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308章 对头相逢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真正会赌的人,有几个会买‘豹子’那么不靠谱的点数,那纯粹是钱多了找输的主。

    胡忧表面上在装傻,内心里却在暗笑。赌别的,他可能也不行,但是赌骰盅,他可是有天赋的。别忘记了,他的眼睛能透视。

    刚才在骰盅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偷偷的扫过了一眼,很不巧,骰盅里现在的点数,就是豹子。

    古语有云:有钱不赚王八蛋,他虽然身为不死鸟军团之主,但是由于军团财务太过紧张,他也不好意思拿那紧张的财务开玩笑,所以他的身上,跟本就没有多少钱,这一把抓出的二十几个金币,已经是他全部的家当的。现在有机会一次升三十六倍,不赌那才是傻子呢。

    “叫你们买你们不买,一会后悔去吧”

    胡忧在心里暗笑着,一双坏手,挑畔似的游走于小红的身上,用一双为色所迷的眼睛,冷眼观察的众人的反应。赌桌虽小,却能看能人世间最真的性本。几个骰子的变化,就能左右着一群人的喜怒哀乐,还有比这更有意思的地方吗。

    胡忧发现,自己已经爱上的赌场,但是他爱上的,不是赌钱,而是这里的纯真。说‘纯真’一词,似乎不太准确,赌场里找纯真,那不和在青楼找真爱一样难吗?

    不,这里的‘纯真’,指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东西,而指的是这里被无限放大的贪欲。这些赌客对金钱的毫不掩饰,难道不是纯真吗?

    “买定离手”

    荷官在次响出了例行的话,如果说赌客纯真的话,那么荷官就是一个入定的老僧,骰盅里开出的大小,赌客押出的钱财多少,在她的眼里,并无太多的区别。杀输赔赢,几句套话,就是她一天全部工作。

    “还有人下吗,不下就开了。”

    娇软的声音,说出来的是无情的话。

    “开”

    一声娇喝,带起的是叹息和惊呼,还有那羡慕,妒忌,悔恨的眼神。

    “六个一豹子”

    荷官微微错愕之后,报出了数字。其实她报不报,这里的三十多双眼睛,都已经看见了,而且看得很清楚。不过报数,也是她的工作之前,她必须得做

    “我就说买豹子赚得多嘛,他们还不信”

    胡忧很适时的嘟囔,气得几个已经在后悔的人,抓起了拳头,瞪起了眼睛。

    “真的是豹子耶,大爷,你真厉害”小红在惊讶了瞬间之后,马上就反应过来,小嘴如鸡叮米一样,在胡忧的身上,四处的乱吻。

    胡忧一共压下了二十五个金币,豹子赔三十六倍,转眼胡忧就已经有了九百个金币。九百个金币,就算以现在的物价,也足够一家三口,快快乐乐,丰丰富富的过上十年好日子了。

    “来,这是给你的”

    胡忧把一个金币塞进了小红的抹胸里,小红感觉着那金币传来的清凉,身上更是火热。

    荷官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拿起骰盅,又摇了起来。

    “哗哗哗”

    “买了,买了,买得多陪得多,陪得少陪的少,不买那就看人家发财了”

    一般荷官叫完这些话之后,赌客就会下注了。不过这一次,三十几个赌客,全都没有下注,一个个全拿眼睛看着胡忧。

    在赌场里有个说法,叫做‘跟火’,意思说的就是跟那手气好的人下注。刚才胡忧在他们的眼里,是个白痴,一把豹子过后,他们都拿胡忧当了财神。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

    胡忧看谁都不下注,连荷官都在看着他,不由奇怪的问小红,道:“他们都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脸上长花了?”

    小红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敢情这个手气超好的家伙,真的什么都不懂。

    看荷官都在给自己打眼睛,小红不能不开口,这也是她的工作之一吗。

    “哎哟,不是了,大爷。你呀今天手气好,他们想跟你的风。大爷你快看看,这一把买什么”

    小红的声音离尽的娇气,不过这做作的说话方式,哪能引起胡忧的好感。有一个语,胡忧听得多了,一直没有深刻的体会,此时他才真正的明白,什么叫做逢场作戏。

    胡忧在小红的翘臀上拍了一把,哈哈笑道:“你早说么,不说我怎么知道嘛。”

    小红媚眼如丝:“哪大爷现在知道了,准备买什么?”

    胡忧嘿嘿笑道:“我准备不买”

    “不买”

    所有人都愕然

    小红脱口而出:“为什么,你的手气那么好,不买不是浪费了?”

    见好就收,决对不是赌场之人所希望见到的。他们希望的是你不断的赌,不但输完身上的钱,最好连老婆孩子都输进来才好呢。如果说*子无情,戏子无义的话,那是干赌场一行,首要的就是无情无义

    “是呀,不买”

    胡忧毫不在意从人的表情,自顾收拾着桌上属于他的那份金币。现钱就是爽呀,这些年,虽然不时有财务官会告诉他,军团里有多少多少钱,但是那些数字的快感,绝对没有这一枚枚金币来得爽。

    “大爷你要走了吗?”小红的声音,是那么的不舍。虽然她已经分到了一枚金币,而一枚金币,在往日,她要做两天才能得到,但是她还想要更多。

    “走?”胡忧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奇怪的问道:“我才刚刚来,为什么要走?”

