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72章 大预言

    胡忧接过吴立递过来的红色飞签,并没急着打开,而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吴立问道:“公子这是?”

    胡忧心里当然知道,这玩艺八成跟那个赵光应有关系。当时这老皇帝,拉着他同坐席边,相谈甚欢。胡忧还以为他会直接把自己留在宫里做御医什么的,结果赵光应喝醉了,也没有个下文,这会应该是酒醒了,把他给记起来了。

    吴立对胡忧没有马上打开飞签,看来挺满意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这是皇帝陛下给你的私信,我也没有看过。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自己打就知道了。”

    胡忧才不会相信,吴立不知道这信上的内容呢。虽然这信封之上,涂有火漆,但是胡忧至少有十种方法,可以在不损伤外壳的情况之下,看到里面的内容。这信也不知道在吴立的手上多久了,他会不看,那才是怪事。再说了,如果他真没有看过,也就不会有刚才的试探了。

    这书房里,表面上,两人都很平静,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其实谁都在内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整个大环境就是这样,你不吃人,人要吃你。这两家伙,都是那种害人之心和防人之心兼备的人,他们的接触,不可能不波涛暗涌。

    胡忧不再说什么,再装就有些太假了。打开信签,信里的话不多,就是几句。总结起来,就一个意思,请胡忧入宫一叙。没有用命令的口吻,看来还挺客气的样子。

    胡忧三两下看完,把信签递给吴立,用询问的口吻问道:“公子,你看这”

    吴立接过信签,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遍,递回给胡忧,道:“你自己决定好了,紫紫应该很喜欢找你玩的。”

    出了书房,胡忧边往小楼走,边在心里琢磨着吴立话里的意思。仔细分析起来,如果不是吴立安排,自己不可能有机会和赵光应说上话,可是现在赵光应的信来了,吴立似乎又改变了主意。这个吴立的心思,还真是难琢磨呀。

    胡忧觉得,这个吴立是想让他与赵光应交好,但是又不想他成为御医,他的最后一句话,意思已经很明显,紫紫喜欢找自己玩。那么前提条件是,他必须住在吴家,紫紫才能经常的找他玩,而住在皇宫,紫紫就算是吴立的妹妹,想要找他,也不会那么方便。

    想到这里,胡忧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如果吴立真想让他住进皇宫当御医,那对他说来,也不是一件好事。御医虽好,但是太不自由,一但住进宫里,将会大大的影响他的计划。

    回到小楼,在微微的侍候之下,换衣服吃饭,一切都很平常。转过天来,胡忧和吴紫紫前往灵隐寺,帮着写佛家故事。

    胡忧这一次,是甘心情愿帮人家写的。昨天晚饭之后,他在房里偷偷试过了异变之后的血斧,发现它的威力,比之前大了足足一倍。  而且运用起来更灵活,能用的次数,也增加了。之前他只可以砍出五斧。现在砍个二三十斧,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唯一让胡忧感觉有些遗憾的,是血斧失去了隐身的功能。不过那黑色火焰围绕的黑色血斧,比之前可霸气了不少。一斧砍出,带着极高的温度,让胡忧想起了以前看过了那些电影里的战神。他觉得现在的血斧,更配他不死鸟的外号了。传说中的不死鸟,身上不也带着这种黑色的火焰吗。

    今天没有能见着一灯大师,这个老和尚,似乎有意的在躲着胡忧。派了个中年和尚招呼胡忧,自己跟本就没有出面。

    胡忧本想从那中年和尚的嘴里,探点口风,一灯那老家伙,显然早就猜到这一步,弄来的这个中年和尚是一问三不知,恨得胡忧直咬牙。

    写了三个故事,胡忧带着吴紫紫离开了灵隐寺。吴紫紫今天到是挺乖的始帮着胡忧磨墨,之后干脆主动带笔帮胡忧写。这主要是胡忧那真是太见不得人了,写慢了还好一些,写快了跟本没有人能看懂他写的是什么。

    回程的路上,吴紫紫忍不住问道:“无名,听哥哥说,你下午要到皇宫去?”

    胡忧点点头道:“是的。老皇帝请我吃饭。”

    吴紫紫一脸担心的说道:“你说陛下会不会把你留在皇宫里做御医?”

    胡忧笑道:“那怎么可能,就我那两手,哪做得了御医。”

    吴紫紫不满道:“谁说你不行,我觉得你是最厉害的,就算是御医也比不上你”吴紫紫说着,又苦下小脸,哀求道:“无名,你别做御医好吗。御医要住在皇宫里的,你要当了御医,紫紫想见你就难了。”

    胡忧本想逗吴紫紫几句,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安慰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当御医的。你知道,我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进了皇宫,这不行那不行的,多没有意思,你说是不?”

    吴紫紫重重的点头道:“是呀,就是那样。这么说,你不用做御医了?”

