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78章 姐弟异情

    278章 姐弟异情

    阳光照在脸上,有些刺眼,洞汪城的太阳,永远都是那么炙热。

    胡忧睁开了眼睛,他本想再睡会的,可是那可恶的阳光,总是在眼皮上晃来晃去,跟本就没有办法再睡。

    “哦”

    胡忧呻吟了一声,脑袋有些疼,那是宿醉的后遗症。

    昨天晚上,因为胡忧的地回归,整个洞汪城都快要疯掉了。那美味的马奶酒,像不要钱一样,大桶大桶的扛上来,又大桶大桶的被喝到肚子里。

    胡忧不知道自己喝了多杯酒,他本以为那些马奶酒不会醉人。不过他似乎错了,马奶酒入口是醇厚,可是后劲也同样可怕。可怕的后果,就是醉倒了酒桌上大半的人。

    睁看眼睛,胡忧就看到了西门玉凤。一身地白色碎花长裙穿在她的身上,不但突出了她美好的身材,还显得很清纯的样子。她看胡忧睁开眼睛,急急的把手背到了背后,似乎在藏着什么。

    胡忧有些奇怪的问道:“姐姐,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里”

    话到一半,胡忧有些犹豫了,粉色的窗帘,带小花的薄被,还有那梳妆台,这里似乎并不是自己在洞汪城的房间吧。

    四处看的时候,胡忧又同时发现了另一个问题,之前那刺眼的阳光呢?

    胡忧眼睛一转,看向西门玉凤问道:“姐姐,你干什么不理我,手里藏着什么?是吃的吗?”

    西门玉凤的眼光闪过一丝慌乱,随即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什么东西。”

    胡忧孤疑道:“是吗?那你把手拿出来给我看看。”

    西门玉凤瞪了胡忧一眼道:“说没有就没有嘛,看什么看。快起来洗脸吃早饭了。”

    西门玉凤的小脸紧紧崩着,似乎在生气。不过她眼中那一丝小得意,骗不了胡忧这老江湖。胡忧眼珠连转几次,已经大体猜到了一些东西。

    胡忧心中暗笑,想不到堂堂前帝国女元帅,也喜欢玩这种小女孩的游戏。敢打扰我睡觉,嘿嘿,看我怎么收拾你。

    胡忧不动声色的‘哦’了一声,坐起身子,掀开薄被,又马上急急盖上,一脸慌张的问道:“姐姐,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内裤?”

    “你的内裤在”

    西门玉凤说到这,才反应过来,又让胡忧给耍了,瞪眼道:“快起来,再耍宝小心我揍你”

    “开个玩笑嘛。”

    胡忧嘿嘿笑了几声,翻身下床。他身上全套的睡衣,整齐得很,什么内裤,连外裤都好好的在他的身上。

    穿上拖鞋,胡忧对一直站在窗边,两手藏在背后的西门玉凤说道:“姐姐,那我先去洗脸了。”

    四侍女全都在浪天,胡忧现在也没有个使唤丫头,洗脸的事,当然得自己来了。

    西门玉凤嗯了一声,暗暗的松了口气,心里的小得意,更深了。

    正想偷笑几声,西门玉凤突然瞪大了眼睛。原来胡忧在转走的时候,不但没有走出房间,反而是反身扑向了她。

    这要是在战场上,西门玉凤至少有十种方法,把胡忧给踢飞出去。可是现在她那舍得那样做。

    胡忧正是看准了西门玉凤不会那样,才这么大胆的,以不设防的找死姿势,扑了上来,并在西门玉凤跑开之前,把她给抓住。

    胡忧得意的嘿嘿笑道:“想跑,嘿嘿,小白兔还能跑得过大灰狼?乖乖的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拿出来,不然我可不客气了哟。”

    西门玉凤被胡忧抱住,身体有些发软,不过她到是硬气,道:“不拿我是姐姐,你能把我怎么样。”

    胡忧坏笑道:“姐姐不乖,也是要受处罚的。”

    胡忧说着,就去哈西门玉凤的痒痒。西门玉凤最怕这个,被胡忧一哈,立即就咯咯娇笑的挣扎着要跑。

    胡忧哪会让她给跑了,双手不停的招呼着西门玉凤的弱点。

    西门玉凤痒不过,喘气道:“不要了,哈哈哈我投降,给你吧”

    西门玉凤说着,把一直藏在身后的铜镜给交了出来。她刚才本是要进来叫胡忧起床吃早饭的,看到胡忧睡得那么香,窗台的阳光,又那么好,一时之间,童心大起,就偷偷拿了铜镜,反射阳光去照胡忧。

    胡忧早就已经猜到西门玉凤的手里藏着的是铜镜,不但猜到,两人笑闹的时候,他还看到了呢。

    他哪是要什么铜镜,他这里‘报复’西门玉凤把他弄醒,哪里会那么容易的放过她。

    “嘿嘿,现在才拿出来,太晚了。”

