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55章 美人与狗

    255章 美人与狗

    人群散去,胡忧被吴鑫魁拉到了离营地挺远的地方。胡忧边在心里猜着他要干什么,边跟着他走,反正他总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吴鑫魁一直走到胡忧之前想到去的那个河边,这才停住脚步,脸色凝重的久久不语。

    好一会,吴鑫魁才伸手拍拍胡忧的肩头道:“无名大夫,刚才真是要谢谢你了。没有想到,你居然知道这种病的急救。”

    胡忧有些奇怪的看了吴鑫魁一眼,心说这有羊角风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我能知道,有什么奇怪的。

    胡忧不敢乱说话,点点头道:“这没有什么,我以前跟师父的时候,曾经见到一两例这样的病。”

    吴鑫魁精神一振道:“那你师父有没有治好过这样的病?”

    胡忧一看吴鑫魁那样的反应,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江湖有句老话,行也行,不行也行,总之无论在任何的情况之下,都不能说不行。你说不行,不是把生意往外推吗。别管他行不行,总之,先把钱弄到手再说。

    胡忧沉吟了一下,说道:“到是有治好过的。不过这种病,非常难治,需要很多名贵的药材,而且不是一两天就能成的。”

    吴鑫魁说道:“这都不是问题,只要能治就行。你能不能简单的对我说说这病的起因?”

    胡忧心说这是要考我了。这羊角风我是没有治过,但是这起因我还不知道吗?就怕说了你不能理解。

    胡忧想着,捡了些重点,用比较简单能懂的话,给吴鑫魁解释了一遍。主要强调,这种病会遗传。要是治不好,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只要是血亲,都可能会有。

    胡忧不知道这吴鑫魁对医学的东西能听懂多少,但是这一代一代传下去的事,他肯定能听懂。

    果然,吴鑫魁的面色,已经告诉了胡忧。他不但听懂了,而且还很明白。

    沉吟了一阵,吴鑫魁问道:“无名大夫,不知道令师现在身在何处,能不能找到他老人家?”

    胡忧心说知道到是知道,要找他嘛,以你们的科技,也发明不了穿越机。你们要是能发明穿越机,那这小小的羊角风,对你们来说,那也不是个事了。

    胡忧眼睛红红的说道:“半年前,师父他老人家,已经仙游了。”

    师父,我可没有说你死啊。你现在在另一个世界,那不是仙游吗。

    吴鑫魁叹息道:“可惜了。哎无名大夫想来已经得到令师的真传了吧。”

    真传个屁,他那几下子,也就马马虎虎,没多少好学的。

    胡忧仰头,略带自豪的说道:“我七岁跟师父学艺,足足学了十三个年头。师父已经把一身本领,全都教给了我。只不过”

    胡忧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吴鑫魁急道:“只不过什么?”

    胡忧心中暗笑,脸上却一脸严肃的说道:“只不过我才出道三年,火候还不太够,怕丢了他老人家的脸。”

    吴鑫魁松了口气道:“无名大夫,你真是太谦虚了。”

    吴鑫魁说着,脸色一正,两眼看着胡忧,非常认真的说道:“无名大夫,你老实告诉我,对于这个病,你有多少把握?”

    胡忧问道:“你指的是羊角风吗?”

    吴鑫魁一愣,道:“羊角风?哦,是了,你们还给这病起了名字。是的,就是羊角风,你有多大的把握可以治好?”

    胡忧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犹豫,但是也不能把话给说满了,很技巧的说道:“这羊角风的病情很复杂,因人而异。每个人的生活习惯,环境,家势,财力不同,治起来的难度也是不一样的。

    简单来说,发病比较轻的,时间不长的,就比较好治。要是时间太久的,那就比较难。不过怎么样,都有治好的机会。”

    吴鑫魁显然对胡忧最后的那句话很满意,重重的拍着胡忧的肩膀道:“有机会就好,有机会就好呀。无名大夫,现在有些事,我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打保票。只要你能治好这病,我保你一世荣华富贵”

    胡忧在心里暗笑,柳氏保我一世荣华富贵,你又保我一世,那不是两世了?你们所谓的荣华富贵,能给我什么?

    吴鑫魁沉吟了一会,对胡忧说道:“咱们就先聊到这吧,今天这事,你不能对任何人说,到了池河帝国之后,我会给你安排的。”

    与吴鑫魁的一次谈话,胡忧的生活又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首先是吴鑫魁给他换了一辆马车,这马车可不再是人货混装了,就胡忧自己住,要躺要坐,都可以。还有就是吴鑫魁对胡忧的态度也好了很多,之前吴鑫魁虽然没有明着说过胡忧什么,但是看他的目光,总带着点轻视,现在他的目光,已经换成重视了。

    只不过有一点,胡忧有些想不通,这个吴鑫魁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会治这羊角风,为什么他不要求自己动手帮他治呢?”

