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85章 黄金凤发飙

    285章 黄金凤飙

    明月高挂,雪白的月光,洒落于大地,给浪天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纱衣。浪天是座不夜城。白天的浪天,车水马龙,晚上的浪天,也同样是川流不息,街道之上,人来人往,非常的热闹。

    浪天半年来的爆炸式展,已经引起的各方的观注。尤其是许多怀着梦想的年轻人,他们告别家乡,打点行囊,登上离乡的马车,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为了那千分之一的成功机会,付出着百分之百的努力。

    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里,项毛衣着华丽,却喝着最劣质的老白干。不是没有钱喝好酒,如果他愿意,他可以买下这整座酒馆,甚至是整条街道。

    现在的他,可以不皱眉的做到这一点。他喝老白干,那是在怀念以前做不到这一点的时候。

    项毛和项庄的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年纪也相差不多,但是两人的命运,却完全不一样。

    项庄自小就被家族宠着,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他的。而项毛,真是和他的名字一样,就像一跟毛一样,而且还是x毛的那种,跟本就没有人会去多看他一眼。

    项毛第一次看到红叶,就疯狂的爱上了她。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做,因为他第一次看到红叶的时候,是项庄和红叶大婚之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口喝掉劣质的老白干,让那火辣辣的烈酒,在嘴里燃烧,项毛喃喃的说道:“那边的好戏,应该差不多,要开始了吧。不死鸟,哼,你真能不死吗?”

    享受了扶辰亲手做的晚餐,胡忧躺在后院的葡萄树下,看着那天上的明月,享受着这一份难得的宁静。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比得上饭后这么躺着,手边一杯香茶,身边一群美人环绕,更让人惬意的事呢。

    阵阵来自不同女人身上的女儿香,与清风为伴,飘散于胡忧的鼻间,弄得他心里直痒痒。唉,早知道就不答应冯布的那个什么屁节目了,那夜来香哪会有这小院吸引人。

    躺了一会,感觉身边的女人,都转头去看什么,胡忧也好奇的回过了头,这一看,顿时有些傻眼。

    只见黄金凤一身水色暗花套裙,正往这边走来。这暗花套裙单单看起来,没有什么特色,不过是一条用料比较省的连衣裙而已。但是穿在黄金凤的身上,就大大的不一样了。

    黄金凤似乎刚刚洗过澡,飘散的秀,还带着点点水气,行走间一阵微风,把她的气息带了过来,让胡忧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气。蛾眉淡扫,玉脸上没有半点脂粉,再加上那露出大段玉脚的暗花裙,真是说不出的诱人风情。

    这一刻,胡忧觉得自己不是在这没有电脑,没有片的天风大6,他似乎瞬间回到了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而黄金凤,正如电影明星一样,向他走过来。

    胡忧回到浪天的时候,黄金凤并不在浪天,她是今天才回到浪天的。她回来之后,就一直躲在房间里,吃饭也不出来,说是要给胡忧一个惊喜。

    胡忧现在看到的,不是惊喜,而是满身的怒火,整个人都快燃烧了。黄金凤一向以来,给胡忧的印象,都是风风火火的醋坛子。手中一对金凤刀,那砍起人来,比胡忧还狠呢。加入到不死鸟军团之后,她还老喜欢穿军服。

    今天她换下了制服,做青春yu女的打扮,那那种楚楚动人,那种娇艳无力,那半透明暗花裙,若隐若现的缕花粉色肚兜,真是要命要命,真要命啊

    黄金凤来到胡忧的身边,在胡忧看呆的脑袋上,轻点了一下,怯生生的说道:“少帅,人家今天漂亮吗?”

    胡忧刚要说漂亮,突然心中一动,事出异常必有妖孽,黄金凤今天一改风格,摆明了有问题,少爷可得小心才行。

    胡忧心想着,暗掐了自己一把,一本正经的点头道:“还行吧。”

    黄金凤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脸上嫣然一笑,轻轻拉开身上的暗花小衣,噘噘嘴道:“那这样呢。”

    这种朦胧的美,真是调足了男人的味口,不心动的男人,不是男人。胡忧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某个部位,在生着变化。这时候再说不好,那就太违心了。

    胡忧点头道:“美,真美。”

    黄金凤得意一笑,主动的挨到胡忧的身上,用又甜又腻,听得男人骨头都要轻几两的声音问道:“那人家今晚陪你好不好?”

    “呃”

    胡忧这下明白黄金凤在干什么了,这丫头肯定是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他一会要去夜来香,她这是yin他不要去。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醋都吃呀。

    黄金凤看胡忧没有回答,做出一付娇娇欲哭的样子,一脸凄苦的说话:“你不要呀,原来你不喜欢人家。”

    胡忧现在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啊。黄金凤呀黄金凤,你就不能明晚再回来吗。我的老天,你这是要玩死我呀

    胡忧把黄金凤往怀里抱紧,哄道:“金凤,我的小乖乖,咱们不要玩了,今晚我真是有事,不去不行的。我也是为了军团的展,你了解的,对不?”