    胡忧坏笑着不但没有减弱攻势,反而加强了进击,专找西门玉凤最怕痒的地方下手。这会,西门玉凤已经被胡忧按在了床上,呵得大笑不止,双脚乱踢,大叫救命。

    “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调笑,西门玉凤赶紧推开胡忧,从床上爬起来,道:“那个,没什么,没事。霜儿,你怎么来了。”

    西门霜此时还有些发愣。她在前厅等西门玉凤吃早餐呢,可是左等不见,右等也不见,之见还隐隐的听道西门玉凤叫救命,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跑来看。谁知道推门进来,却发现胡忧和西门玉凤在床上滚来滚去,一时冲口而出的问了那句话。

    “没事,没事,那个,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西门霜显然是误会了胡忧和西门玉凤的事,小脸通红的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跑。

    西门玉凤虽然已经二十七八了,但是她跟本没有恋爱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西门霜为什么会那样,奇怪的问道:“胡忧,霜儿她是怎么了?”

    胡忧哪会不明白被西门霜给误会了呢。你看西门玉凤发髻散乱,长裙都有大半翻了起来,还一脸通红,大口的喘气。别说西门霜,换了别人,十个人有十一个要误会他们之前在干那个事。

    胡忧一脸呆样的装傻道:“我也不知道耶。哦,对了,我得快点去洗脸才行。”

    胡忧说完,转身就跑。

    西门玉凤正奇怪胡忧怎么跑那么快,无意之中,看到铜镜里的自己,小脸顿时就红了。她是情事谈得少,可她不是傻子。西门霜和胡忧的反应,再加上自己的样子,还不足以让她连想到什么吗

    “臭小子,坏死了。”

    花厅,胡忧埋头吃着大饼和刚刚挤出来的新鲜羊奶。昨晚的狂欢,尽是喝酒了,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西门玉凤坐在他的对面,一张小脸一会红,一会白的,手里的油饼,都快被她给撕成了碎片。刚才的事,真是让她每一想起来都脸红。长裙被拉起那么高,小裤裤肯定都让那个坏小子看见了,他肯定是故意的。哼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似乎也不是那么生气。奇怪了,要是换一个人,自己一定杀了他。不,他跟本不可能有那样的机会。

    西门霜边吃着早餐,边在西门玉凤和胡忧的身上,瞄来瞄去的。她虽然同样也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她经常会去找大凤她们玩。女孩子在一起,没事的时候,总喜欢讨论这种情情爱爱的问题。所以在这方面,她比西门玉凤要更了解一些。

    她不管刚才那事,是不是误会。但是她知道,西门玉凤对胡忧是有感情的。西门玉凤自己一直觉得,那是姐姐对弟弟之情,西门霜到是觉得更像男女之情。胡忧这个弟弟,可是西门玉凤认回来的,能有多少姐弟之情呢?男人和女人之间,大多数情况之下,只会有一种情,那就是男女之情。

    可是西门玉凤一直就是不开窍,西门霜也不知道怎么跟西门玉凤说这事。感情再怎么好,她也不过是西门家捡回来养的一个丫头,虽然她和西门玉凤的感情非常好,但是这种情爱之事,她只能指头为止,不能说太细。

    要知道大家族里,下面的下人,是不可以参与进这一类事件里去的。那毕竟关系主人一生的幸福和整个家族的命运,下人不够那个资格去管。所以她只能提点,不能参合进去。

    西门霜现在有些后悔了,早知道现摸清楚房间里的情况,再进去多好。要不干脆不进去,说不定,现在已经能玉成好事了呢。

    不得不说,西门霜自以为自己对情事了解,其实呀,她也就是半桶水晃晃,大凤那十二金钗,自己还不是没有恋爱过,她们的话,又有多少能拿来参考的。说道西门玉凤的情事,西门玉凤都没有什么亲人了,爸妈都死了。下面的人不教她,还真没有什么人教西门玉凤了。

    人说每一个女人,都有钻牛角尖的时候,看来这话,还真是不假。

    花厅里,三人静静的吃饭,各想着自己的心事。屋外的阳光,让墙壁变成了淡黄色,为屋子带来一抹温馨。就连碗筷碰撞之声,听起来都那个么的动人。

    胡忧有些不忍打破此时的平静,这几个月以来,虽然没有发生战事,但是他同样是几经生死。每天都要考虑怎么样勾心斗角,神经真是崩得太紧了,他也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这样静静的吃饭,对他来说,是一种心里的抚慰。真是太舒服了。

    “一会我们去牧场看看吧。”

    欧阳玉凤觉得还是说点话好一些,不然她真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才好。她老觉得今天都处都有眼睛在看她,让她很不自在。

    西门玉凤的提议,胡忧当然赞同。马匹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动机力量。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动机意味着什么。那不单单指的是骑兵,有时候,关系整个战局,一军之生死存亡。

    自从俞骆亚成功的培养出百兽草之后,胡忧亲自签发命令,任由他在洞汪城的百里范围之内,选一块地,做为他的专用牧场。俞骆亚选的地方,是洞汪城以西的一块地,大约占地有近千亩。西门玉凤口中牧场,说的就是这里。

