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71章 探试

    271章 探试

    要想带动那股黑色的能量,非常的难。唯一让胡忧感觉稍微安慰的,是那四股来自小蛇牙的力量,并不会被黑色的能量吞食掉。它们很坚强的按着胡忧的意思,对那股黑色的能力拉推撕咬,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有变强之势。

    当小蛇牙的能量,牵动着黑色能量经过胸前的时候,戒指中的能量,也被牵动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源的关系,它们想都不想的,融入动了蛇牙的能量里。也许它们有想过吧,那谁知道。

    在此强彼弱之下,胡忧对能量的控制力,似乎提高了一些,那黑色的能量,也似乎比较听话了。

    按着那佛力的指引,能量往头上推进。这是非常痛苦的一步,比之前痛苦一百倍都不止。大脑是一切感觉的中枢,它受到冲击的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相像的。

    胡忧的牙是咬得‘咔咔’响,他知道再痛苦也必须坚持,现在他已经没有另一条路选择了。不拼,那些暴虐的能量,会把他炸成碎片的。

    “轰”

    就在胡忧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两股来自眼睛的能量,加入了进来。它们一进来,就靠向了那股来自一灯大师的佛力,一阵闪光之后,它们合为了一处,已经分不出谁是谁了。

    胡忧在喷出了三口血之后,终于完成了一个循环,然后再不需要他去控制。体内各种的能量,你追我赶的,在胡忧的身体里,高速的转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胡忧此时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地上。不,应该说了躺在地上才对。此时他只能喘气,连转头去看一灯大师的情况都做不到。

    这是他第一次在完全清醒之下,感觉到体内的变化。之前的几次异变,他都是无意识的,只有这次,他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良久,胡忧感觉自己似乎可以动了,于是爬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连一条布丝都没有,本能的伸手摸头,我x,又成光头了。又瞄了眼小胡忧,呃,它现在是大胡忧了,或者应该给它改名叫黄瓜兄弟

    马拉戈壁的,这全身光着,和一个老和尚在禅房里,那要是让人看见呃

    胡忧打了个颤,得赶紧找衣服才行。他不怕被人误会,但是误会和一个老和尚有什么事,那本就所剩不多的‘英名’,就更没有了。

    转头想问老和尚要身衣服,这一看之下,胡忧吓了一跳。这老和尚之前就已经老得连眉毛都白了,可是他现在的样子,至少比之前又老去了二十岁

    胡忧忍不住问题:“一灯大师,你怎么老了?”

    一灯大师确实一下老去了很多,之前眉毛白是白了点,至少还有不是。这会别说眉毛,连牙齿都全掉光了,那脸皮皱得看过沙皮狗吗?虽然这么说,有些不敬,但是老和尚的脸,确实已经皱成了那样。

    胡忧问出这话的同时,四处找铜镜。老和尚本来岁数就已经大了,再老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少爷可还是青春年少呢,别也弄成那样,那逝去的青春,找谁陪哟。

    当看到铜镜里的自己,胡忧总算了松了一口气。还好,除了衣服和头发消失之外,别的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到是皮肤变得光滑了,之前那些伤疤,全都不见了。

    我的天,那可是男人的勋章耶,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

    胡忧抱怨了几句,这才发现,老和尚一直没有回他的话。

    这,该不会是翘辫子了吧。要那样可麻烦了

    胡忧赶紧把视线放回到一灯大师的身上,还好,眼睛能动,胸前也起伏着,看来还活着,没有死。

    胡忧松了口气,轻轻拍拍一灯大师叫道:“一灯大师,你没有事吧。”

    怎么说一灯大师刚才也帮过他,他对一灯大师,还是感恩的,没有再叫老和尚。

    一灯大师这才回过神来,长长的出了口气,对胡忧说道:“快,试试你那血血斧,看看有什么变化没有。”

    一灯大师不说,胡忧还真想不起这个事。刚才血斧和那什么舍利子融合在了一起,也不知道它还有没有。

    胡忧暗暗的默念,血斧受到他的召唤,黑光一闪,出现在了胡忧的手上。胡忧看着,有些发愣,这血斧和之前的不一样了,之前是白色透明的,现在已经变成了纯黑色,还带着黑色燃烧火焰。黑色的火焰,围绕着血斧,跳跃着。

    “真漂亮”

    胡忧看着,自己都忍不住赞了一声。

    一灯大师也认同道:“是呀,它真是漂亮。”

    胡忧满意的把血斧收起来,问一灯大师道:“你似乎一早就知道它?”

    一灯大师意外的摇头道:“不知道。”

    胡忧不信道:“那你怎么知道它叫血斧?”

    一灯大师转了转眼睛道:“那斧身之上,不是有写吗?”

