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77章 重回曼陀罗

    277章 重回曼陀罗

    棉花糖一样的大雪,大块大块的往头上砸,用鹅毛大雪,已经不足以形容此时的雪势,就得用棉花糖,才能更好的说明一些问题。

    胡忧踩着那咯吱咯吱的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秦岭的两边,简直就是冰与火两重天,洞汪城的那一面,长年像沙漠一样,又热又干,而池河的这一边,居然大雪哗哗。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胡忧叹了口气,人说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谁能想像,现在才十月,这秦岭里就敢下这样的大雪。昨天都还没有的。

    是的,昨天这秦岭里,虽算不上是鸟语花香,但是‘风景如画’总还是当得起的。小鸟小兔到处跑,真算得上是一处美景良地。胡忧看得高兴,还暗道自己选择从秦岭回曼陀罗的决定对了呢,哪知道,昨晚睡到半夜,这秦岭的气温一下骤降二十几度,直接从初秋变成了寒冬

    “马拉戈壁的,真是倒霉。”

    胡忧恨恨的骂了一句,出了口鸟气,继续上路。这雪是越来越大,一点停下来的迹象也没有,不知道得下几天,总之今天是停不下来的了,再不找个地方避雪,今天晚上的日子,那可就难过了。

    说到倒霉,赵尔特似乎要比胡忧倒霉一些。胡忧是那种只能占便宜,吃不了亏的主。赵尔特那样玩他一把,他怎么能不给赵尔特还以颜色。

    胡忧在金城里,躲着养了两天伤。等风声刚刚平静一点,这小子就通过下水道,潜进了金城皇宫之中。有了偷进宁南皇宫的经验,进起这池河皇宫来,真是轻车熟路。他在皇宫里守了三天三夜,最后给了赵尔特一箭。

    别怕,胡忧并没有把赵尔特给射杀了,而是取了赵尔特一只耳朵。他还很嚣张的在箭尾上留了字。八个字,有些像唐诗,如果有八言唐诗的话。这八个字是——脑袋先留在你头上。

    胡忧这一着,把赵尔特吓得呀,他知道,胡忧是不想要他的命,不然就算长着两个脑袋,这条小命也完了。

    出了口鸟气,胡忧也就开始了他的逃亡之路。赵尔特连耳朵都少了一只,那还能放过胡忧吗。再说了,老皇帝和两个皇子的死,也是算在胡忧身上的,不派重兵追捕,那哪说得过去。赵尔特是四处派人追捕,胡忧是鸡飞狗跳的跑。

    因为赵尔特的人,追得实在是太紧了,胡忧跟本没有机会,把微微给带在身边。带微微就得带微微的妈妈,带她们一下玩‘官兵抓贼’的游戏,胡忧自认玩不过赵尔特。虽然不愿,也只能忍痛先回曼陀罗去,再想办法,把微微这个机关巧器的天才少女给弄回去了。

    临出金城之前,胡忧偷偷的潜进吴府,和微微见了一面,把自己的真实身份,给她大体的讲了一遍,送给她一只金色的不死鸟,并答应她,半年之内,一定接她去浪天。

    想起离开时,微微那压抑的哭声,胡忧不免有些心痛。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希望吴紫紫能记得答应过自己的话,好好照顾微微母女吧。

    胡忧离开金城的时候,并没有再去见吴紫紫。因为吴紫紫当时并不在吴府里,再说她是吴立妹妹,也不见得会愿意到浪天去。再说了,虽然相处了那么久,胡忧却一直拿她当个没有长大的妹妹看,并没有男女的情素。

    想着想着,胡忧自己都有些乱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让人家帮你照顾人,却又拿人家当妹妹,似乎很没有良心的样子。

    抬头看了眼那快要下到山那边的红日,胡忧加快了步子。

    咦?

    那边黑呼呼的有个洞

    马拉戈壁的,怎么又是山洞。

    好吧,好吧,这秦岭里荒无人烟,想要住到房子的可能性,看来很小,有山洞过夜,也算是不错了。

    硬提了精神,胡忧加快了步子,路上他还捡了块石头,打算试探洞里有没有熊呢。但是走近一看,他知道用不着了,这洞才不到三米 深,一眼就看完了,哪有什么熊,连只耗子都没有。

    走进山洞转了一圈,还好,除了一些被风吹进来的树叶,什么也没有。唉,什么也没有,那就意味着什么都在靠自己动手了。

    打雪灵猴那会,胡忧在林梅森林里生活过,知道在雪地里,应该怎么样让自己过得舒服一些。简单的打扫出一块地方,胡忧先把那些被风吹进洞里的,没有被雪打湿的干枝给归一堆,再冲进雪地里,抱回一些柴火。然后把戒指里的小帐篷给弄出来,用柴火支着,顶在洞前,当个门用。没办法,这洞实在是太浅了,遮雪还可以,档风跟本不行。

    把火点起来,洞里总算是温暖了一些,胡忧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才把戒指里的锅啊,碗呀什么的,全给弄出来,这么冷的天,吃顿热的,那才舒服呢。