    “那你这是?”小红的眼中现出了疑惑。不知不觉之中,她的喜怒哀乐,已经被胡忧控制了,她自己却还不自知。

    胡忧哈哈笑道:“我要去中堂看看,这里玩得太小,没意思”

    “啊”小红兴奋的惊叫一声,脸颊潮红,像是刚刚经历高朝过似的,一下跳起来,欢喜道:“中堂好,中堂好,我带你去”

    中堂和外进面积差不多大,不过赌桌没有那么多,这里的人,衣着也要相对华贵,看那赌桌上的赌资,有点一掷千金的意思。前进押注的大多是铜钱,这里的桌上,全都是闪眼的金币。

    胡忧一进到中堂,眼睛就亮了起来,不是见到美女,而是看到了‘老朋友’——秦明。

    秦明一身白衫,坐在一张赌桌前,看到胡忧进来,他举起了手中的酒,遥给胡忧打了个招呼。

    “少爷,那天放火的就是他,还有他身边那两个。”耳边传来了风吟的声音,胡忧微微点头,把目光转向站在秦明身后的那两个人。

    “康拉德,马泽本,看来老朋友都到了。”

    胡忧大步的走向了秦明那一桌,故人相邀,不过去,岂不是拨人脸面

    小红刚想到跟过去,突感觉有人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不满的转过头,刚想要骂那个不长眼的,敢抢她的生意。不过看清来人,她那到嘴的话,也就硬生生的吞进去了。

    “大小姐”小红赶紧行礼。

    拍小红的,是一个妙龄女子,长像极美,身材比长像更美,纤纤的yu体上,一对胸器,把衣服撑得紧紧的,几呼要暴掉一样。

    来人姓韦,名媚,乃是这君来赌场的掌管,赌场里的人,都叫她大小姐,因为这君来赌场,是她韦家开的。

    在赌界,提起韦家,没有不知道的。韦家,从紫荆花王朝开始,就一直从视赌业一行。赌场和青楼可不一样,青楼随便弄几个女人,两个脚一张,就可以营业。赌场当是培养一个荷官,就得十年八年,所以这一行,不是人人都能做的。要是没有高手坐镇,遇上个踢场的,整个家族都得输出去

    韦媚玉口轻开,道:“这里交给我,你去忙别的吧。”

    “是”小红在心里叹息,当家的都开了口,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胡忧走到秦明之前,拱手笑道:“好朋友,好久不见,风采依旧呀。”

    秦明此时已经站了起来,闻言回礼道:“彼此,彼此。”

    两人相视一笑,突然同时动手。秦明的左手上扬,直切向胡忧的右腕。胡忧冷哼一声,右手一翻,迎着秦明的左手而去,同样左手成刀,直划秦明的脖子。

    军人动手,没有那么多的花活。两人虽然手上都没有武器,但是用的,都是战场上的杀招。

    手动脚不动,瞬间的功夫,胡忧和秦明就在这赌桌之旁窄小范围,你来我往的过了七八招。

    俩人的笑上都带着笑,似乎是老朋友在交流,但是身上散出了那种战场血火之中锤炼出来的杀气,还是把离得近的人,全都逼开了。

    只有一个人没有退开,反而走得更近,在五六步之外,欣赏着两个人的过招。

    秦明笑道:“一年不见,功夫见涨呀,看来以后,不需要躲在后面,拿石头开人家的脑袋了。”

    胡忧一连两个推手,把胡忧的掌刀给卸开,笑道:“那得看情况。”

    秦明一指点在胡忧的右腕上,后退一步,笑道:“拳脚没意思,老朋友许久不见,不如玩上两手。”

    “这位公子说得不错,奴家也是这么认为的。”

    韦媚适时的**轻抬,来到了两人的身前,卖弄似的转了一个圈,短裙随风而动,闪过一片黑影。好大胆女人,短短的裙子之下,居然什么也没有。

    胡忧和秦明的目光,同时落在这具充满青春活力的yu体之上,含笑不语。

    韦媚并不在意两人的反应,同时伸出一双玉手,分别勾住胡忧和秦明的手腕,笑道:“此时虽好,却配不上两人的身份。奴家给两位找了个好地方,这次让奴家亲做荷官,让两位好好赌两把”

    韦媚亲热的挽着两人,出中堂直往而院而去。后院的景色就要比较前厅的赌场,要雅致得多了。有花有鸟,有虫有鱼,还有成排的金丝竹,真可谓是花鸟鱼虫,再加上身边这波涛汹涌的美女,此地真算得上了天上人间了。

    韦媚直把胡忧和秦明带到一座凉停里,请两人落坐,又亲上奉上香茶:“此茶名金丝猴魁,请少帅和秦将军品赏”

