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86章 震怒

    286章 震怒

    “什么,那个胡忧没去?”

    项毛一把拧碎了手中的白瓷酒杯,怒视着前来报信的公孙。他坐在这里酝酿了三个多小时的情绪,甚至已经幻想着解决掉胡忧之后,自己要怎么样把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红叶,给揽入杯里。可是现在公孙却告诉他,那个胡忧跟本就没有去夜来香,这就像是兴致勃勃的升发了炉火,准备烧烤美味食物的时候,一大盆冰水,从头浇了下来,不但浇灭了火,还湿了他的身。

    小酒馆的老板,有些肉疼的把头转过了一边。又一个杯子碎掉了,希望那人在买单的时候,会付上杯子钱吧。小老板对于这个美好的愿望,不太敢抱太大的期盼,别看那人衣着不错,这年头,越是穿成*人模狗样的人,越是不讲解。

    公孙的脸皮抽*动着,加入项家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他从来没有见过,项毛发这么大的火。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这年头,家主杀人解气,也是屡屡听闻,他可不想也成为故事里的一角。

    公孙战战兢兢的说道:“我们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可是等到晚上十一点多,胡忧都没有出现,派去接人的车夫说,胡忧跟本就没有出来过。向城府里的士兵打听,人家跟本不理。”

    项毛对着酒壶,连罐了好几口老白干,利用烈酒的灼热,强压住了怒火。这几年,他在人前,总是表现得彬彬有礼,已经很久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了。

    摆了摆手,示意公孙坐下,沉吟了一阵,项毛这才问道:“胡忧为什么会没有去,夜来香有权贵,有美女,正是男人的最爱,他已经答应了冯布,却没有露脸,这是为什么?”

    公孙看项毛平静下来,这才暗暗的在心里松了口气,试探着说道:“也许是他突然有什么事,耽误了。”

    项毛看向公孙,问道:“这段时间,不死鸟军团治下,有什么极端事件发生吗?”

    公孙摇摇头道:“相对前期,这段时间相对平静,也就是白云城有些小问题而已,但是那些,还不足以惊动到胡忧。”

    公孙想了想,犹豫道:“会不会是冯布那边出了什么问题,让胡忧看出了什么?”

    项毛摇摇头道:“冯布一家老小,都在我们的手里,他不敢乱来的。再说了,如果胡忧发现了什么,以他的性格,你现在没有机会,再坐在这里。”

    公孙的汗,顿时就下来了。怪不得项毛计划了整个事件,却跟本不露面呢,原来问题在这里。不过知道也没有用,人家家主可以坐在一边,看潮起潮落,他们这些当小兵的想不顶在最前面行吗?

    公孙没敢让心里的活动,反应到脸上,做出一付聆听了样子,他知道,接下来,项毛会给他新任务的。

    果然,项毛如公孙料想的那样,下达了新的指示——查清胡忧没有去夜来香真正原因

    清晨,东边的天空,刚刚浮现出了鱼肚白,胡忧睁开了眼睛,偷偷了吻了一下,依旧熟睡的黄金凤。也许是因为被胡忧新长出的胡子扎到,黄金凤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小嘴里喃喃了几句听不清楚的梦话,又沉沉的睡去。

    胡忧的手,有些心痛的轻轻抚过黄金凤的粉脚,那里有大片红肿的印记,这可不是胡忧留下的,那是骑快马的缘故,粉脚与马鞍巨烈摩擦的造成的。胡忧八百里奔袭白云城的时候,也曾经留下过这样拉红肿,但是没有黄金凤的这么严重,只从这一点,胡忧就可以知道,黄金凤至少在马上狂奔了千里。

    小心的给黄金凤上了金创药,胡忧给黄金凤盖好被子,推门离开了房间。在院里进行例行的晨练。一日不练手生,三日不练心生,胡忧不允许自己把保命的功夫放下了。

    也许有人会说,胡忧现在已经贵为三十万不死鸟军团之主,身边有大把的护卫,用不着练得这么苦。

    但是胡忧并不会那样看,护卫永远是护卫,就算他们能永远跟在自己的身边,也不见得能一直保护他。

    胡忧只知道一句话,命运在任何的时候,都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上,会让他睡不着。

    两路枪法练下来,胡忧顿感全向舒服,似乎每一根毛孔,都露出了欢笑。在纳月的伺候之下,胡忧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会天也已经全亮了,远处传来声声号令,那是部队士兵操练的声音。

    胡忧站在原地,静静了听了一会,起步往书房而去。与士兵一样操练的日子,已经慢慢的远去,现在的他,需要把更多的精力,花在军团的建设上来。

    推开书房的门,胡忧一眼就看到了红叶。红叶一身简扑的居家服,坐于书桌后,正埋头处理各地送上来的公文。

    虽然胡忧才是真正的军团之主,事实上,这些往来的公文,他并没有亲手处理过多少。虽然他不愿承认,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对于这些内政的问题,他除了能在大方向上,把握得比较好之外,细节的工作,他真是做不来。