    想不明白的事太多,也没有个答案。吴鑫魁既然没有提这个碴,胡忧也就不会自己给提,这玩艺他只是知道,也没有治过,提了治不好,那不是丢脸吗。他现在给吴鑫魁的,不过是水中的月亮画中的饼,能多拖一时,就多拖一时好了。

    车队一路出林桂,过安融,都没有出现什么情况。胡忧之前还一直暗想着,这么招摇的车队,会不会遇上强匪。可是这车队一直到进了池河帝国的境内,都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只不过,这车队进入河池帝国之后,胡忧却发现,那些侍卫明显要比之前紧张多了,宿营的时候,往往都要派双岗。

    这天,吃过饭之后,胡忧借机问大飞,道:“大飞,我看你这几天好像都很紧张的样子,这都已经进了池河帝国了,你怕什么,这里不是你们的地盘吗?”

    大飞今年才十九岁,功夫是不错,但是人直,脑子不太会转弯,是一个打听消息的好人选。

    大飞那天看胡忧治好了吴鑫魁,就对胡忧挺佩服的,见胡忧问起,他左右看看,附近没有什么人,于是说道:“无名大夫你不知道,正是因为这里是池河,我才紧张呢。”

    胡忧问道:“这话怎么说?”

    大飞道:“无名大夫,你不是池河人,不知道也正常。我告诉你吧,咱们池河帝国现在有五大势力,就是王族和四大公子世家,吴,李,何,钱。

    吴家就是我们吴氏家族,我们吴家是四大公子世家之首。接下来就是李家,何家和钱家了。

    王族和四大公子世家,表面上还不错,但是在下面,相互都有看对方不顺眼的。我们吴家和李家就不太对付,而这里又是李家的地盘,我们自然要小心一点。”

    胡忧心说这情报到还挺管用。原来每个帝国的势力都一样,大有大斗,小有小争。就像曼陀罗帝国存在军地两军之争一样,这池河帝国也同样有这方面的问题。

    这对胡忧来说,是一个好事。他暗暗的记在了心里。他这次的最大目的,可是来搅混水的。要是能让这五大势力来个相互火拼,那就是最理想不过的事了。

    可惜了,现在自己在吴家还没有地位,不然在这李家的地盘上,搞些事就爽了。不过这也不用着急,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只要留心,以后这样的机会有的是。

    也许是因为行事比较低调,也许是因为这二十几个人,引不是李家的兴趣,车队一直走出李家的地盘,都没有发生什么事。

    就这么又走了十几天,车队终于进入了池河帝国的首都金城。金城是池河各大势力头头脑脑的聚集地。各大势力,分别控制着池河帝国的各个地方,但是他们的家主,却都在金城住着。这是池河王室定下的规矩。

    金城比起曼陀罗的龙城,宁南的绿城要差了不少。虽然同样是八大帝国的都城,金城比起后两个,明显有距离。它没有龙城的森严,也没有绿城的繁华,它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城市,除了多一个皇宫之外,与一般的城市,没有什么两样。

    胡忧现在已经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这有些破败的金城,引不起胡忧的兴趣。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这里的城防上。

    就这么一看,胡忧的心里就有些冒冷汗。这金城的城墙并不高,也就是十二米左右,比他重建的洞汪城还矮了三米。什么护城河,箭台什么的,也不是很强,但是他们的守备军,却让胡忧看着心里发毛。

    也许是因为人种的原因,池河帝国的人,平均要比其他帝国的人高大,加上他们拥有天下最多最好的战马,在别人以步兵为主,骑兵为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采用了全骑兵制。

    胡忧算是看明白了,这池河帝国的金城,跟本没有想着跟来敌打攻城战,谁要来打他,他们就直接用骑兵冲击。这么骄横的打法,能让胡忧不心里发毛吗。

    想想那些身材高大的士兵,骑着战马,拿着长枪冲锋,哦,我的天,不好弄啊。最让胡忧不喜的是,他们的军队里,配有很多大型的狗。那种取名为池河狗的狗,一只只有半条牛那么大,马拉戈壁的,他们拿战场当成什么,打猎吗?

    想想以后很可能要和这样的部队交手,胡忧的脑袋就很疼。看来得准备些打狗棒才行,打了人,还得打狗。

    “无名,无名。”

    身边的叫声,把胡忧惊醒过来。胡忧转头不解的看向吴鑫魁。

    吴鑫魁看胡忧那呆呆的样子,还以为胡忧没有见过世面,被金城的威武给惊着了呢。脸有得色的说道:“很震撼吧,我当年第一次来金城的时候,也和你一样,都惊呆了,心想着天下怎么会有如此雄伟的大城。改天有机会,我再好好带你四处看看,现在我们得进去了,刚才吴立公子已经传话下来,让我们直接进见,这可是荣誉呢。快走吧。”

    胡忧心说:我看我不是高丽棒子,你到才真是高丽棒子。就你这破城,也能把我看呆了?少爷是被你那些池河狗给吓着了。说真的,这些狗还真是问题,将来要是开战,得想个办法,先解决他们才行。

