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87章 三十军棍

    287章 三十军棍

    “快看,快看,又来了一个”

    “就是,少帅果然厉害,只是张贴了几张告示,那些人就都怕了”

    “那当然,不死鸟是什么人,他不厉害,能拿下这诺大一个浪天城?”

    “嘿,我听说少帅前段时间,跑到池河帝国,把人家的帝国赵光应给杀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以少帅的脾气,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你们说,少帅会把这些官都给砍了吗?”

    “我看不会,公告上不是说了吗,给三天的时间,自请其罪。这自首的应该不会砍,不过那些想躲的,过了三天,就不一定了。”

    长街之上,老百姓是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场内,此时是安静一片,三十几个请罪的军团外派官员,跪在了胡忧桌前十米外的空地上,陆续还有请罪的官员,赶来自己找地方跪着。

    胡忧高坐于椅子上,看着下面跪着的官员,脸色非常的平静,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看着。那些下跪的官员,不是他叫跪下的,是他们自己跪下的。

    被调来维持次序了三千内卫团士兵,在维持的同时,不时会偷看场中之人一眼,暗暗的庆幸,还好自己不用跪在那里。以后也绝对不要跪在那里。

    红叶站在胡忧的身后有一会了,她不知道胡忧的计划是什么,也不敢乱说话。总之无论胡忧怎么做,她都是支持的。

    胡忧不紧不慢的喝着手里茶水,直到下面跪着的人数,达到五十多人,他才放下手中的茶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正在议论的百姓,看胡忧终于有了动作,全都闭了嘴,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胡忧。人人都想知道,胡忧今天,究竟要怎么干。

    胡忧来到队伍的面前,目光一一扫过跪地之人,这里面,有原第三纵队的老兵,有不死鸟特战队的,也有之后才加入到不死鸟军团的。无论加入时间的早晚,他们都曾经是最好的战士,是值得信任的手下,是士兵们眼中的朋友,长官。

    胡忧叹了口气道:“你们让我很失望,知道吗?”

    胡忧的声音不大,却足可以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到。他要让今天在场的人,全都记住这里发生了什么,他要让那些想要乱来的人,心里明白,一但他们乱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今天,不过是一个警告而已。他要通过这个警告,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胡忧的决心。

    跪地的官员,听到胡忧的话,全都低下了头。

    胡忧继续道:“不死鸟军团的初期很苦,暴风雪军团被打压到洞汪城之时,二十万的编制,只剩下五万,凡是有点关系,有点路子的人,大部份都走了。剩下的,基本都是吃过苦,受过累,深知百姓疾苦的人。

    我本以为,这样的人,手里有权之后,不会欺负老百姓,贪赃枉法,官*商*勾*结,因为那些,都是他们以前最恨的。你们有谁没有骂过狗官,没有被狗官欺负过的

    可是你们让我很失望,这一次是我错了。既然有错,那就要改,不能让错误变得越来越大。”

    胡忧说到这里,环视全场一周道:“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我不死鸟军团的跟本。你们都是我不死鸟军团战士,不死鸟的兵,你们犯错,错在我身”

    胡忧说着顿了一顿,大喝道:“红叶”

    红叶吓了一跳,本能的立正回道:“到”

    胡忧说道:“上司管教不严,致使属下遗祸百姓,军法该当如何?”

    红叶回道:“按军纪,上司有失查之罪,责军棍三十”

    胡忧点点头,喝道:“行刑队何在?”

    四个行刑手跑了上来,单膝跪倒于胡忧的身前:“在”

    胡忧道:“准备行刑”

    “是”

    外围的百姓有看没有懂,又开始纷议论。

    “嘿,我说,这是要打谁呢?”

    “不知道呀”

    “不会是每个官打三十棍吧?”

    “不像,我到是觉得少帅是想要打他自己”

    “你疯了,那怎么可能少帅可是浪天王,刑不上大夫,何况是王,肯定不是。再说了,谁敢打他?”

    “我到觉得有道理。没听说吗。刚才少帅 自己说了,他有错。而且红叶中将说是上司有失查之罪,你们没听到。”

    “听到又怎么样,正反我觉得这事不可能”

    “嘿,嘿,你们别吵了,快看。”

    场中,四个行刑手准备好了刑具,四根水火无情棍,一字排开,当中是一张长凳。那长凳是给受刑之人趴着的。

    行刑手回报道:“启禀少帅,刑具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行刑”

    胡忧点点头道:“很好。”

    胡忧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只金色的令箭,道:“刑队听令。不死鸟军团军团长胡忧,管教不严,致使属下遗祸百姓,按军纪,有失查之罪,责军棍三十立刻执行”

    刑队的四个行刑手,一下全傻了,噗通跪下,惊叫道:“少帅”

