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317章 帝都飞女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

    屠杀

    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亲自历经了一场屠杀。

    这三年多来,胡忧经历过战场血战,经历过绝境,死在他枪下箭下之人,他自己也算不过来了,但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屠杀。

    柳府上下三百七十一口人,这里边有侍卫,有下人,有妇女老妈子,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什么也没有了,无论他们之前是什么身份,现在他们全都是死人。

    如果是经历打斗力战而死,那还说得过去,技不如人,也就怪不得人家杀你。但是那些人,全都是解除了武器装备,排好队准备领赏之时,被突然而来的乱箭射杀的。他们除了惨叫之外,甚至来不急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那样死掉了。

    胡忧在他们排队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命运,但是他救不了他们的命,他唯一能做的,说是躲在房梁之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射杀,如此而已。

    为什么会心痛?

    也许是因为那些人惊讶的眼神吧,他们效忠柳家,一路护着拉雷,千里回浪天。他们本应该得到奖赏,哪想到,得到的,却是一支支无情的利箭。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胡忧的心头,突然浮现出这句不知道是谁总结出来的话,全身上下,一阵控制不住的颤抖。

    有一天,自己会不会也那样做呢?

    西门玉凤,红叶,哲别,朱大能,候三,哈里森,吴学问,等等等等曾经与自己一同出身入死的兄弟姐妹战友,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对他们下手呢?

    胡忧眼中闪过的是明朝开国帝国朱元璋,他在初初起事的时候,曾经对兄弟战友是多么的好,可是后来怎么样,曾经的兄弟,有几人不遭遇灭族?

    这样的历史,真是太多太多了。它们就像是会经历轮回一样,不断的重复上演,老套而血腥

    前面有间酒楼,胡忧想都不想的,就冲了进走,扔下一把铜板,抢过一壶本要送往其他客人手里的酒,一口气灌了下去。他需要用一些酒精,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的,有没有先来后到呀,抢人家的酒喝”

    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胡忧的耳边响起,那语中强烈的不满,反应出主人很生气。

    胡忧没有理会那女子,一壶酒灌下去,他感觉好多了。对于刚才那些假设性的相像,他自嘲的笑了笑,这都什么还没有呢,就去想诛杀功臣的事,会不会太早了点。

    “喂,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跟你说话呢,你干什么抢我的酒”黄圣衣气呼呼的怒视着眼前这个无良的男人。她今天的心情,本来就不好,想来酒楼买醉,没想到,却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把酒给抢了。

    胡忧这时才回过神来,似乎有人在对自己说话,转过头来,寻向那声音的来源,眼睛猛的亮了起来。

    好美的女孩子。

    胡忧也算是见过不少美女了,可是眼前这个女孩子,却让他感觉对惊艳。

    一米七多的身高,只是略略比胡忧矮了半寸而已。她的美目是如此的犀利,看她那不断起伏,不断荡起波涛的胸脯,胡忧真的很担心,会不会突然掀起一个浪花,把他一下拍晕在桌下。

    还有那**,真白真长。被皮制的短裙紧紧的包裹着,性感又多情,等等,它在高速移向自己的胯下,它想干什么?

    黄圣衣几乎已经快要被胡忧给气疯了,这个该死的男人,不但抢了她的酒,对她的质问连理都不理,还用一双贼眼,肆无忌惮的看她的敏感之处。飞天中文 网  。

    “踢死你”素有帝都太妹之称的黄圣衣,从来都是只有欺负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紧咬着玉牙,**高抬,一脚就泄向胡忧的胯下。她可不会去想这一脚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眼看那**就要到胯下了,看那速度力度,真要挨上一脚,搞不好后半身的性福就完了,医好了也是一个不举

    胡忧也是压着火的,刚被酒灭了一些,这会又被点燃了。还想上哪找人出气呢,你到自己跳出来,好,那就玩玩。

    三年多的坚持不懈,胡忧的身手,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菜鸟了。眼看那**马上要到,小胡忧都闻到了玉足的香气,胡忧微微一移身子,右手一个猴子捞月,抓住那美脚踝部,猛的上抬。

    “哗”

    黄圣衣的踢力,加上胡忧的上牵力,一条**高抬过了头。

    “哇”

    酒楼里所有的目光,瞬间转向了这边。这么长这么美的腿,他们见过,但是绝对不多。而这么一双玉脚,穿着短皮裙,被以一字马架到美人头上,很多人一辈字就见过这么一次。不多看几眼,以后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黄圣衣哪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让人用这么丢脸的姿势给架着。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裙下的风光,全给人家看光了。

    黄圣衣是又羞又怒,想把腿挣回来,可是胡忧的手,像铁箍一样,死死的箍着她的脚踝,而她又单脚立地,跟本使不上劲

    “放开”黄圣衣眼睛红红的娇喝道。

    胡忧也觉得这样对一个女孩子,似乎有些过份了一点。他一向有怜花的风度,要不是黄圣衣一脚冲着男性最宝贵的地方来,他也不会这样整她。看她已经快哭了,感觉她应该也接受了教训,于是就想放开她。