    红叶看来很用心,就连胡忧到了她的身后,她都不知道。直到胡忧的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香肩之上,她才全身一紧,然后绘缓缓的靠进了胡忧的怀里。

    胡忧或轻或重的,为红叶柔着香肩,叹了口气道:“昨晚上,委屈你了。”

    昨晚上,黄金凤吵闹的时候,红叶几次想要出来说话的动作,胡忧是看在眼里的。他知道红叶为什么最终没有出来阻止黄金凤。有些事,红叶不说出来,胡忧也能了解红叶心里的想法。

    红叶的眼睛微微一红,之前她还一直担心,胡忧会怪她袖手旁观,这下她终于放心了。胡忧一直以来,都是理解她的。他不但没有怪她,还返过来安慰她。

    红叶摇了摇头,把脑袋更深的埋进胡忧的怀里,享受着胡忧的按柔。据她所知,胡忧可是从来没有为别的女人,做过这样的事呢。

    胡忧能感受得到,红叶的那份依恋,又揉了一会,他弯腰把红叶拦腰抱了起来。

    红叶轻轻的‘哼’了一声,小脸微红的说道:“不要,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胡忧坏笑的在红叶的脸上亲了一下道:“我只是抱你去吃早餐而已,你在想什么呢?”

    红叶的脸,一下从微红变成了大红,昨天胡忧在花厅里对她做的事,让她现在想起来,还全身酥麻,芳心乱颤。被胡忧这一抱,她自然是想到了那方面,哪知道,这次是误会了。

    红叶羞不过,把头埋进了胡忧的怀里,小女儿家一样的,在胡忧的身上,掐了一把,道:“你坏死了,欺负人家。”

    胡忧哈哈一笑道:“不知道是谁比较坏哟,看看你的手,掐的是什么地方。”

    红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胡忧横抱着的,这么一随手,掐到的不是腰,而是

    花厅里,红叶低头着,小心的喝着扶辰刚熬出来的白粥,一张脸羞得跟红布一样。刚才因为抓错了地方,被胡忧给借机处罚了。而在处罚最关键的时候,扶辰却推门进来,什么羞人的样子,全都被扶辰给看到了。

    胡忧脸皮极厚,对于这样的事,不会有太大的反应。边吃着粥,边不时偷看红叶的小脸,发角上,还留着一点点,他刚才使坏的证据,可惜脸上的,已经被红叶给洗去了,不然会更加的惹火。也难怪小日本那么喜欢这招,这招对男人来说,真是非常的有满足感。

    又被红叶羞瞪了一眼,胡忧哈哈一笑,转为正经道:“刚才你在看什么,看得那么入神?”

    红叶抬起头来,看了扶辰一眼,看她脸上的笑意,也收了起来,这才微微定神,把思绪放回到工作中,道:“据暗夜传回来的消息,浪天城下八个区的行政官员,有八成以上,有贪赃枉法,为非作歹的行为,他们不仅和商家相互勾结,狼狈为奸,还有部份强征百姓的土地,甚至是强抢民女。”

    胡忧收起了笑容,脸色铁青的说道:“是黄初秋留下来的那些旧官员吗?”

    由于不死鸟军团之中,有行政能力的官员太少,所以现在很多方面的行政官,还是用的黄初秋的人。红叶一提起此事,胡忧本能的认为是这些老人出的问题。

    红叶看了胡忧一眼,有些不忍的摇摇头道:“不,黄初秋原来留下的官员,是有参与,不过……”

    胡忧看红叶犹犹豫豫,追问道:“不过什么?”

    红叶叹了口气道:“做得最过份,最大胆的,都是我们新调任的人。”

    胡忧不敢相信的一下站了起来,铁青着脸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混蛋,都是我不死鸟军团外派的人?为什么会这样?”

    胡忧一直觉得,不死鸟军团的士兵军官,都是好样的,他们打战勇往直前,就算面临困境,也绝不后退,是可以生死相托的战友,伙伴。可是红叶此时却告诉他,贪赃枉法最过份的,是不死鸟军团外派的地方官。这真是让他一时有些受不了。

    红叶早就知道,胡忧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反应肯定会很火大。她从胡忧入伍第一天,就开始观注胡忧。无论是床上床下,说到对胡忧的了解,红叶如果要自认第二,没有任何一人敢称第一。

    红叶心里清楚,胡忧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他把军团里的每一个人,都当成自己家人,甚至儿女一样看。如果有外人欺负他们,哪怕只是欺负了一个普通的士兵,胡忧也会暴怒。可以说,胡忧是一个非常互短的人。也正是因为他的护短,才始得士兵真心的爱戴他。因为士兵们都知道,胡忧是他们的靠山,他们不是没有娘的孩子。

    红叶就亲眼看见,胡忧为战死的士兵流泪。可是现在,她却要告诉胡忧,他的爱护着的这些人,居然在贪赃枉法,居然在与商人勾结,欺压百姓。这对胡忧来说,可以说是和割他的肉一样,没有任何的分别。

