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61章 救美治伤

    天色暗了下来,胡忧离开了药房。吴妈想留他在这里住,他才不干呢,这个地方虽然房屋盖得不错,但是胡忧觉得阴森森的,他不想在那里呆着。回小楼多好呀,还有那天才少女小微微,胡忧得回去看着她。她可是个宝贝,千斤不换的。

    三少吃了那罂粟果,效果出奇的好。整个下午,居然只发作了两次。吴妈原来看胡忧那么年轻,还有些不太相信他,现在看他那眼神,都带着电。可惜这吴妈长得不怎么样,胡忧对她可没有什么兴趣。

    这地方胡忧只跟着吴鑫魁来过一次,胡忧自觉自己记路的能力挺强,出去的时候,也没有让人送。可是这内府太大了,胡忧走着走着,就有些迷路了。

    发现自己迷路了,胡忧不但没有慌,反而有些兴奋。在院子里迷路,这都已经是多少年没有发生过的事了。胡忧觉得很有意思,准备像玩迷宫游戏一样,把原来的路给找回来。

    胡忧的记忆力本就非常的强悍,练习了虚质精神力之后,记忆方面的提升也非常大。很快,胡忧就找到了来时的那条路,这不由让他有些失望。

    叹了口气,准备原路回小楼,隐隐的,似乎听到远处有女人的哭声。这附近可没有人,要是换个胆小的,这会肯定转身就跑。胡忧的胆子多肥呀,跑江湖那会,他还扮过鬼吓人,他才不怕鬼呢,侧耳细听,觉得声音应该是从右手边那处竹林后传来的,不由升起一探之心。

    竹林后面是一个水溏,溏水悠悠,长着一些水藻。胡忧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个观赏溏,不然应该种水仙之类的花草,不应该长这些玩艺。

    水溏边上,有一个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子,胡忧离得远,又有竹子遮挡,看得不是很清楚,不知道她长得怎么样,只身觉得背影有些熟悉。

    这会,那女子正对着水中的倒影梳头,现在天可是快黑了,看见这样的情景,就算是胡忧心里都有些发毛。

    谁家的女子,会在这个时候,在这无人的水溏边,边哭着边梳头?

    胡忧在心里发毛之于,忍不住想要走近点看看。

    他刚走了大约十多米,隐隐能看头那女子的脸时,那女子却站了起来。

    难道她就是特意来这里梳头的,这会梳完头,准备回家?

    胡忧心里刚升起这样的疑问,那女孩子突然一伸手,把手里的檀木梳给扔进了水里,接着一个飞身,就往水里跳。

    在女子跳水的时候,胡忧认出了她是谁。

    吴府大小姐,吴立的妹妹吴紫紫。

    胡忧没有看清她的脸,但是他看见了她脸上的伤口。

    胡忧当即猜到了吴紫紫这是要跳溏自杀,想都不想,脱口而出道:“紫紫小姐不要。”

    不过此时,已经有些晚了,吴紫紫已经跳进了水里,突突的正往下沉呐

    细算起来,胡忧和吴紫紫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说有,也是胡忧欠吴紫紫的。无论的弄死人家的狗,还是害得人家破像,都是胡忧故意挑事所制。

    如果是一个男人,那也就算了,胡忧没有心痛男人的习惯。可是看着这么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孩子,死在自己的眼前,就算是胡忧这种没有什么良心的人,看着也不忍心。哪怕是吴紫紫跳水自杀,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叫是没有什么用了,胡忧是边跑边脱衣服,到了水边,猛吸一口气,就窜进水里。今年也不知道走什么流运,这已经是今年第二次跳水救人了。前不久刚刚救过欧阳寒冰的十八妹柔儿,这会又来个吴紫紫。再这样下去,迟早得做烈士,下水救人可是风险很高的一种行为,可不能常来。

    装着一脑袋乱七八糟想法的胡忧,一气潜进了水底。水里的光线不是太好,看得不清楚,还好胡忧的眼睛能夜视,不然真不好找。

    吴紫紫很明显的不会游泳,这天风大陆会游泳的女孩子不多,主要是因为泳衣的发展不到位所制。薄点的衣服是下水就透,平常人家的妇女,看了也就看了,可是这大家小姐,不能随便让人看的。

    胡忧救人也救得有经验了,他拉住吴紫紫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她后脖子来了一下,把她给打晕了。

    常在水边玩的人,知道胡忧为什么会这样。不会水的人,对水天生有种恐惧。就连吴紫紫这种有心跳水而死的人也一样。被水一泡,出于求生的本能,她就挣扎,遇上可以抱的东西,她就死死的抱着不放。被她这么抱着,会水的也游不了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下水救人的人,经常人救不上来,自己却给弄死的原因。

    所以真正会救落水者的人,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落水者给打晕了。落水者晕过去之后,就不会乱挣扎,不用别人救,她自己就浮起来了。这要救起来,也就容易得多了。

