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307章 君来赌场

    (飞天中文网 http://www.gosky.net

    www.gosky.net)以后不许再说那个家伙长得好看”

    “嗯”风吟重重的点头,表示明白,完了又好奇的问道:“少爷似乎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胡忧喝了口茶道:“是的,这小子我认识,他叫秦明”

    “就是那么和少爷并称两大新将星的血修罗秦明?”

    “是的,就是他。之前我就觉得你说的那个人很熟悉,那道脖子上的伤痕提醒了我,不会错,肯定是他。也只有他那个级数的人,才能看出我的战略。他一把火,让我损失惨重,这一笔,我迟早要跟他算的”

    喝了会茶,胡忧感觉有些无聊,风吟不懂军事,旋日又去了寨良,帮助哲别在那里组织民兵部队,一时之间,也没有人跟他聊天,他总不能跟风吟说些女儿家的话题吧。这洞拱城他也住了好几天了,还没有好好游玩过,干脆四处走走看看,说不定,能遇上什么有趣的事呢。

    下了茶楼,胡忧走在洞拱城的石板路上。相比起浪天,洞拱城的规模是挺小的。但那是相对而言,洞拱城怎么说也有二十万的常住人口,还是有一定规模的。而且这里有着与浪天不同的风俗习惯,衣着打扮也有分别,这么走走看看,也挺有意思。

    正走着,一个挺漂亮的七八岁小女孩跑了过来,对胡忧说道:“大哥哥,你是姓胡吗?”

    小女孩的声音很悦耳,像百灵鸟一样。胡忧一向喜欢漂亮的女孩子,见这小女孩挺可爱,就蹲下来,问道:“***,我是姓胡,你找我有事吗?”

    小女孩先是摇摇头,又点点头道:“不是悦儿找你啦,是刚才有一个大哥哥,给了悦儿一张字条。”

    小女孩悦儿从小荷包里,拿出一张字条,在手里摇啊摇的。胡忧想要接过来,悦儿却又藏到了背后去。

    胡忧奇怪的问道:“你不是说给我的吗,怎么又藏起来。”

    悦儿转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道:“那个大哥哥说,你会给悦儿买一串冰糖葫芦的。”

    胡忧哈哈笑道:“好,我给你买一串冰糖葫芦,不过只能一串哟,吃多了,小悦儿会长蛀牙的。”

    用一串糖葫芦,胡忧换下了悦儿手里的纸条。纸条之上,只写了八个字,前四个是‘君来赌场’,后四个字是‘知名不拒。’

    “秦明”

    胡忧抓紧了拳头,这个家伙,老子还没有去找他呢,他到自己跑出来了。

    君来赌场,很容易找,因为胡忧就是在它的门口,给悦儿买的冰糖葫芦。

    天风大陆,无论是青楼还是赌场,都是合法的。只要你的关系够硬,就可以开。

    胡忧来到天风大陆之后,青楼去过好几次,不过这赌场,他还真没有来过。胡忧十几岁的时候,曾经迷上过一段时间的赌术,那是因为受电影的影响而喜欢上的。

    混江湖的,吃喝嫖赌抽,各样的人都有。胡忧想学赌,不难找到教的人。不过在学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没有兴趣了,因为他发现,电影里的赌术,都是假的,真正的赌博,并不像电影里那样玩。电影里那一套,全是花活,跟本没有用。

    再有一点,胡忧身上的钱,从来就没有超过五十块钱,他做不到赌博的那种视‘钱财如粪土’,他手里的‘粪土’太少了,玩不起。

    相比起青楼,赌场是更大的消金窟,这里的装修,也要比青楼更加的奢华,只不过这种奢华,带着很重的俗气,没有青楼里那种藏而不露的淡雅。虽然青楼的淡雅,也是装的,但是看着,却实比这俗气好一点。

