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70章 血之融合

    270章 血之融合

    胡忧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没有好处的事,他肯定不会干。别说什么可以获得一灯的友谊之类的话,胡忧不觉得,获得一个和尚的友谊,对自己有什么用。

    难道就因为上香可以打折吗?

    他才不要呢,这次要不是吴紫紫要来,而他本身又以这个事来联系赵尔特,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来这个什么灵隐寺。等这里的事了结之后,他就会回到曼陀罗帝国去,以后都没什么机会来池河帝国了,更别提来灵隐寺。

    胡忧是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一灯能给他什么东西,偏偏这事还不能问,唉,真是苦恼呀佛家讲究四大皆空,他什么也不给,也是很正常的哟

    一灯大师看胡忧在低头琢磨着,本能的觉得胡忧这是在担心故事讲得不好,跟本就没有想到,胡忧是在苦恼着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好东西。事实上,他早就决定,给胡忧一样东西了,只是胡忧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周围的人是越聚越多,虽然他们都没有开口出声,但是环境还是变得吵杂了起来。

    一灯大师主动提议道:“这位施主,咱们不如到后面禅房小座,可否?”

    跟你去禅房坐,那赵尔特怎么办?

    胡忧装作去看周围的人群,目光却在赵尔特的身上定了一下,想要看看赵尔特是什么意见。

    赵尔特和胡忧接触过几次,也算是有了些默契,见胡忧的目光射过来,他是满脸喜色的点头。虽然幅度不是很大,但是已经足以让胡忧看出他的意思,是让胡忧跟一灯大师去。

    胡忧不知道这个一灯大帅,赵尔特还能不知道吗。池河是一个游牧民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每一个民族都有不同的信仰,有些甚至是完全相反的信仰。而佛法虽然在池河并不是那么显眼,但是它却在各个民族之中,都有一定的地位,也就是说,佛法在各民族之中,可以起到信仰之外的调合作用。

    这样说起来,似乎很复杂。如果把佛法比喻像做菜用的盐,药材里的甘草,那就容易理解多了。佛法在各民族的眼里,不如族中的信仰来得重要,却可以容易进去,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信一些。而千年的灵隐寺,则是这佛法之中的代表之一。

    胡忧看懂了赵尔特给他的眼神,心想赵尔特既然同意他去,那么赵尔特肯定会另想办法,与他联系的。于是点点头,同意的一灯大师的提意。

    胡忧去,吴紫紫自然也不愿单独的留在这里,她是死跟着胡忧,胡忧去哪,她也跟着去哪。好在这灵隐寺并不禁止女人进出,没有那么多的禁忌,一灯大师,也没有阻止她。不过其他的人,自然就不能跟去了。

    后面禅房的环境,要比前面的大殿要清幽很多,进出的除了大小和尚之外,就只有胡忧和吴紫紫两个外人。一灯身为主持,在灵隐寺的地位自然很高,每一个和尚,无论老小,都远远的给他行礼。一灯大师为人很也谦和,一路行来,也都一一还礼。

    大约走了十来分钟,一灯大师把胡忧和吴紫紫领进了一间并无什么特别的禅房。自有小沙弥给送上茶水,退去之后,禅房里,就只剩下了一灯大师,胡忧和吴紫紫三个人。

    “当”

    悠悠的钟声,从远方传来。阵阵梵背诵经之声,悠悠扬扬的响起。

    一灯大师微微一笑,解释道:“这是本寺的弟子在做早课,也是欢迎施主前来”

    胡忧心说这老和尚还真会说话,我看做早课是真,欢迎我嘛,不过是你借花献佛的一话水话而已,捧捧别人还行,对我嘛,那就不必了吧。

    胡忧打哈哈道:“那小子就多谢了。”

    一灯大师不温不火,猛的挺起了脊梁,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逼人的气势。边上的吴紫紫似乎没有什么感觉,胡忧却觉得内心最深之处,有什么东西,似乎正在觉醒。

    胡忧全身一震,瞬间脑子一片空白,虽然他早已经从吴紫紫和赵尔特他们的反应,猜到这个老和尚不是一般的普通和尚,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一灯,居然是一个超极高手。胡忧从来没有如些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技不如人。他的内心告诉他,如果这个老和尚要杀他,他躲不过一招。

    升起这样的感觉,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他却相信,这是实事。

    一灯大师只是这么来了一下,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自言自语的,又像是对胡忧说道:“佛法讲究的是一个缘字。不知施主以为如何?”