    费了老大的劲,胡忧这才把吴紫紫给弄上岸。当然了,卡点油总是难免的嘛。这可是救人者的福利,要不美女落水,那么多人抢着救呢。

    由于胡忧下水得快,又急时打晕了吴紫紫,她并没有喝什么水,胡忧给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看没有什么事,就掐她的人中穴。

    人中穴位于人体鼻唇沟的中点,是一个重要的急救穴位。位于上嘴唇沟的上三分之一与下三分之一交界处,为急救昏厥要穴。稍微懂点医学学识的人都知道。

    胡忧一把掐下去,吴紫紫‘嗯哦’一声,张开了眼睛。

    吴紫紫睁睛看到胡忧,先是有些迷茫,之后就清醒过来,哭叫道:“你让我死好了,干什么救我。”

    吴紫紫也是个辣姑娘,哭叫还不算,还要来打胡忧。

    胡忧才没有那么笨,退后一步,不让她打着。

    吴紫紫打不着胡忧,又在那里哭叫。胡忧听着心烦,怒道:“别哭了,烦不烦呀,水在那里,又没有干掉。你要真不想活了,就再跳一次,我绝对不救你。”

    吴紫紫一下爬了起来,指着胡忧骂道:“你以为我不敢吗,我这就死给你看。”

    胡忧没所谓的说道:“好呀,我仔细的看着。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有人淹死呢,今天正好开开眼界。听说泡水死的人,尸体都会肿得像肥猪一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我今天到要看看,是不是这样。”

    刚才吴紫紫在水里的时候,就已经挣扎了,胡忧算准了她跟本没有勇气,再跳一次。

    人,都是有求生本能的。自杀是一个违反本能的事,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才可以做得到。

    你以为自杀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吴紫紫冲到水边,却没有能像之前那样,再跳下去。一来,她真是没有勇气再来一次了,二来,胡忧说得那么恶心,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就算是死了,她们也不想太难看。要不然,她干什么在跳水之前,还要梳头呢

    吴紫紫试了几次,跳不下去,蹲在那里,大哭了起来。

    胡忧等她哭了一会,这才走过去,柔声的说道:“这就对了嘛,多大点事,就要死要活的。老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前行已无路,路在转角边嘛。”

    吴紫紫那脸又是水,又是泪的,都哭花了。‘哇’的一声,趴进胡忧的怀里,大哭起来。

    女人在这方面,就是比男人占便宜。不管对方是难,都可以趴进男人的怀里哭。你要是反过来,男人趴进女人的怀里哭,多温柔的女人,都大嘴巴抽你。

    吴紫紫哭了好一阵,又过河拆桥的把胡忧推开,哭叫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要不是人弄死了我的黑子,我也不会跟着去花非花,也不会遇上那个坏人,就不会弄成这样了。”

    吴紫紫这话说得虽然不能叫做全对,但是大体还是不错的。如果她没有遇上胡忧,也不会弄出那么多的事。

    人是一个个体,却又是一个相互关联的群体。一个人在做一件事的时候,不但是影响到自己,也会影响到其他的人。这个影响的范围,随着那个人的地位不同而不同。有些人,只会影响到自己周围的亲人朋友,而有的人,只不过是一句话,就可以让无数认识不认识的人,一生都为之改变。甚至不只是他的一生,他的后世子孙,都得跟着改变。

    胡忧看了吴紫紫好了会,叹了口气道:“好了,你也别哭了。你的伤,我有办法治。”

    胡忧这句话,像是一颗仙丹止哭丸,一下就让吴紫紫停止的哭泣,一脸期许又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胡忧。

    吴紫紫小心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能治好我脸上的伤,让我恢复原样?”

    胡忧点点头道:“当然了,我是大夫嘛。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就把你的伤给治好。”

    吴紫紫忙道:“听话,紫紫最听话了。无名大夫,你快帮我治,帮我”

    胡忧之前还在想第二步棋应该怎么走呢,这会不用想了。还有什么事,比吴紫紫的脸伤能治好,李进孝却要永远成为太监更让李家堵心的呢。

    胡忧问道:“真听我的话?”

    吴紫紫重重的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道:“听,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为了这点伤,吴紫紫都能自杀。这会听说能好,她真是什么都能豁出去。

    胡忧点点头道:“那我要是想要你一条狗煮来吃呢?”

    吴紫紫听着一愣,一咬牙道:“行,我马上去帮你抓狗来。”

    胡忧看吴紫紫说着就要去,赶紧把她拉住。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见人。别她把狗带来的同时,再带着一大群人来,这黑锅就得他背着了。

    “那个还是先留着把,让我先看看你的伤。”

    胡忧说着,找了块石头坐下,拍拍自己的大腿道:“来,把脸放到这,让我先仔细看看.”