    现在此时也是一片鸦雀无声,虽然之前已经有人猜到,但是真听胡忧这么说出来,同样是非常的震撼。

    军团长受刑,这曼陀罗开国四十余年来,从来就没有过的事。官至军团长级别的,除非是判国大罪,不然哪会有什么刑法会加到他们的身上。管教属下不严,那算个屁事呀。他们只要愿意,杀个几百上千人,甚至几万人,只要理由得当,都不会算个事。

    别说是军团长这种手掌重兵之人,就算是一个级别比较高的贵族,也早就已经跳出了刑法的约束,不信你看看,那些高官贵族的公子,骑马撞死人的,强抢民女,打死普通百姓的那多了去了,有谁受过刑的,刑法对他们来说,就是个‘鸟’,想玩的时候玩几下,不想玩就装裤裆里,总之就是他家的东西,想怎么样都行。现在胡忧居然让士兵对自己用刑,这不是开玩笑吗?

    开玩笑,胡忧可不是说着玩的。在众人还愣神的时候,他已经大步的走到了刑场,一伸手,把身上的衣服撕开,光着膀子,自己趴在那行刑的长凳上,说道:“马上执行,违令者斩”

    “少帅,不行呀”

    跪在地上的官员,看到这样的情况,全都激动得不行。他们都是跟着胡忧一起,出生入死打出来的。从黄龙道到令归城,从青州到安融,从洞汪城到浪天,胡忧一路带着他们,取得胜利,拿到荣誉。现在说起不死鸟军团,谁不竖起大姆指说声‘好’。就连敌人,都佩服胡忧的军事才能。在他们的眼里,胡忧几乎就是他们的神

    现在胡忧却当着众人的面,为他们挨打。他们怎么还看得下去。

    “少帅,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强抢民女,这三十军棍,我来。”

    “不,打我,打我,我收受了贿赂,强拆了百姓的房子”

    “不。打我,我贪污军费”

    “打我”

    请罪的官员,一时之间,群情激动,有几个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打仗的时候,就算是流血,他们也不会哼一声,现在他们却泪流,那是悔恨的泪水。

    边上的维护持续的士兵,一个个都拿眼睛瞪那四个行刑手,有大他们敢打胡忧,就冲上来咬他们的意思。

    四个行刑人这会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打胡忧听起来很威风,但是那心里压力之大他们真是宁愿去打一仗,都不愿意站在这里了。

    许多喜欢不死鸟军团,喜欢胡忧的老百姓,也叫喊着不能打。一些拿胡忧当梦中情人的女孩子,甚至想要冲进场中,说要替胡忧挨棒。也不知道她们想挨什么棒,反正整个场面是极度的火暴。

    “闭嘴”

    胡忧对着那些激动的官员吼了一声,对行刑手说道:“行刑三十棍之后,谁手里的水火无情棍没有打断,以抗命论处。行刑不算,重头打过王家辉,你先来”

    “是,少帅”王家辉是四个行刑手的头,他流着泪,大喝一声“行刑”,第一个高举水火无情棍,照着胡忧的背脊打了下去。他没有敢留力,唯一能做的,只能尽可能避开胡忧的要害,不伤着他的筋骨。

    “一”

    随着王家辉的报数,水火无情棍在空划过一道黑影,重重的打在了胡忧的背脊之上。

    “啪”

    无情棍和胡忧背脊碰撞的声音,沉闷的传遍全场。一开始,还有人以为胡忧这是在做戏,但是第一棍下去,胡忧背上的皮肉,就破开流出了鲜血,谁敢说一声,这是在做戏

    “二”

    “三”

    “”

    打到十七棍的时候,王家辉手里的水火棍就断了。四个人轮流执法,他这一棍,不过是第五棍而已。他按着胡忧的命令,不敢留力。打三十棍,他已经受不了了,他怕胡忧说重来呀

    红叶早就已经忍不住哭了,这一刻,她不是什么不死鸟军团的二号人物,不是什么中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深爱着胡忧的女人。如果可以,她宁愿那些棍棒,是打在她的身上。哪怕就是把她打死,她都无愿无悔

    黄金凤没有哭,她的双手,死死的抓着金凤刀。如果不是胡忧事先已经警告过她,不许她有任何的动作,她此时早就忍不住扑上去,把那几个行刑的士兵,一个个全给砍了。无论是有什么样的理由,她也不许任何人伤害她的男人

    纳月,踏星,扶辰,也同样是泪流满面,扶辰早就已经扑入了纳月的怀里,不忍在看这血肉模糊。

    踏星的手上,抓着的是最好的金创药。她一下下的数着,打定主意,一到三十,她马上就冲过去,为胡忧处理伤口。一向冷静的她,现在也只能想这么多了。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啪”

    打到二十七棍的时候,行刑队停了下来,不是已经够数了,而是四条水火无情棍,全都打断了。四条用上好枣木做的无情棍,一般的情况之下,打几百棍,都不会断一跟,现在才打到二十七棍,却已经全都断了

    一个老妈妈,看不下去,冲到了场边,对着场中大叫道:“别打了,棍子都断了,别打了。你们实在要打,就打我老太婆吧”

