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90章 帝都立威

    290章 帝都立威

    “怎么,又让扶辰给戏弄了?”

    胡忧看林松一脸通红的走进书房,呵呵笑道。自从那次文斗之后,林松和扶辰之间,就斗出了火,林松是年少气胜,觉得被一个女孩子赢去,非常没有面子,总是想找回场子。而扶辰也是小女孩子脾气,虽然她大了林松五六岁,却也一点不让林松,俩人每次一见面,就火星碰地球一样斗在一起,这也算是城主府里的新景观了。

    林松硬做无事样的撇撇嘴道:“没事,就一小丫头,我才不和她一般见识呢。”

    ‘小丫头’几个字,在林松的嘴里说出来,再配以他那付神情,真是有些可笑。林松虽然 文思敏捷,但是毕竟才十三岁而已,跟本斗不过大他五六岁,又跟在胡忧身边,学了一肚子坏水的扶辰。林松每次都被扶辰欺负得很惨,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骂句‘小丫头’,出出 气而已。除了这样,他还能怎么样呢,要动武,他一个小书生,跟本不是扶辰的对手,别看扶辰柔柔弱弱的,她们四姐妹,可是欧阳寒冰的贴身亲卫,手底下功夫可不一般。

    胡忧同情的看了林松一眼,也没有拆穿他。对于林松和扶辰之间的互斗,他是不会管的。在他看来,斗一斗,对他们俩个都是有好处的, 反正他们斗的是诗文,又不会打起来。

    胡忧道:“女儿家嘛,让一让也算是男人的风度,呵呵,咱们开始吧。”

    胡忧说的开始,是指的开始学习。林松的学识是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他的年纪还小,阅历太浅,做官什么的,还不足以胜认。于是胡忧把林松留在身边,做一个伴读。说是伴读,实事上,他算是胡忧的半个老师,每天教胡忧一些文学方面类的东西。以他的才学,可以胜认这方面的工作。

    以林松的性子,本是想着做文官去的。不过那次与扶辰的文斗,让他的傲气被打压了下不少。连扶辰现在都不过是给胡忧做侍女而已,他算是做胡忧的老师,也能满意了。

    至于胡忧的另一半老师,则是吴学问。吴学问与胡忧不同,他在哥伦比亚军校里完成了全部的学业,在对军事和历史两科,很有一定的见解,胡忧当然不会放过他,也让他来教自己东西。

    有人会说,胡忧跟吴学问学习也就罢了,跟过十三岁的小孩子学,会不会太丢人了?

    有这种想法的人,才是真正的丢人。

    正所谓是学无止境,达者为师。人家会你不会,就有资格教你。学问并不是以年纪大小来区分的,没有学识的人,被算是再老也没有用。

    胡忧从小是江湖长大,跟着师父东游西混,没有正经的上过学。能像同龄人一样,背着那沉沉的书包去学校,曾经一度是胡忧的愿望。也正是这样的愿望,才使得他死不要脸的去求人家‘飘门’的江湖同道教他识字。

    来到天风大陆之后,太史公的故事书和在马里府里,无意之中得到的那本马里兵书,教会了他很多的东西,他在书中,得到了很多益处,也挑起了他对知识的渴望。

    之前,哪怕是在行军打仗之时,胡忧也是书不离手。现在浪天的事物,他基本上已经交给了红叶,黄金凤,吴学问去各管一处,相对 比较空闲,当然更是拼命的学习了。

    通过多年的刻苦,胡忧已经广泛阅读了各种书籍,知识已经相当不错了。他所差的,是把两个世界的知识,融合在一起,取其精化,去其糟粕,整理出一套,特属于自己的东西。

    在这方面,胡忧有着别人所没有的优势,他不但拥有比这个世界之人,先进了几千年的文明,还有着十三年的江湖经验。这些都是花钱买不来的东西。

    胡忧现在是不死鸟军团之主,他也把军事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最热衷的,自然是军事方面的书箱。

    现在胡忧正在想法把这个时代的军事著作,诸家兵法,广泛地搜集、整理,再把了解到的各家兵法重要内容,和他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如孙子兵法,三十六计,战国策之类影视内容合成在一起,弄成一套特属于自己的战争战略理论。

    这是一项相当复杂的工作,随着手中的权力日大,他所能找到的兵书,已经不单单是以前的马里兵书了,各家各派的,有价值的兵书,他得了不少。不过这些都很最深奥,虽然他已经打了三年的仗,但是由于这些兵书上的战例都不详细,史书又都是被当权者任意改过的,这让他读起来往往不能领会其中的要旨。

