她并不惊讶,因为这是肯定会发生的事,不然阿西梅一但把香插进香炉,在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就得三呼‘万岁’,一切成定局了。

    只不过,这第一个跳出来的人,不是索菲雅意料之中的大皇子加图索,也不是老三卡西利亚,而是一个她之前没有想到的人——胡忧

    一身黑色军服的胡忧,居然突然越过前面两排的人,挡在了阿西梅的前面,那声‘慢’字,是出自他的口中

    在场的人中,有九成以上,知道这头柱香,没有那么容易贡上,可是能猜到胡忧第一个跳出来的人并不多。毕竟无论谁坐帝位,都轮不到他坐。那边有的是急的,什么时候才轮到他呀。

    黄圣衣瞪大了一双美目,她知道这几天胡忧和她老爹黄初春,不时鬼鬼祟祟的在商量着什么,她懒得去管,哪想到,他们商量的居然是这个。

    黄圣衣就站在胡忧的前一排,看得很清楚,胡忧在往前挤的时候,是她老爹让出了位子,让胡忧轻易上前的。

    “大胆胡忧,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还不给我退下”

    索菲雅在反应过来之后,呖声叫道。她算准了很多人这时候会跳出来,但是她却没有算到胡忧会第一个跳出来。胡忧的突然动作,让她感觉到了危险。

    胡忧不慌不忙的双手抱拳道:“索菲雅王妃,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阿西梅王子,只要把这香插上,他就是这曼陀罗之王了,我是来阻止他的”

    索菲雅冷笑一声道:“难道你有资格来管谁当曼陀罗之王吗,或是在你看来,阿西梅没有资格坐皇位?”

    谁位皇位,那是皇室的事,胡忧一个外人,管不了这事。索菲雅这是给胡忧下套,只要胡忧敢明着说阿西梅没有资格,她就可以明证言顺的让皇陵禁卫军处死胡忧。

    在一般情况之下,任何人都不能调动这支守墓的军队,但是在这个时候,索菲雅却可以利用这支不通世事的军队。他们长年守在这墓地里,简直根死人没有什么分别,死脑筯就是好利用。

    胡忧才没有那么笨,他要是蠢成这要,也活不到现在了。他没有如愿回答索菲雅的问题,而是摆摆手道:“谁当皇帝,对于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来说,是没有资格管的。无论是谁做皇帝,我胡忧都只有一颗忠君爱国之心”

    也只有胡忧这种厚脸皮,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什么时候有忠君爱国过,他甚至都不是这天风大陆的人。

    胡忧扫了众人一眼,继续说道:“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因为我要在阿西梅王子还没有成为皇帝之前,弄清楚一件事”

    下面传来了嗡嗡的声音,胡忧这时候跳出来,说要弄清楚一件事,那会是什么事呢?很多本想有动作的人,全都压下了自己的行动,他们要看看,胡忧究竟要搞什么。

    这时候轮到黄初春出场了,索菲雅是不会问胡忧想知道什么的。黄初秋要帮胡忧做这个托手,帮胡忧把戏演下去。

    “胡忧,你究竟想要弄清楚什么事。你不妨说出来,如果老夫知道,老夫马上告诉你,你不要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胡忧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这老家伙居然还给自己加词了,太不专业了,他这是抢戏嘛。

    胡忧一脸严肃的说道:“黄大人,你虽然学通古今,又生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儿,但是这个事,你肯定不知道,你就不要跳出来了”

    马拉戈壁的,不就是加词吗,谁不会呀。

    黄圣衣听道胡忧当众说她漂亮,真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应该哭好。这学通古今和女儿漂亮不漂亮,跟本就不挨着嘛。

    红叶在后排,苦笑着捂住了眼睛,这个坏小子,又在耍宝了。全天下也只有他,敢在这样的场合开玩笑

    年老的贵族,都有些皱眉,年轻的一代,无论男女,都对胡忧升起了极大的兴趣。之前家里面的长辈,经常拿胡忧做教材,骂他们没有用,使得他们对胡忧挺反感的。现在看来,胡忧这个人,到是挺对他们的脾气

    黄初春强忍住笑,按在台词说道:“你到是说说看,究竟是个什么事,老夫会不懂?”

    黄初春可不敢再给自己加词了,他算是领教了胡忧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你跟他玩,他能把你玩疯了。

    胡忧一脸悲伤的说话:“巴伦西亚陛下,待我如亲生父母,宠爱有加,破格封我为浪天之王,不死鸟军团之主。如今他就那样离开了我,我只要知道,巴伦西亚陛下,他是怎么死的”

    胡忧就着,泪水哗哗的往下流,不知道的,还真认为胡忧有多伤心呢。就连西门玉凤的眼睛,都有些红了。她哪里知道,胡忧说巴伦西亚如他的亲生父母,那是等于说巴伦西亚什么也没有做过。他亲生父母要是对他好,他也就不用从小流落于江湖,跟个无良师父,四处坑蒙拐骗为生了。

    黄初春看胡忧演得不错,自己也不能把戏份给演砸了,也是一脸老泪的叹息道:“说来惭愧,老夫也不知道,巴伦西亚陛下,究竟是如何死的。苍天呀,老臣不忠,对不起先帝啊”

    黄初春推开人群,突然对里杰卡尔德墓地的方向一跪,大叫道:“里杰卡尔德陛下,老臣愧对于你啊,你把曼陀罗帝国交与臣下,臣下却连你的子孙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还有何脸面,活在这世上呀。”

    “爹不要”黄圣衣看黄初春突然站起来就要去以头撞石,赶紧冲上去拉住他。她就这么一个亲人,撞死在这哪成呀。

    马拉戈壁的,黄初春你这死老鬼,居然又加戏。胡忧在心里愤愤不平,可惜这已经是最后一场了,下面就是那些老臣子的反应了。

    黄初春的表演确实非常到位,特别是这最后一撞,很多人都相信,要不是黄圣衣拉着,黄初春弄不好,真死在这里了。

    只有一句台词的叶子眉她老爹叶知秋,这时也跳出来了:“索菲雅王妃,巴伦西亚陛下死的时候,你在身边,请你告诉我们,陛下是怎么死的”

    其他的黄叶一派的十九个贵族家主,也同时悲伤道:“王妃,请告诉我们真像”

    这十九个人的实力,加起来也比不过一个黄初春,但是他们胜在人数多。同时跪求真像的场面,真是非常的壮观。

    “索菲雅王妃请告诉我们真像吧”

    “王妃臣也要”

    “顶楼上”

    “路过,打酱油,同意楼下说法”

    “楼上是猪鉴定完毕”

    “”

    乱世有忠良,曼陀罗帝国还是有些忠臣的,被黄初春,叶知秋这伙人带动,更多的老臣加入了进来,一下黑压压的跪了一大片,得有好几百人。

    胡忧瞟了眼脸色铁青的索菲雅王妃,心说:看你如何应付。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