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73章 阻杀

    “另一个大陆?”

    胡忧惊奇的看着赵光应,他来到天风大陆已经三年了,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个大陆。他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一块大陆,现在听赵光应的意思,这个世界,还有另一个大陆,而且还很强大的样子。

    赵光应整理了一下思绪道:“这是一个秘密,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刻意被人遗忘的秘密。

    想必你已经注意到了,无国的史书记录,都是从千年前紫荆花王朝建国开始的,而我们的年号也是一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天风大陆事实上,不应该只有千年”

    胡忧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至少在紫荆花王朝出现之前,就已经有了人类。人类从发展,到建立统一的王朝,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开始,就出现统一的国度。”

    赵光应满意的点头道:“你的思路果然很广,我只开了个头,你就已经明白了。千年之前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千年之前,也就是紫荆花王朝出现之前,天风大陆曾经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那是来自另一片大陆上的敌人。紫荆花王朝之所以会出现,也正是对抗那里敌人的产物。可是这些历史,都被人为的隐藏了起来。”

    胡忧好奇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赵光应回忆道:“四十二年前,我曾经跟曼陀罗帝国的里杰卡尔德组过联军,当时我们一起攻进了前紫荆花王朝的帝都浪天,也就是你现在占着的那个浪天。”

    胡忧点点头,表现明白。

    赵光应继续道:“具体怎么打的,我就不说了。我想说的是,我在紫荆花王朝的内宫之中,得到了一本书。可惜那书的封面被火给烧了,我也不知道那书是谁写的。当时我也没有在意,想着那书既然出现在内宫,总不会差,就随手塞进了皮囊里。直到多年之后,我才发现,那是一本预言。”

    胡忧问道:“陛下之前念的那段话,就是来自那本书?”

    赵光应看胡忧一脸不太相信的样子,微微有些皱眉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讲故事?”

    胡忧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道:“陛下说的东西,太玄幻了一点,真是很难让人相信。”

    赵光应看着胡忧,认真的说道:“如果说秦岭的无故崩塌,那书中早有记载呢?”

    胡忧脸色微变道:“那书真有记载这事?”

    赵光应点头道:“是的。我在三十年前,就在书里看到过这个记载,不过当时我觉得是无稽之谈,非但没有相信,反而把那书给扔了。”

    胡忧目瞪口呆道:“你是说,你把那书给扔了?再也找不到了?”

    赵光应苦笑道:“是这样的。当时我太年轻了,血气有些旺。”

    胡忧心说,这下好,那不是你说什么都行了。这样的故事,少爷我开口就来,比你的还生动呢。你做戏也不懂得做全套,要骗人,你至少也得把道具弄好嘛。现在这样算什么?

    胡忧不想点穿赵光应的骗局,随意的问道:“那书里,就只记载着你池河帝国的事吗,其他的国家一点都没有?”

    赵光应道:“有到是有,只是已经三十年了,很多我都记不得了。那书上,其实对每一个国家,都有终告的。

    对了,我记得一句对曼陀罗的记载。‘日出东方,中原大地,一颗新星,异界而生。没有马的车子四处跑,没有翅膀的鸟儿腾空而起,高高的屋子可以摸到天’,嗯,我就记得那么多了,后面应该还有很多,我也记不住了。因为这几句比较奇怪,所以映像比较深一些。”

    胡忧愣愣的看着赵光应,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赵光应觉得这几句话奇怪,可是在他看来,一点也不奇怪。没有马的车子四处跑,那指的是汽车。没有翅膀的鸟儿腾空而起,那说的是飞机,高高的屋子可以摸到天,那是摩天大楼呀。

    如果赵光应只说了一句,那也许是懵的,可是他一连说了三个,也都全中。等等,那句‘日出东方,中原大地,一颗新星,异界而生。’说的不会是我吧?

    胡忧的心猛的加快,难道自己也出现在了那什么预言之中?马拉戈壁的,最可气的是这老家伙把书给扔了,不然就能知道,那一段究竟是怎么写的。这个死老头,你书你丢了也就丢了吧,你又记起来干什么。记起来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你告诉我干什么。你这不是引人恨吗

    胡忧那个气呀,真想吧赵光应给吊起来打一顿。不过现在,他是有点相信赵光应说的话了。胡忧不相信这赵光应可以凭空的想出什么没有马拉的车子四处跑这类的话。

    胡忧问道:“那另一个大陆是什么大书里有提起吗?”

    赵光应回道:“书上没有说那大陆叫什么名字,只说被遗忘的大陆。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遗忘大陆。”

    “遗忘大陆,这个遗忘大陆有什么呢?它在什么地方呢?它的出现,又会带来什么呢?”

