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63章 狗咬狗

    63章  狗咬狗

    胡忧坐进马车的时候,吴紫紫的眼睛不由一亮,小脸却没由来的红了起来,低头玩弄着衣角,都有些不太敢看胡忧了。

    胡忧也没有想到,吴立居然会叫他同乘一车。他上车之后,注意力大多停留在吴立的身上,到没有去留意吴紫紫的反常情况。

    吴立是先注意到妹妹的反应,才去看胡忧的。看到胡忧一穿合体的礼服,他的目光也亮了也来。

    吴立道:“无名大夫果然长得一表人才,今晚不知道要让多少金城名门闺秀,为你而疯狂呢。”

    胡忧谦虚道:“吴立公子过讲了,无名只不过是一山野小民,什么都不懂,那敢有什么非份之想。只求能见到一点事面,就已经很不错了。”

    吴立哈哈笑道:“想不到我们的狂医,居然变得谦虚起来了,这可不像你哟。”

    胡忧不解的看着吴立道:“狂医?公子,我不是很明白。”

    边上的吴鑫魁解释道:“无名老弟,你还不知道?你在花非花的事,早已经传遍了金城。现在人人都知道,我们吴府有一个医术高明,性格火暴的狂医呢”

    吴鑫魁说这话的时候,真是得意得不行。这还是他第一次,有资格和吴立同车。这在家族之中,可是无比厚重的殊荣呢。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谁带来的,所以对胡忧的态度,真是越来越好了。

    胡忧听得这话,在心中暗骂。少爷在花非花可没有做什么事好不好,你们居然把我的名字给传出去,那不是要把我给玩死吗。

    赵宫离吴府并不远,要不是为了讲究排场,步行过去,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几句话的功夫,也就到了。

    吴府的地理位置,始终要偏一点,赵宫才是金城的中心。这里四面有高大厚实的城墙环护,开挖有宽阔的护城河,看起来非常的威武。

    其实以胡忧的眼光来看,这赵宫建护城河,跟本就没有太多的作用,反而有累城防。要知道金城和龙城,鸀城可不一样,后两个都城,都地处南方,一年四季,草树常鸀水长流。

    而金城地处北方,再过一两个月,这河水就冰冻起来了。那时候护城河不就成了一个冰镜子了吗。到时候不但起不了护城的作用,反而让骑兵的冲击力,受到影响。要知道再好的战马,也很难在冰上跑的。

    宴会在赵宫内的天坛举行。此时天坛的中心空地上,已经燃起了池河帝国最传统的篝火,不少舞娘,在围着篝火且歌且舞。

    池河帝国是天风八大强国里最另类的国家,他们本属游牧民族,可是国中的贵族却偏偏喜欢住在城市里。但是他们的生活习惯,又多还保有游牧民族的遗风。就像这皇宫宴会,各个礼服穿得人模狗样的,却围着篝火玩,你说这不是有病吗。胡忧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只有脑子进水的人,才会这样搞宴会,而池河帝国却已经这么弄了几十年了。

    正对着篝火的正南面,是池河王室的席位。再过一会,池河王赵光应和他的儿孙妃子会坐在那里。这也是池河帝国的传统,席地而坐,没有椅子桌子之类东西的。

    皇室的席前,另有两排成竖形排下,每席都可以坐十来人,那是众王室贵胄大臣的位子。越是权力大的人,当然也就坐得离赵光应越近了。因为是宴会,每个权贵,都会带着家眷前来,所以席位都很大,坐十来个人的席位,坐进二十人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吴立是四大公子之首,池河王左手边第一个席位,就是他吴府的了。

    此时皇室的成员还没有到,先入席的权贵还都比较放肆笑笑的,好不热闹,跟本没有什么紧张严肃之气。

    吴立和一身粉色宫装的吴紫紫进场之时,马上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吴紫紫的脸上。不是因为吴紫紫是整个池河最漂亮的女人,而是因为他们都听说吴紫紫被李进孝破了像,谁都没有想到,吴紫紫今天晚上,居然还会来。

    看到吴紫紫的小脸光滑如玉一般,跟没有半点被破像的样子,所有等着看笑话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目光。早来一步的李进忠瞬间就成为了笑话里的主角,气得这小子脸色都青了。

    胡忧也趁机按排位,找到了另外两个大家族,何家和钱家。看到他们的家主,胡忧差点没有笑出来。

    何家的家主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而钱家的家主,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这两个人,也能称之为公子吗?

    那何老头也许还曾经做过公子,毕竟他不是一生下来,就那么老的。而那钱家的女人算什么,她也是公的?