    谁知道,就在胡忧想要松手的时候,黄圣衣嘴里跳出句‘臭流氓’,左手一翻,一把匕首奔胡忧的右胸就扎了过来。

    胡忧的怒火再次窜了起来,这哪跳出来的辣女,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样招招取命。如果不是知道这女子不是刺客,胡忧直接一血斧就过去了。不过他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这种欠管教的女人,得让她吃点苦头才行。

    胡忧猛的一个退步,带着黄圣衣的**往后拉

    ‘啪’

    黄圣衣一个非常标准的一字步,劈腿坐在了地上,皮短裙受不了这么猛的冲击,从裙脚一撕而上,皮裙变成皮布了。

    全场一片寂静,那个上酒的小二,愣愣的看着这前后不到五秒钟发生的事,都快哭了。别人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他还不知道吗。

    这个女子可是帝都黄氏家族的独女,从小就刁蛮不讲理,与一帮同样身出不俗的女孩子,弄了个什么‘飞女帮’,喝酒,闹事,打群架,弄得半个帝都都鸡飞狗跳的,这一带做生意的,谁不知道她们但是她们家族的势力太大,谁都惹不起她们,只能自求多福。

    看到她吃亏,小二心里是觉得爽,可是爽过之后,他们这家店可要倒霉了。而且这事与他有些关系,他肯定也跑不掉。平头老百姓,打工赚钱养家,最怕的就是这种麻烦事了,这叫他怎么办

    正在小二要哭的时候,门外突然冲进来的大群女孩子,把他的哭声又给吓回去了。完了,完了,她们都来了,这回真是哭都没有办法了。

    门外冲进来的女孩子,得有二十个。一个个穿着非常的大胆,一水的皮短裙,有的露着肚脐,有的露大半个胸。这里的青楼女子,可不是这么打扮的,她们的样子,到有些像胡忧以前那个地方的‘鸡’

    胡忧心说麻烦了。

    以他的阅历,还猜不出眼前这些都是什么人,那他十三年江湖也就白混了。他虽然还不知道这些人里,都是谁谁谁,但是她们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不出事已经出了,想跑也晚了,就用这群贵族小太妹,来正式宣布少爷来到帝都吧

    胡忧想着,自顾的拿起桌上的酒,悠闲的喝了起来。以他现在的势力,别人怕了这些女孩子,他还是可以斗一斗的。

    一群太妹一进来,就看到黄圣衣劈腿以标准的体操‘一’字坐在地上,赶紧围了上去,一时之间,那真是**如林,美女如云,看得胡忧都不由暗叹一声,贵族就是他**的好,至少从‘种子’上就比普通人家优良。

    黄圣衣这回真是脸丢大了,她不是不想起来,她是起不来。她平常虽然有练功,但是练得并不刻苦,胡忧这猛的给她来了一个一字马,又是从高处直压而下,‘震’得她两腿脚筋酸软,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这裙子都破了,她怎么起来。

    “圣衣姐,是谁干的”一个小太脸尖叫着问道。相比起黄圣衣的高挑,她要娇小很多,不过也一样那么漂亮。

    黄圣衣没有说话,她那死瞪着胡忧的目光,已经告诉了众姐妹答案。

    一声娇叱中,胡忧一下被大群小太妹给围了起来。看不出那娇小的丫头,还是这里的二号人物。刚才那一声娇叱,就出自她的小嘴。

    胡忧千军万马都见过,会怕了这些小丫头。他早看出来了,这些小太妹全都没有多少功夫,之所以敢横,靠的是背后家族的势力。这样的飞女,别说二十个,就算来一百个,他也能一枪全挑了。

    怕事的酒客,这会全都跑了,有胆子肥一些的,躲在了远处。长期锻炼出来的八卦经验告诉他们,今晚弄不好,得有好戏看。

    胡忧猛的把手中的酒杯给拍在桌子上,把这些太妹嘴里那些骂娘的话给拍了回去。这群野丫头,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功能,就学着市井男人那样骂。

    “怎么,想单挑还是想群p?”

    胡忧一脸似笑非笑的,环视着这群平均年龄最多只有十七岁的小太妹。青春真他**的是个好玩艺,可以随意的挥霍!