    黄金凤就是黄金凤,装乖乖女,哪是她的戏,还没怎么演呢,她就翻脸了。一下从胡忧的怀里挣脱出来,不满的哼道:“有什么事,一定要去青楼谈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的心思,有了一个想两个,家里有了,又想去玩面花。胡忧,今天本姑娘告诉你,你往家带女人,我可以忍了,但是你要是上青楼,那就不行”

    黄金凤说着,指着红叶众女道:“这府里有红叶,有我,有纳月,踏星,扶辰,shu女处女都有,你想怎么玩都可以,但是今天晚上,我说什么都不让你去什么夜来香”

    黄金凤是越说越火,胸前起伏不定,大片的嫩肉从衣服下面露出来,真是好一幅美女怒图。

    红叶,纳月等一一被黄金凤点名的女人,一张张小脸,全都通红了。红叶本来就已经跟了胡忧,纳月三女和已经去了白云城的旋日,本就是欧阳寒冰给胡忧的,她们也早就已经做好了与胡忧生关系的准备。可是这样被黄金凤给点出来,她们还真是有些受不了。一个个都羞得不行。

    黄金凤是胡忧身边女人里,唯一的炸弹。胡忧的女人,包括身为宁南公主的欧阳寒冰在内,都不会管胡忧的风流问题,唯一只有黄金凤,对胡忧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是越来越不满。

    她虽然已经回到了胡忧的身边,但是她的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个问题。大多数的时候,她和哲别一样,充当的是胡忧侍卫的角色,而不是胡忧女人的角色。她回到胡忧身边这么久,除了一开始那段时间之外,之后就几乎没有和胡忧生过关系。

    胡忧对黄金凤的问题,非常的头痛,却一直找不到一个办法,来解决红叶几女和黄金凤的相处问题。如果没有晚上的约会,那么黄金凤今天的转变,真是可以说是让胡忧欣喜若狂。因为黄金凤刚才已经亲口说了,胡忧以后带回来的女人,她不管了。那也就是说,黄金凤许可胡忧身边女人的事实。

    至于青楼嘛,说实话,胡忧现在真不是那么愿意上青楼。一来他的青楼远不好,去了那么多次,一个佳人没有玩上不说,还老出事。

    二来家里漂亮的女人其实不少了,不说黄金凤和红叶,单单是四侍女和暗夜四影,这两组四胞胎姐妹,就足以让全天下的男人疯狂。

    四个一模一样的美人,已经天下少有,胡忧现在有两个组这样的美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再怎么高级的青楼,也没有这样的佳人吧。就这样的美人,他都还一个没有动呢。他跟本就不缺女人,哪用得上青楼找。

    可是青楼楚馆是这个时代的交际场所,但凡有些什么大事小情的,基本都是去这些地方商谈。远的不说,就今天晚上,冯布已经约了商界的名流和浪天大部份的贵族,把整个夜来香都给包了。别说是胡忧现在还有很多事得依靠他们,就算是跟本没有事要求他们,胡忧做为浪天的主人,这样的场合,他也需要出席的。

    社会的风气,已经是这样了。除非胡忧现在马上就找个地方种地去,不然上青楼的事,免不了,躲不了,也少不了。

    胡忧是个很会圆滑的人,但是那不代表他没有怒火。而且现在身边的,都是他的女人,他没有必须,对谁圆滑。更何况,在胡忧看来,黄金凤今天晚上,是在无理取闹。

    黄金凤气硬,胡忧也不是软骨头,他一脸冷色的站了起来,看着黄金凤道:“金凤,我想你应该明白,今晚这个约会的重要性。夜来香,我是非去不可的。”

    黄金凤两眼恼瞪着胡忧道:“你的意思说是,你真要去”

    胡忧回道:“是的,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必须去。”

    黄金凤死死的咬着嘴唇,两行泪水,哗哗的落下来。猛一咬牙,撕开了身上最后衣服,光着身子,站在胡忧的面前,丝毫不掩饰的,就那么站着,哭着胡忧道:“你说过爱我的。现在我问你,这付身子,你要不要。”

    胡忧痛苦的揉着太阳穴,黄金凤这样,他就算是铁打的心,也说不出那无情的话。严格的说起来,黄金凤算是胡忧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

    在黄金凤之前,胡忧不是没有过女人。但是那些女人,对胡忧来说,欲的成分,要更重一些,无论的王富贵的老婆王张氏,还是以前别的什么女人,胡忧更多的,都是一种泄。只有黄金凤,是胡忧第一眼看上,就喜欢,并以一颗很纯的,没有任何功利之心,去全力追的女孩子。

    虽然在追的过程之中,胡忧运用了不少见不得光的手段,甚至还被黄金凤的老爹抓住,差点打死。但是胡忧对黄金凤的情,一直没有变过,哪怕之后他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而黄金凤又因为爱吃醋,老是在闹便扭,胡忧依然很宠着他。

    看到这样的黄金凤,胡忧的心,还是软了下来,轻轻的拉过黄金凤,拥进怀里,在她的耳边说道:“我当然要。金凤是我最疼爱的宝贝了,我怎么会舍得不要呢。”

    黄金凤任着胡忧抱了一会,这才问道:“这么说,你答应金凤,不去夜来香了?”

