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67章 身探虎穴

    267章 身探虎穴

    胡忧出得小楼,就一路潜在黑暗之中,黑暗永远是隐藏秘密最好的地方,胡忧今天,却要借助黑暗,去解开秘密。

    吴鑫魁的住所,也在吴府之内,但是因为吴鑫魁的地位比较低,所有他的这个住所,离着吴府的核心区,还是比较远的。胡忧要潜到那里,有一定的难度。

    其实胡忧有一个更易容到主府的办法,那就是利用他身上的通行牌。拿那个通行令牌,以给三少配区药之名义,就可以让他很轻易的直达主府那边。到了那里之后,再出点力,就可以到开会的地方。

    但是胡忧不想那么做,一来,胡忧从来没有晚上去过药房,在这个时候,突然过去,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二来,胡忧不想任何人知道,他曾经在这个时候,进入过核心区。

    夜黑风高,真是潜行的好时候。胡忧此时是拿出了他偷香窃玉的本事,一连避过三个暗哨,进入到了主府的区域。前面的路,他这几天是常来常往,已经很熟悉了。难的是后面的部份。书房那边,胡忧是大体知道方位,但是却从来没有去过,对这里的部署,他是一无所知。

    刚一踏进书房的地区,胡忧的心就感觉到一阵的悸动,这是危险的信号。胡忧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天风大6之后,身体对危险的预知,要比以前强了不是一倍两倍的。以前要是也有那么强的感应,也就不用老是让城管抓着了。唉,别想那些了,一想就眼泪哗哗的。

    危险信号那么强烈,胡忧没有敢在往里闯,哪怕是他并没有看到危险来自何处,但是他还是选择先退出去。

    在一处黑暗的墙下观察了好一会,胡忧才现了危险的来源。原来前面院子的正中处那个石磨下面,居然是一个暗岗。里面至少有四个人,在暗中注意着院里的动静。胡忧之前还想着利用那个石磨藏身呢。他要是过去的话,百分百让人现了。

    马拉戈壁的,他们居然还会玩地道战。

    胡忧暗骂了一声,只能另想办法,此路看来是走不通了。

    想来想去,胡忧决定上房,从房顶过。那上面的暗岗,总归是要少点的,实在被人现,要跑起来,也容易一些。

    这天风大6可没有水泥之类的东西,穷人家的房顶,大多盖草,有钱人家的,则是用小黑瓦。小黑瓦不是平的,呈半弧形。瓦分阴阳两种,阴瓦在下,阳瓦在上,相互扣着,把瓦与瓦连成一片,结实而不漏水。

    再有钱一些的 人家,用的就是琉璃瓦了,琉璃瓦的原理和小黑瓦差不多,但是它比小黑瓦要大一些,颜色也不是小黑瓦的那种黑灰色,而是金黄色。太阳出来,照在瓦上,会出金光,非常的漂亮。琉璃瓦代表的是权势和财力,吴府的主楼,用的就是这种琉璃瓦。

    胡忧从戒指里,拿出飞天抓,先轻轻的打在一棵树上,再借树之力,上到房顶。

    上房最要留意的,就是不能出任何的声音,不然在这种夜色之下,一但出声音,那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到。所以胡忧得尽可能的小心才行。

    这话说来容易,可是要想在琉璃瓦上走而 出声音,那可是非常困艰的事。要知道那些瓦彼此互扣,可都是中空的。本身又是架上木条之上,胡忧是小心再小心,还是不时的会现‘咔咔’声,弄得他冷汗直下。这玩艺,真是太要命了。

    在房顶上走了大约十分钟,胡忧感觉有些晕。这在房顶上看东西,由于视角的不同,看到的东西,与地上看到的,不太一样。胡忧感觉着,自己似乎找不到书房的位子了。

    远远从小楼看过来的时候,这边是只有一片亮光,可是现在,胡忧的前后左右,全都是灯火。人说身在花丛之中,很容易迷住眼睛。胡忧是身在灯火之中,有些迷失方位。

    这样可不行啊,要怎么办呢?难道再溜在地面去从新定位?

    那也太菜了吧,胡忧觉得这个方法不好,丢脸不说,最主要是一上一下,很容易让人家现了。

    实在不行,揭瓦吧,看看下面是什么地方,这样应该比较好定位。

    这年代没有水泥,更没有胶水,每块瓦都是砌上去的,要抽开一块,不是太难。胡忧看好了四周的动静,爬在屋顶之上,抽开了一片瓦。只看了一眼,胡忧赶紧盖回去。下面是一个女人仰面躺在木桶里泡澡呢。这不盖快点,很容易让她现。

    盖好了瓦片,胡忧想想不对呀,自己是往书房那边去的,怎么会有女人在下面洗澡。而且这个女人用的木桶很普通,边上又没有丫鬟服侍,绝对不是吴立的妻妾,是属于下人类的。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弄错了方位?

