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56章 狗嘴救美

    256章 狗嘴救美

    这是胡忧看过的,最快的变脸了。

    这个吴紫紫,刚才和吴鑫魁说话的时候,还一脸娇俏的笑,对着他就板了个冰雪脸,一句‘你是谁’,短短的三个字,让胡忧的心顿时凉了打截,这丫头,看来不好弄。

    不过人不好弄不要紧,弄人不行,那就弄狗好了?

    别看胡忧刚才在大群池河狗冲上来的时候,脸色都有点变,其实他并不怕狗。

    从小到大,每次没有钱吃饭的时候,他就和师父去偷人家的狗来煮,说吃过的狗比见过的多,似乎有些吹年,但是那么多年算下来,几百只总是有吃的。

    要知道他们的生意可并不是那么吃,没有钱要饭的日子是很多的。当然了,有时候,也与钱无关,就是嘴馋了想吃。

    吴紫紫看胡忧不答话,一张俏脸,更加的冷了。吴鑫魁在一边看着着急,别看吴紫紫刚才甜甜的叫他表哥,可是他在府中的地位,可和吴紫紫要差上太多,这时候他要敢插嘴,一定是很惨的。

    这时候,周围的空气全都静了下来,有些胆子小的,已经在猛擦汗了,这吴紫紫的脾气,他们可是全都知道的,只能顺着,不能逆,一逆就得出事。

    这里可有百多条的池河狗,算起来,那真可以算是一个军部大队的配制了。这些狗对吴紫紫可都听话的很,只要吴紫紫一个动作,那狗嘴一张,半边脑袋都得没有了。

    虽然他们都没有亲眼见过吴紫紫放狗咬人,但是他们都相信,这个吴立公子平时都有些触的吴紫紫小姐,绝对做得出那样的事。这年头,在权贵的眼里,人命如蝼蚁,咬死个把人,那还算个事?

    马拉戈壁的,板什么死人脸,少爷就不告诉你

    胡忧没有去看吴紫紫的眼睛,他的目光不停的在那些池河狗的身上打转。这些巨大的池河狗,一只只都露出那长长的猩红舌头,都不用离近,就能听到它们的喷气声,被这么多条眼中泛出绿光狗盯着,胡忧还真是第一次。

    胡忧虽然第一次与那么多狗对峙,但是他知道,狗群和马群一样,都有个领头的,只要把那个领头的给搞定,那其他的狗也就怕了。

    很快,胡忧就发现了狗王。那狗王的身体并不是最高大的,但是它最壮,别的狗都在乱叫的时候,它并不叫,而是不时的去留意吴紫紫的动作。不用问,只要吴紫紫一下令,它马上就会带着它的狗兄弟扑上来。

    胡忧眼中精光一闪,暗道一声就是它了。他抢在吴紫紫再次开口之前,一个小窜步,滑到那条狗王的身前。

    那狗王一身的黑毛,油亮得可以与貂皮比美。动物的天性,让它感觉到了胡忧的危险,一张狗脸,露出了凝重之色。

    狗的表情,当然不可能那么丰富,这些都是胡忧的感觉。在扑上去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那狗王的惧意。

    这是一种非常妙的感觉,他似乎能够知道狗的心里在想着什么。如果是有时间的话,胡忧肯定会仔细想想这其中的原因。但是现在,他没有那个时间,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这条狗王给制服了。

    怎么制服?

    当然不能杀了,那吴紫紫一看就是爱狗之人,这些狗全都是她的心头爱,你要敢杀了她的狗,她就敢杀了你。一条人命换一条狗命,那可不值当的。

    胡忧没打算要了那条狗王的命,他刚才已经偷偷的伸手入怀里,把一些羊角叶粉给挟在了手指之间。

    这羊角叶是一种催.情的药物,在胡忧以前那个世界,非常的普通,没有那么好的较果。也许是因为天风大陆灵气充足的关系,又或者它已经变了种,与原来胡忧知道的那些羊角叶药性不一样。总之别管怎么样,这些羊角叶的药性非常强。这一点,胡忧在黄家的时候,可是拿黄金凤试过的。要不他当初怎么会被黄金凤给反推倒呢。

    胡忧一窜到那狗王的身边,就把羊角叶粉用暗器的手法,打在了狗王的鼻子上。养过狗的人都知道,狗的鼻子是湿的,而且非常的敏感。胡忧的药粉一打在狗王的鼻子上,就粘在了上面。

    胡忧做完这一切,就又退了回去。这是他临时想出来的办法,以前也没有试过,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黑子,给我上”

