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79章 以血换沙

    279章 以血换沙

    胡忧在洞汪城住了三天,起程前往浪天而去。他对洞汪城虽然有感情,但是洞汪城的地理位置太过偏僻了一些,不适合做行政中心,在手下的五个大城之中,只有浪天才担当得起这样的角色。

    陪着西门玉凤玩了三天,这三天真的很快乐。西门玉凤的疼爱,让胡忧感觉到了家的温暖。让他那颗流浪的心,得到了抚慰。

    至于西门玉凤说要把红fen军团并入不死鸟军团的提议,胡忧是很心动,但是最终没有答应。在胡忧看来,即使要并,也不是现在。红fen军团虽然现在只剩下十万兵力,但是它是一个军团的建制,军团下辖管江南州和幽州两州十几座城,要并入不死鸟军团就得放弃,那真是太可惜了。再说,想要两个军团合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关系到方方面面的问题,这事还得放一放。

    西门玉凤看来还不太想回凤凰城,所以她还留在洞汪城,并没有和胡忧一起上路。

    其实西门玉凤不说,胡忧也明白,西门玉凤留在洞汪城的最大原因,是在帮他融合不死鸟军团洞汪城所部,和从南方调来的十万红fen军团退役军人。这样的工作,只有她最适合做。

    西门玉凤的牺牲,胡忧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认识这个姐姐不久,她已经为自己做了不少的事了。

    “少帅,前面是太安城了。我们要不要进城?”

    士兵的报告,打断了胡忧的思绪。

    胡忧这次回浪天,并没有带着多少人,全加起来,不过是十多个。自从他带人八百里奔袭白云城之后,燕州辖下各城镇,对胡忧都非常的紧张。以现在的不明郎环境,胡忧不想搞得那些人乱紧张。

    胡忧想了想道:“好吧,这几天大家也挺 累的。找家客栈,大家好好休息休息。”

    “是”

    士兵领令下去,熟练的派出打前站的人。这些工作,他都熟记于心,不需要胡忧多说什么。

    胡忧看了眼士兵麻利的动作,点了点头。经过几年的努力,自己的手下,终于也有了一些不错的人才。相比起当年的一无所有,现在算是好多了。

    太安城地处洞汪城和浪天城之间,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城主叫里格,胡忧跟他没有什么交情。几次途经太安城,因为各种的原因,胡忧都没有进去过,所以这一次,还是胡忧第一次来。

    大队快要进城的时候,之前派来打前战的士兵,一脸焦急的跑了回来。

    胡忧远远看到他,拉停了马,在原地等着。他这时候跑出来,看来是发现了什么事。

    那士兵确实是有事要报,他看到胡忧停马,直直的跑了过来,行礼道:“少帅,太安城里发生暴*。”

    胡忧皱眉道:“是怎么回事,说清楚一些。”

    士兵道:“是有人抢米行。”

    “抢米行?有多少人。”

    “大约三百人左右。”

    胡忧听着这事,感觉挺意外。据他所知,太安城还算是一座生活过得去的城市。虽然也有小偷,混混什么的,可是这种人,哪个城市没有。他们平时也就偷点东西,欺负点可以欺负的人而已,抢米行的话,这事就有些严重了。

    胡忧想了想说道:“你前面带路,我们去看看。”

    这次负责保护胡忧安全的,是一个叫黄周民的中校偏将。他听胡忧要去看暴*,赶紧下马上来进言道:“少帅,咱们人数不多,这暴*之地,恐怕会比较危险。要不由我带人去查看详情,再回报少帅吧。”

    胡忧哈哈一笑道:“黄周民,你也是不死鸟军团的老人了,当年你在黄龙道一战,可是猛得很,独自歼敌十八人。怎么,才过了几天的安生日子,胆子就变小了?”

    黄周民没想到几年前的事,胡忧居然还记得那么清楚。当年黄龙道一战,他还只是一个小队长,并不十分显眼,而且歼敌十八个,也不是全军最多的,当时最多的一个杀敌达到三十六人呢。

    看黄周民要开口,胡忧摆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你不是那怕死的人,担心我的安全吧是,嘿嘿,别忘记我的外号。不死鸟是不死的,不用那么紧张。我们只是去看看,又不是去打仗,就算是打仗,我们不死鸟军团的人,又怕过谁。那谁,开路”

    胡忧的一席话,让黄周民的热血都上来了。他当初加入军队的时候,为的不过是想要吃上口饱饭而已。没权没势没有靠山的他,跟本没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升官发财的机会。更是做梦也没有谁过,有一天,自己能当上偏将。要知道,以他的资历,按帝国的制度,能当上校尉,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了。

    黄龙道一战之后,黄周民就认定胡忧是一个好将军。也是从那时起,黄周民才真正的把军人看成一种神圣的职业。从黄龙道开始,他一路追随胡忧,几乎是亲眼见证了不死鸟军团的从无到有,再到现在的规模。他知道不死鸟军团决对不仅仅于此,它还会不断的壮大,变得更强。