    听说能得到吴立的直接招见,车队里的人,都很兴奋,一个个乐得像过年一样,连胸膛都挺直了。胡忧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很想告诉那些人,人家吴立想见的是儿子,不是你们,你们高兴个屁呀。

    人人都挺起胸膛,胡忧反到缩起了身子。他现在是大夫,是医生,不是武士。装什么就得像什么,不能让人觉得你这大夫比武士看起来还要强悍,那就不好了。得把气势全都收起来才好。

    吴氏一族的大宅,坐落于城中心偏左一边,与皇宫隔街而望,这可是非常高的荣誉。一般人想住得离皇宫那么近?死一边去。

    大宅的四周围有高墙厚壁,如果再引水成护河,那就和城堡没什么两样了。不过看来要弄护城河,老赵家是不许可的,皇宫弄一条,你也弄一条,你想干什么?皇家老大你老2?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吴府也算是气势磅礴,胜比王侯了。

    一路行来,胡忧留意着一切可以留意的东西。这金城相比起胡忧所见过的另外两个都城,要显然粗犷很多,少见玉宇琼楼,却不时能见到帐篷。在城市里,还是在都城里都有人住帐篷,这到是让胡忧开了眼界了。

    这里的人,男女都特别的高大,特别是那些女的,现在天气可不算热了,她们却还一个个大胆的穿着短裙,看到胡忧他们的车队过去,也不避让,看到长得好的,她们还大胆的对男人吹口哨。

    据吴鑫魁说,这里的女孩子都很开放,只要她们看得上你,你要怎么都可以。甚至生了孩子,都不需要你来养的,奶粉钱都不用给。

    这听得胡忧直在心里大叫,我的天,这里是男人的天堂呀。怪不得这里一路上见不着几家青楼呢,原来她们直接就提供需求了,用不着花那冤枉钱。

    吴府内部占地非常大,里面居然还有牧场、农田和仓库,在帝都的中心,有这样的部置,不得不让胡忧感觉到另类,问了吴鑫魁才知道,原来那些东西,都是特供给吴家高层食用的。胡忧很想问一句,池河帝国的食品安全,是不是有问题,连口放心奶都喝不上。

    不过几个在路边调笑的女子,很快就打消的胡忧的这个顾虑,放心奶是有的,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喝上了。

    一路往里走,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一个广大可容数千人一起操练的庞大练武场,和一座巨宅矗立在胡忧的眼前,此时练武场上,正有数百人围在那里叫嚷着,似乎在看什么。

    胡忧一眼看去,不由一呆,在练武场的中间偏向他们的这一边,一个身穿短皮裙的女孩子,正在指挥一群池河狗,做着种种高难度的动作,阵阵的欢呼,正是送给她的。

    这个女孩子身材非常的高挑,最多比胡忧矮半寸,怒胸蛇腰,体态妖娆撩人,上身是紫色的短衣,有些像吊带衫,雪白的脖子上吊着一颗血钻,全身散发的无穷的女性魅力。

    两眼灵动,两唇轻咬,随着身体的动作,胸前波涛汹涌,那高大得几有小牛那么壮的池河狗,轻柔的像蝴蝶一样,在她和身边跑动,好一副美女野兽图。

    胡忧看得是目定口呆,连眼睛都不会转了,世上居然有这么个妙人。

    吴鑫魁在胡忧的耳边说道:“那是吴立公子的亲妹妹吴紫紫小姐,她无师自通一套非常厉害的训狗术,你可千万别惹她,她要是放狗咬你,可没有人敢帮。”

    胡忧苦笑道:“你提醒得有些晚了,她已经发现我们了。”

    吴鑫魁一愣,脸上顿显出焦急之色,一颗豆大的汗,砸在地上,都能听出响来。

    胡忧愕然的看着吴鑫魁,心说没有这么可怕吧。突然感觉大地在震动,胡忧一抬头,别说汗,他连尿都要下来了。一百多条牛犊大的池河狗,正往这边扑呢

    胡忧转身就想跑,被吴鑫魁一把拉住,焦急的说道:“别跑,你一跑,那些狗就会死命的追你。你如果不想死下狗嘴下,就好好的站着。”

    吴鑫魁都那么说了,胡忧哪还敢跑,瞟了眼身后的那些武士,也一个个腿打筛,看来他们也吓得不轻。

    马拉戈壁的,刚一见面,你这个臭丫头就吓少爷,惹毛了少爷,少爷把你那些狗,一个个都给煮了。

    片刻的功夫,胡忧一行二十余人,就给百多条狗给包围了。还好柳氏这时候还在车里,不然那小孩子弄不好得吓哭了。

    胡忧是强忍着拉出霸王枪冲动,站在那里的。与这些狗相比,之前的那些土狼,算个屁呀。胡忧敢打赌,来一百条土狼,也打不过一条池河狗。

    吴鑫魁非常勉强的干笑道:“表妹,几天不见,你更漂亮了呢。”

    吴紫紫嫣然一笑,娇声道:“谢谢表哥。”完了,她一瞪胡忧,冷声道:“你是谁?”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