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53章 佣兵的无奈

    253章 佣兵的无奈

    有人说,每个人的身体里,都住着两个小人,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胡忧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就亲眼目睹了柳氏从天使转变成恶魔的全过程。

    这个柳氏,在前一分钟,还是痛哭流涕,我见犹怜,让人不忍去伤害的女子。但是后一分钟,她马上就转变成了一个冷血无情的女人。

    如果不是柳氏亲口说出,胡忧还真不敢相信,她竟然已经用各种手段,弄死了黄九成的五个儿子,七个孙子,而且直到现在,黄九成都还只是怀疑小曾孙黄地随不是他们黄家的孩子,对五子七孙先后死去的事,还归于老宅的风水问题。这也是他为什么决定举家搬迁的原因。

    胡忧不想去知道黄家和柳氏之间的恩怨,这个世界,没有无原无故的恨,也没有无原无故的爱,每一件事的发生,必有其因果关系。柳氏的手段看来恨毒,也许是因为黄九成的手段更毒呢?

    胡忧从来不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也没有想要做什么裁决者,这种谁对谁错的问题,他不想管,也不会去管。他即不是黄家人,又不是柳家人,甚至都不是这天风大陆的人,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吗?

    惨?

    这个世界的惨事多了去了,哪天又不在发生呢。他不过是无意之中,知道一些事而已,不需要去解决的。

    胡忧现在在脑子里计算的,是自己的事。这一次,他的目的是去池河帝国找三皇子赵尔特,然后呆在他的身边,尽可能用最短的时间,挑起池河帝国内部的争斗,从而为不死鸟军团 的发展,求得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

    之前胡忧的计划里,并没有吴立这个人。因为他们虽然有过交战的经历,但是那仗最后因为他抓了陈梦洁,并没有打起来。胡忧也并不认识吴立。

    可是现在,仿佛是老天爷安排好了一样,掉下个帮吴立生了个儿子的女人。这么好一个机会,不利用不是太可惜了吗?

    胡忧之前还想着,以什么身份呆在赵尔特的身边,现在看来,如果能以一个医者的身份,经吴立这个跳台,进入到池河帝国的贵族圈里,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谁会讨厌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又有谁会去防备一个大夫呢?

    胡忧瞬间就考虑了整个事情的利弊关系,他决定和柳氏绑在一起,至于那个黄九成嘛,一个能向几个月大孩子下毒的人,似乎也不值得同情,反正是他们狗咬狗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胡忧想着,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笑脸,看向柳氏问道:“少夫人说的可是真话,要是我能让你们母子平安,你就把我推荐给吴立公子?”

    柳氏道:“当然,我虽然是妇道人家,但是说出来的话,同样一言九鼎,说一不二。我不需要你做任何的事,只要保得我母子不中毒就行了。”

    胡忧试探的问道:“那黄天随大公子呢?”

    胡忧问的是柳氏的那个三岁大儿子,在之前的谈话中,柳氏并没有提起过他。

    柳氏摇摇头道:“这个不用你管,你只要保住我和地儿就行。”

    胡忧心说,看来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不过管他呢,我不过是过个桥而已,不需要连桥是怎么建造的都去管。

    胡忧重重的点头道:“好,少夫人,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

    胡忧这个比喻,听得柳氏心里有些便扭,不过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两人算是暂时同一阵线了。

    胡忧心想着,即然要利用这个柳氏,那总得先给点表现才行。这个柳氏最看中的是这个黄地随,那可不能让他死了。

    至于柳氏为什么会那么看中黄地随这人小儿子,胡忧随便想想就知道,一句话——母凭子贵。

    男人嘛,都是风流的,这柳氏的姿色虽然还算不错,但是在权贵的眼里,美女太不值钱了,随便挥挥手,就能大把大把的来。可是儿子就不一样了,那个吴立之所以会派人接应柳氏,这个刚刚三个月大的黄地随,可比柳氏重要太多了。没有了黄地随,柳氏不过是一日货而已,吴立怕是看都不会看她一眼吧。

    胡忧转着这些念头,出了房间。黄地随身上的毒可还没有解了。要是换成大人,胡忧也许会用自己的药来试着解毒。可这面对三月大的孩子,他可真不敢下手,还好已经知道了是谁下的毒,胡忧也就有办法了。他打得算到黄九成的身上偷。

    对于一个身怀透视眼,又在江湖上坑蒙拐骗十三年的人来说,要偷点东西,那真是轻松加愉快。胡忧借着和黄九成聊华老的事,很容易的就从他的身上,拿到了解药。

    风停了,雨停了,天明了,上路了,一切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只有胡忧知道,计划又一次改变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胡忧让柳氏装成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按着以往的习惯,应该怎么样,还是依然怎样。