    吴鑫魁看胡忧露出奇怪的眼神,想起胡忧不认识那两家的人,小声的在胡忧的耳边说道:“那老者就是何家的家主何黄,他三十几年前,已经挤身四大公子,不过那是之前的四大公子,现在已经死得就剩下他一个了。

    那个女装打扮的叫钱多多。他不是女的,是个男人。不好女色而好男风,喜欢女装打扮。你可别小看她,她的剑法非常厉害,在贵族圈里,能排进前三。”

    胡忧点点头,瞟了钱多多一眼,心道原来是练‘溅’的,怪不得溅成这样。男人不做,做女人,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那玩艺。

    吴立的来到,自然有公卿大臣来向他问好,李家李进忠和何老头,跟本就没有动地方,很明显,他们不打算过来给吴立问好。倒是钱多多一摇三摆的走了过来。

    这钱多多虽然扮做女人,但并不是那么吓人。他的身型娇小,肩膀消瘦,除了嘴大点,到没有什么太多的毛病。要不是胡忧已经知道了他是男人,也不会觉得那么恶心。

    钱多多一过来,就用他那假音女声说道:“哟,吴立老大你可算来了,奴家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还有紫紫妹妹,真是越长越水了,听说你受了伤,现在已经好了吧。”

    吴紫紫显然不是第一次见钱多多了,她居然能一脸欢笑的说道:“多谢钱姐姐关心,紫紫的伤,已经被无名大夫给治好了。你点疤痕都没有了呢”

    吴紫紫边说着,还边用玉指指胡忧。胡忧心里暗骂,你聊你的,别把这假女人往少爷这边扯呀。少爷可不好这一口。

    胡忧不好这一口,钱多多显然是好的。他看到胡忧,眼睛都亮了起来,居然还现出了迷醉之色:“你就是狂医无名吗,好好,长得真好看。”

    胡忧真想舀把刀,把自己给捅了。就这么着,他还得恭敬的行礼呢:“无名见过钱公子。”

    钱多多一摆手道:“无名小弟叫奴家钱姐姐就可以了。”

    胡忧强忍着吐血的冲动,又叫了一声‘钱姐姐’。本来还想问候他钱家的女性亲属,想想还是不要了。谁知道他家的女性亲属,还有多少个非女性呢,别问候错了,吃亏的可是自己。

    这时候内殿之处,响起了丝竹之声,这是提醒众人入席之声,宴会快要正式开始,皇室成员快要出来了。

    胡忧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道行还是太浅了一些,被钱多多‘含情脉脉’的瞟了几眼,弄得直想吐。比吴紫紫还不如呢。她都能跟钱多多有说有笑的,那一声声‘姐姐’叫得甜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姐妹呢。王亲国戚,公卿贵胄,纷纷入席,盛大的宫廷宴会,马上就要拉开序幕了。负责篝火的宫女们,急急的把一捆捆干柴加到火里。干柴遇上烈火,猛烈的燃烧着,比之前大了一陪都不止。

    丝竹之声再起,一队礼乐队步履轻盈且奏且吹,接着是开路的侍卫,再来是宫女太监。

    胡忧饶有兴趣的看过去,只见在妃嫔簇拥下,一个年在六十上下的老头,露出了他的那张老脸。这个老家伙,就是当年曾经跟曼陀罗帝国的里杰卡尔德,一起联手打过色百帝国,弄到大片土地的赵光应了。

    赵光应早就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雄风,就连走路,都要挨在身边的妃子身上,看来也没有几年好活了。

    胡忧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赵尔特,这个三王子,走在人群靠后的位子,比他两个哥哥,落后很多就知道不得志。

    赵尔特并没有收到胡忧到池河的消息,所以他跟本没有想到,胡忧居然会在这里。当他发现有目光一着在注视着他的时候,顺着目光找走来,看到身处吴家坐席里的胡忧,整个人狂喜得差点没有叫出来。还好他反应极快,瞬间掩饰了回去,没有让别人发现。如果此时谁伸手心摸他的心,他那心跳得都震手。

    按胡忧的计划,是不打算跟赵尔特这么早碰面的。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哪知道还有这个一个宴会,而吴立又偏偏带他来。

    他现在才刚刚进入吴立的视线,不可能推掉。再说这也是观察其他势力的好机会,来就来了吧。相信赵尔特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赵光应已经年老了,但是威严还是要的,最后走入主位的那几步,他是推开妃子,自己走过去的。那个代表皇帝权威的位子,他只允许他一个人坐。

    看到赵光应坐下的时候,差掉摔了一跤,胡忧的脑子里,不由想起一句诗,‘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别管你位有多高,权有多重,你也斗不过时间。这个世界,公平的东西不多,唯有时间,对所有人来说,还算是相对公平的。

    只能说是相对公平,因为有权之人,不能增加自己的时间,但是他能减少别人的时间。只要那高高在上的人挥挥人,下面多少人,一辈子的时间都完了。众人都跪伏地上,恭候赵光应入席。

    一阵高颂祝贺之辞后,众人各自坐好,全舀眼睛看赵光应。

    赵光应举起酒杯,环视了众人一遍道:“今天乃喜庆之日,众爱卿无须多礼,只求上下一乐,足唉让我们举怀共饮此酒”

