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75章 官奴馆

    秦启胜的尸体,被送回了吴家。此时正停留在吴立的书房前。血,已经不流了,烟花过后是平静。血莲花一生只能开一次,看过之后,等待他的,就是生命的终结。

    秦启胜的眼睛,一直没有闭上,他不甘心呀。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他是应了前半句。最可怜的是,他直到死,也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而死。说被杀就被杀了,连个讲理的地方都没有。

    吴立静静的站在书房的窗前,两眼直愣愣的看着秦启胜的尸体,眼中藏着无比的愤怒和委屈。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年头,只要有米有钱,想要多少兵,都不是问题,可是想要一个大将,那是难之又难。

    秦启胜能文能武,有勇有谋,最重要的还是忠心耿耿。

    吴立是多么困难的,才拥有这么一个大将,正在交托他重任之时,他却就这么着,说没有就没有了。

    吴立真是不愿意相信,居然有人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刺杀了秦启胜。现在粮草,军队已经在集结,再过最多五天,就可以通过那崩塌的秦岭,兵进曼陀罗帝国的洞汪城,趁不死鸟胡忧不在,进攻它,并拿下它。

    这是多好的机会呀,他吴立将以此为契机,开创一个新的时代。可是这一切,在还没有开始之前,就遇上了挫折,秦启胜就这么在毫无准备之下死掉了。这个世界,真是大起大落得太快,让吴立感觉太刺激。他不明白,自己的手底下,还有谁可以代替秦启胜。

    喝什么酒,摆什么酒席

    吴立双手死死的扣住窗框,因为用力过度,手指都发白了。早知道会出这样的事,他绝对不允许秦启胜去出席什么酒席。吃顿饭,却要送命,这是断头饭呀

    是谁,是谁干的?

    这金城会射箭的人不少,但是能在秦启胜反应过来之前,把他一箭射杀的人,绝对不会多。是谁如此的了解秦启胜对吴家的重要性,在这个时候,把他刺杀

    吴立狠狠的一拳打在窗台上,很用力的,才让自己站稳,他发誓,要找到那个凶手和他背后的势力,无论花多大的代价,都要干掉他

    不为报仇,只为血恨

    无论他是谁

    牛毕直到天亮,才回到吴府。

    没有找到,他派人里里外外,反复的查了三次,都没有找到刺客。他很确定,刺客就在那一片区域,那箭是从那个方向射出来的,可是他整整找了一夜,一无所获。

    牛毕已经接到通知,回府之后,马上去见家主吴立。说心里话,他真不想去,他真不愿看到吴立现在的面孔。但是他不能不去,去不一定死,不死肯定死

    远远的,牛毕就看到吴立在站在窗台前,听下人说,他从昨天秦启胜的尸体送回来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不言不动,甚至都没有去上一次厕所。牛毕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的肾还真强悍呢

    牛毕小心的来到吴立的身后,过来的时候, 他有些犹豫,是到吴立的身前,还是到他的身后。最后想想,还是去身后吧,那好歹是在屋子里。身前的话,在屋外,还站在秦启胜的尸体边上,似乎不太吉利呀。

    牛毕恭敬的双手抱拳行礼:“牛毕见过公子。”

    吴立没有转身,两眼看着远处的天边,无悲无喜的问道:“找到凶手了吗?”

    牛毕心中一跳,咬咬牙,回道:“回公子的话,还没有找到。我已经下令全力搜索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吴立冷哼道:“很快是多久,我已经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夜,你还打算让我再等多久。”

    吴立说着,转过身来,双眼像看死人一样,看着牛毕。看了一晚上的死人了,现在他是看谁都像死人。

    吴立的目光,让牛毕的心直颤。上位者大多喜怒无常,牛毕怕吴立一个怒火上冲,把他给砍了,那就是太冤枉了。

    牛毕回道:“公子请勿动怒,我虽然没有抓到刺客,但是我大体可以确定,刺客是谁。”

    吴立两眼一瞪道:“谁?”

    牛毕心说虽然有可能是别人嫁祸,但是这时候,我不说个人,我就得死了。死道友总好过死贫道。

    牛毕肯定道:“是李进忠手下的张良,是那个张良下的手。”

    吴立问道:“你能确定?”

    牛毕说道:“公子请跟我来,一看便知。”

    牛毕和吴立一起出了书房,来到秦启胜的尸体前。牛毕指着那依然插在秦启胜后劲处的铁箭道:“公子请看,这是金城‘铁老汉’兵器店老板铁大成亲手打造的铁箭。铁大成打箭有个习惯,就是会在箭上刻下箭主的名字。公子请看这里,写着的正是‘张良’的名字?”

    吴立一看,果然如此。那箭尾‘张良’两字,铁画银钩还带着点点血渍,似乎像是在嘲笑他一般!