    黄周民更知道,胡忧对于不死鸟军团的重要性。为了能接下这个护送胡忧去浪天的任务,他是打败了多少竞争对手,才在同伴羡慕的目光之中,来到胡忧身边的。哪怕此时手下能调动的,不过区区十多人,他也同样在心里发誓,就算是死,也要保护胡忧到了浪天再死。没有人可以在他的眼皮底下,伤到胡忧一根寒毛。

    胡忧一行十多人,身上穿的并不是不死鸟军团的军服,不过是普通的百姓衣服而已。所以并不会惹人注意。在报告的士兵带领之下,胡忧来到了那家名为‘汇丰’的米行前。

    此时的汇丰米行,真可谓是人山人海,除了看热闹的人外,还有大量拿着布袋,木盆,水桶,甚至是帽子的人,死命的往前挤。这些人大多是些老人,小孩,还有妇女,他们叫嚷着往里冲,那是因为里面有人在发米。

    看热闹的人也不闲着,他们不抢米,但在哄笑谩骂,有的小年轻,老往人多的地方挤,一看就知道是在揩油。

    胡忧看得有些瞪眼道:“乖乖不得了,真够热闹的啊。我x,那女人衣服都挤开了,还往里冲呢”

    黄周民看胡忧越挤越进去,有些着急道:“少爷,小心一些,这里危险,我们还是退出去吧,远远看着就好了。”

    胡忧哪里听他的呀。胡忧的骨子里,天生就有一股子痞气,他见人家揩油揩得挺爽的,也想去弄一把。

    黄周民看明白了胡忧的意思,心里真是不知道是应该笑好,还是应该哭好。虽说男人都好这一口,但是堂堂不死鸟军团之主干这事,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军中多少女兵在暗恋他呢,他只要说一句话,一天破一处,三十年他都破不完。

    “官兵来了,快跑呀”

    “官兵来了”

    “大家快跑。”

    胡忧刚挤到发米的地方,就听外面乱了起来,看来是地方备守部队的人来了。胡忧在心里暗道,这些人反应真够慢的,这要打起仗了,那怎么得了。

    想到打仗,胡忧心中一动,冲到米堆那边,胡乱抓了两把米,塞进口袋里。

    黄周民看得有些傻眼,少帅今天是搞什么呀,两把米值几个钱,他不用这样玩吧。

    黄周民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一个人,挤到胡忧的身体,说道:“少爷,地方守备部队的人来了,咱们快走吧,不然一会很麻烦的。”

    胡忧一点不急的嘿嘿一笑道:“麻烦怕什么的,今天反正也不赶路了,咱们不如来玩场‘官兵抓贼’”

    黄周民看胡忧也往他的口袋里装了几把米,不由在心里苦笑。你是老大,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此时太安城的地方守备队已经把整个一条街,全都给封了。几百号地方兵,气势凶凶的冲进来,空着手的,他们不理,手上拿着米的,别管你拿多拿少,也不管你是老,是少,是男,是女,那是见一个抓一个。下手非常的粗暴,稍有反抗的,二话不说,拳脚就上去了。

    不少人看得情况不对,扔下米袋就抱头鼠窜。也有那死脑筋的,舍不得那米,抱着死不放手。一时之时,哭喊的,喝骂的,跪地求扰的,被打得满脸是血眼珠子缝针的,真是乱成一片,凄凄惨惨。

    这里边最另类的,就是胡忧和黄周民了。胡忧两手抱胸,冷眼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不跑不跳,也不出声。黄周民则护在胡忧的前边,不许那些乱跑乱撞的人,伤到胡忧。

    混乱了大约十多分钟,百多个抢米的百姓,被押了起来,地上是一片狼籍,什么米呀,鞋子呀,扔了一地。甚至还有两件肚兜也躺在了地上,也不知道它们的主人是谁,总之这肯定是原味

    两个地方兵犹豫了一下,向胡忧走了过来。胡忧两人的口袋里有米,他们看见了。可看这胡忧两人的衣着,不像是抢米的。他们有些吃不准。而且其中一个很明显在保护另一个,这弄不好,是哪家的公子。别看他们对百姓横,这种公子他们可不敢得罪。欺负人也是要看人的,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会死得很难看。

    两个士兵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士兵,一改之前的粗暴,挺客气的拱了拱手道:“这位少爷,请问你是?”