    众人一起欢呼,轰然畅饮,气氛一下就热烈起来。

    一杯酒过后,李进忠却出人意料的站了起来,恭敬的给赵光应行了一礼,说道:“陛下,今天是欢庆节,本是举国共同欢庆的日子,但是臣下却高兴不起来。臣肯请陛下,为我李氏一族做主。”

    赵光应脸上的笑有些干,随着他年岁日渐老去,对国内的控制力,已经大不如前。四大家族势大,大皇子和二皇子,就快没有公然的站起来,挣抢皇位了。

    赵光应能不知道李家和吴家的那点事吗,他老是老,但怎么说也是一国之主,人人都知道的事,他一点都不知道,那还不如死了算了,还当什么皇帝嘛。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进忠居然会选在这个时候,把这事给翻上台面来。

    赵光应是硬压住火气,哼道:“李进忠,你有何事讲来。”

    赵光应想显示一下皇帝的威严,但是他的身体,却不给予他支持,一句挺威严的话,要分成三次说,哪还有什么威严之意。

    胡忧也没有想到,李进忠会在这个时候发难。现在他算是明白了赵尔特为什么那么急了。这个赵光应明显已经快压不住势了,而赵尔特的地位,现在又很低,怎么着,他都没有什么机会坐上大位。要不借着这最后的时间,勇一把,他以后也就再没有机会了。

    李进忠一指吴立道:“陛下,臣要告吴立纵妹伤人。”

    吴立被李进忠这么指着,再不出声,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也赶紧站起来,给赵光应行了一礼道:“陛下,你别听李进忠一派胡言。我妹紫紫体弱纤纤,心地善良,哪能伤得了谁”

    胡忧闻言忍不住看了吴紫紫一眼,这丫头今天是挺老实的,之前可称不上什么体弱纤纤,要是没有些手段的人,被她欺负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吴紫紫到是挺聪明,她知道这时候万事自有哥哥帮她,自然不需要她多嘴。咬着嘴唇坐在哪里,一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的样子,你都不忍心骂她。

    李进忠冷笑道:“体弱纤纤,那我弟弟李进孝还会躺在床上?”

    钱多多看来是顶吴立的,这时候居然也跳出来说话。他是未语先‘娇’笑,引得众人注意,这才娇声哼道:“一个男人让女人给打了,还把宝贝都废了。这样的人,不死也没有什么用,只会吃死米而已。有床趟着,就不错了。紫紫妹妹那是做了好事呢”

    李进忠那个气呀,差点没有把这个死人妖给一口咬死。他不就是曾经在一次宴会之中,喝多了,背地说了钱多多几句,正好让她听道吗。这死妖精却记到现在,处处找机会跟他做对。

    你这时候跳出来,老子也不跟你客气

    李进忠指着钱多多骂道:“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妖怪,这是我李家和吴家的事,你给我死一边去。”

    钱多多最恨的就是人家骂他不男不女,这李进忠还当着他的脸骂,气得他脸都白了,一抖胸前那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厉叫道:“李进忠,我要和你决斗”

    胡忧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说少爷是不是太多心了。看他们这样,少爷就算是不来搞事,他们也好不了吧。既然你们都已经这样了,那少爷就多加几把火,让你们乱上加乱,一劳永逸。嘿嘿

    赵光应一身戎马,这会却让人当成了死人处理,气得一摔手中的杯子,怒道:“全都给我住口”

    吴立,李进忠,钱多多毕竟现在还不敢明着反赵光应,一时之间,全都住了嘴。

    赵光应是吹胡子瞪眼,好一会才平静下来。还好他的脑部血管坚强,不然这会就得爆血管了。

    本来挺高兴的过个节,却给他们弄成这样,别说是赵光应,换了谁都得生气。

    赵光应现在是恨死了那个挑头的李进忠了,要不是他先搞事,今天就没有这一出。赵光应体力不行,脑子还有。他想着得给李进忠一点教训才行。

    长长的吸了口气,赵光应道:“李爱卿,你们说了半天,本王是一点都没有听明白。这样吧,你把整个事情的经过给本王仔细的说说。这里面还有你弟弟李进孝的事,把他也给叫来吧,让本王他究竟伤哪了。”

    赵光应此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全都变得古怪起来。吴紫紫和李进孝之间的事,怕是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吧,谁会相信赵光应不知道这事。

    让李进忠仔细说一遍,还叫李进孝来给他看伤。赵光应这着看是无力,却真是够毒的。今晚之后,不单单是李进孝没有脸见人,就连李进忠也见不了人了。

    胡忧是多辛苦,才忍住了没有笑出来。这位老皇帝,还真是位极品皇帝呀。人说人活越老心眼越小,这老头现在哪里是治国,他是在斗气找面子呢。

    有意思,这池河帝国,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bk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