    胡忧想着,回忆着自己一路行来,似乎都没有现暗哨,这明显太不合理了。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吗?

    胡忧在屋顶站定,仔细的观察前后左右的房屋,好一会,终于让他现了问题。原来这些房屋全都是以乾坤阵的布置排列的。之前他没有注意,连着走错了好几地方。

    找到了问题的所在,那就容易得多了。胡忧在这里,暗暗感谢福伯,要不是他交给的阵法变化,这小小的乾坤阵,还真要把他给难住了。

    从新找回方位,胡忧加快了度。他已经在路上,耽误了不少的时间。再不抓紧一些,等他到了地头,人家都散会了,那不是白来一趟吗。

    当胡忧在屋顶上现第一个暗哨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有对路了。小心的往前摸索,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惊动任何人。

    足足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出了一身臭汗,胡忧终于来到了地头。有一点,胡忧有些奇怪,这里居然没有见着一条池河狗。不然他想要摸进来,还要更难一些。哪怕他已经准备了对付狗的办法。

    奇怪是奇怪,不过胡忧现在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了,脚下就是书房,得抓紧时间才行。

    在最不起眼的角落,胡忧抽开了一片琉璃瓦。没敢全开,只是开了一条缝,听得见声音,看得见人就行。

    趴在细缝处往下看,胡忧松了口气,这回地方没有错,当中坐的,正是吴立。吴立的身边,有一个大汉,黑脸,浓眉,大眼睛,下巴和脸上,都长着胡子,这人正是吴紫紫口中的秦将军秦启胜。其他的几个人,胡忧认识其中的一个,是吴府的总管,别的人他就不知道是谁了。不过这些不重要,关键是听他们说什么。

    胡忧是来偷听情报的,可是这会,下面的几个人,包括吴立在内,都不开口,这不是让人着急嘛。

    如果可以,胡忧真想敲他们的脑袋,提醒他们赶紧该说什么说什么,不过这显然是不可以,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着吧。好在看他们都在沉思的样子,看来事情还没有个结果,自己并没有错过最精彩的部份。

    又过了一会,秦启胜开口道:“公子,我任为咱们应该出兵曼陀罗,这秦岭的崩塌,乃是天意所致。详细的地形,我已经亲自查看过,要通过战马和粮草辎重,完全不是问题。只要给我足够的部队,我可以从东区,打开一条通往曼陀罗的康庄大道。”

    秦启胜这话,让屋顶之上的胡忧,内心狂跳。打曼陀罗?他们这是要弄少爷呀。秦岭过去,就是少爷的洞汪城城,他们是想要暴我的菊花吗?

    胡忧强忍着跳下去,把他们全都砍了的冲动,沉心静气,继续偷听。

    这时候,一个坐在秦启胜对面的人,皱着眉头开口道:“据我所知,对应秦岭那一边的,是曼陀罗最西部的城市洞汪城。洞汪城现在的城主,是一个叫做红叶的女人。这个女人不简单,她和不死鸟胡忧的关系非常好。胡忧把红叶调到洞汪城,那说明洞汪城对胡忧来说,非常的重要,秦将军你有把握,对付得了胡忧吗?”

    秦启胜还没有开口,另一个坐在秦启胜身边的人,插话道:“不就是那个自封少帅的胡忧吗,我不觉得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不来则已,来了我牛毕叫他偿偿厉害”

    胡忧心中暗骂,偿什么厉害,要老子咬你一口是不是?他祖母的,这些该死的,怎么会想起打我的洞汪城呢。你们国内自己的事,还不够乱吗?

    总管吴能冷笑了一声道:“牛将军,大话人人会说,但是却不是人人都能说的。这次出兵的决定,事关我吴氏一族的兴衰,可不是儿戏之事。

    那不死鸟胡忧,以短短三年的时间,空手创立不死鸟军团,手下雄兵三十兵,一手控制包括浪天在内的五座大城。箭伤安融三王子林正风,射杀林桂帝国陈梦洁皇后的胞弟陈常利,堡宁城更以一群乌合之众,硬抗林桂,安融,我池河三国联军二十万,一日之内,八百里奔袭并拿白云城,还有”

    牛毕不耐烦的伸断吴能的话,怒道:“吴总管,你一气说那么多,是什么意思长他人志气灭我威风吗?”