    清脆的声音来自吴紫紫,她本就对胡忧的无视感觉很愤怒,胡忧不回她的话,已经很让她生气了,他居然还敢去动她的狗,真是让她忍无可忍。

    胡忧的药才刚刚丢到狗鼻子上,就听到吴紫紫的声音,脸色也有些变。就算是再猛的药,也得需要些时间,才能发挥作用,这么快那够呢。

    边上的人,听到吴紫紫的话,全都连忙后退,而那条名叫黑子的狗王,一下就窜向了胡忧。

    胡忧猜得没有错,刚才那条被他下药的,就是这群狗的狗王。

    不错,吴紫紫是天生控狗高手,但是她并不能一次指挥上百条狗,她的命令,都是通过狗王下达的。这是她的秘密,普通人并不知道这一点。

    胡忧非常了解狗的习性,他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跑。狗的天性就是追那些跑的人,哪怕是这狗王经过训练,会找特定的目标,跑不跑它都会攻击,胡忧也不能把背后给它。

    胡忧是强压住跑的冲动,两眼死死的盯着那得到命令,窜上来的狗王。

    狗王刚才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胡忧的身上,有它害怕的东西,这会再次靠近胡忧,它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狗王黑子并没有如人们意料的那样,冲到胡忧的身前,马上就发动进攻,而是扑到离胡忧大约两米的地方,用一双狗眼,死死的盯着胡忧。

    “呓?”

    人群中暴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吴紫紫也很纳闷,这样的事,她也是第一次遇上。黑子做为她的主力狗,一向都是非常听话的,可是这一次,却有些反常。

    胡忧看那狂王没有马上发动进攻,也在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胡忧以为是自己的气势把狗王给震住了。

    其实胡忧猜重并不对,不单单是胡忧,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能猜到这其中的真正原因。

    胡忧的气势,在这之中,是产生了一点作用,但是并不是最重要的。狗王黑子之所以没有扑上来,是因为它闻到了雪里红蛇的气息,它怕的其实是那个。

    雪里红蛇是洪荒异种,它的身上,有龙的精血。这个时代的天风大陆人,没有哪个国家以龙来做图腾,但是龙在万古之时,是确实存在过的,只是现在的人们并不知道而已。

    雪里红蛇在山洞里咬胡忧不成,反被胡忧给弄死,一身的精华,全都让胡忧给强特的吸去。虽然胡忧不懂运用,甚至是不知道那些东西的存在,但是它们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

    胡忧自从吸收了雪里红蛇的精血之后,身上就有了一种特殊的气息。一般人只是能闻到,并不会感觉危险,闻多的女人,还会被那种气息吸引,甚至勾起情.欲,这也是为什么胡忧特别能招惹女人的原因之一。

    人感觉不到,但是动物却本能感觉到那种危险。龙狗之间,可是差着太多的等级,虽然胡忧身上的气息很淡,但那也已经足可已让它们害怕了。

    吴紫紫弄不明白,黑子为什么不攻击胡忧。一咬牙,再次下令道:“黑子,上”

    吴紫紫的再次下令,把胡忧的火给挑了起来。胡忧已经不是那个初到天风大陆,什么都没有过见的胡忧了。

    现在的胡忧,手常雄兵三十万,就连宁南 帝国的公主,都对他百依百顺,连皇位都想让给他坐。这吴紫紫不过是一个家族势力中的一个女儿而已,说句不好听的,连吴立他都没有放在眼里,更别说吴立的妹妹了。

    胡忧的精神力已经逼到了血斧上,这条臭狗不扑上来,那还算罢了,它敢扑上来,胡忧今天就让它成死狗。

    这几天,胡忧经过对吴鑫魁的旁敲侧击,已经大体的猜到了吴立的身上,也患有羊角风病。胡忧相信,他会治羊角风病的事,吴鑫魁肯定已经报给了吴立,此时他就算是把吴紫紫的狗给杀了,吴立也不会拿他怎么样。哪怕吴立再怎么宠吴紫紫,也不会因为她而放弃一个治病的希望。胡忧现在是有恃无恐。

    那狗王黑子,眼睛红生像血一样,喘气的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很多。它听到吴紫紫的命令,很艰难的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动作。

    它是扑了,但是它没有补向胡忧,而是冲进了狗群里,趴在一条母狗的身上,不停的耸动。

    黑子的动作,让在场的人,全都傻了眼,只有胡忧知道,是他刚刚弹在黑子身上的在羊角叶粉起作用了。

    吴紫紫一开始没有在注意到黑子在干什么,等她发现黑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干出这样的事,整个人都快气疯了。回想起刚才自己说的‘黑子,上。’这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命令黑子那样干的呢。

    吴紫紫的脾气是泼辣,但是始终还是黄花闺女,这样的事,她哪看得下去,而已边上还有这么多人看着。

    胡忧看吴紫紫气成那样,都快要笑出来了。心说这羊角叶还真是够厉害的,要是哪天给谁来点,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胡忧正想着,就见吴紫紫一脚踢开脚边的 一条金毛狗,大步走向黑子,脸如寒霜的一皮鞭抽在黑子的身上。

    黑子惨叫一声,想跑,可是这个时候,它哪里跑得了,狗和人可不一样,这时候它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了。

    吴紫紫显然是气急了,一鞭不解气,又连着抽。那皮鞭带着呼呼的尖啸,抽得那黑子是没头没脸的。

    黑子是吃了头角叶,可是它下面的母狗没有吃呀。它是里外都被抽,顿时就不干了,四脚乱踢,拼命的挣扎。

    胡忧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了,可是这样的情况,他还真的第一次看到,觉得很过瘾。暗中可惜这里没有DV机,也没有网络,不然这要拍成视频放到网上去,那点击可就得爆了。

    胡忧正在看着,突然脸色一变,向吴紫紫扑过去。周围的人,也同时看到了危险,可是他们只来得急发出惊呼,却没有身体的反映。

    发生了什么事?