    看胡忧点头,吴紫紫兴奋的叫道:“啊,太好了,咯咯咯,无名你真好呢”

    回程的路上,吴紫紫一直都乐呵呵的,不时还调皮的打马前跑,让胡忧去追她。胡忧看吴紫紫开心,心里也挺开心的。不过想想,自己和吴家注定有解不开的节,最后还是把那份情素给压了下去。

    下午,吴立给胡忧派了辆车,送他到皇宫去。赵光应应该已经早有交带,胡忧一到皇宫门口,就有一个小太监迎了上来,带着胡忧穿门过府,一路往里走。

    池河的皇宫相比曼陀罗和南宁都要来得差了一些,不过同样金碧辉煌,一路的美景,有如世外桃园。

    在后花园,胡忧见到了赵光应。赵光应今天一身便服,远远看着,和一个普通的老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今天到是挺悠闲,胡忧来的时候,他居然在钓鱼。

    太监把胡忧带到赵光应的身边,赵光应似乎有感觉一样,摆了摆手,没有让小太监出声,又指了指身边的另一副鱼竿。

    太监无声的行了个礼,退了下去。胡忧明白,赵光应指那副鱼竿的意思,笑了笑,也没有说话,自顾的摆弄了起来。

    到钓鱼,胡忧还是有的。小时候他没有什么玩伴,看到人家钓鱼,他也来了兴趣,偷了师父一根大号银针,自己做了一个鱼竿。结果可想而知,鱼没有钓着,到是让师父给狠狠的揍了一顿。

    鱼竿那些童年的记忆,又纷纷涌上了心头。一时之间,胡忧竟然忘记了身边的赵光应,钓着鱼,想着自己的心事。

    “无名拉线”

    身边急促的声音,把胡忧惊醒了过来。他刚才居然睡着了,梦见自己又回到了那活了二十年的世界。那些车,那些楼,那些灯红酒绿

    感觉着手一沉,胡忧本能得往上一提,一只足有三四斤重的鲤鱼,被胡忧给抽出了水面。那鲤鱼特有的金红色鳞片,在阳光之下,闪出道道金芒。

    鲤鱼跳龙门,似乎是一个好兆头。

    赵光应看着那在草地上乱跳的鲤鱼乐道:“不错不错,咱们今天就吃它了。哈哈哈,你这条鱼,可比得上我年轻时的那条呢。”

    胡忧笑道:“陛下打算怎么吃这鱼?”

    赵光应回道:“那还用问,放水煮它。”

    胡忧哈哈笑道:“那有什么意思,咱们不如烤着吃。”

    赵光应摇摇头道:“烤鱼不好吃。”池河帝国是以游牧民族组成的,平时烤羊,烤牛,烤鸡鸭,烤的东西吃得太多了,说到烤鱼,赵光应真是没有什么兴趣。

    胡忧又怎么会不知道池河人的特点呢,他敢说烤,当然是有他的一套准备了。在别人最擅长的领域,做得让他心服,是征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胡忧到没有想着,要征服赵光应,但是加深相互的好感,那到是挺重要的。

    胡忧摇摇手道:“那是陛下没有吃过我烤的鱼。我敢保证,陛下吃过之后,肯定会喜欢的。”

    赵光应想了想道:“这样呀,那好吧。你的医术,本王是了解了,今天本王就来试试你的厨艺如何。”

    赵光应说着,头也不回的喝了一句:“来人,准备烤鱼器物。”

    胡忧打断道:“慢着,陛下,我烤鱼用的东西,跟一般人不一样。让我来交待他们好了。”

    帮皇帝办事,还能不快?没一会,胡忧交待要的东西,就一一送上来了。胡忧要的东西,并不复杂,只不过,真的与传统的烤鱼不太一样。

    他除了炭火,炉子之外,还要了一个平底的大盘子,花生,竹笋,豆腐皮等一大通乱七八糟的东西。

    赵光应活了六十五了,还没有见着谁烤东西,要那么多佐料的。赵光应问道:“这是要烤,还是要煮呀,怎么那么多东西?你打算把它们全塞到鱼肚子里?”

    胡忧神秘的笑道:“陛下慢慢看,不就知道了。”

    胡忧是在弄烤鱼,但是他弄的并不是这个时代常见了的烤鱼,他弄的是以前和无良师父到路边摊喝啤酒吃的那种烤鱼,他相信,就算赵光应是皇帝,也肯定没有试过那样的吃法。

    边烤着鱼,胡忧边说道:“陛下的生活,还是挺悠闲的嘛。”

    也许是因为出身的关系,胡忧无论是见着巴伦西亚,还是欧阳普京,又或是见前这个赵光应,都没有什么臣子见皇帝的觉悟,在他看来,他们也就是比较成功的普通人而已,用不着拿来像神一样拜。

    游牧民族崇尚的是随性,赵光应对胡忧的随意,也没有什么反感。他今天之所以穿便服与胡忧见面,本意就是不想用什么皇帝的身份。人老了,对争权夺利之心,其实已经很淡了。他们更想过一些平常人的生活,但是身在那个位子之上,他们又没有什么办法。

    赵光应笑笑道:“相比起少帅,还是差了一点。”

    胡忧烤鱼的手,微微一颤,脸上却并没有变色,笑容依旧。这是胡忧江湖十三年生活最大的收获,无论遇上什么突发事件,他都能保持表面的镇定,哪怕他内心之中,正在狂跳。

    赵光应叹了口气道:“少帅的镇定,让人佩服,还是老话说得好,成功不是必然的,获得成功的人,总是有理由的。知道本王是怎么认出你的吗?”