    此时,场边已经很多人,不分男女老少,全都流着泪。他们们是浪天的老百姓,不死鸟军团入驻浪天之后,他们的生活,比之前好了十辈都不止。不但是没有了兵灾,因为不死鸟军团实行免税,连带着物价都便宜了很多,他们可以说是真正得到了实惠的人。

    老百姓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们知道,谁对他们好。所以哪怕是有官员做错了一些事,他们也都没有太过是计较,有些家女儿被抢的,甚至还暗中的高兴。在他们看来,做不死鸟军团士兵的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如果是胡忧肯抢,他们肯定乐疯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有人比他们还叫真。看看胡忧背上那一道道生生打出来的伤痕,那身下已经染红了的泥土,那生生打断的水火无情棍,凡是有些良心的人,都心痛呀。

    此时跪在场中的,已经不仅仅是五十多个官员了,那黑压压的跪了一地。所有不死鸟军团外派官员,全都闻讯赶来跪在了这里。一千一百一十八人,全数到场,哪怕只是拿了百姓一根针的,此时都没有站着。

    棍棒是打在胡忧的身上,可是也同时打在了三十万不死鸟军团士兵,浪天五百万民众的心里,甚至是打在整个天风大陆,数十亿人的心里。这一刻,人们记住的,不是胡忧往日的战绩,他们记住的,是胡忧的担当

    王家辉几个行刑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四根棍子都打断了,还有最后的三棍,还要不要打。现在群情已经非常的激动,他们怕再去取新的水火无情棍,那些百姓和士兵,会冲上来把他们咬成碎片。

    “王家辉”

    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四个行刑手的耳边响起,王家辉知道那是谁的声音,一下跪在了胡忧的身边,地上胡忧的血,染红了他的黑色不死鸟军服:“少帅”

    胡忧长长的吸了口气,问道:“已经完了吗?”

    王家辉很想告诉胡忧,三十棍都已经打完了,可是他不敢,也不愿骗胡忧,只能流着泪道:“还有三棍。”

    胡忧咳嗽了好几声,吐了小一口血,这才缓过来,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继续?”

    王家辉道:“四条无情棍,都打断了”

    胡忧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看四周那黑压压的人群,和那跪了一地的外派官员,最后把目光,转到四根断掉的无情棍上。这帮小子,下手真够狠的,不过这次的效果,看起来还不错。

    胡忧问道:“你们没有别的棍子了吗?”

    王家辉哭道:“少帅,不能再打了”

    胡忧道:“还有三棍,王家辉,全由你来,棍子不断,老子开除你”

    “二十八”

    这是王家辉数的。

    “二十九”

    这是全场士兵数的。

    “三十”

    这是在场的所有老百姓,士兵,官员,红叶,黄金凤,纳月,踏星,扶辰,所有的人,一块数的。

    随着第五棍水火无情棍的断掉,全场的士兵,全都跪了下来,用一种狂热的眼神看着胡忧。有这样的统领,他们感觉得无比的自豪

    全场的老百姓,也同时跪了下来。他们一生,都不会忘记这样的场面。他们要把今天看到的事,告诉所有的人,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拥有一个怎么样的统帅

    之前已经跪在场中的外派官员,他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大理石上的刻字,他们要把那上面的每一个字,永远的刻在自己的心里。他们发誓,哪怕是死,也决对不犯上一条,永远都不

    “哇哇,轻点,轻点,我这可是肉来的。”

    胡忧趴在床上,大呼小叫着。不知道那些在心里,无比佩服着胡忧的人,看到他现在的 样子,会有什么反应。

    不知道已经为胡忧流了多少泪的黄金凤,气哼哼的说道:“原来你也会疼啊,我还以为你不会疼的呢真够英雄的,我真想再给你三十棍”

    话是这么说,黄金凤还是心疼的转道对踏星说道:“踏星,轻一些。”

    踏星点点头,没有说话。到是一边的扶辰噘着嘴道:“踏星跟本就没碰着少爷嘛,少爷就是喜欢鬼叫。”

    胡忧哼哼道:“没有碰着就不能叫了,我可是流了很多血呢”

    扶辰给胡忧做了个鬼脸道:“那人家每个月也有流血呀,人家又没有叫得像你这样”

    胡忧被扶辰的话给逗乐了,忍着痛笑道:“你这丫头,故意气我的吧”

    扶辰擦擦哭得肿肿的眼睛,道:“谁让你 害得人家哭得眼睛都肿了,就气你。”扶辰正说着,突然惊叫道:“哎呀,我得去煲点鲜鱼汤,鱼汤对伤口最好了。踏星,你要轻点哟”

    扶辰说完就急急的跑了,引得身后一片笑声

    胡忧的心里,一片暖洋洋的,他知道,每个女人,都用不同的方式,在关心着他,比如红叶,就借着这阵风,在实行着军团整顿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