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80章 失之交臂

    28o章 失之交臂

    “啪”

    一声惊堂木重重的拍在案台之上,太安城主里格抖着威风,大喝一声:“堂下叼民,你们可知罪吗”

    里格两个鼻孔,‘滋滋’直冒粗气,这些该死的草民,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早上跑来告状,官佬爷哪有闲空理他们,晚昨黄世仁请的红玉楼,喝酒到天亮,席间又放了好几炮,你以为不需要休息的吗。告什么屁状,真是吃饱了没事干。

    刚让下面的人给打了,他们到好,转眼就去抢汇丰米行。那米行官老爷可是有干股的,抢米行不等于抢老爷吗。太岁头上动土,你们这是找死。老爷我今天不杀几个见见血,你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胡忧把目光从里格的向上,转到老者的身上。通过之前的聊天,胡忧已经知道,这老者名叫常宽,今年已经七十五岁了。

    别看他已经七十五了,又比常人少了条手臂,可是他的身体,依然非常的硬朗。再活十年,那真是跟玩一样,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常宽是行伍出身,最辉煌的时候,在里杰卡尔德的直属团里当偏将,那可已经是很了不得的官了。曼陀罗帝国成立之后,他因为失去了一条手臂,几年的争战,内心也留下了深深的伤痛,所以拒绝了封官,主动的退了役,回乡过起了平常人的生活。

    平静的生活过了几十年,但是常宽骨了里的那腔血性,却没有凉掉。这一次的集资买粮,大部份的钱,就是他出的。他的生活过得去,可以买得起最高价最好的没有半颗沙子的米,但是他看不惯里格的作为,所以他以七十五高龄的身躯,站了出了。

    里格拍桌子,常宽不但不怕,反而踏前一步,反问道:“城主大人,请问何为刁民?”

    里格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插他的话,而且还是一个独臂的老头。顿时一张大饼脸气得通红,又是一拍惊堂木喝道:“刁民指的就是你们这些人。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敢公然哄抢他人的财务,你们难道就不怕王法吗?”

    常宽冷笑一声,道:“这太安城,如今还有王法吗?里格,既然你说王法,那我今天就借你的王法一用”

    常宽说着,一拉衣服,单手扯出一叠用白宣纸写的状子,抖开道:“我今天就要在这当堂之上,告这太安城从你往下的各级官员,包括你在内,你敢接吗?”

    胡忧就在常宽的两步之外,常宽的勇气,让他佩服,不过常宽的行为,他并不认同。自古官官相护,民告官是乃天大的笑话。他居然 当堂告城主里格,那能有用吗?

    不过转念一想,胡忧也就明白了常宽的思意。他这是在泄他的不满。因为他几十前之后,才猛的现,原来自己被里杰卡尔德给骗了。里杰卡尔德跟本就没有像他打江山时说的那样,给大家一个食有粮,穿有衣的生活。多少战友的鲜血,换回来的,居然是米里挟沙,状告无门,他这是伤心的啊

    一个少了条手的糟老头,里格会怕吗?他当然不怕。

    非但不怕,他还觉得挺有意思。他突然很有兴趣,想要看看,这老头打算告他点什么

    里格怒极反笑道:“常宽是吧,好,我今天就听听,你给我罗列了什么罪状”

    常宽嘴边的胡子抽动了几下,一咬牙道:“那你就听好了,我今天说的话,不但针对你,也针对整个曼陀罗帝国

    ,粮价太高,百姓的生活无以为计。以我燕州为例,每亩水田,产米八百余斤,丰年至多不过千斤。其中一半,要做为租子,上交与地主,剩下的最多不过五百斤。其中又有二百斤为税赋。还有各种的临时摊派,战争捐资,又去一百。种地之人,实到手的,不过二百余斤粮。

    这还是丰年,要是灾年,百姓种地,非但没有收成,还得同样的交租交税。交不上的,你们官府就要牵牛抢马,甚至是强抢妻女,以充税金,这事你认是不认”

    里格非但没有半点为耻,还一脸得色的说道:“我认,我不但认,我还可以在这里告诉你。我府中至少有七个丫头,是这么抢回来的,你能拿我怎么样?”

    常宽胸口猛的起伏好几下,最后强压怒气,平静的说道:“你认就好。之前那说的是种地之人。现在咱们说说买粮之人。自古迄今,哪怕是紫荆花王朝时期,粮价也不过是每百斤粮五十个铜板。如今每十斤粮,就得五十个铜板,而且还是隔年阵米,掺石掺沙

    此外如房基坟地,均须另纳税课。每年的价钱,都倍数去年。如交不起,拆房挖坟。又有种种藉口鱼肉百姓,巧诛横索,悍然不顾百姓之死活。还有最近出台的本家不能完税者,则锁拿同族之殷实之人,责其代教。更甚者锁其亲戚,押其邻里,交不出就往死里打,这些,你认是不认”

    里格无所谓的喝了口茶水,悠闲的说道:“认,我全认。”

    里格说着,突然一个变脸,把手中的青花杯砸在地上,指着常宽怒骂道:“我就算认,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整个曼陀罗,都是这样做的,这就是王法,你懂吗?