    黄周民看士兵不抓他们,暗暗的松了口气。什么‘官兵抓贼’的游戏,他才不想玩呢。胡忧乱来,他可不能乱来,这胡忧要是真在路上出点什么事,他没法交代呀。

    黄周民正想回礼,相信说好句好话,这两个地方兵也就不会为难他们了。都是从小兵干上来的人,对于军中的做人处事,黄周民还是懂的。

    黄周民刚要说话,胡忧在后面撞了他一下,不让他开口。然后就到了胡忧演戏的时间了。

    胡忧脸色大变,一脸慌乱的说道:“两位兵爷,有话好话,别打我。我跟你们走,跟你们走。”

    胡忧边说着,还边伸出双手,让两个地方兵绑。人家不绑,他还自己用绳子缠手。

    两个地方兵本有意放胡忧两人一马,反正放错没有事,抓错那就是大祸了。

    胡忧的举动,弄得他们有些面面相觑。这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都有,这从哪崩着这么一个不识抬举的

    如果胡忧是自己的属下,黄周民非一巴掌抽死胡忧不可。可惜不是呀,胡忧是不死鸟军团之主,他黄周民是人家手下的兵

    黄周民擦了把冷汗,陪笑道:“是呀,两位兵爷快绑吧。”

    百十人穿成一串,一个跟着一个的往前走。被绑着的人,大多都苦着脸,只有一个怪胎,挺高兴的样子,一脸的欢笑,似乎从来没有被抓过,这会终于如愿一样。

    黄周民也是苦着个脸,这时候还一脸带笑的,除了胡忧还有谁。

    黄周民虽然跟了胡忧转战四处,但是他是下面部队的人,对胡忧的了解不多,他以为胡忧是心血来潮在玩呢,如果是红叶在这里,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胡忧这不是在玩。

    胡忧当然不是在玩,他这是在了解太安城的情况呢。太安城地处洞汪城和浪天这间,从这到两地的距离都差不多。胡忧这是打起了太安城的主意,想把太安城弄成一个中转站,交通洞汪城和浪天两地。现在有这么一个实地考察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胡忧在人群之中,打量了一翻之后,选定了身后一排的一个独臂老者,靠上去挺客气的问好道:“大爷,你好呀。”

    老者上下打量了胡忧一眼,说道:“年轻人,有事?”

    胡忧点点头道:“大爷,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要抢米?”

    胡忧这个问题,为自己招来了几个白眼。他自已的口袋里都还装着米呢,他问人家为什么抢米,这不是扯蛋吗?

    老者没有给胡忧白眼,俗话说:人老不死就成了精。这话可不是骂人的意思,它的意思是说,老人家见过的事多,为人处事比较有经验。

    这老者是挺落魄的,但是却有几分眼光。之前他注意到,这个走在前面的年轻人,脚步平稳,毫不慌乱,不像是普通人。当然了,人都是相互的,胡忧会找上这个老者,这个老者也不会太差。

    老者点点头道:“抢米,那是因为活不下去了。”

    胡忧问道:“哦,此话怎讲?”

    通过与老者的对话,胡忧明白了这个事情的原因。

    这汇丰米行的老板姓黄,名叫黄世仁。太安城的老百姓背后里都叫他‘不是人’。这个黄世仁不是什么好鸟,他与城主里格两人,暗中勾结,利用种种的手段,把太安城其他的米行,全部弄垮了之后,成为了太安城里唯一的一个米商。太安城里的人,除非不吃米,不然只能在汇丰米行买。

    如果只单单是这样,那也就算了。反正给钱买米,在哪买还不是买呢。再说汇丰米行也挺好的,还经常有平价米出售,有年节之时,还派米呢。说不定它的生意做大了,还会给老百姓更多的好处呢。

    残酷的实事,总是反称出老百姓的天真。当汇丰米行成为太安城唯一的米行之后,它就变脸了。

    之前的什么平价米,派送米,哪还有哟。这汇丰米行的米价是连连高抬,有时候早上的价和下午的价,就不一样。以次充好那就算是有良心的,有时候他连次货都不充,直接往米里充沙子石头,为吃点饭,不知道崩掉了多少人的牙。就这充沙子的米他们都还不给够呢。

    今天之所以出现这抢米的事件,是因为有几十个城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自己套了车,筹了钱,去隔近的城市拉回了几车上好的米。可是在进城的时候,这些米就让官兵给扣了,说什么偷运战略物资。

    那些人不服气,就去告官。可以官府跟本不管这事,连状子都不收。再回来,被扣的几车米都不见了,一打听才知道,那些米直接被拉来了汇丰米行众人不愤,就抄家伙来了。

    胡忧问道:“这么说,你们抢的米,事实上是你们自己的?”

    老者愤然道:“不错。那都是我们自己花钱买的。我们就算是分给其他的百姓,也不给他们得利”

    胡忧心说我就够坏的了,可是比起这些人来,老子都成乖宝宝了。这些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居然能长出这样的心肝。

    胡忧看老者也在口袋里装了些米,问道:“那官兵来了,你为什么不跑?”

    老者傲然道:“我不跑,他们不是要抓我去见官吗。我要当场问问里格,这还是不是曼陀罗帝国,我们还是不是曼陀罗的子民,这里还有没有王法,还让不让老百姓活

    曼陀罗帝国,是我们祖辈用鲜血打回来的江山,我为帝国失去了一条手臂里杰卡尔德当年说要让百姓有饭吃,有衣穿的。我这条手臂换回来的是什么,难道就是那些沙子”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