    离开皇宫之后,胡忧一直在思考着这些问题。赵光应那老家伙,说得不清不楚的,还非要说出来,真是听得让人担心。

    算了,别想那么多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应该来的,总要来的,现在猜也没有用,到时候在说。

    想不出个答案,胡忧只好把这些问题,先放到一边去。

    那个赵光应看来真有让池河帝国退回来草原去的意思,如果真是那样,对自己到是一个机会,得好好的把握才行

    看左右没有人,胡忧横过了一条横街,七转八转的,来到了一个夜市上个茶蓬坐了下来,要了一壶茶,坐在街边,看着街上那形形色色的人群。这是他和赵尔特相约的地方,算算时间,他也应该差不多到了吧。

    胡忧刚坐下没一会,一杯茶的功夫,对面就不问自来的坐下一个人,低低的大帽子,压了大半的脸,好像是见不得人一样。

    胡忧有些好笑的看了眼赵尔特,道:“你用不着这样吧,什么德行。”

    赵尔特微微拉了拉帽子,稍稍多露出一点脸道:“这还不是你选的地方问题,上青楼多好,有得吃有得玩,你到好,选这人来人往的,让人认出来怎么办。”

    胡忧笑道:“青楼虽好,但是我的青楼命不好。好了,别说那些了,先说正事。之前传给你的消息,你已经收到了吧,查得怎么样了?”

    赵尔特看了周围一眼道:“根据你给的线索,我的人确实查到的东西。你说得不错,他正在大量的集结人力物资,看来最近要有大的行动。”

    胡忧问道:“你有没有兴趣弄他一把?”

    赵尔特问道:“你的意思是袭击他的人马物资?可是现在并没有迹象表明,他是针对我来的,我为什么要是搞他,为自己找对手?”

    胡忧心说,吴立不是针对你去的,但是他是冲老子的洞汪城去的呀。他不仁我不义,我不搞他搞谁?

    心里想的什么,胡忧当然不会说出来。他与赵尔特的合作,也不过是一个各为其利,没有多少义字可言。他现在到是正在考虑,是不是真与赵光应合作。那个老家伙的水更深,得多考虑才行呀

    胡忧骂道:“你笨呀你,他没有搞你,你就不能去搞他吗?打击到敌人,就是帮到自己,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教你了吧。”

    赵尔特点头道:“我同意你的说法,那么依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做?”

    胡忧给了赵尔特一个这才像话的眼神,压低说道声音说道:“我已经查过了,吴立最看重的一个大将是秦启胜。这个人是吴立的左膀右臂,这次的行动,也全都是这个秦启胜在负责,咱们只要想办法干掉他,就能给吴立一个沉重的打击。”

    赵尔特给胡忧倒上茶道:“这个办法到是不错,如果我们在能做成是李进忠那边干的,那就更完美了。到时候他们两个、边打起来,我们正好坐收渔翁之利。”

    胡忧给了赵尔特一个你真坏的眼神,笑道:“那就这样决定了,这事就由你去弄,我等你的好消息”

    胡忧说完,起身就要走。

    赵尔特拉住胡忧道:“你先别急着走,听我把话说完了。据我所知,秦启胜这个人的武力非常的强悍,属于那种能文能武之人。要是调集大队人马,我到有办法弄死他,但是这里是金城,我的人一动,马上就有人知道。所以”

    胡忧没好气的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吧?”

    赵尔特很不要脸的连连点头道:“是的,我正有此意。少帅长于计算,又有一手好箭法,最是适合此事。”

    胡忧恨得差点没有直接把赵尔特给掐死,说了半天,他才真正是坐山观虎斗,又不出人,又不出力。不过想想,自己也不是那样吗。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胡忧不爽道:“我去,我的箭一出,那人家不全都知道是谁出的手了,暴露了我不又嫁祸给李进忠那边?”

    赵尔特笑道:“少帅你先别动气,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提议让少帅出手。李进忠的手底下,有一个叫做张良的人。此人箭法出中,号称百步穿杨。当然了,比起少帅他还是差一点的,但是他的箭法,真的很不错。”

    胡忧不满的说道:“说重点”

    马拉戈壁的,拍拍马屁就让老子去玩命,你以为我傻呀

    赵尔特连连点头道:“好好好,说重点。我的计划是这样的,由我负责偷到那个张良长用的弓箭和打探到秦启胜的动向,少帅只需要完全最后一击就可以。其他的包括嫁祸的事,都由我来弄,你看怎么样?”