    因为有了解药,也就不怕下毒,柳氏也同意的胡忧的话。不同意也不行,现在她的外援还没有来,跟本斗不过黄九成。她再怎么样,也必须要忍到福永城,和吴立派来的人汇合了,才能办事。

    这样的结果,让胡忧再一次看到了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影视巨星。如果不是知道其中的内幕,连胡忧都看不出现,那个娇滴滴,总是忍气吞声的柳氏,居然长了一副蛇蝎心肠。

    胡忧在佩服她演技的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的警惕,可不能让人家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才好。

    日子一晃,又过了十多天。这十多天过得很平静,每天就是赶路而已,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这十几天来,胡忧的小日子过得不错。除了赶路之外,有空的时候,要不就和普斯卡丝玩玩刺激游戏,要不就和黄九成聊聊养身方面的事。

    这个黄九成自从听说胡忧和华老认识之后,对他的态度就好了很多。不时会请胡忧过去用饭,品茶什么的。胡忧为了能看看柳氏的情况,也不太拒绝。反正是有得吃,有得拿,干什么 不去呢。

    逍遥的日子过得不错,不过胡忧也有自己的烦恼。他的那个虚质精神力练得很不理想,这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他除了那抬隔空看物还行之外,别的二十招,他一招都使不出来,也不知道是练习方法的问题,还是什么问题,胡忧也找不出个原因。

    普斯卡丝远远看到胡忧在水边发呆,就主动的走了过去,在胡忧的身边坐下,问道:“在想什么呢?”

    普斯卡丝自从跟胡忧发生过一次关系之后,似乎有些上了瘾,又或是迷上了胡忧,总是喜欢近接胡忧。

    胡忧转头看了普斯卡丝一眼,摇摇头道:“没有什么,我在看风景呢。”

    普斯卡丝笑笑道:“这里的风景真是很美呢。”

    胡忧伸了个懒腰道:“是呀,有时候想想,如果在这水边,自己盖栋房子,饿了打打鱼,打打猎,逍遥过一辈子也挺不错的。”

    普斯卡丝问道:“这是你的理想吗?”

    胡忧苦笑道:“想想而已,那样的生活,我恐怕过不了三天。”

    普斯卡丝咯咯的笑了起来,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胡忧说的这些水话了。

    笑着了一会,普斯卡丝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问胡忧道:“你真的不打算留下来吗?”

    胡忧点点头道:“是的。我是一个浪子,流浪才是我的梦想。到了福永城之后,我会继续往前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普斯卡丝不舍的问道:“那你还会回来吗?”

    胡忧扔了块石片,在水里打出几个水飘道:“我也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吧。以后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普斯卡丝咬咬牙道:“答应我一件事行吗?”

    胡忧看向普斯卡丝,道:“什么事?”

    普斯卡丝道:“如果有一天,你再来桂林帝国,一定找我。好吗。”

    胡忧心中有些黯然,他知道,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普斯卡丝对他也有了点情,他何尝又不是这样呢。

    人,都是感情动物,两个人就算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经常见见面,聊聊天,感情也会好很多,更何况他们还什么都做了,还是那种很激烈的呢。

    胡忧点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如果我将来再来桂林帝国,我一定找你。”

    普斯卡丝笑了,胡忧也笑了,他们都知道,这个承诺很渺茫,此次一别,两人是天各一方,再次见面的机会,很少了。

    普斯卡丝重重的吻住胡忧的嘴,低吼一声:“爱我”

    胡忧也顺势抱住了普斯卡丝,玩起了他们都很喜欢玩的游戏,还有两天,队伍就到福永城了。

    是夜,天凉如水,大陆的气候就是这样,越是往北走,就越冷。

    柳氏的马车里,坐着刚刚摸进来的胡忧。他不是来偷香窃玉的,而是来给黄地随检查身体的。

    柳氏紧张的站在胡忧的身边,看胡忧把手从儿子的身上拿开,马上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地儿没有什么事吧。”

    胡忧点点头道:“和我猜的一样,那个黄九成发现药力无用,更大了份量,不过没有关系,一会你把解药吃了,再给孩子过奶就行。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柳氏听胡忧这么说,才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明天就要到福永城了,不然这样的日子,我真是没有办法过了。”

    胡忧安慰道:“忍耐吧,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你的好日子,快要来了。”

    “咣”

    胡忧的话声刚落,车门被人一脚踢开,黄九成拿着把大砍刀,指着胡忧道:“好日子,你们不会再有好日子了。奸夫yin妇,我要杀了你们。”

    胡忧在门口被踢开的瞬间,已经护在了柳氏的身前。他和柳氏并没有发生过**的接触,不过他知道,解释是没有用的。这时候能保住自己的,只有武力。

    胡忧转头看柳氏已经非常机警的把孩子给抱上了,赞许的点了点头。这个女人虽然武力不强,但是脑子相当的好使。胡忧之前还考虑着,到了池河帝国之后,是不是帮她一把,让她弄到一些权势。池河帝国有这样的人在,想要平静,看来是不容易的。

