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64章 忽悠皇帝

    264章 忽悠皇帝

    李进忠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他也知道,老皇帝赵光应是生气了。赵光应的身体,现在是一年不如一年,很多时候,都已经没有精力去管国事,都是在后宫里呆着。李进忠是早就已经有了反心,但是到这个时候,他却依然有些迟疑。

    他不敢

    是的,李进忠现在还不敢。

    赵光应毕竟是跟里杰卡尔德齐名的人物。虽然里杰卡尔德威振天风大陆的时候,赵光应还很年轻,但是他毕竟是真正经历过第一次天风大陆战争的人。没有人知道,在他那副日渐衰老的身体背后,还隐藏着什么。

    出头的椽子先烂,没有人原意去做出头鸟,试金石。李进忠也不愿意。可是现在赵光应已经说话了,不反就得按他说的做,这也是他不肯的。

    思来想去,李进忠把目光看到了大皇子赵尔康的身上,他和赵尔康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这几年,他没少帮赵尔康干事,这时候,应该是他出些力之时了。

    赵尔康看到李进忠的目光,也知道跑不掉这事。他可以装做视而不见,但是他不能那样做。他今天要不保存李进忠的面子,那么日后,他也就再也得不到李家的支持。他们之间没有多少真正的友谊,但是共同的利益,已经把他们绑在了一起,跑不了你,也蹦不开他。

    赵尔康没有李进忠的支持,那他势必要在争位的局势上,要弱于有吴家支持的老2。老三现在人微言轻,不就是因为他得不到各大家族势力的支持吗。

    何黄和钱多多都是那种见风倒的角色,现在他和老2赵尔顺实力相当,老头和那不男不女的不会有太大的动作。一但李家不再支持他,那何黄和钱多多肯定倒向赵尔顺,那赵尔康这大位资格,也就算是扔了。

    李进忠的情况,事实上和赵尔康也差不了多少。他是和赵尔康绑在一起冲的,如果赵尔康此时不要他,那他在金城的势力,也会大大的受损。金城是池河帝国的权力中心,乃必争之地,在大位争夺已经快要进入白热化的时候,这时候势力受损,关系着的,可是整个家族的命运。

    其实不止是赵尔康和李进忠之间,吴立和二皇子赵尔顺之间,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在坐的,近千各级权贵大臣,又有多少人,不是这样。

    事非圈,名利场,没有多少人,是可以置身事外的。

    胡忧坐在一边,把赵尔康和李进忠之间的眼睛交流,全都看在了眼里。他知道,这时候应该是赵尔康出声的时候了。

    果然不出胡忧之料,赵尔康接到李进忠的眼神后,马上就有做动作。

    赵尔康踏前一步,对赵光应道:“父王,儿臣对此事,多少有些了解,不如由儿臣来详述吧。李衙内的伤很重,我昨日前去探望,他还没有醒。病体多磨,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休息了吧。”

    衙内是一个官职,由家族内部自己定名,皇室承认,每个月会发给一定的金贴。赵尔康口中的赵衙内,指的就是新一代的‘太监’李进孝。吴紫紫也不是白丁。她的官名是格格,吴格格。这种官在帝国上没有什么权的,能有多大的势力,那决取他所在的家族给他多少了。

    赵尔康看赵光应没有出言反对,马上就把吴紫紫和李进孝之间那点事给说了。三言两语的,算是做了个解释。反正在场的人,没有不知道的,也用不着说得那么细。

    完了,赵尔康看了吴紫紫一眼,总结道:“当日李衙内是伤着了男根,而吴格格是伤着了脸。现在看来,吴格格似乎已经好了。”

    赵尔康的话,把大家的注意力又再一次转到了吴紫紫的身上,吴紫紫噘着个嘴不出声,还是交由吴立来做主。

    吴立看赵尔康出招了,也拿眼睛去看二皇子赵尔顺。这时候是他们两个兄弟之间斗了,赵尔顺不能总在一边看着。

    赵尔顺也知道,是他出场的时候,咳嗽了一声道:“启禀父皇,据儿臣所知,吴格格当时的伤也非常的厉害。多亏了府中的狂医无名 先生出手,才不至破像。不过吴格格这一次,也吃了不少的苦。”

    赵光应看看赵尔康,又看看赵尔顺,点点头,‘嗯’了一声:“原来事情是这样。”赵光应说着向吴紫紫招招手道:“紫紫,你过来,让我看看。”

    吴紫紫乖巧的走到赵光应的近前,赵光应借着火光,还是能隐隐的看到吴紫紫脸上那淡淡的伤痕。

    赵光应问道:“一定很疼吧。”

    吴紫紫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皇帝爷爷,你一定要帮紫紫做主呢。要不是无名大夫,紫紫现在都已经破像了。你不知道,紫紫那几天有多难过,死的心都有了。”

    女人在这方面,是占时优势的。吴紫紫恰到好处的哭述,连胡忧都忍不住在心里暗竖大姆指。这丫头,不愧是大家出生,对机会的把握,真是太强了。

    赵光应看来也挺宠着吴紫紫的,低声的安慰的吴紫紫好几句。吴紫紫也懂得见好就收,止住了哭,不时的抽噎几下,以表明她的伤心。

    赵光应把吴紫紫给哄好了,问吴立道:“那位无名大夫真乃神术,紫紫的伤,我看过了,不是正真的高手治不了。不知道这无名大夫今天来了没有?”