    本官不过是依王法行事,你又能耐我何?”

    里格说着,伸了伸懒腰,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本官还得去听小曲,就不陪你们玩了。来人,把这些刁民都给我压入大牢,择日处斩。”

    常宽指着里格的鼻子骂道:“里格,你这是草菅人命你知道我是谁吗?”

    里格嘿嘿笑道:“常宽,我知道你是谁。不过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别跟我摆过去,本老爷不吃这一套。”

    里格说着,环视堂下一百多人,假惺惺的叹了口气道:“你今年都七十多了吧,活了那么大的岁数,死了也就死了,可惜了这些年轻人呀,年纪轻轻的,就要陪你一块死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插话道:“不可惜,因为我们都不会死”

    说话的是胡忧,他边说着,边踏前一步,站在了常宽的身边。

    里格冷笑一声,道:“这年头,不怕死的人真多。”

    胡忧逼视着里格道:“你说得不错,像你这种不怕死的人,真是太多了。”

    里格突然感到危险,脸色大变的对堂下的士兵喝道:“来人,把此人给我拿下,就地阵法。”

    胡忧哈哈一笑道:“晚了”

    话间刚落,就见胡忧双手一分,带在手上的枷锁镣铐纷纷落下。身子一闪,化作一道虚影,直扑里格,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把他的脑袋,按在了桌上。

    胡忧手一晃,一把马刀,顶在里格的脖子上,冷冷的说道:“让你的人,全都住手”

    别看里格刚才挺狂的,这一会,脸都绿了。慌乱的叫道:“住手,全都住手,谁都不许上来。

    好汉,好汉,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有任何的要求,只管说好了。要米是吧,我马上让人给装一车,不,十车”

    这突然而来的惊变,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呆住了。一个个愣愣的看着,不知道生了什么事。那个年轻人,不是让铁链给锁着的吗,他怎么就给弄开了,还那么轻易的,就抓了城主里格。

    胡忧一巴掌拍在脑袋的脑袋上,把他打得在台面上重重的撞了一下:“给老子闭嘴。再多话,老子先阉了你”

    这说别的还行,要被阉,那哪受得了呀。里格脖子一缩,就不敢出声了。

    胡忧拍拍里格的脸道:“这就对了嘛,做人要乖一点。刚才我说什么来着,我说我们都不用死,你同意吗?”

    里格连连点头:“同意,同意。”

    胡忧微笑道:“那还不放人?”

    胡忧做出来的是微笑,可是在里格看来,那是多么的恐怖。他也练过几天的拳脚,不过他那些玩艺哪够看。这会让胡忧的马刀顶着,连动都不敢动。

    “是是,放人,放人。来人呀,把这些个刁老百姓都给我放了。”

    放几个人算个屁,只要过了这一关,转头别说百多号人,就算是千多号人,也能抓回来。今天真是大意了,早知道有这么一个主,审都不审,直接全砍了多好。

    头头都被抓了,下面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放人吧。差兵拿着钥匙,把百多号抢米的民众,都给放了。

    民众得了自由,有些被吓得不轻的,急急的跑了。胆子肥的,并没有走,只是退开了一些,与官兵拉开距离,依然在看着势态的展。

    常宽跟本就没有动,他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胡忧,眼中尽是迷茫。

    里格一脸谄媚讨好的对胡忧说道:“好汉,你看,我都已经按你说的办了,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刀枪无眼,这伤了谁都不适合,对吧。”

    胡忧想了想,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杀你也脏了我的手。”

    里格心说有戏,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

    小子,只要老子重获自由,看我怎么收拾这你。本官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也不得

    胡忧能不了解里格那点心思?这种狗官,都是翻脸不认人的家伙,你一放他自由,他转头就让人砍你。再说了,胡忧既然出算那么轻易的放了里格。杀,他是不会杀的,这狗官,他留着还有用。

    里格以为胡忧会放了他,哪知道胡忧一摆手,对已经解开手烤的黄周民叫道:“你过来看着这个家伙,他要敢不老实,就给我卸点零碎下来。”

    黄周民二话不说的接过胡忧递来的马刀,一把按着黄周民,先切了他一只耳朵,这才回道:“是,少爷”

    里格哇的一声,都哭出来了。边哭还边叫:“我可没有不老实呀,你干什么切我的耳朵。”

    不死鸟军团的人,没有几个是好鸟。黄周民嘿嘿笑道:“我只是试试刀而已,你也别太在意了。”

    试刀?试刀就切人家的耳朵玩?