    胡忧第一个念头想的是赵尔特出卖了他,不过他瞬间就否认了,因为那样对赵尔特没有半点的好处。

    胡忧苦笑道:“确实有些想知道。”

    赵光应指指胡忧手里的鱼,示意胡忧注意火,这才说道:“我这人有个习惯,凡是我觉得可能成为对手的人,我都会想办法,为他做一个蜡像,与真人一模一样大小的那种,这样时时看着他,我会比较有动力。”

    胡忧问道:“这么说,陛下也为我做了一个那样的蜡像了。”

    赵光应点点头道:“是的。你是我这十年来,唯一做了蜡像的人。”

    胡忧苦笑道:“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赵光应哈哈笑道:“那当然。要知道你的蜡像,已经被我放在了里杰卡尔德的边上,那是一个普通人站不住的位子。”

    胡忧并没有露出任何骄傲之色,因为那并没有什么好骄傲的。他要做的,是那个给人摆放位子的人,而不是让人摆放的人。这之间的分别,可是很大的。

    胡忧问道:“这么说,昨天晚上,我站出来的时候,你就已经认出了我。可是你为什么,还让我坐到你的身边。难道你就不怕,我会对你不利?”

    赵光应点头道:“不怕,因为我相信,不死鸟不是那么笨的人。以一条年轻的生命,换我这行将就木之人的命,太不合算了。”

    胡忧忍不住道:“可你是皇帝,一条换一命,我并不亏。”

    赵光应一摊手道:“现在你还有机会,你可以换换看。”

    胡忧听着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谁说这个赵光应老糊涂了,能与里杰卡尔德齐名之人,又怎么会是易与之倍?

    胡忧边笑着,边把已经烤得差不多的鱼,放进那平底盘子里,然后加上油和佐料,放在碳火之上,小火慢慢的煎着。不时的,把一些花生之类的东西,加进去,慢慢的,浓郁的香味就出来了。

    赵光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看起来挺不错的样子。”

    胡忧道:“我亲手做的东西,岂会差到哪去。陛下,你是不是应该今天早我来的原因了?”

    赵光应把目光从烤鱼转到胡忧的身上,问道:“以少帅的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胡忧心中一动,问道:“难道是因为几位王子争位的事?”

    赵光应点点头道:“几子夺位,在皇家向来不可避免,我现在岁数大了,下面的人,也坐不住了。”

    胡忧笑道:“你应该不会是想让我帮你选一个继承人吧。要知道,一个稳定的河池帝国,并不符合我的利益。秦岭的事,我想陛下应该也知道了。”

    赵光应点头道:“当然,少帅来此,不正因为此事吗?”

    胡忧心说,这老家伙原来什么都知道。

    胡忧摇摇头道:“我不是很明白,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帮你,为什么还要找我。”

    赵光应道:“因为我跟本没有想过,要攻打曼陀罗。”

    胡忧意外的看向赵光应,在心里判断他这话的可信度。

    赵光应说道:“池河帝国以前没有城市,是我把各个部落的首脑,从帐篷里请出来,搬进了城市里。

    可是这几年,我越来越发现,城市的生活,不适合我的子民,城市的生活,已经腐化了他们,让他们忘记了祖祖辈辈留下来的生活方式。

    我想要改变,但是我发现,那太难了。而且我已经老了,已经心有力而身不从。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胡忧摇摇头道:“可是据我所知,你这十几年以来,一直在扩张。”

    赵光应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但是我的扩张,不是为了土地,我想为池河找到一个强大的对手,让他逼着池河的子民,重新回到草原上去。

    我本以为曼陀罗帝国可以,可惜结果却让我很失望。曼陀罗帝国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霸气,里杰卡尔德的子孙,都是脓包”

    胡忧奇怪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像你这样,找对手来打自己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急于让池河帝国离开城市,退回草原去。”

    赵光应闭上眼睛,背书一样念道:“天风大陆乱像已生,千年不遇的浩劫,将要重临大地。我池河帝国的子民,只有回到草原,才可以重新找回自己的信仰,以在浩劫之中永生”

    胡忧皱眉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赵光应睁开眼睛,道:“这是一个预言,雅玛人在百多年前做出来的。”

    胡忧问道:“你的意思是天风大陆,将要发生混战?”

    赵光应摇头道:“不是天风大陆,危险来自另一个大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