    吴立回道:“回陛下,无名先生就在微臣的身边。”吴立说着回头,把胡忧拉于自己的身边,道:“陛下,他就是无名先生了。”

    胡忧赶紧也适时的给赵光应请安问好。

    赵光应打量了胡忧一眼道:“你是哪的人?”

    胡忧回道:“回陛下的话,小人是韩国人川的。”

    赵光应点点头道:“韩国离我池河相距何止千里,吴立那么远请你回来,应该不单单是治脸伤吧。你还有什么本事没有?”

    胡忧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表现好了,他在池河的地位,马上就能上去,这样要行事也就方便多了。

    胡忧是江湖医生出生,要说会什么病,他还不是张嘴就来吗。

    牛皮不怕吹,就怕不敢吹,胡忧胆子可是肥得很,一挺胸道:“小人七岁拜师学习医术,前后共一十三年。师父他老人家,无论对风热风寒,外伤内病,各种的奇难杂症,都有研究,小人是得到了师父的真传,这才出师。原想着以一手医术,周游各国,亲身体验我天风大陆壮丽的河山,和各地风土人情。是吴立公子热情相邀,于是暂时留于吴府之中。”

    赵光应满意的点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好好好。”

    赵光应说着,看了吴立一眼,道:“吴立,本王欲借你爱将一用,不知可否。”

    吴立今天带胡忧来,就是有意让胡忧接近赵光应的,这还有什么不肯。就算不肯,他也不会蠢得摇头呀,赶忙连连点头称是。

    赵光应对胡忧摆摆手道:“无名大夫,你到本王这里来。人说入宝山不可空回,今天有良医在此,不可错过呀。”

    赵尔特在后面看着事态的发展,高兴得都想要大叫。全场只有他知道,胡忧这一次到池河,是帮他上位来的。对于这个不死鸟,赵尔特真是打从心底里佩服。他在战场上的本事,那就不用说了,这几年,只要是掌兵之人,没有谁没听过不死鸟胡忧大名的。

    这一次,胡忧可是单人匹马而来,用的还不是少帅身份,只用一大夫的身份,就已经能引起各方面的注意,有这样的人出手相助,赵尔特自忖自己的机会,又多了一分。只是不知道,如果让赵尔特知道,胡忧这次来池河,最大的目的,不是帮他上位,而是借机消弱池河的国力,那么他又会怎么想。

    胡忧来到赵光应的身边二尺处站定,他很明白,赵光应虽然是席地而坐,但是他坐下的那金丝蒲团,代表的是他的皇权,自己是绝对不能上去的。

    吴立看胡忧站定,也暗暗的松了口气。他没有想到,赵光应会直接把胡忧给叫过去。所以没有交给胡忧这地方的注意事项。看胡忧并没有去碰赵光应的禁忌,这才安了心。要不然,他做的多少工作,全都废了。

    独立于人前的胡忧,在一身礼服衬托之下,更显英气过人。这还是胡忧有意的收敛起气势,才不至于露出他身为不死鸟军团统领的霸气,不然不知道要迷死多少金城的大姑娘小媳妇呢。要不是帮柳氏逃出来的时候,曾经动过武,胡忧觉得装个文弱的书生,会更理想。

    赵光应又再一次的打量了胡忧一遍,道:“本王近日一直感觉身体不爽,无名大夫,你帮本王看看吧。”

    “是的,陛下。”

    胡忧行了礼,走上最后几级阶梯,伏跪下来,这会不跪可不行了。

    胡忧道:“请陛下伸出一只手。”

    赵光应奇怪道:“为何要伸手呢,本王又不是小孩子。”

    天风大陆为人看病,有把脉这一说法的,但是他们的把法不大一样,只是做为给小孩子看病的辅助。大多数大夫看的是症状,以症状对药王录上的解说,来给病人下药。而术士跟本连症状都不看,直接就是念咒。胡忧本就是江湖出生,觉得术士都是骗人的,自然对术士不怎么感冒,军中也没有术士,所以到现在,他还没有跟术士怎么打过交道。

    胡忧解释道:“这是我师父传下的独门迷法,叫做把脉,以脉像判断病情,大小人孩子都是可以适用的。”

    赵光应喜道:“这样的方法,本王到还是第一次听说,那你就给本王好好看看脉像把。对了,要左手还是在右手。”

    把脉分寸关尺,浮中沉,三部九候。左手心肝肾,右手肺胃肾,细分之下,还有多种分法,各管一处。

    胡忧那个无良师父,药不怎么灵,但是对把脉很有一定的研究,这也算是他交给胡忧唯一的一手真本事。

    这大风大陆的人,不懂这些,胡忧也不想解释。只说两边都要,至于要怎么个以脉像定病,他也不说。

    三指并拢,搭于赵光应的手腕上,闭眼细查。

    场中之人看胡忧那么严肃,也没有谁敢说话,全都静静的看着。

    大约过了三分钟,胡忧又换了另一只手,仔细的查看,如此反复三次,胡忧才收手,依然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一般人把脉,都是左右各一次,胡忧为什么要反复三次?