    吴能冷笑道:“我只是想告诉你,胡忧这个人,绝对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你立功心切不要紧,别把我吴氏一族百年的基业给毁了。”

    牛毕气头头筋直跳,指着吴能骂道:“吴能,你说谁抢功。今天你要不把话说清楚,我跟你没玩。”

    吴立一瞪眼道:“都给我闭嘴我问秦将军,没有问你们,再多话,家法伺候”

    看牛毕和吴能都不再出声,吴立这才缓了口气,说道:“秦将军,现在国内的形势,与之前的有了一些变化,李家最近的动作很多,在各方面跟我吴家做对。我们必须重新考虑,进兵洞汪城的可能性。那个胡忧,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依他往日的事迹,我觉得,他并不好对付,也许我们的计划,得暂时放一放了。”

    胡忧心说,看来李家对吴家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吴紫紫那一踩,还真是为吴立惹下了不少的麻烦。最让吴立头痛的是他还不能把吴紫紫给交出去。嘿嘿,看来得找机会,谢谢那个丫头呀,她这次,可帮了我不少的帮

    秦启胜一一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道:“家主的话,我很认同。这个胡忧,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说心里话,如果真要对上他,我没有必胜的把握。”

    看在场的各个人,全都有些泄气,秦启胜微微一笑道:“不过大家并不用担心,据我得到的秘报,胡忧此时,并不在洞汪城。”

    看吴能刚要说话,秦启胜继续道:“请容我把话说完。我知道有人想说,胡忧应该在浪天城。事实上,我这次赶回来,正是要告诉大家这事。

    经过多方的努力,我已经证实了,胡忧不在洞汪城,不在浪天,也不在不死鸟军团控制下的任何一个城镇,他甚至不在曼陀罗帝国”

    吴能惊讶道:“这不可能”

    秦启胜认真的点头道:“这是事实,我得到确切的消息,胡忧在白云城一役之后,就神秘的失踪了。之后有人在南宁帝国的庆良城见过他,然后就不知所踪。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胡忧在心里大叫,你们几个该死的,老子在你们头上呢

    吴立皱眉道:“既然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那么他很可能回到了曼陀罗帝国,胡忧此人非常的狡猾,我们必须得防着他”

    胡忧在上面大骂,你吴立才狡猾呢。老子不想着打你,才却要去打我。你说谁狡猾

    这话也就胡忧骂得出来,他也不想想,人家吴立说去打洞汪城,还只不过是一个计划而已,他老哥子到好,都已经潜到人家的房顶来了,他还好意思骂人呢。

    秦启胜摇头道:“我可以确定,胡忧此时跟本不在曼陀罗帝国,至少他所在的地方,离着他的军团很远”

    吴立问道:“这何以见得?”

    秦启胜道:“因为胡忧最信任的手下头号女军师红叶,已经离开了洞汪城,去了浪天。现在浪天事实上是红叶在代管。所有的命令签,用的都是红叶的中将令,而不是胡忧的不死鸟令”

    吴立听完秦启胜这话,没有在问了,思考了一阵,道:“胡忧是不死鸟军团的灵魂人物,他不在曼陀罗,对我们来说,却实是一个机会。现在池河帝国内部,派系林立,局势每天都在变化。如果我们能拿下洞汪城,就可以给各大势力,一个宣泄的出口。曼陀罗的巨大资源,足可以让各大势力闭嘴,这样无论是对池河帝国,还是对我吴氏一族,能有着巨大的好处”

    吴能道:“公子,既然你早有打算,让各个势力,都分上一杯羹,为什么不联系他们,一起进兵洞汪城呢,那样我们的压力,不就会小很多了吗?”

    牛毕不屑的撇嘴道:“你那名字起得真好,真够无能的。洞汪城是东进曼陀罗的桥头堡,只要把它控制在我们的手里,那么各家势力,都得听我们的。那里就是一个关,我们说可以过,他们就能过,我们说过去得交钱,他们得给钱。控制一个洞汪城,比打下十个大城的利益还多,懂了吗,傻蛋”

    吴能虽然不服气,但是也找不到反驳的话。因为他也承认,这一次,牛毕比他看得远,在战略上,他确实要差着牛毕不少。

    胡忧也在上面感叹,这吴立不愧号称四大公子之,手下的人才,可真有点能耐呀。只从一点点蛛丝马迹,就能断定,老子不在曼陀罗。可惜呀,你们的胆子还不够肥,不敢猜老子就在你们头上。

    胡忧又听了一阵,就不听了。他们的结果 已经出来了,吴立已经命令秦启胜集结军队, 吴能调集粮草,趁胡忧不在曼陀罗之际,对洞汪城动进攻。

    想要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再听下去,也没有用。胡忧得在暴露之前,先回到小楼,仔细的考察,好好的计划,怎么样吴立的计划胎死腹中。

    无惊无险的安全回到小楼,先把衣服换下来,再来了个凉水澡,让自己的脑袋更加的清醒一些,胡忧静静的站在窗前,考虑着下一步的计划。

    现在红叶,西门雪,吴学问,朱大能他们都不在身边,胡忧在这池河帝国,没有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洞汪城的城防虽然是胡忧亲自督建的,又有十万红fen军团的退伍兵,参与城防,胡忧对它的防御力有信心,吴立他们想攻破,得花巨大的代价。胡忧不怕打仗,但是他现在不想打仗,他要给不死鸟军团争取一个平静的展空间,等不死鸟军团壮大了,别人不想打,他都得找人家打呢。

    那叫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得想个办法,让吴立出不了兵。

    马拉戈壁的,跟老子玩,老子弄死你们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