    牛毕怕吴立不相信,继续用‘砖家’的口吻道:“以秦启胜将军的功夫,能一箭毙他命的人,金城里没有几个人。秦启胜将军遇刺的时候,末将也在不远处,那箭快得跟本就无法用肉眼看到,那张良又号称无影箭,我敢用项上人头担保,必是他无疑”

    吴立压了一晚上的火,这下让牛毕给点起来了。吴立一巴掌狠狠的拍在马车上,下令道:“给我点齐人马,带上秦将军的尸体。李进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待,我就给他一个交待。”

    胡忧站在小楼前,远远的看着吴府里各种 武装力量路进跑出,心中暗暗的发笑。来池河这么久,总算要看到一些成果了。

    微微端着早餐进来,看胡忧又在窗前发呆,有些皱眉。她弄不懂,胡忧为什么那么喜欢站在那里呢。

    每次看到胡忧站在那里,她总是感觉心跳得很快,她记得那次官兵来抄家的时候,她的心就是这么跳的。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把白粥和油条放在桌前,微微来到胡忧的身边,娇声的说道:“无名哥,吃早餐了。”

    胡忧转过头来,看微微今天穿了一身鹅黄色的长裙,头上梳了两个小羊角辫,不由笑道:“哟,咱们的微微今天好漂亮呢”

    微微看胡忧坏笑的样子,忍不住说道:“无名哥,你笑得好坏哟”

    胡忧在微微的小脸上捏了一把道:“什么叫做好坏,你是还没有见过坏的呢。”

    微微的小脸一红,有些不太敢看胡忧。她的家教挺严的,从小没怎么接触过男孩子。还不是很习惯胡忧的亲昵,不过她还是挺喜欢胡忧这样的。

    微微弱弱的说道:“微微觉得无名哥一点都不坏,是个好人来的。”

    胡忧哈哈大笑道:“刚才说坏的,可也是你耶。我怎么一会好,一会坏的呢?”

    微微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问题,想了想,回道:“无名哥人是好人,就是笑的时候,感觉坏坏的。”

    胡忧摸摸微微的小脑袋道:“小丫头,还真会说话,快来吧,陪我一块吃早餐,吃完早餐之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微微乖乖听话的坐下,先给胡忧添了粥,然后再跑出去,给自己拿一个碗,装了小半碗粥,坐在胡忧的对面。好奇的问道:“无名哥要带微微去哪?”

    胡忧今天的心情不错,逗她道:“带微微去卖掉好不好?”

    微微顿时脸色就变了,用力的摇头道:“不要,微微一直都乖乖的,又没有做错什么,无名哥为什么要卖掉微微。”

    微微似乎对这个很恐惧,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胡忧没有想到,开一个小玩笑,居然会把微微吓成那样,赶紧哄她,不是要卖她。费了老大的劲,才把微微给哄好了。

    微微还有点怕怕道:“无名哥,你真不卖微微了?”

    胡忧安慰道:“放心吧。那只是一个玩笑而已。快去洗洗脸,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小哭猫”

    微微不依道:“微微才不是小哭猫呢,是无名哥吓人家的,无名哥坏。”

    洗了脸,因为是和胡忧一起出去,微微还偷偷的打了一些粉。跟着胡忧一起走出吴鑫魁的家,远远看到吴紫紫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人,微微不由问胡忧道:“无名哥,紫紫小姐也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胡忧心说,吴紫紫不去,我们的事哪里办得成。其实胡忧没有告诉微微,他们这次出去,是要把微微的妈妈给买回来。昨天胡忧借着酒劲的时候,曾经跟吴紫紫说过,需要一个调药的助手,然后很婉转的说微微的妈妈应该可以。

    吴紫紫听这话,心里有些不太高兴,但还是答应了胡忧,今天陪他一起去官奴馆,把微微的妈妈给买回来。

    胡忧想给微微一个惊喜,所没有提前说这个事。他已经查过,微微的妈妈,还在官奴馆里,并没有卖出去。不然这事,还真不好办。

    胡忧点点头道:“是的,紫紫小姐今天会跟我们一起去。”

    胡忧本以为秦启胜的事,会影响到吴紫紫。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

    吴紫紫远远看到胡忧,就迎了过来。她似乎早就料想到微微会跟来,所以并没有说什么。生气更不敢,上次因为微微,胡忧已经发了火,她可不想再试一次。

    微微很乖巧的给吴紫紫问好,然后退后一步,把自己之前的位子,让给吴紫紫。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是一个下人,已经不是小姐了,必须要知道自己的位子在哪里。

    吴立和牛毕已经带着大队人马去了李家,府里此时显得有些空。胡忧装作不知道的问道:“紫紫,府里出了什么事了吗,怎么好像少了不少的人。”

    紫紫脸上带着一丝忧色的说道:“哥哥带人去了李家,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胡忧心说这次肯定能打起来,就算他们不打,赵尔特安排的人,也会暗中让他们打的。这是一出注定的戏码,谁也跑不掉。

    胡忧问道:“为什么会打起来,难道是你又踢了人家的那里?”