    吴紫紫不是正在抽黑子出气吗,她那皮鞭抽得是没头没恼的,母狗刚把黑子给顶开,吴紫紫的鞭子就到了,抽在了两条狗的结合部位。

    你想呀,肉身能比得了皮鞭吗,黑子那玩艺是应声而断,血喷满地,成了太监狗。

    狗,毕竟是狗。哪怕它再怎么通人性,它还是畜生。

    黑子遭到如此沉重的打击,哪还管你什么主人不主人,反身就向吴紫紫给扑过来。如果狗会说话,想来它此时肯定大吼,你要我断子,我就让你绝孙

    吴紫紫几岁就开始训狗,十几年来,从来没有遇上被狗反扑的事。看黑子张着大嘴扑过来,顿时就傻了。她从来就没有想过,黑子会来咬她。

    此时的黑子,被巨痛冲击的得只剩下兽性了。它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是要咬吴紫紫报仇。

    胡忧从吴紫紫那鞭抽下去,第一时间就已经反应过来,那黑子肯定要反口咬吴紫紫。按说这事他可以完全不用管,吴紫紫被自己的狗咬,怎么扯也不能把事扯到他的身上。但是身为男人,看见美女受伤而不救,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胡忧扑出去,完全可以说是男性的下意识本能。

    胡忧的速度非常快,远远看去,都能拉出幻影来。他是瞬间就插到了吴紫紫和黑子之间。所有的动作,前后不到一秒钟。就在转瞬之间,黑子已经到了胡忧的眼前,胡忧眼中杀气一闪而逝,依住吴紫紫,狠狠的一脚踢出,正踢在黑子的狗头上。

    胡忧这一脚,踢得非常重。黑子的头一歪,颈骨直接就断了。由于胡忧的力气太大,黑子不但没有飞出去,而是很违反物理惯性的,直直落到了地上,口鼻冒血,一动不动。真是瞬间活狗变死狗。

    周围的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全都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半点的声音。吴府里的人都知道,黑子是吴紫紫最最宠爱的一条狗。别的狗,吴紫紫都是交给下人打理的,只有黑子,是吴紫紫亲自照顾的,不但是喂吃的,就连洗澡都是她亲自来。别说是下人,就连吴立都不能碰她的这条狗。

    现在这个胡忧,居然当着吴紫紫的面,把黑子一脚给踢死了。那吴紫紫还不找胡忧拼命吗?

    所有的事,就在吴紫紫的眼前发生,每一个画面,她都很清楚的看在了眼里。她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足足过了三分钟,吴紫紫才回过神。出呼很有人的预料,吴紫紫没有生气,也没有挥指其他的狗,扑向胡忧。

    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胡忧,面无表情,像雕刻一样,完全没有一点的表情的就那么看着胡忧。

    胡忧本来就不怕吴紫紫,现在放开了,就更不怕她了。怎么说,他也从狗嘴之下,把吴紫紫给救了下来。这女人不感谢他,也就算了,难道还扑上来咬他不成。

    胡忧也直视着吴紫紫的眼睛,嘴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

    边上的人,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一些平时跟在吴紫紫身边的人,全都已经把手按在了武器上,只要吴紫紫一声令下,他们马上扑上去,别管这人是谁,他们都会将他拍死。

    吴紫紫这次凝视的时间有些久,足足看了胡忧有近五分钟,像要把胡忧看穿一样。

    “你是谁”

    吴紫紫再一次问出了这句话,之前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是满脸的不屑与骄傲,现在,她的表情很复杂。

    胡忧深深的看了吴紫紫一眼,回道:“我叫无名,来自韩国。”

    吴紫紫咬着红唇道:“无名,好,我记住你了”

    吴紫紫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她没有再看黑子一眼,也没有理会那些跟着她一起走的池河狗。

    周围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刚才还挺热闹的练武场,转眼就安静了下来。除了胡忧这二十几个人之外,再无他人。

    吴鑫魁这时才擦着汗来到胡忧的身边,声音有些打颤的说道:“刚才差点被你吓死。快走吧,吴立公子怕是已经等急了。”

    吴鑫魁说完转身在前面带路,胡忧扫了眼其他同行的同伴,看他们一个个眼神闪烁,有意的和自己拉开了距离,就连之前和自己比较要好的几个,也不敢走在自己的边身,怕是靠近自己一点,就会受到连累一样,心里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看来这次的池河之行,会很精彩的。

    胡忧加快了步子,他已经有些等不急,想要看看那号称池河四公子的吴立长什么样了。

    []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