    赵尔特说完又解释道:“我手下真没有这样的要才,不然不敢劳动少帅的”

    胡忧想想,如果只是射一箭的话,那还可以。毕竟吴立这次的目标是他的洞汪城,自己也不能把宝全都押在赵尔特那边。

    胡忧同意道:“那好吧。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我只负责箭杀秦启胜,其他的事,全都由你来。你要不拿出一点本事,我可要考虑在换合作者了。”

    接下来的两天,胡忧的日子过得挺忙碌,每天都去灵隐寺写佛法故事,和去给三少配药。其间还得应付吴紫紫的痴缠和吴立的问话,真快忙得脚都不粘地了。

    第三天,胡忧在联络地点,拿到了一张小纸条。纸条之上,有一个地址,和一份简易的地形图,时候则是今天晚上。

    胡忧看完之后,把上面的内容,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他知道,今天晚上,要有事情做了。

    下午的时候,胡忧故意陪吴紫紫玩到天黑,很顺理成章的,和吴紫紫一块用晚饭。这几天,他不时的会和吴紫紫一块用饭,这基本已经算了挺平常的事了。

    席间,胡忧喝了不少的酒,装出喝醉的样子,让吴紫紫送他回到小楼里。胡忧这样做,是不想任何人把事情怀疑到他的身上。

    故意的耍了把小酒疯,把吴紫紫和微微都给赶出了房,胡忧重重的把门给关起来,不许她们再进房间里。

    弄完这一切之后,胡忧还做了几个小机关,让房中不时能发出一些响声,以让外面的人,不会怀疑他不在房中。

    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胡忧换上夜行衣,利用飞天抓,无声无息的下了小楼,借着夜色的掩护,溜出了吴府。

    这些都是胡忧这几天重点练习的东西,哪里有暗岗,守卫什么时候查什么地方,他都已经了然于胸,一切都很顺利。

    在黑暗之处,套上一件外套,胡忧转身就  成了一个普通的路人。胡忧要去的地方,是一个酒楼,秦启胜今天晚上,会在那里赴一个亲吴立一派贵族的宴会。

    酒楼外有守卫,不过那些临时的防卫,难不住胡忧。很轻易的,胡忧就来到了地图上画着X的地方,在哪里,找到了赵尔特放的弓和箭。

    胡忧只拿了箭,没有要弓。他的换日弓可以射任何的箭,没有必要拿那些不称手的弓。看了一遍地形之后,胡忧溜到了酒楼对面的一个民房顶上。他决定在这里等秦启胜出来,再给他致命的一击。

    这个民房,离着酒楼的门口,大约三百步距离。这个距离相对要危险一些,因为箭一发出,他的目标马上就会暴露。要在追来的人到达到之前,及时的跑掉,有一定的困难。其实在五百步之外,还有一个更好的阻击点,但是一般的弓箭,射不了那么远。那个叫什么张良的人,想来也没有那个能力,选择那里,很容易暴露他的身份。五百步之外射杀敌人,这已经是他的标志了。

    选定了地点,胡忧架起换日弓,搭上那支赵尔特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箭。箭只有一支,也就是说,胡忧只有一次机会。一击毙命,没有第二次补射。

    此时酒席并没有结束,按说胡忧完全可以等上一段时间,在架弓也还是可以的。但是胡忧不允许自己那样做。一个好的阻击手,会做好最充分的准备,等目的出现。而不是等目标出现的之后,才去做准备。再说了,谁又能保证,秦启胜一定会喝到酒席结束再出来呢?他也许下一秒钟,就会出现。

    胡忧静静的引着弓箭,把自己想像成一块石头。要做到这一点,不是太容易,为了隐闭自己,他选了一个普通的民房。这间民房的房顶,盖的不是小黑瓦,而是草。厚厚的草能很好的藏住他的身体,不过草里的虫子,咬起他来,也不怎么留情。就这么会功夫,他都已经被咬了十几个包包了,真是痒得不行。

    当视线里出现侍卫的时候,胡忧的感知消失了。在他的世界里,只剩下那酒楼的大门,和从那门里走出来的人。

    侍卫之后,走出了几个衣着华丽的人,胡忧把他们略了过去。因为他们都不是他要的目标。终于,秦启胜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夜色之下的灯光有些黑暗,胡忧的夜视眼,也看不了那么远的距离。还好,酒楼门前灯火通明,让胡忧一眼就认出了那只见过一面的吴立手下大将。

    秦启胜的旁边,是那晚同样出现在吴立书房里的牛毕。他比秦启胜走快了一步,挡住了秦启胜的大半个身子。

    胡忧没有出手,他还在等待着更好的机会,武将的反应都很快,他怕那个牛毕会先秦启胜感应到危险,做出什么不利他的事来。比如反身护住秦启胜。这种事不常出现,但是不意味着不出现。

    终于,胡忧等到了一个机会。在下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那请酒的贵族跟秦启胜说了一句什么。秦启胜的步子停了一下,转头去回话。而牛毕则顺步下了台阶。

    机会

    不容错过。

    秦启胜的转头,成为了他此生最后一个动作。黑色的铁箭,从他的后脑插了进去,带出的血雾,犹如那美丽的血莲花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