    门里门外两重天,在门外看着,这君来赌场,也挺普通的,没有见着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走进了大门,却向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的人满身铜臭,无论是男是女,在这里,都毫不掩饰自己对金钱的渴望,他们在那华丽的赌具、赌桌之前,露出了人性贪婪的本性。

    赌场分前中后三进,胡忧不用看,都知道以秦明的作风,不会在这最低级的前进等他。但是他一点也不急,有什么好急的,应该见的,迟早要见,他得先在外面,了解一下这个大陆的赌法赌具怎么玩。

    在前进扫了一眼,胡忧不由暗赞了一声。这赌场里从荷官到侍女,无一不是肌肤如玉,年青美貌的少女。她们的衣着暴露而性感大胆,许多上身只穿着个肚兜,下穿则是短得不能再短的荷叶裙,胡忧很恶意的在想,她们的裙子里,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黄金凤以前肯定没有来过赌场,不然她不会只是要求胡忧不能去青楼,对于男人来说,这赌场比青楼的诱惑更大,更加的直接。

    “大爷请用茶”

    胡忧正看着,一个俏婢双手把一杯茶送到胡忧的面前。青楼里,所有的服务都是要钱的,赌场不一样,这里除了赌钱时的‘抽水’外,一切都是免费的。茶水,糕点,烟酒,都会有侍女送上来。你要是输得太多,赌场方面,还会安排一个女人,给你消消火气

    “谢谢。”

    胡忧挺客气的接过茶。

    侍女送上茶水之后,却并没有走,而是俏生生的笑问道:“大爷是第一次来赌场玩的吧。”

    胡忧到不觉得第一次来赌场有什么丢脸的,他只是奇怪,这侍女是怎么看出来的,于是笑笑道:“是第一次来,姑娘真聪明,一眼就看出来了。”

    侍女咯咯笑道:“不是我聪明了,谁都能看出来的呀”

    胡忧笑问道:“这个怎么说,难道我的脸上写着第一次?”

    侍女扑哧一笑道:“大爷讲话真是有意思。让我来告诉你吧,凡是来惯赌场的人,都不会把目光放在女人身上的,他们来赌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赌,除了赌之外,他们不会去留意别的。”

    经侍女这么一说,胡忧才注意到,赌场里的人,确实没有几个会把目光放在女人身上。他们更在意的是那些赌具,似乎那些木制或铁制的东西,要比光身的美女却迷人。

    侍女得意道:“我说得没有错吧”

    胡忧坏笑道:“他们那是暴殄天物,我是美人要看,钱也要赌。”

    胡忧说着,试探性的把手搭在侍女的身上,那侍女完全不再意,反而还主动的靠进胡忧的怀里,一对**,直在胡忧的身上磨蹭。

    赌场里的侍女,一般有两个工作,第一个是给赌客上茶水,另一个就是陪赌客,yin*着赌客下注。而侍女们通常最喜欢干后面这一工作,因为能拉着一个赌客,特别是一个新手入局,无论那赌客是输是赢,她们都有钱拿。如果是赌客输钱,那赌场会奖赏侍女花红的。如果是赌客赢,她们也会得到小费。两头都有利的事,她们怎么会不干。

    只不过,这种活,只对新赌客有用,那些老赌鬼,像侍女说的,根本就不看侍女一眼,最多也就让侍女倒点茶水什么的。有些甚至几天几夜,都不吃不喝,你怎么从他身上拿钱。

    所以像胡忧这种新人,侍女们是最喜欢的了。跟本不用胡忧怎么样,她们自己就扑上来了。

    逮住胡忧的侍女,得意的给几个慢了一步的侍女去了飞眼,吐气如兰的说道:“人家叫小红,不知道大爷怎么称呼。”

    小红这种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真名。胡忧也不想把自己的名号亮出来,在小红的胸脯上抓了一把道:“你就叫我大爷得了,这个称呼我喜欢。”

    “大爷真坏。”小红嗔了胡忧一眼问道:“大爷平常喜欢玩骰子还是牌九,小红给大爷选个霉桩,让大爷赢几把怎么样?”