    叶子眉也就是那个长像娇小的女子,对众姐妹被胡忧吓住,很是不满。闻言娇声喝道:“臭男人,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胡忧在江湖混了十三年,什么东西没有见过,他知道应该怎么和这些叛逆的小太妹打交道,撇嘴不屑的说道:“我管你们是谁,出来混,就得看自己的本事,老他娘的把父母家族挂在裤腰带上,算什么本事。今天这事,就这样了,你们想怎么着,划下道来好了。”

    胡忧这痞子话,到是为他赢得了不少好感。这群太妹,每天出来吵事,却又碰不上个对手,也怪没有意思的,现在能有个跟本不在呼她们背后身份势力的人跳出来,一个个全都兴奋起来。

    “子眉姐,让我单挑他”

    一个胸挺大的太妹,第一个跳了出来。

    叶子眉有些担心的问道:“你行吗?”黄圣衣可还坐在那里呢,虽然她并没有说遭遇到了什么,但心叶子眉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应该有两下子。

    大胸妹一拍胸脯,带起阵阵波涛,豪放的说道:“放心吧,我小甜甜两招就让他痿下去。”

    胡忧心说这都是什么话,她们哪学的。痿下去是有可能,但是老子可没有那么快,而且你一个肯定不行,这玩艺得群p。

    大胸妹跳出来快,爬下去更快。胡忧甚至都没有让她出招,就一个踢脚加个滑步,让她以与黄圣衣一模一样的姿势,劈腿坐在了地上,还与黄圣衣排成了一排

    “找死”

    “该死”

    “狗*养的”

    “”

    小太妹嘴里骂着粗话,一个接一个的上。胡忧如花中蝴蝶一般,游走了她们之中,或是用手,或是用脚,或是手脚并用,三下五除五,五去五进一,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二十个冲进来的小太妹,有十九个以黄圣衣同样的姿势,劈腿坐在了地板上。一排过去,整挤划一,分毫不别的等距,胡忧现在不是什么将军,到成了健身教练了。

    “是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来?”胡忧站在唯一一个还站着的小太妹叶子眉身前,含笑的问道。

    叶子眉一双美目,充满的震惊。飞女帮从成立以来,一向无往不利,哪发生过这种被人家一人挑了全帮的事情,而且还全都以这么羞人的姿势,一字马坐在地上,好几个姐妹都在抹眼泪。用不了半天,整个帝都的人,都要知道,今晚发生的事

    叶子眉犹豫的看了眼一溜排过去的众姐妹,全帮二十一人,现在就她还站着了。

    “我能不能不那样?”叶子眉弱弱的问胡忧。那样坐下去,应该会很痛的,黄圣衣到现在都还起不来呢。

    胡忧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说呢?好姐妹不是应该有服同享,有难同当的吗,她们都这样了,你怎么好意思例外。”

    “哦,子眉知道了。”叶子眉乖巧得就像是不知世事的小女生,就算是世界上最铁石心肠的人,看到她那可怜兮兮的大眼睛,都会心软。

    不过胡忧才不会上她的当,要比演戏,他可比这些小丫头更有经验。这些小丫头,不过是偶乐玩票,他可是干了十三年专业‘演员’的,那是他吃饭的本事。

    叶子眉边看着胡忧,边自己小心的分腿慢慢的坐下。皮裙随着双脚的分开,慢慢的拉高,粉红色的小内内,露了出来。叶子眉满脸羞红的看向胡忧道:“大哥哥,你能不能把脸转过去,子眉怕羞呢”

    胡忧看到叶子眉的大眼睛一转,就知道这个丫头又像玩花样。他到想看看,这丫头能玩出什么。

    “好”

    胡忧像个傻蛋一样,爽快的答应,不但是转脸,他连整个身子都转过去了,背对着叶子眉。

    黄圣衣等二十个女孩子,瞬间脸上全都露出了喜色。她们都知道,叶子眉的手上,有一张天蚕丝织的网。那网经过巧匠的加工,不用的时候,缩成一团,要用的时候,只要以特别的手法扔出去,就能把人给套。一但被套,那网就会不断的收缩,任你有多好的功夫都难出来。

    叶子眉就是凭这一手,以帮里最小的年纪,坐上二把交椅的。

    叶子眉看胡忧居然傻得转过身去,高兴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她已经可以预见,胡忧悲惨的下场

    叶子眉强压住心中的狂跳,这是反败为胜的机会,她必须要抓住。她一向认为,凡事以智取,才是聪明人的做法。现在她将再一次证明,她的聪明脑袋。

    天蚕丝网已经滑到了叶子眉的手中,这个动作,她反复的练习过上万次,早就熟练无比。一切准备就序,打开,扔出。

    “啊”

    欢呼变成了惊叫,二十一个女孩子,同时张大了嘴,愣愣的看着胡忧。最后反败为胜的机会,居然失败了。

    胡忧毫不怜惜的让叶子眉以与同扮完全相同的姿势,坐在了地上,他要给这个玩心机的小丫头,一些惩罚。在她想要出手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失败的后果。每做一件事,要先考虑失败的代价,再去憧憬成功,这是胡忧的信条

    “挺精巧的东西,留在你身上浪费了。”胡忧毫不客气的没收了叶子媚天蚕丝网,伸了个懒腰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睡觉,不多陪了。”

    “你是谁”一直没有发话的黄圣衣,在胡忧离开时问道。

    “想知道,自己查吧。哈哈哈”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