    有个这样的空间戒指,还真是很方便,只可惜,它的空间还是太小了一点,如果能大点。放进一张床,或是一个棉被枕头全齐的马车,那该有多爽。

    再给你准备一个美女怎么样?胡忧,你太贪心了

    是啊,似乎想得有些多了。胡忧看着那红红的火苗,有些出神。他还不急着铺床,因为他打算一会把床铺在这火烧过的地方,那样睡起来,会很暖和,阵阵的热气,从地下透上来,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把什么肉呀,菜呀,全扔进锅里,再弄上一些干净的雪装进去,架到火上去。可别看它们现在不起眼,一块烧开了,那可就是一锅让人忍不住流口水的肉汤了。

    有一根没一根的添着柴,胡忧的思绪,又开始飘。这种野外生活的日子,自己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次了。有个数吗?习惯已经成自然,谁会去记那些东西。

    回想起自己过去的二十四年,似乎总是与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当别的孩子在家中,享受父母爱护的时候,自己却已经没有了家。也许曾经有过吧,只是这些在记忆里找不到。

    人家的家长,告诉自己的孩子,要诚实不能说谎,自己那个无良师父,让自己懂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骗人钱。自己那么好色,想来也与那无良师父有关。有多少孩子,在童年的时候,敢去乱抱人家女孩子的大腿,还伸问人家要钱的?

    胡忧以前就做过,那是他师父教的。

    当胡忧第一次以这种方法拿到钱之后,他就对此乐而不疲,花样还不断的翻新。抱上去给钱的,那也就算了。不给钱,胡忧这个混蛋,就跟在人家的后面,边哭边喊妈妈。这招一出,还真没有几个女孩子能扛得过去的。可惜这招只能小的时候用,大一点再来,人家就当流氓打了。天地良心,胡忧曾经想过,把它当成终身职业来做的

    想到这里,胡忧自己‘呵呵’的乐了起来。自己虽然从小就没有家,还跟了那么个以骗人为生的无良师父,但是自己的历经,是别人一辈子都经历不到的。谁能在一个世界,让城管追,到了另一个世界,又让王子派兵追

    马拉戈壁的,老子的世界,怎么总是让人追的呢?

    二十年前,自己在那个世界。二十年后, 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现在已经快来到这里四年了,不知道又一个二十年,自己会在什么地方呢。

    正在胡思乱想着,肉汤嘟嘟的烧开了,阵阵肉香飘起,胡忧无意识的说了一句:“师父,可以吃了”

    愣了一下,胡忧哑然失笑,这辈子,看来没有什么机会见到那个无良师父了。

    风雪越来越大,胡忧趟在火烤过的地上,安然入睡。梦中,是那春暖花开

    “马拉戈壁的,还真是到了马拉戈壁了。几天还冷的要死,这几天却又烤的少爷成烧猪了。都十月的天了,还这么热,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满天的黄沙之中,远远走来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男子。那男子边走着,还边不时的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

    来者不是另人,正是成功翻过秦岭,进入到曼陀罗帝国领地的胡忧。再往前走一百里,就是他此生的第一座城市——洞汪城了。

    不死鸟军团治下,现在有五座城市,浪天最大最古老,文人美女多了去。宝怀城有铁矿有煤,资源最丰富。而洞汪城到手的时候,真是要什么没有什么,但是胡忧对它却最有感情。因为那里的一切,包括整个城市的建设,都是他一点一点的弄出来的。洞汪城就像是他的儿子一样,每一处地方,都是他身上掉下来的肉。

    胡忧又咬牙走了十五六里路,猛的眼睛一亮,哈哈大笑的乱叫道:“看到那条河了吗?那是老子带人挖的护城河”

    “看到那河里的女人了吗,那是老子呃,难道今天出门看了黄历?居然那么难得的美景,都让我撞上?”

    胡忧心里猛跳了几下,虽然离着还很远,但是胡忧敢拿项上人头打赌,刚才那个背影,绝对属于一个大美女。

    一个大大的美女

    要不咱过去看看?这里的水可挺深的,要是不小心有个脚抽筋什么的,那可不太好

    胡忧嘴里还在问话,身子早就回答了。这种地方,这种情况,换了任何一个男人,似乎都只有一个答案,分别只在于给自己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而已。

    胡忧像一个可笑的鼻涕虫一样,脚步轻快的摸了过去。这会他比刚才还热呢,可是他却不抱怨了。

    越来越近,胡忧隐隐的突然感觉有些不安。惹得他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自己没用,不就是偷看个洗澡吗,都能慌成这样,真是越混胆子越小了。

    “爬过这道坡,就能看到美景了。”

    胡忧在心里对自己说,手脚不停的加快动作,美女下水很久了,弄不好,都已经抽筋了呢。

    还一点。

    再上一点。

    就有东西看了

    胡忧爬上坡顶,刚要伸头往河里瞄,突然从对面一米之外,伸出个脑袋,与他来了个对眼。

    胡忧一愣,转身就想跑,不过已经晚了,一只纤纤玉手,抓住了他的耳朵。如果他可以考虑放弃耳朵的话,到是可以试着跑跑看。

    那女子一手抓着胡忧的耳朵,笑脸如花的问题:“臭小子,你想干什么?”