    小红开始给胡忧下套了,胡忧不赌,那她的花红从哪来。她做的是以肉换钱的活,是不可能让胡忧白摸的。

    胡忧虽然是第一次进这种赌场,但是小红这种小计量,哪骗得了他这种老江湖。心中暗笑,你要是真给客人选霉庄,你这赌场老板不杀了你才怪。

    胡忧笑道:“那好呀,不过你也知道,这赌场我是第一次来,什么赌法都没有玩过,你得负责教我才行。”

    小红看胡忧愿意赌,高兴得不行,拍着高挺的**,爽快的说道:“那没有问题,我保证教你最高明的赌术”

    小红说着,拉着胡忧挤进一张围了三、四十人的赌桌旁,指指女荷官手里的一个方盅道:“这里赌的是骰子。你可以赌大小,也可以猜点,不过倍率不一样。赌大小是一倍一,猜点是一倍十,要是呢猜中豹子,哇,那可是一倍三十六呢”

    胡忧心说,看来无论到那个地方,这赌钱的方法,也都是差不多的。装傻问道:“豹子是什么,我没有见着那里有豹子呀?”

    小红给了胡忧一个要晕倒的表情,解释道:“豹子指的不是真正的豹子啦,那是骰点的一种叫法。看到那荷官手里的六颗骰子了吗,如果一会开盅,出现的是六个六,那就是豹子。”

    胡忧问道:“那要是六个一呢?”

    小红笑道:“那也是豹子,可以赢钱哟”

    正在这当口,女荷官把骰盅给扣在了桌面上,娇声叫道:“买了,买了,买定离手”

    小红用一对奶*子,在胡忧的身上磨蹭道:“现在可以买了,大爷你看看要买哪一个。”

    胡忧一副年轻气胜的样子,一把抓出二十多个金币道:“你说哪个能赢,咱们就买那个,狠狠的赢它一把。”

    小红听得一呆,她要是知道那个能赢,每天都赌一把就够她享受的了。哪用得着在这里出卖色像。

    做赌声侍女的,就紧要的就是得记住一条,无论在任何的情况之下,她们都只能诱人入局,不能给赌客任何的意见。不然赌客输了不认,那就麻烦了。所以小红当然不能开之个口。

    小红娇声道:“那要看大爷自己的本事了,大爷生得那么富贵,肯定能赢的。”

    胡忧心说,如果老子就那么富贵,也不用在江湖上吃了十三年的苦了。当算是现在老子也不富贵呀,你以为我老随手就抓出一把金币,输了又能再抓出一把呀。黄金凤那个财务官,可就给了我这二十几个金币做零花

    胡忧挥舞着手里的金币道:“那也行,让我自己来。刚才你说什么赢得多了,哦,豹子是吧,咱们就押豹子,恨恨的赢它一把。”

    胡忧说着,学着其他赌客的样子,‘啪’的一声,把手里的金币,全拍在赌桌那写着豹子的圈子里。犹豫用力不太好,其中一个金币,还飞了出去,差点没飞进荷官的胸衣里,还是那荷官帮他检回来的。

    其他的赌客看胡忧的眼神,简直真和看傻子看不了多少。不错,那写着豹子的圈是最大的,可是在胡忧之前,跟本就没有人押豹子,因为那跟给赌场送钱没有什么差别。三十六倍的赔率是高,可是能开出豹子的几率太底了,六颗骰子,有时扔一天,也出不了一次豹子呀。

    胡忧像是看不懂别人的眼神一样,一脸的得意,还在那笑人家呢:“嘿,小红,你看他们,豹子赔那么多他们不买,去买大小,那才一赔一,傻不傻呀”

    小红憋得脸都红了,也不敢答话,这究竟是谁傻啊?为拿点分红,让人给群踩死,那可不值当的记住网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