    被韦媚道出身份,胡忧和秦明都不感觉意外,他们早就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不简单,显然不是普通的侍女。

    秦明哈哈一笑道:“金丝猴魁价比黄金,一向乃王室贡品,赌业韦家,果然名不虚传。”

    韦媚含笑道:“秦明将军果讲了,我韦氏一族,不过是混饭吃而已,哪比得上两位将军千军万马我自独行的气势。”

    韦媚说着,转头看向胡忧,问道:“少帅为什么一直不开口呢,该不会是对韦媚心有不满吧。”

    胡忧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这人嘴笨,一见得美人,就不会说话了。”

    “咯咯咯”韦媚娇笑道:“少帅真会开玩笑,韦媚比起少帅帐下七大美人,可是差得太远了呢”

    “七大美人?”胡忧有些愕然道:“我手下什么时候有七大美人,我怎么不知道?”

    秦明笑道:“这个我到知道,红叶,黄金凤,西门雪,旋日,纳月,踏星,扶辰并称七美。不过我看,七美得改了。还得加上一个三天下六城的哲别姑娘”

    胡忧苦笑道:“老朋友,我那点事,你到知道得不少。好了,咱们也别说费话了,不是要赌钱吗,咱们就玩两把吧。

    韦媚姑娘,有劳了”

    韦媚笑道:“少帅不怕奴家做手脚?”

    胡忧含笑道:“如果韦姑娘不怕我让人拆了这君来赌场,我到想看看,韦氏一族的千术如何”

    韦媚白了胡忧一眼道:“少帅真是一个霸道男人,不过韦媚喜欢。好吧,两位今天想玩什么?”

    胡忧给秦明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客随主便,老朋友,你选吧。”

    秦明摇摇头道:“以我们三人来说,韦媚姑娘才是主,我看咱们不如让韦媚姑娘选好了。”

    韦媚噘嘴娇声道:“奴家才不选呢,你们两位,一个手掌千军万马,一个手握万马千军,都是打个喷嚏,奴家就要感冒的主,奴家才不上你们的当。”

    胡忧笑道:“韦媚姑娘,你可要搞搞清楚,是你拉我们来这后院赌的。你是庄,你不选,咱们要怎么玩。”

    秦明喝了口茶,在笑道:“算了,咱们也不为难韦媚姑娘了,听说你之前在大堂一把押中豹子,看来对骰盅有一定的了解。咱们不入来摇骰子比大小好了。”

    胡忧看了秦明一眼道:“你的耳目到挺灵通的,既然你提议了,做为好朋友,不奉陪有失交情。骰盅就骰盅吧,不过咱们应该赌些什么呢?”

    胡忧把话题拉到正题之上。秦明既然留字让他来赌场,自然是有目的的,难道真想跟他赌钱吗。

    秦明看了韦媚一眼,韦媚很想留下来,看两人说些什么,不过她知道,以她的身份,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听他们的对话,只能知趣离开。好在今天借机与胡忧和秦明认识,也已经算是有收获了,做人不要那么贪,贪字到了,得都都是贫

    今天韦媚本在后院,突然听闻有人第一把就压了二十五个金币的豹子,还以为有人来砸场子,赶紧出来看。没有想到,来人居然是胡忧。

    韦媚之前曾经远远的看过胡忧一面,所以一眼就认出了胡忧。现在洞拱城实际控制在胡忧的手里,韦媚当然要找机会,与胡忧搭上关系。至于秦明,韦媚是通过胡忧与秦明交手的动作猜出来的,在如今的曼陀罗帝国,能在身份上,与胡忧平级的年轻人不多,能让胡忧称一声老朋友的,除了秦明,韦媚想不出,还有谁。于是试着猜了一猜,果然猜中了。

    看韦媚知趣的离开,胡忧和秦明脸上的笑容,一下全都没有了。他们虽然口口声声称对方老朋友,可是真正意义上来说,却是敌非友。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两个野心家,怎么可能真正做得了朋友呢。

    “说吧,你想跟我赌什么?”胡忧放下了手里的茶水,秦明在老虎冲摆了他一道的事,他还没有跟秦明算呢。

    秦明轻抚着脖子上的伤痕,说道:“胡忧,咱们同一个军团出生,你有没有想过,咱们有合作的可能。”

    “合作?”胡忧吃惊的看向秦明,这话重秦明的嘴里说出来,还心是出呼他的意料。一向孤傲的秦明,居然也会提合作的事。

    胡忧继续道:“你觉得我们能有什么合作的机会吗?”

    秦明点头道:“当然有。比如燕州,比如青州,自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和我是同一类人。你我如今都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这些成绩,还不足以让我们无所顾及的去做一些事,你我合作,有利有害,不过利大于害。”

    胡忧突然问道:“我们会是朋友吗?”

    秦明肯定的摇头:“不可能。”

    胡忧满意的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三天后,我给你答案现在,我们先来赌一把”

    “好”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