    里格心里那个冤呀,这还有没有能讲理的地方了。

    胡忧知道,黄周民是借机出气。他是草民出生,之前常宽点出的那些事,大多都在他的身上生过。

    胡忧笑骂道:“我的刀都不好使吗?我不是吹,这刀砍脖子,那是一刀一个,要不你再试试?”

    里格一听这话,尿都差点没飞出来,惊恐道:“别试,不用试了。我敢保证,这位少爷说的话,绝对是真的。”

    这可真不能试呀,切个耳朵还能活,切脑袋那可就活不了了。

    胡忧把里格交给黄周民,来到常宽的身边,道:“常好先生刚才说得真好,小子想请老先生吃顿饭,不知可否?”

    本书.起.点网

    “原来你就是不死鸟军团的少帅胡忧,难怪,难怪,老夫早就应该想到的。不错,不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酒店的包间里,常宽微微激动的看着胡忧。胡忧的名字,他早就听起过。没想到,他居然那么的年轻。

    胡忧淡淡一笑,亲手给常宽倒了杯酒道:“常老先生过讲了,小子其实也很一般。还有很多东西,要向你老学习。”

    常宽一口喝掉手中的酒,道:“我老了,以后的世界,是你们的了。实不相瞒,我去过你的洞汪城。”

    常宽之前在堂上说的那些话,让胡忧挺佩服的。胡忧能看得出来,这老人家对民生问题,很有自己的见解。这也是他请常宽喝酒的原因。听常宽说出过洞汪城,胡忧也想听听,他是怎么说的,于是接话问道:“哦,那常老先生觉得怎么样?”

    常宽摆摆手道:“少帅如果看得起老夫,叫声老哥哥行了。先生先生的,我听着便扭。这洞汪城嘛,不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从一个几万人的小城,扩大成几十万人的规模。还在万里黄沙地种出了草,养马放牧。看得出少帅花了不少的心思。”

    常宽说着,话风一转道:“只不过,因为展过快,也出现了不少的问题。特别快的扩张,使得城民良莠不齐,治安的问题很严重。还有,经济体太过单一,只有马匹一样,是不足以支撑整个洞汪城展的。”

    胡忧点头道:“常老哥说得不错,单单是马业一样,是有些地单调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胡忧现,常宽的见解,很多都说到了点子上,甚至有许多理念,都是很先进的。

    胡忧以前不过是一个江湖混混,他虽然经历了二十年的现代文明,脑子里也有相当的知识储备。但是有很多事,他是知道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来。比如他一直都知道,要得天下,就必须要得到民心,但是具体应该怎么得民心,他又不是很清楚。所以他用的方法都很原始。

    对军中,他就只知道与士兵同吃同住同冲锋,以前手下几千人,他这样没有问题。但是现在的部队越来越多,三十几万人又分驻不同的地方,再用这种方法,效率太低了。

    还有对外的民心问题,他总不能每拿到一个城,都暗中给百姓投毒,再以正义的化身出现吧。这样的事,在非常时期,做一两次还行。走夜路多终遇鬼,老用一招,那哪成呀。

    胡忧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虽然有吴学问的加入,民生一块,多少得到些改善。但是吴学问毕竟还是太年轻,就算是再有天赋,也还缺少经验。所以胡忧很想把常宽给弄回浪天去。也不需要这老人怎么着,只要他能时不时的给句话,就能让整个军团,走不少的湾路。

    胡忧感叹道:“听常老哥一席话,真是让小子收获不小。不知道老哥什么时候有空,能跟小子到浪天玩玩?”

    常宽怎么能听不出胡忧话里的意思呢。他其实也挺看好胡忧的,但是他当时被里杰卡尔德给骗了一次,所以更小心了。再说以他的岁数,早就看淡了很多东西,没有了太多的名利之心。

    常宽摇摇头道:“浪天一向是我向往的地方,不过近期之内,我暂时不会去。以后吧,在我死之前,我应该会去一次的。”

    胡忧心中暗暗可惜的问道:“那不知老哥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常宽回道:“我打算去找一个老朋友,其它的事,再说了。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是不需要考虑太多以后的。”

    胡忧点点头,他明白常宽的心情。如果是换了一个三,四十岁的人,他有无数的办法,把常宽给弄到浪天去。可是常宽已经七十五了,什么酒色财气,名利权势,对他来说,都已经是浮云。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吸引他们。

    可惜,胡忧此时没有多问一句,常宽要去见的人是谁。不然他就能见到他一直派人寻找的太史公了。那同样是一个非常有才的老人,一本故事书,就已经让胡忧受益匪浅。更何况他本人呢,那是一本活史书呀。

    老天总喜欢不时的开些小玩笑,不死鸟军团中的两员老将。就这么轻易的失之交臂。一别又是好几个年头,直到呵呵,那是后话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