    “呃”

    胡忧有些无语,虽然他认定,这老和尚肯定不是看到血斧上的字,才知道血斧的。可是他赖死不说,胡忧也没有办法。难道要把他吊起来打一顿。他都这么老了,也不知道吃得了几鞭子。

    一灯大师看胡忧有些气恼的样子,笑了笑,说道:“那衣柜里有套僧衣,你先拿来穿一下吧。”

    胡忧心说这次亏吃大了,什么都让人家都看光了。

    穿好了衣服,胡忧又想着法子向一灯大师了解情况,可是这老家伙,怎么都不说。胡忧以不帮他写佛法故事做威胁,他却说胡忧已经收了礼金,必须得完成承诺。

    气得胡忧直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现在连和尚也变得奸诈了。

    还想再问,外面转来了‘嗵嗵’的打门声,看来吴紫紫已经压不住外面的那些大小和尚了,他们要进来。其实要不是一灯大师给了吴紫紫一个信物,那些和尚,早就已经冲进来了。

    胡忧看今天是没法从一灯大师这里弄到什么消息了,想想自己也没有吃什么亏,来日方长,他总有办法,敲开老和尚这张嘴的。先开门再说吧。

    胡忧刚一开门,吴紫紫就第一个冲了进来。她比那些大小和尚还急呢,要不是胡忧让她在外面守着,她早进来了。

    吴紫紫一进门,看来胡忧光着光,穿了身和尚的衣服,差点没吓晕过去。颤声问道:“无名,你怎么出家做和尚了”

    吴紫紫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胡忧忙哄吴紫紫道:“不是,不是,哎呀,你先别急着哭嘛。我是那种想不开,要当和尚的人吗?”

    胡忧这话,顿时为自己着来了白眼。几个跟着吴紫紫进来的和尚,全拿眼瞪他。按胡忧那意思,合着人家是想不开,才做和尚的?

    大小和尚见到一灯大师的样子,也是一阵的惊呼。胡忧才不理一灯老和尚怎么解释呢。虽然刚才一灯有输功帮他,但是别忘记了,那个什么舍利子,可是他拿出来的。要不是那舍利子,也不会弄出那么多的事。再说了,他那里还欠着解释呢。这老头软硬不吃,一点口风都不露,真是要命。

    吴紫紫听了胡忧的话,微微放心了一些,一脸疑惑的问道:“那你怎么穿成这样,还有,你的头发呢?”

    胡忧摸摸那一点毛都没有的头发,笑道:“天热,这样凉快些。光头可是寺庙的特产,既然来了,总得试试嘛。要不你也来一个?”

    吴紫紫吓得两手抱着自己的脑袋,连连摇头道:“我不要。女孩子剃光头,难看死了。”

    胡忧看吴紫紫不问这事了,给一灯大师打了个再见的手势,对吴紫紫说道:“今天一大早的来,你也累了,我们回去吧。”

    吴紫紫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又想起写佛家故事的事,问道:“一灯大师不是说让你写故事的?”

    胡忧笑笑道:“我已经和大师说好了,明天才开始写。”

    “哦,那我们回去吧。对了,明天你来的时候,要带上我哟”

    出庙的时候,胡忧没有见着赵尔特,不过他也不用怕,以赵尔特的能力,他会知道自己这几天都会来灵隐寺写佛家故事的。相信明天,他们肯定能见着。

    回来的路上,吴紫紫一直追问胡忧在禅房里发生的事,她可不是傻蛋,胡忧头发没有,衣服又不见了,那一灯大师,又一下老了那么多,没有发生什么事才怪。

    对于这个事,胡忧也挺头痛的。只好瞎编了一个故事,把吴紫紫给糊弄过去。看她半信半疑的样子,显然不太相信。可是胡忧也没有办法呀,这事太离奇了,他自己都弄不清楚呢,要怎么说。

    胡忧和吴紫紫是骑马出去的,刚一回到吴府,下人就告诉吴紫紫和胡忧,吴立让他们回来之后,马上过去一趟。

    吴紫紫到没有什么,吴立叫她去,是常有的事。但是胡忧不能不在心里琢磨,这吴立这次,又想玩什么呢?

    和吴紫紫一块来到吴立的书房,这还是胡忧第一次光明正大的来,昨晚他是从房顶溜来的,那当然不能算。

    敲了门,门里传来了吴立的声音:“是紫紫和无名吧,进来吧。”

    吴紫紫对胡忧笑了笑,推门进去。这丫头很会撒娇,娇娇的叫了声哥,就缠了过去。

    吴立摸摸吴紫紫的脑袋道:“看你,弄了一头的汗,今天上哪玩去了?”