    不过别管往后怎么样,得先过了今晚再说。黄九成也是省油的灯,他手上也有几十号人,这要打起来,他要护着柳氏母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胡忧喝道:“黄九成,不论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与少夫人,并没有任何的媾和。”

    黄九成哼哼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就算你什么也没有做,光凭你偷入马车,与柳氏私会,我就要你死。”

    黄九成说着手一挥道:“给我上,把柳氏抓住,男的分尸。”

    黄九成显然是怒极了,这会,他可不管胡忧是认识华老还是什么老了,开口下的就是死命令。

    “住手”

    就在双方要动手的时候,普斯卡丝也带着佣兵团的人,赶了过来。营地里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她不可能不知道的。她显然赶得有些急,衣服都没有穿好。

    黄九成有些惊讶普斯卡丝居然会插手,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普斯卡丝团长,你难道要插手吗?”

    普斯卡丝看看胡忧,又看看黄九成,脸上现出了一丝难色。要知道佣兵有佣兵的规矩,现在黄九成是蓓蓓佣兵团的雇主。也就是他们暂时性的主人。无论是任何的理由,一但他们跟黄九成交手,那么蓓蓓佣兵团的名声,也就毁了。以后将不会再有人聘请他们做任何的事。

    普斯卡丝咬牙道:“无名是我蓓蓓佣兵团的人,我不许任何人伤害他。”

    胡忧也是懂得佣兵规矩得,听到普斯卡丝这么说,他心里很感动。但是他却不能领这份情,创立一个佣兵团不容易,普斯卡丝和他的团队,以及团队后面的亲人,都是指着佣兵团吃饭的。他不能看着蓓蓓佣兵团毁了,做为有着同样经历的人,他知道,蓓蓓佣兵团对普斯卡丝的感情,和他对不死鸟军团的感情是一样的。

    胡忧开口道:“普斯卡丝团长,这里的事,与你无关,你带大家回去吧。你不是已经把这次的雇佣费给了我吗,从那时开始,我跟蓓蓓佣兵团已经没有关系了。现在我并不属于蓓蓓佣兵团的人。”

    胡忧说这话的时候,能很明显的看到普斯卡丝身后几个佣兵松了一口气。和胡忧猜想的一样,他们就算跟在普斯卡丝来了,也不一定会动手的。要知道这是一个污点,有了这个污点,他们就算离开蓓蓓佣兵团,也很难再加入其他的佣兵团。胡忧与他们不过是二十几天的交情,还不足以让他们能做出那么大的牺牲。

    莫道世态炎凉,这就是社会,这是一个很真实的世界。世界是有游戏规则的,当你的能力,还不足以去破坏游戏规则之前,你必须的遵守。

    黄九成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面有得色的说道:“普斯卡丝团长,他的话,你听到了吗。马上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的事,与你们无关。”

    这时候,普斯卡丝的身边的佣兵也劝她,要知道她可是团长,她不走,其他的佣兵也不能走,这又是另一条佣兵的规矩。佣兵,看似很精彩,但是他们的身上,背负着很多的条条框框,并不是可以随性而为的。

    胡忧看普斯卡丝还在犹豫,哈哈大笑道:“普斯卡丝团长,你还是离开好了。放心吧,这老黄家能一战的,不过只有三十多人而已,比起三四百条土狼,他们还差远了,伤不了我的。”

    胡忧这话说得豪气冲天,那些佣兵听着都很佩服。经过二十多天的相处,他们很挺喜欢胡忧的。如果是换成明天,他们与黄九成解除掉之间的雇佣关系,他们肯定会出手帮胡忧,可是现在,他们真的不能啊。

    普斯卡丝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一咬牙,带着手下离开了。身为团长,她必须考虑更多的事,不能一时的冲动,毁了大家的前途。

    胡忧看普斯卡丝都走了,二当家莱尔却还站着不动,不由说道:“莱尔大哥,你也走吧。”胡忧知道,莱尔有七个孩子要养了,不能在这里把工作给丢了。

    莱尔坚定的摇头道:“我不走,我给你观阵,他们要是伤你,我不答应”

    胡忧笑笑道:“相信我,他们这几个货,还伤不了我的。普斯卡丝团长在等你呢。”

    莱尔终于还是离开了,他的眼中,很明显的藏着深深的无奈。他已经不在年轻,年轻时的热血,被社会消磨掉太多,如果再年轻十年,他不会离开,可是现在,他只有离开。

    胡忧看佣兵团的人,全都已经退到了远处,嘴角露出了自信的笑。这还是他第一次,站在他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感觉似乎还不错。

    来吧,这只是一场小战而已。用不了太多时间的。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