    吴紫紫想起那天在花非花的事,小脸一红,白了胡忧一眼道:“才不是呢,这次是李家派人刺杀了秦将军,哥哥带人去理论了。我们不要说这个了好不好,我不喜欢讨论这些家族的事。”

    胡忧也只是按正常人的思路随便问一问而已,他知道的东西,比吴紫紫可要多多了。吴紫紫不想说,他自然也就不问了。

    吴紫紫今天的情绪不是很高,加上微微不太会骑马,所以今天出行,要了一辆马车。帮着驾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家丁,车驾得很稳,大约二十多分钟左右,马车停在了官奴馆。

    官奴馆是专门卖官奴的地方,一般的奴隶不在这里交易,一般的人,也不能在这里买奴隶。这是一个官对官的交易平台,也可以算是特供吧,官奴特供官家。

    看门的兵认识吴家的马车,马车刚一停下,就主动的上来拉车门。看到车里坐着的是吴紫紫,那一通点头哈腰,胡忧都替他腰疼。

    微微下车的时候,看到来的是官奴馆,顿时脸色又一次大变。她是在这里被卖出去的,对这里的印象非常的不好。一双大眼睛看着胡忧,那个委屈哟。

    胡忧本来还想给微微一个惊喜,看这样,不告诉她实情是不行了。看来她对奴隶的买卖真是很恐惧,老想着别人要卖她。

    胡忧拉过微微的手,安慰道:“放心了,无名哥不是要卖微微了。你不是说,很想妈妈吗,咱们今天把妈妈接回去好不好?”

    微微听了胡忧的话,愣愣的好一会没有反应。胡忧知道,这是突然而来的惊喜太大,这小丫头一时有些‘当机’。也不打扰她,让她慢慢的消化这个消息。

    过了好一阵,微微才颤声的问道:“无名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今天真的可以把妈妈接回去?”

    胡忧摸摸微微的脑袋,擦去她脸上挂着的泪水道:“当然是真的了,咱们现在不是来了吗。咱们进去吧。”

    微微重重的点头道:“无名哥,你真好,以后微微再也不说你是坏人了,你是好人,最好的哥哥。”

    胡忧早就知道,天风大陆有奴隶买卖,不过这种官奴馆,他还是第一次来。之前他一直很奇怪,以微微的漂亮,她妈妈长得应该也不会很差才对,为什么那么久了,还没有卖出去,难道只是因为微微他父亲以前的官位比较高,有资格买她做奴隶的人少吗?

    进到官奴馆,胡忧才知道,那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已。最主要的因素,是这里的官奴,真是太多了。

    这天风大陆,讲究大家族。普通的平常人,都有三妻四妾,这当官的不愁吃,不愁穿的,老婆就更多了。如果按一家三代人来算,头代少少七个老婆,二代如果有三四个儿子,哇,再加上三代,一家有几百女人那是很正常的事。抄一家就几百上千的女人被贬成奴,这里的货源真是太丰富了。这样算起来,这官奴一行,还是一个大型的产业呢。

    胡忧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来买微微妈**,所以他拒绝了管事要带他们去看货的提议,要求管事直接把微微的妈妈带来。

    这管事不知道胡忧是个什么身份,但是他知道吴紫紫是谁。看吴紫紫默认胡忧的说法,交待人给上茶之后,自顾去了。

    微微自走进官奴馆之后,就非常的紧张。一直紧紧的跟在胡忧的身后,这会让她坐,她也不坐,硬是要站在胡忧的椅子边上。

    胡忧看微微那害怕的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繁华的背后,不知道藏着多少看不见的血泪。之前他还想着这奴隶的生意,应该有做头。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虽然自己是一个混混,但是总归过了二十年的文明日子, 这种拿人来做商品的交易,总归还是不太适合自己。

    时间不太,管事把微微的妈妈给带了出来。胡忧仔细的打量了微微的妈妈,长像不错,与微微有六分的相似,就是眼睛单了一点,看起来没有微微有灵气。不过想想也知道,谁被关在这种地方几个月,还想有灵气,可不太容易。

    “妈妈”

    微微看到妈妈出来,再也忍不住,一下扑了过去。

    那管事的没有让微微如愿,一下挡在了微微的身前,还算客气的说道:“这位小姐,按规矩,你现在还不能接触货品。”

    把人说成货品,这管事的真是没有什么人味。不过有人味的人,还真做不了这行。

    微微妈妈看到微微,也很激动。泪子吧嗒吧嗒的往下落。想过来抱微微,却又不敢动。

    看母女两被无情的隔开,胡忧有些看不下去,大步走了上来,冷冷的看着那管事道:“808号我们买定了,你让开”

    管事挺硬,用那一惯没有感情的目光,看向胡忧道:“这是规矩,在交易没有完成之前,只能看,不能接触。”

    胡忧的火一上窜了上来,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无情的人。

    “我再说一次,让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