    吴紫紫横了吴立一眼道:“你不是知道嘛,还要问人家。”

    吴立宠溺的笑道:“哟,问问都不行了?你告诉我的可是去灵隐寺上香,可是上香要整整一天吗。我记得你以前去,半天不用,就回来了。”

    吴立说得不错,吴紫紫是早上天没有亮就出去的,现在天色已经擦黑了。那还不是去了整整一天吗。

    原来胡忧和吴紫紫离开灵隐寺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府。吴紫紫是怎么看胡忧身上的那身衣服都不顺眼,非拉着胡忧去另买一身衣服换上。

    一个大姑娘拉着个‘和尚’去买衣服,真是让不少人大跌眼镜,也弄出了不少的笑话。买好了衣服,都已经过中午了,胡忧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总要带吴紫紫去吃顿饭吧。吃了饭,吴紫紫还不愿意回来,又让胡忧陪她四处转。胡忧看吴紫紫今天除了早上那会,都挺听话的,于是就陪着她四处走走看看,也顺便了解一下这金城的地形地势,不知不觉,就已经到华灯初上,这才回到府中。

    吴紫紫低头,玩着衣角道:“人家上完香,顺便逛逛街嘛。”

    吴立拉着吴紫紫逗了几句,就让她先出去了。

    吴紫紫离开了之后,书房里,就只剩下了吴立和胡忧两个人。当然,这只是表面,胡忧可感应得到,吴立身后的屏风那边,至少有七八个侍卫,而门外还有。

    胡忧心里知道,这个吴立表面上挺信任他,由着他跟吴紫紫来往,但是暗地里,还是防着他一手。胡忧到不怕吴立派人去韩国查他,韩国那地方,全是说大话的人,没几个实心人,到那你就等于进了**阵,很难弄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胡忧怕的是吴立从别的地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要知道他在各种场合出现得也不少,也不是只有赵尔特见过他的。人怕出名,猪怕肥,谁知道还有谁惦记着他呢?

    吴立等吴紫紫离开了之后,这长一指边上的茶几,对胡忧说道:“坐吧,陪我试试新到的茶叶。”

    胡忧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只能小心的应付。

    吴立喝了口茶道:“听吴妈说,你现在缺一些药材?”

    胡忧点点头道:“是的,那些药不在药王录之中。之前我用的都是自己的存货,现在已经不多了,必须得想办法补。”

    吴立问道:“七姑娘山没有吗?”

    胡忧早就知道,吴立一直都有派人跟着他,对吴立知道他和吴紫紫去过七姑娘山采药的事,一点都不奇怪。

    胡忧摇摇头道:“那些药很特别,七姑娘山没有。”

    吴立‘嗯’了一声,道:“你对这羊角风有几分把握?”

    胡忧回道:“三少的情况,公子应该也知道的。现在我只能说,我用的药有效,至于要多久能完全治好,我也不敢说。事实上,没有任何人敢说这样的话。”

    吴立放下茶杯,看着胡忧道:“你当初进府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那时候你多牛气,现在怎么又缩了?”

    胡忧不卑不亢的说道:“我现在也没有缩回去,如果公子不信我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

    吴立的脸,一下冷了下来,哼声道:“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吴府?”

    胡忧不甘示弱的回道:“按我的意思,我不想走。但是公子让我走,我也不会死皮赖脸的留下。我还是之前那句话,有本事的人,无需看人脸色。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在哪干不是干啊。”

    吴立的脸色不但没有因为胡忧的话而变得更坏,反而又露出了笑脸,道:“我也是随口一说,你也不用反应这么大。年轻人,有点脾气是好的。但是也不能太冲,那样对你没有好处。”

    吴立说到这里,话风一转道:“你最近和紫紫走得很近呀。”

    这吴府里的事,吴立什么都知道,胡忧也不用藏着掖,大方的点头道:“是的,紫紫小脸这几天经常来找我玩。”

    吴立点点头,问道:“那你呢,你觉得紫紫怎么样?”

    胡忧暗暗的说话,这吴立说了半天,东一句,西一句,讲究想要干什么?

    胡忧道:“漂亮,聪明,活泼可爱,挺好的。”

    吴立拿起茶壶,伸手亲自给胡忧到茶,看似随意的说道:“如果我把紫紫许配给你,你看怎么样。”

    胡忧心中一动,马上电闪着吴立这话背后的意思。眼中做出狂喜之色,手却惊慌的打翻了茶碗,连连摇手道:“无名不敢,不敢。”

    吴立看着胡忧的眼睛,加重语气道:“是不想,还是不敢?我只问一次,你要想好了,再回答。”

    胡忧垂头道:“我怕配不上紫紫小姐。”

    吴立道:“这么说,你还是想的了?拿出你的气势来,告诉我。”

    胡忧知道,以自己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名利个性,此时必须点头。他百分这百的可以肯定, 吴立跟本就是在试探他,而不可能真把吴紫紫许给他。

    胡忧一挺胸道:“想,紫紫小姐漂亮又温柔,小人从第一眼看到她,就已经爱上她了。”

    胡忧故意说了‘温柔’两字,是有深意的。谁都知道,吴紫紫跟本不温柔,他故意那么说,是突显自己喜欢富贵的个性。

    吴立点点头道:“你这段时间的表现,我都看在了眼里。我这人,最喜欢有本事的人,我不会反对你和紫紫的事,但是你要向我证明,你对紫紫的诚意。”

    胡忧心说,正题要来了。

    胡忧一拍胸口道:“公子有用得着小的,只管吩咐,小的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吴立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从身后拿出一张红色的飞签,递给胡忧道:“这是下午宫里发给你的,你先看看吧”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