    林松这小家伙来了之后,在这方面,对胡忧的帮助相当的大。这小子说自己读书破万,还真不是吹的,他不但《花花公子》《***》看过,就连各国的史书,他也全都通读过,而且几乎能过目不忘。胡忧需要什么战例的时候,只要问他,他都能说出来当时的具体情况。唯一让胡忧不爽的,是这小子往往说出好几个完全相反的版本,最夸张的是,有一次胡忧问他,决定‘紫荆花王朝’命运的‘七国反王’一战的情况,这小子居然说出了十三个不同的版本,听得胡忧比之前还乱,气得他差点抓狂。

    不过这林松还是帮了胡忧不少忙的,在他的帮助之下,胡忧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大体的把一部被他命名为‘胡忧心法’的书,给弄了出来。这里面不单单包括军事,还有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知识,此书虽然非常的粗糙,但是总算是把胡忧脑子里所掌握的知识,做了一个全面的汇总。

    此时就算是胡忧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个《胡忧心法》,足足影响了天风大陆几千年。当然,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天风大陆八大强国,就是八个庞大的豪强利益集团。世家豪族的统治,往往是父位子承,世代相袭。

    也就是说,你爷爷做了官,那你肯定也能做;你祖上拥有的特权,到你也可享有。在中央政权中,这些强权集团是世代公卿,名门望族,门生故吏满天下;他们一代代积聚起来的政治、经济实力,和对社会财富的掠夺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

    豪门房屋“连栋数百 ”,“膏田满野,奴婢千群,徒附万计”,这是前紫荆花王朝的写照,也是紫荆花王朝被推翻的跟本原因。

    但是八大强国立国之后,这样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改变,有钱人依然夜夜笙歌,穷人还是那么穷,甚至还要更穷。紫荆花王朝在最后的阶段是非常的残暴,但是他们活了下来,而现在,很多人都快已经活不下去了。

    年关将至,胡忧带着三千万金币,再一次踏上了前往帝都的道路。

    这三千万金币,是他搜刮了一切可以搜刮的东西,才凑出来的。他非常不甘心,把这些钱,上交给那些权贵用以享乐,但是现在的他,还没有实力,拒绝不交。

    这一次,因为押着金币的关系,胡忧带了一万内卫团的士兵上路。可就是这样,他还差点被抢呢。

    说来可笑,但是听着,却又有些伤心。在部队过梦州的时候,居然跳出了三千多光着身子,咬着树皮的饥民,要打劫胡忧他们这支刀枪鲜亮的万人部队。

    这些都是在皇帝、宦官、豪族、大地主的重重剥削和压迫下,失去土地,离开家园,走上流亡道路的农民。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卖身给了豪门地主做奴隶,这些都是身子太弱,白送都没有人要的。他们成群结队地到处流亡,为了吃上东西,他们把仅有的一身衣服都当了。男男女女,就这么光着身子,那些女人,干瘦得连胸都平了,男的也差不多全剩下排骨,站都站不稳,就这么着,他们也敢冲上来打劫。

    看来他们都是饿疯了,想出来领死找个痛快的。他们已经没有了财产,没有了尊严,没有了灵魂,没有了一切,就连命都只剩下了半条,活着还真不如死了好。

    内卫团里的女兵,很多看到这样的情行,都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就算是胡忧,都没有能忍心下令,对他们发动进攻。最后只能分出一批吃的给他们,在他们的千恩万谢之中,带人离开。

    看着他们那一双双感激的眼睛,胡忧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不觉得自己有对他们做过什么,不过是把他们的命,沿长了几天而已。几天之后,他们的命运,又会回到原点,下一次.……他们有很多人,都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与这些饥民成对比的,是在帝都六大卫城之一塘长看到的情景。部队到塘长的时候,那里不知道谁家死了人。整条大路被送葬的队伍,占去了大半条街,一水的全都白衣白布,人数得有五六千人。主人家还大摆长街流水宴,只要的送了礼的,都可以随便吃,吃不完的就倒掉,据说要吃足七天。

    这只是两起让胡忧记忆比较深的事而已,还有什么地方有众民暴动了,抢粮了,易子而食了,这些听得多了,大家都已经有些麻木了,就算连谈论的兴趣都没有了。

    “帝都,我又来了,你还好吗?”

    双脚踩在帝都北门的道路之上,一年多没有来,这里依然是那样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一派繁荣昌盛。

    在这里,你看不到任何的流民,因为流民在这里,是生存不下去的。在这里,他们连树皮都没得吃,等待他们的,只有砍在脖子上的刀而已。

    “少爷,我们到了。”

    胡忧身边的扶辰娇声的说道。红叶代管浪天,黄金凤管财务,吴学问管税收,西门雪还在白云城,这一次的帝国之行,胡忧带在身边的,是包括刚刚从白云城赶回的旋日在内的四侍女,和刚刚加入胡忧帐下的林松,内卫团统领哲别和在隐身暗中,现在已经接管胡忧手下情报组织的暗夜四影。