    胡忧亲到,俞骆亚自然是亲自迎了出来。半年之前,俞骆亚加入了不死鸟军团,被胡忧正式任命为‘司马官’。不死鸟军团里,懂玩马的人不少,但是比得上俞骆亚的人不多,所以俞骆亚也算是顺理成章。

    看着眼前大片的百兽草,胡忧的心里感慨良多。记得当初地初到这里之时,这里还是满天的黄沙,嘴巴张大点,都得吃着泥,哪有现在这样的美景。

    龙袭渔被吴学问要去了,并不在牧场里。吴学问似乎挺喜欢那小子的,看起来有意想要培养他。

    因为俞骆亚还有军中的事物要管理,现在牧场里,基本上是他妹妹春花在管。春花别看年纪不小,但是有股子辣劲,请了几十号洞汪城的城民还帮工,就把牧场弄得有模有样的。

    说起来,胡忧觉得老天对自己还是挺照顾的,居然无意之中,让他撞上了俞骆亚这三个活宝。春花和龙袭渔之前的情事,还是一团乱,好好吵吵的,也不知道他们怎么那么乐此不疲。也许这就是普通百姓过活的乐趣吧。反正在怎么吵,他们也不会引起一场战争。

    陪着西门玉凤骑了一会马,胡忧心情放松的在一处坡地上坐下来。夕阳的余辉,让百兽草多了一种炫目的紫金边。微风拂过,紫金色的光,随风起舞,有如那月中的仙子。

    “真漂亮啊”

    西门玉凤在胡忧的身边坐下来,也许是因为骑马的关系,她的发际微微有些汗湿,带出的淡淡女儿香,比那鲜花还要诱人。

    西门玉凤看胡忧有些痴迷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在想什么呢?”

    胡忧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想。”

    西门玉凤笑骂道:“臭小子,老是喜欢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对了,你怎么时候回浪天去?”

    胡忧回道:“过两天吧,我想在这里多呆几天,然后就起程去浪天。”

    西门玉凤捡了块石头,把它扔到远处,惊起了几只正在**的蚱蜢,道:“知道吗,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胡忧有些不太明白,西门玉凤为什么突然弄出这么一句话,转头看向西门玉凤。

    西门玉凤看了胡忧一眼:“不明白?”

    胡忧点点头,道:“我觉得我除开认了一个好姐姐之外,没有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

    西门玉凤白了胡忧一眼道:“臭小子,就是喜欢耍确皮子。”

    西门玉凤说着,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洞汪城吗?”

    没等胡忧开口,她继续道:“帝国乱像已生,现在巴伦西亚基本已经什么事都不管了,帝国实际上,已经是索菲雅在主理。

    帝国这几年来,连战连败,军队士气大落,早已经失去了第一军式强国的威信。连着几年的天灾加**,百姓的生活,是苦不堪言,这两个月以来,已经发生了数百起百姓动乱事件了。其中有十七起人数过千的。

    索菲雅下令让我调兵平乱,都是些苦哈哈 活不下去的老百姓,我不忍看那样的血流场面,也不想听命于她,就躲到了这里来。

    这一次,你的手段虽然有些不太光明,不过你至少使得三国联军暂时不会再有动作。也算是间接帮了曼陀罗帝国的一个大忙了,你一人做事,足可以顶十万兵,不是了不起吗。”

    胡忧在意的是暴*的事,吃惊道:“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西门玉凤回道:“索菲雅已经控制了言路,哪个地方出事,就要在那个地方消灭。现在本国的人,都不是很清楚帝国研究出了什么事,你才刚回来,上哪知道去。”

    胡忧点点头,西门玉凤的话不错。这种民众暴*的事,无论是谁,都会死死压下去的。老百姓听道的,永远都是官方的说法,经过修饰的谎言。

    看胡忧紧皱眉头,西门玉凤以为胡忧是在担心浪天的事,安慰道:“放心吧,浪天现的还算稳定,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出现。”

    胡忧摇头道:“我不是在担心浪天,浪天有红叶在,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我是在考虑不死鸟军团今后的路,应该怎么走。”

    西门玉凤问道:“那你想到了吗?”

    胡忧回道:“现在时局还不明郎,我想暂时以静制动,发展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

    西门玉凤叹了口气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对了,即然按你所说,索菲雅是别国派来的奸细,我们要不要把她揭穿了?”

    胡忧摇摇头道:“没有用的。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现在巴伦西亚应该已经被她控制了。索菲雅这个女人,非常的厉害,她已经在曼陀罗帝国经营了二十几年,早就建立起了庞大的利益链,一时半会,我们动不了她。不然打虎不成,反受其累。”

    西门玉凤认同的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要不我把红fen军团并入你的不死鸟军团吧。行伍十几年,我真的很累了,每想到要打一场内战,我就觉得心理空虚。”

    胡忧心说,何止是一场内战,天风大陆迟早要暴发一场全大陆的战争。还有那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遗忘大陆,这仗看来有得打。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