    胡忧知道,还是不要在这个老和尚面前玩什么花样的好。他刚才那个动作,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什么佛家无怒,这老和尚对自己那连篇的水话,不就是很生气了吗。

    胡忧回道:“我也觉得是这样。不然我们也不会有缘在今天相见了。”

    一灯大师叹了口气道:“施主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难怪能通晓那么多佛法故事。”

    胡忧笑笑道:“我知道的很也平常。大师,小子大胆问一句,那些故事,对于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一灯大师毫不犹豫的回道:“不错。那是佛祖传下来,教化育人的精髓所在,能让千万人知法明理,感化众生。”

    胡忧大着胆子道:“按大师的意思,是不是拿任何的东西,都无法与之相比,哪怕是这整千年的灵隐寺?”

    一灯大师微微笑道:“施主有话,不妨直说。”

    胡忧同样抱以微笑道:“我想大师已经猜到弟子的心声了。”

    一灯大师点点头道:“施主是我见过的,最真性情的人,民间有句话说得好,干活吃饭,吃饭干活,这天下没有白吃的饭,也没有白干的活。小僧明白了”

    胡忧心说,这老和尚看来不傻,明明就是什么都知道嘛。

    一灯大师探手入杯,拿出一个红色小盒子,放在桌上,推给胡忧道:“小僧今天就做一回俗人好了,这锦盒之物,就算做对施主赠下故事集的一个回礼”

    胡忧看那盒子不过是比手指头大一点,暗猜着会是什么呢?装金币的话,最多也就装十来个,这老和尚自己都说了,全寺上下,找这些故事都找了三百年了,他该不会几个金币,就把少爷打发了吧。

    难道是大力金刚丸之类的秘药?别逗了,那些都是小说里的玩艺,真实的药丸,跟本就没有那么神奇。少爷就是干这行的,你可别拿这些来糊弄我。

    吴紫紫也很好奇,这一灯大师会拿什么来和胡忧交换好些佛法故事。她可没有胡忧想的那么多,偷偷的在下面捅了胡忧一下,道:“快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胡忧看了一灯大师一眼,把盒子打开。只见盒子里装着的,是一颗墨色指头大的晶体。晶体为圆型,在日光之下,闪出黑色像火一样的光茫。他刚想问一灯,那是什么东西,突然就感觉到融合入体内的血斧,猛的蠢蠢欲动,似乎像要透体而出一样。

    胡忧用很多的精神力体,才勉强的把血斧给逼住,没有让它出来。豆大的汗水,却已经湿透了他的衣襟。

    吴紫紫是挨着胡忧坐的,她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胡忧的不对劲,关心道:“无名,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胡忧忍得非常辛苦,咬着牙道:“紫紫,你到外面帮我看着,别让其他人进来,我想跟一灯大师单独说一些事。”

    要是换了今天以前,吴紫紫肯定不会愿意出去的,但是现在,虽然她同样还是不太愿意,但是却不敢违背胡忧的意思,咬着小贝牙,点点头,依依不舍的出去了。她出门的时候,一灯大师塞给她一个东西,同样交待不要让人进来。

    吴紫紫刚一出去,反身关上门,胡忧的血斧就压不住了,瞬间出现在了胡忧的手上,强大的杀气,充满了整个禅房。

    一灯大师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一样,连脸色都没有变化,还是一脸笑意的坐在那里,慈祥的样子。

    血斧往日出现的时候,都是纯白透明的,一般肉眼很难看清楚他的样子。而此时,血斧 却呈现出黑色,与那盒子里的小黑球颜色一模一样。

    胡忧血斧在手,整个人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显得狂爆无比,眼睛都变成了血红色。

    胡忧瞪着一灯大师,指着那从血斧出来之后,就一直在盒子里高速旋转的黑球道:“老和尚,那是什么东西。”

    一灯大师两眼死瞪着胡忧手上的血斧,喃喃自语着什么,听闻胡忧的话,连忙说道:“这是舍利子,快,把你手中的血斧靠上去,你将会受用无穷”

    胡忧没有想到,一灯大师居然能一眼就认出他手里的是血斧。生性谨慎的他,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听一灯大师的话,哪怕血斧本身就有靠向那颗黑色舍利子的冲动。

    胡忧强压着血斧问道:“靠过去会怎么样,你说告诉我。”

    一灯大师的脸上,首次出现了焦急之色,急急的说道:“这个我稍后再告诉你,快点,靠上去,不然要出大事”

    一灯大师的话音未落,那黑舍利子已经发生了变化。它旋转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而胡忧手中血斧的蠢动,也更为强烈。胡忧都已经快控制不住它了。

    胡忧咬着牙硬顶道:“你先告诉我,会怎么样”

    一灯大师道:“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只知道,再不快点,舍利子就要爆炸了,到时候,整座灵隐寺,包括你我,都得完蛋”

    胡忧不想相信一灯大师的话,但是身体的感觉告诉他,那黑色的舍利子,已经变得越来越狂暴。它似乎蕴含是无比强大的力量,而且那力量受血斧的刺激,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胡忧很难描述现在自己的感觉是什么,他觉得那血斧就像是有生命一样,受到舍利子的强力吸引,他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像,才决定怎么做,但是那显然不行。