    胡忧不可能带一万士兵进入帝都,大部队由哲别统领着,在城外安营,胡忧只带了五百士兵,押金币到来帝都。

    北门的城卫兵,看到胡忧一行人,相互打了个眼色,其中一个看着像头子家伙,上来把胡忧的队伍给拦了下来。

    这头子是个偏将,官不算小了,但是开口就没有好话:“嘿,嘿,你们谁呀。那么多人,拿着武器,想造反是吗。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帝都。帝都法令,五人成群,视为造反,你们这都多少人了,还人人刀枪在手”

    城卫偏将一口气说了不少话,胡忧微微皱眉。帝都是有五人不可成群的法令,那是刚刚颁布的,不过针对的对像是平民。

    胡忧这五百押运金币的士兵,是已经报备过了的。胡忧不相信这城卫官不知道,他这是故意刁难。

    旋日几个跟在胡忧身边的女人,没有开口。这种事,自有下面的人上去交涉。此时前去的是英达。因为他在做浪天城主府门官之时,给胡忧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这次出来,胡忧把他要了来。他本就是内卫团的兵,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胡忧把英达调来,没有再升他的职,所以他的官还只是队长而已。

    这一路之上,有什么问题,都是英达先出马,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队长,不过他代表的是不死鸟军团,所以这一路,所见之人,都还算客气,没怎么敢在他的面前,摆什么架子。

    英达排众而出,刚要用他那特有的客气,向那偏将城卫说明情况,谁知道他才刚刚走近,还没有来得急开口,那偏将城卫就一马鞭抽在了英达的脸上,骂道:“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队长,也敢上来和我对话,滚回你母亲的裤裆下面去”

    “哈哈哈”

    城卫身后的士兵,全都哄然大笑起来。

    扶辰喝道:“你怎么打人”

    那偏将一脸色mimi的上下打量了扶辰,嘿嘿笑道:“哟,哪来的骚娘们,我打了那又怎么样,他是你的小情人?就他那样,不能让你爽吧,还是跟我算了,我外号大老2。”

    偏将说道这里,耸动了几下身子,yin笑道:“功夫很厉害的哟”

    “你”

    扶辰一下胀红了脸,气得话都说不上来,一脸委屈的看向胡忧。这里要是宁南帝国,她直接就把这狗屁偏将给砍了,不过这里是曼陀罗帝国,她也看出了这个偏将是故意找事,所以她压着没有动作,把这事交给胡忧。

    胡忧拍拍扶辰的香肩,顺便给了同样一脸愤愤的林松打了个眼色,这小子别看整天和扶辰斗,看到扶辰被外人欺负,他也很暴怒。

    这偏将公然打了英达,又调戏胡忧身边的扶辰,这等于是当众踩胡忧的脸。

    以胡忧的江湖经验,他能不知道是有人在暗中搞事吗?

    胡忧当然知道,但是他不打算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把这口气给忍了。不管背后的人是谁,胡忧都要给他们一个警告。

    胡忧打马向前,一直走到那个偏将的面前,并没有下马,冷冷的看着那偏将,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不死鸟军团的军服,全都是黑色系,肩章以不死鸟和稻穗为标,这样的军服,整个天风大陆,就不死鸟军团这独一份。这个偏将能一眼就看出英达是个队长,那么他更知道,这个骑在马上,只穿黑色系不死鸟军服,却没有肩章的人,就是不死鸟军团之主胡忧。

    整个不死鸟军团,只有胡忧的军服是没有肩章的。因为他就是不死鸟,不需要用肩章来表明他的身份。普通的士兵,私自除下军服上的肩章,就带表背叛不死鸟军团,没有人敢这么做。

    这些不死鸟军团的规矩,随着胡忧的势力日大,不说整个大陆上的人,至少曼陀罗帝国的军人,都知道这一点。

    那偏将本只是受命来给胡忧进城找一些便扭,跟本没有想到,只是打了一个小小的队长,调戏了一个女人,就引得胡忧亲自出来。此时,他的头已经见了汗。他身后那些士兵,也不敢笑了,一个个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看那偏将不出声,胡忧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一个翻身下马,踏前一步,逼视着那偏将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偏将的脚都有些软了,哆哆嗦嗦的回道:“我,知道,你是浪天王胡忧大人。”

    胡忧点点头道:“看来你知道我是谁。”胡忧说着一指身后的那些马车,道:“那么你也知道,那些车上装的是什么了?”

    偏将脸上的汗一颗一颗的砸在地上,都能听出响来。胡忧身上那股在战场之上,出生入死凝聚出来的气势,不是他这种靠这家族实力,当上偏将之人,可以挡得了的。

    偏将声音沙哑的回道:“那是税金”

    “很好。”

    胡忧一个转身上马,回到队伍之中。那偏将还以为胡忧放过他了,刚想松一口气。此时胡忧嘴里的一句话,把他的尿都吓出来了。

    “来人,把此冒充帝**人,意图抢夺帝国税金之人,就地正法”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