    胡忧抱着黄金凤,哄道:“我答应你,绝对不碰那里的任何女人,好吗?”

    黄金凤推开胡忧,肯定的道:“不行,我说了,你不许去”

    胡忧温柔的说道:“金凤,听话,不要任性,我只去一会,就回来倍你。”

    黄金凤的声音转冷,道:“我现在只问你一句,你只要回答,去还是不去就行”

    胡忧看着黄金凤,没有回答。他的答案,在场的人,谁都清楚。女人视男人为天,但是男人却是视事业为天的。不死鸟军团一路走来,一直都很艰难。多少人为之付出了鲜血和生命,胡忧不能,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而做出对不死鸟军团不利的决定。

    别看今晚的夜来香之行,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风花雪月,一个可去可不去的酒会。那里现在,已经聚集了手掌着浪天经济命脉的各路人物,胡忧已经答应了去,却因为一个女人的哭闹,说不去就不去了,那么他丢掉的,不单单是信誉,那些权贵名流,会认为胡忧看不起他们,今后再想要打交道,会比现在困难十倍,甚至是百倍。

    所以胡忧跟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他是必须去的。

    红叶在一边,看胡忧和黄金凤僵住了,心里急得不行,她知道自己必须做些什么,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别看红叶在不死鸟军团中的威信很高,胡忧不在,她可以压得住场面。但是在胡忧身边的女人之中,她多少有些低调。说得难听一些,她毕竟是个寡妇,就算胡忧再怎么疼她,她都有些自低于黄金凤一头。在心里,她是支持胡忧去夜来香的,因为她同样知道,今晚这聚会的重要性,可是她要怎么说呢。

    红叶现在是多么希望西门玉凤在这里呀,西门玉凤是胡忧的认的姐姐,又是黄金凤的上司,黄金凤一向听她的,她要是在这里,只要一句话,无论她帮哪边,都可以很容易的把这事件压下去。

    愿望是好,但是西门玉凤现在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不但是她,就连最机智的西门雪和旋日都不在,红叶的身份又尴尬,她真不能随便开口。

    黄金凤与胡忧对视了好一会,看胡忧一直不说话,失望的垂下了头,一句话也不说,深深看了胡忧一眼,转身就这么往外走。

    胡忧被黄金凤的行为吓了一跳,她身上可是什么都没有的呢,就这么出去,那哪成呀

    胡忧叫道:“金凤,你去哪?”

    黄金凤头也不回的说道:“你都不要我了,我去看看,有谁要我。这副身子,谁喜欢,就让谁拿去好了”

    黄金凤的行为,让几女全都傻了眼。她们都知道,黄金凤吃起醋来,是非常火暴的,可是她们哪想到,黄金凤的脾气,居然硬到这种地步。她要是这么走出去,一生都毁了

    看黄金凤已经走到院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胡忧暗骂了一声‘该死’,飞一样的冲过去,一把抱住黄金凤,张嘴就吻下去。直吻到两人都快断了气,这才分开道:“傻丫头,你怎么能这样对自己呢。好了,别生气了,我答应你,今天晚上,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陪着你。”

    这一刻,在胡忧的心理,什么商贾,什么权贵,都扔到了一边。老子就是不去了,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谁他娘的敢给老子玩花样,老子收拾谁。

    也是这一刻,胡忧才真正的知道了,黄金凤对他的重要性。刚才黄金凤转身离开的那个眼神,真是快让他的心都碎掉了。

    黄金凤喘气的看着胡忧,一双美目,暴出了光彩。以她的聪明,她难道不知道这个聚会,对胡忧的重要性吗?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但是她有不让胡忧去的理由。

    黄金凤的泪水,再一次滑落下来,她痴痴的看着胡忧,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今晚真的不去夜来香了?”

    胡忧点头道:“不去了,不但今晚不去。从今往后,没有你的同意,任何的青楼,我都 不去”

    “哇”

    黄金凤一下扑到胡忧的怀里,放声大哭。真哭得是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红叶看到这样的结果,也暗暗的松了口气。也许自己没有出来劝解是对的

    黄金凤直在胡忧的怀里,哭了很长的时间,才哭泣着说道:“胡忧,你知道吗,我本应该明天才回来的。但是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你在青楼,被人杀死了。好多好多的血,喷得整个天都红了。”

    黄金凤的声音越来越小,在胡忧的怀里睡着了。很久以后,胡忧才知道,黄金凤是从昨晚开始,整整骑了二十个小时的快马,死了两匹马,才赶回来的。她的原计划,不是明天回来,而是三天后才回来。就为了一个梦,她把三天的路,硬缩成了一天。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