    此时他已经有些欲罢不能,只能保持住自己的一点清明,尽可能阻止不明事件的发生。

    “轰”

    血斧没有靠向舍利子,可是舍利子却自行的在高速旋转之中,飞向了血斧。

    舍利子和血斧撞在了一起,并没有发生爆炸,但是胡忧却感觉与爆炸没有任何的分别。

    一撞之下,舍利子不见了,血斧也不见了,胡忧的身体,却涨了起来。一股从未见过的强大能量,从他的手心冲入,狂暴的在他的内体横冲乱闯

    胡忧跟本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想动,但是却动不了。他现在面对的痛苦,比那次在沼泽里的血之醒觉还要可怕。

    “哗。”的一张口,胡忧一口血喷了出去,血雾没有散开,瞬间从血红色变成黑色,直接在空气之中,燃烧了起来。

    黑色的火焰,把整个禅房都映照成了黑色,这里不再是禅房,有如阿鼻地狱。

    远处的诵经之声,猛的停了下来。那边正在做早课的和尚,似乎感应到了这边的不对,远远传来的脚步声,告诉禅房之中的胡忧和一灯大师,他们正向这边跑来。

    胡忧现在是完全不能动,一灯大师是不敢动。黑色的舍利子是他拿出来的,他能感应到胡忧身上的血斧和舍利子有交流,但是他也不知道,舍利子和血斧变成这样,会发生什么事。这种事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突的看到胡忧全身膨胀起来,发出道道黑色的火焰,一灯大师脸色一变,一咬牙,左手结了个法印,右手猛的按在胡忧的头顶天灵之上。

    胡忧看到一灯大师的手往自己的头上来,还以为这老和尚要下杀手。他想自保,但是跟本就动不了一个指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灯大师的手,放在自己头上。直到感觉一股柔和之气,从头顶灌下,像似要去牵引内体那狂暴之气,而不是下杀手,他才安心了一些。

    门外传来娇咤,是吴紫紫的声音。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也同时停了下来。看来了吴紫紫阻止了那些和尚的闯入。

    胡忧没有精力去猜门外的情况怎么样,一灯大师的佛气****之后,他的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不只是舍利子和血斧的能量,似乎还有其他的能量,也在蠢动。

    胡忧不知道自己的体内,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难受,全身经脉都快要裂开了。他很后悔跟这个什么一灯大帅来禅房。就像那些无知少女,和色狼一起去开房一样后悔。但是后悔是没有用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他必须想一个办法,把自己从困境之中解脱出来。在胡忧的信念里,命运一定在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不允许自己如此的被动。

    胡忧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让自己冷静下来。用心去感受自己现在的情况。

    他闭上了眼睛,关闭掉对外界的一切感觉,仔细的分析自己身内的奇怪异动。

    慢慢的,胡忧发现了第一股力量。那是血斧和舍利子,它们相互纠缠着,在自己的体内高速转动。身体的巨大痛苦,大部份都来自于它们。

    接下来,是一灯大师从头顶灌下来的能量,那能量很平和,没有半点的厉气。他似乎想要引导那舍利子和血斧的能量,在体内形成一个循环。但是他明显的力不从心。他的佛力不够强大,控制不了。

    另外,胡忧还感觉到了几股能量,它们分别来自眼睛,手中的戒指,和下面的那四颗蛇牙,这几股力气都不大,但是却很坚韧。胡忧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生出来的,但是他觉得,这些能量,也许可以帮他。

    他先去控制眼睛那里的,但是几经比努力,他还是放弃了。那里的能量不听他的。戒指的能量也一样,不听指挥。最后来到小胡忧脑袋上的那四颗小蛇牙,一开始也不行,在胡忧失望的时候,它们却动了。

    那是四股非常小的能量,它们在胡忧的指引之下,慢慢的移动了起来。

    胡忧不能确定,这么小的能量,能不能起到作用,但是他现在,除了试一试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有靠它们了。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关键时候,还得老2挺身而出。

    胡忧控制了那四股分别来自四颗蛇牙的能量,猛的撞进了那股由舍利子和血斧形成的黑色能量之中。

    ‘轰‘

    一灯大师像是被雷劈到一样,猛的飞了出去,一头撞在墙上。他输进来的那些佛气,却留在了胡忧的体内。

    胡忧感觉自己被人放进了一口大锅里,下面烧着熊熊烈火,上面却一直有人在往锅里倒冰水。全身上下,是一会冷,一会热。脑中无数的幻象,像放电影一样出现,一会回到从前,一后回到纷飞的战场上。

    他只能下意识的,用来自小胡忧那点唯一可以控制的力量,去引动那黑色的能量,跟着那股佛力,完成循环路线。他也不知道,那样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除了那样做,他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