    吴紫紫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按胡忧的话做了。在小脸贴上胡忧有些湿凉的大腿上时,吴紫紫发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胡忧这会是一心想着把吴紫紫治好了,能再一次加深吴李两家的仇恨,对吴紫紫那动人的身体,到有些视而不见。玩女人也是要看心情的,胡忧现在没有那个心情。

    仔细的看了一遍吴紫紫脸上的伤,口子挺长,得有两寸左右,伤口不算浅也不算太深,一两毫米吧,开头浅一些,越往后越深,加上又泡了水,按正常情况之下,留下疤痕,那是肯定的了。

    不过现在吴府里是什么药都有,胡忧还是有信心,帮她治好的。实在不行,最后要是留了疤痕,再想办法帮她做个磨皮,见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胡忧想着,偷偷从戒指里拿出一瓶老烧刀酒,这种酒可烈,青州出的,按酒精度来说,得有七十度左右。胡忧平时用它来当酒精用。

    “忍着点,会有些辣。”

    胡忧交代了一声,就按着吴紫紫的脑袋,把酒给倒在她的伤口上。这里的水可不太干净,再不处理,这脸就真没法要了。

    烈酒倒在伤口上,吴紫紫辣得是心都打颤。不过这丫头到也硬气,强忍着就是不叫不动,任着胡忧弄。

    胡忧心中暗暗的点头,从小在江湖上打滚的他,已经习惯了那些坚韧的女孩子,最不喜欢那些娇滴滴,让蚊子咬一口,都能尖叫的女人了。

    清洗好了伤口,胡忧把自制的刀伤药均匀的洒在吴紫紫的伤上。江湖人什么都是半桶水,刀伤药可是顶级的。以前胡忧那个无良师父就经常说,别看什么白药吹得响,其实放到江湖上,也就是一般,比他强的有的是。

    伤口上一片清凉,吴紫紫紧皱着的眉头,也舒开了不少,现在她感觉好多了。

    胡忧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拍拍吴紫紫的香肩道:“好了,这伤口在没有完全好之后,不能碰水,不能吃海鲜鱼虾,不能吃酱油等有颜色的东西。”

    吴紫紫一一老实的记下,怯怯的看了胡忧一眼,问道:“这样就行了吗?”

    胡忧笑道:“当然不行。你这伤还得上几次药,和做一些辅助的治疗。我这几天会在三少爷那里,你知道地方吧。每天早中晚,你来找我,我给你换药。

    我可先告诉你呀,无论有什么痒麻疼痛,你都不许碰它,尽可能不要大声说话,不要大哭大笑,不然再崩了伤口,我可不管你哟。”

    吴紫紫一听这话,吓了一跳,说话的声音都马上低了八度,柔声道:“知道了。”

    胡忧心说早这么乖,我也不会把你弄成这样了。

    “那行,天晚了,你先回去吧。要不下人找不到你,不知道又会弄出什么事来。我也得回去吃饭了。明儿见。”

    “嗯。”

    吴紫紫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拿一双大眼睛,可怜的看着胡忧。

    胡忧见她不走,不由奇怪的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

    吴紫紫咬着嘴唇道:“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能不能帮帮我?”

    胡忧连连摇头道:“让我收留你,那可不行,要是让人知道了,我的清白不就毁了。我可是一个贞洁的人,我走到哪里,贞洁牌坊就跟到哪里。”

    吴紫紫那个气呀,要换了以前,她非扑上去咬胡忧几口不可。就他这个家伙,还贞洁牌坊呢。

    吴紫紫在心里默念了七遍不能生气,这才把火给压下去,轻轻摇摇头道:“不是那样的,我是想你帮我偷偷回房去,不让别人看见。”

    胡忧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好吧。你应该知道怎么走,不会让下人看见吧。”

    “嗯”

    由吴紫紫领路,拐弯抹角的,胡忧来到了她住的小院。这里的景色,可要比别地漂亮多了,四处种着各种的奇花异草,现在正是纷开之时,阵阵花草香,简直让人误认此地为人间仙境。

    胡忧在江湖跑了十三年,大半个国家都去过,什么样的美景,也多少见过一些。他都忍不住叹道:“这里好漂亮。”

    吴紫紫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她牢牢的记住胡忧的话,绝对不可以大笑。

    “这些都是我亲自布置的。我从小父母死得早,哥哥要处理家族的事,也没有人陪我玩,于是我就只能养养花,逗逗狗狗。它们都是我的朋友,每次看到它们,我都会很开心。”

    胡忧在心里暗道:看来官二代的生活,也没有别人看着的那么风光啊。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可与人言之不足二三,各有各的难吧

    想到自己弄死了人家的狗,胡忧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当然不会表露出来,只能在心里,暗暗的叹口气。

    谁天生下来就喜欢过这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生活呢。都是环境所迫,生活所逼。要不是为了防着你们池河帝国打我,我又怎么会千里迢迢的跑来这搞事呢。人都是逼出来的,理解万岁吧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