    胡忧强压住火气,问道:“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这时候一直坐在一边不开口的扶辰,张嘴 道:“这个还是我来解释吧。”

    看红叶点点头,扶辰继续道:“旋日曾经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我想这个故事,能说明一些问题。

    池塘里,有一群鸭子,它们每天都会成群结队的,到池塘边的菜地里偷东西吃,一只只吃得是又肥又胖。有一天,主人受不了了,就把这群坏鸭子,全都杀了,重新换上一批瘦鸭子。

    主人想着,这批瘦鸭子,应该不会再偷东西吃了吧,就算是吃,它们那们瘦小,也吃不了多少。

    哪知道,这批瘦鸭子,比那批胖鸭子吃得更多,更猛,更不要命”

    胡忧若有所失的点点头道:“我们外派出去的官员,以前过的都是苦日子,他们没有见过灯红酒绿,没有见过纸醉金迷,他们就是那群瘦鸭子,因为没有见过,没享受过,现在一但有机会。他们吃得比谁都更不要命”

    胡忧说着,抬起头,一脸平静的对红叶和扶辰说道:“谢谢你们,我明白了。”

    看胡忧一脸平静的往外走,红叶和扶辰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不安。如果胡忧此时大发雷霆,她们到是觉得正常一些,但是胡忧如此的平静,这就让她们的心里,不平静了。

    红叶和扶辰的内心不平静,胡忧的内心更加的不平静。不死鸟军团现在才刚刚有了一点点成绩,就出现了这种腐朽势力。胡忧心里很清楚,如果不下狠手,那么今后外派的官员,全都会有样学样,一但发展成燎原之势,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胡忧不管帝国其他的地方官员,是怎么做的,他只知道,不死鸟军团之中,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一晚,胡忧看文件,直到天亮。

    第二天,早起的百姓,突然发现,各处的城门之上,全都张贴着榜文。这些榜文刚一看见的,谁都吓了一吓。什么内容都还没有看着呢,就先看到一个大大的‘杀’字。

    ‘杀’字的下面,跟着一排字,分别是贪赃枉法,结党营私,强抢民女,横行霸道,放纵行凶,助纣为虐十数条罪状。罪状的下面,跟着一行小字,小字写的是:“凡不死鸟军团下属有犯者,即日起,三日之内,于城主府南门前自主请罪,三日之后,接受全城百姓举报,凡查证者,杀无赦”

    在结尾处,签的是不死鸟军团军事委员会主席,不死鸟军团军团长胡忧的名字,和血红色的不死鸟大印。

    很多百姓,看到公告之后,都很好奇,府主府南门那里,现在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于是人群不自觉的往那边涌。

    在城主府南门前,百姓首先看到的,是一把巨大的砍头刀。这把砍头刀,要比平常的砍头刀大了足足一倍,看着至少有三四十斤,明晃晃的透着寒光,远远看着,跟张小饭桌似乎。

    砍头刀的前面,插着三柱已经点燃的朝天香,这香也是特制的,每根都有手臂那么粗。砍头刀的左后方,是一张桌子,桌后的椅子上,高座一人,此人正是胡忧。而胡忧背后的墙上,一块明显是刚刚镶嵌上去的大理石上,刻着如城门张贴的告示上一模一样的‘杀’字和数十条的罪状。只是最后一句话,不太一样,城门上写的‘凡不死鸟军团下属有犯者,即日起,三日之内,于城主府南门前自主以罪,三日之后,接受全城百姓举报,凡查证者,杀无赦’这句话这里没有,而是四个大字‘万民监督’。

    胡忧的这一做法,看得百姓都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胡忧所列的几十条罪状里,有过半的都是平常事。也不能说是平常事,而是百姓早就已经看多了,见怪不怪了。比如那个‘强抢民女’这一条,一般只要不是抢到什么官家小家,抢民女几乎是没有什么人管的。在胡忧这里,确顶着一个大大的‘杀’字。

    百姓迷惑,不是因为他们真不懂,而是怕胡忧做不到。可是出自不死鸟军团的大小官员,却都大为震惊,一个个都心惊胆跳的。他们都知道,胡忧是说得到,做得到的狠角色。

    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外派行政官,闻讯凑到一块,相互商量着对策。

    “嘿,我说,这次我们怎么办?”

    “你干了什么事了?”

    “我抢了五个民女”

    “靠,你居然抢了五个,你猛,我才俩。”

    另一个说道:“别废话了,两个和五个,有分别吗,都是抢了。现在少帅追查起来,我们怎么办?”

    “唉,早知道就不抢了,这次弄不好,真要被砍了。我可听说了,少帅弄了一把特大的砍头刀”

    “要不咱们跑吧”

    “跑?老子丢不起那人。少帅不是给了三天的请罪时间吗,我请罪去。要怎么罚,我都认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