    这也是胡忧那个无良师父总结出来的,有个说法叫做粗,细,精。第一次是粗略一看,第二次是重点排查怀疑有问题的脉像,第三次是确认。

    赵光应看胡忧把完脉,就闭眼不说话,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毛病,也不敢出声打扰。

    其实胡忧这时候是在装,在坐的全都是池河帝国的权贵,大夫术士,他们见过的也不少,赵光应就更不用说了,全国最好的大夫术士,都集中在他那里。

    胡忧虽然治好了吴紫紫的脸,向别人证明 了他的实力。但是他心里清楚,比他强的大夫有的是,别的不说,吴立现在就没有百分百的信他。不然他为什么还没有让胡忧开始给他治羊角风呢。

    要想出头,就得显视出与别人的不同。说道装逼,胡忧可是这方面的高手。他知道,越是装得神秘,别人也就会越相信他。不过也不能装过了,凡是都得有个度,过了反而会收到反效果。

    大约沉默的五分钟,胡忧偷眼瞟了赵光应一眼,觉得也差不多了。于是故意长长的出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人老了最怕的就是死,特别是像赵光应这种金钱,美女,权势什么都有的人,那就更怕了。这两腿一蹬,不是什么都给人家了吗。但凡能多活一天,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他们也愿意。

    赵光应看胡忧睁眼,赶紧问道:“无名大夫,本王的身体怎么样。”

    胡忧瞟了下面的人一眼,看他们包括三个王子在内,都伸长了脖子,想知道答案,心中暗笑,要是就这样让你们知道了,那少爷还玩什么?

    胡忧面有难色的说道:“陛下,小人出师时,师父曾经有过吩咐,在讲术病情的时候,只能告诉受诊者一人所知。这叫法不传六耳”

    哼,装逼就是这么装的,少爷就不告诉你们,看你们能怎么办。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你们才是越珍惜吧。嘿嘿

    赵光应皱眉道:“还有这么一个规矩吗?那好,你伏到本王身耳边说好了,其他人都后退十步,谁也不许偷听”

    胡忧暗中得意,心说今晚回去,不知道多少人要议论自己了。

    胡忧略靠近赵光应几步,用只有赵光应可以听到的声量道:“陛下,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受过内伤,而这伤在左腰部”

    赵光应一听这话,脸色一变。当年他与里杰卡尔德联军色百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无意从马上摔下来,让马踩着左腰,快一个月才能动。这事知道的人很少,就连三个皇子都不知道。

    胡忧的站位非常好,说话的时候,也很注意把赵光应的脸,留给台下的众人。所以赵光应这突然色变,下面的人,看得是清清楚楚的。

    赵光应点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已经完全好了。”

    胡忧摇头道:“不,陛下,并没有好完,落下病根了。你这段时间,有没有觉得气虚,无故头晕,双腿没有力气,整个人没有精神,记忆力不好,还有,龙根不坚,软而不久,硬而无力?”

    胡忧每说一样,赵光应就点一下头,看胡忧的目光,也越来越佩服。他能不佩服吗,胡忧说的这些,都是老年人共有的病症,几乎九成九的人,都是这样。谁要六十几岁,还能在床上像猛虎一般,那他也就不是一般的人了。那是神兽草*泥马

    胡忧继续道:“这些都是你内伤影响的表 像。”

    赵尔特问道:“那还有什么别的内像吗?”

    胡忧点点头道:“有,但是小人不敢说。”

    不敢说你直接说没有就得。说有又不敢说,你这不是玩人吗。

    赵光应那个急呀,忙问道:“有什么你就直说好了。”

    胡忧犹豫了一下,指指自己的心口,问道:“陛下,你这段时间,会不会经常感觉这里一阵阵的疼?”

    赵光应连连头道:“是有过,那又怎么样。”

    胡忧卖弄道:“腰为肾,左胸为心,心肾相交,才能勾通天地之气,以供人体之需。陛下的腰伤经久不愈,拖累到了心,现在心也出了问题。”

    胡忧说到这里,停下来,两眼看着赵光应的眼睛道:“小人有一句大不敬的话,不知道陛下想不想听?”

    赵光应此时已经被胡忧给牵住了心神,胡忧说的话,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过。但是他又觉得,胡忧说得很有道理。

    赵光应也从胡忧的目光之中,看出了一些端倪,唉了口气道:“你说吧我想听听”

    胡忧正色道:“我看陛下,最多只有十年的命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