    胡忧老脸一红,道:“那个,我口渴了,想过来喝点水。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胡忧边说着,边拿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的眼前这个女子。

    乌黑的头还带着水气,没有上半点水粉的瓜子脸,是那样的滑嫩,一双大大的,会说话的大眼睛,满是激动,却偏偏崩着个脸,装生气的样子。再下来,一条长长的毛巾,遮着了美好的娇体,脚上没有穿鞋,还露出一小段雪白的玉脚。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胡忧在曼安之战中,认的姐姐,前帝国元帅,现红fen军团之主——西门玉凤。

    西门玉凤瞪眼道:“别岔开话题,老远就看到你这个臭小子,鬼鬼祟祟的往这边摸了。老实交待,你想干什么坏事?”

    “他呀,肯定是想偷看咱们洗澡”

    另一个声音传来,把胡忧吓了一跳,这里居然还有别人,刚才怎么都没有现呢。

    胡忧寻声看去,在坡的后面,看到了声音的主人,是西门霜。西门玉凤的丫头兼手下头号猛将。她的头同样是湿漉漉的,不过已经装带整齐,不像西门玉凤这样,只围了块布。

    哦,那块布真幸福

    西门玉凤似笑非笑的问胡忧道:“是像霜儿说的那样吗?”

    这种事哪能认,打死也不能认呀。

    胡忧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要喝点水而已。喝水,喝水,嘿嘿”

    胡忧一口咬定了自己的动机,这什么都没有看着,就承认偷看,那不是亏死了。

    西门玉凤一脸失望的说道:“原来你不想看呀,唉”

    胡忧听着一傻,呆呆的问道:“真的可以看吗?”

    西门玉凤问道:“你想看什么?”

    “当然是看洗,呃”

    胡忧一看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把后面的话给咽回去。这几天不见,她的魅力在变大了,居然让少爷这种久经沙场的老将,都着了道。

    西门玉凤瞪眼道:“还说不是偷看。”

    胡忧转动的眼睛道:“没有了,我又不知道姐姐在这里的。”

    胡忧边说着,边靠过来想要拥抱欧阳玉凤。以前他们见面的时候,经常会抱一抱,算是一种礼节吧。当然了,这个礼节是胡忧明出来的,只有他能用。

    西门玉凤一看就知道胡忧想干什么,用纤指顶住胡忧的脑袋道:“你一身脏死了,不许抱姐姐。这里水挺清凉的,你快下去洗洗吧。”

    胡忧撒娇道:“我要姐姐帮我洗。”

    西门玉凤嗔道:“去你的。快去。马车里有食物,洗了澡我们好好聊聊。”

    看胡忧还在那噘嘴,西门玉凤小脸红了一下,在胡忧的脸上,亲了一下,道:“这样总行了吧”

    胡忧欢喜道:“好耶姐姐你等我,我马上就好”

    西门玉凤宠溺的看了眼,像个小孩子一样往水里跑的胡忧,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有时候,她真弄不清楚,自己认了个弟弟,还是认了个儿子。她现自己,很难拒绝胡忧的要求。刚才胡忧撒娇让她帮洗澡的时候,她的内心,真的有一股冲动,想亲手帮他洗呢

    胡忧洗澡上来的时候,西门玉凤已经在马车里给准备好了吃的。说真的,胡忧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回到曼陀罗帝国所见到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欧阳玉凤这个姐姐。虽然是认回来的,但是每次看她,胡忧总是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家一样的温馨。

    “臭小子,还傻楞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上来。”

    “哦”

    胡忧擦了把脸上那也不知道是水还是什么别的液体,声音有些哽咽的应了一声,急急忙忙的爬到马车上。

    刚一上车,西门玉凤就主动给了胡忧一个大大的拥抱:“你个臭小子,说不见就不见了,你知道姐姐有多担心吗。”

    胡忧也有些感触的抱紧西门玉凤,喃喃道:“对不起姐姐,让你担心了。以后我一定不这样了。”

    两人足足抱了一分钟,这才分开。西门玉凤擦去眼中的泪花,道:“好了,回来就好。来,先喝点冰镇酸梅汤,去去暑气。”

    喝了酸梅汤,胡忧把自己怎么在白云城被童颜抓走,怎么到了宁南,怎么去了绿城,见到欧阳寒冰,然后又到池河帝国的事,一五一十的,没有半点隐瞒的告诉西门玉凤。

    西门玉凤此时不是什么军团长,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当胡忧说道被铁克拉追杀的时候,她真是担心得不行,说道赵尔特背信的时候,她更是义愤填膺。当胡忧说道,在秦岭里苦斗风雪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抱住了胡忧,似乎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来温暖胡忧,以助他抗击严寒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