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52章 最毒妇人心

    救人如救火,九爷,我可否先看看孩子?相信如果是华老在,他也会这样的”

    胡忧这话,是压着火气说的,黄九成那种对孩子的冷漠,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身世。981,

    黄九成被胡忧的话弄得脸有些干,但是因为不了解胡忧都真正身份,也不敢太得罪胡忧。他也许不会把曼陀罗帝国放在眼里,但是绝对不敢把华老不放在眼里。权贵有权有势有女人,最怕的是什么,不就是生病吗。整个天风大陆的大夫,都尊药王录为祖师,华老做为药王录当代传人,人人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这也就是胡忧这种对华老国际地位不了解的人,才会称人家为华老头,别人就算是在心里,也不敢那样不敬的。

    胡忧说完这话,就给柳氏使了个眼色。柳氏虽然一直在哭,却非常留意这边的情况,一见胡忧的眼色,马上转头去看黄九成,看他默认,赶紧给胡忧带路。看她那急样,如果不是黄九成在这里,弄不好,她直接来拉胡忧的手呢。

    胡忧跟着柳氏,几步就垮入了房间。其实这也说不上是房间,不过是用轻木板,把一个马车车厢隔成两半而已。

    这房间并不是很大,只能放一张小床,剩下一点活动空间而已。不过布置得到是挺雅致的,一个小小的梳妆台上,除了放着女儿家用的香粉之外,还放着几本书。看来这是柳氏闲的时候看的。枣木床摆在靠窗处,透过那垂下的罗帐,可以看着一个几月大的小孩子,躺在那里。

    胡忧偷偷的吸了口空气之中的奶香,暗想着不是说柳氏有两个儿子吗,另一个儿子不睡在这?

    这只是胡忧的好奇,显然与病情没有什么关系,胡忧也不有问出口。

    柳氏心怀感激的对胡忧说道:“麻烦大夫了。”

    胡忧这时才第一次正眼看柳氏,顿觉得眼前一亮,这位华服女子,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是却并不显老,长得很清秀,一看就是出生大家的女子,身上有股子书香之气。

    只是她眼中的哀怨,让人看着不免有些心痛。胡忧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女子不快乐。胡忧猜她并不是因为儿子病,才这样。而是她一直以来都不快乐。她是在默默控诉着生命的不公和委屈吗?

    胡忧心中阵没由来的无力,道:“少夫人不用客气,为病患解除痛苦,本来就是我行医之辈的应该做的事。我们还是先看看小公子吧,他是什么发病的?”

    柳氏赶紧抢前一步,把罗帐拉开,微微的抽噎了几声,说道:“今天早上之时,地儿还好好的,中午也不见有什么异样。可是从晚上吃完晚餐之后,他就开始不太对劲了。平常他很喜欢晚餐后跟我玩的,可是今天他却不理我,我逗他,他也不看我。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累了,哪知道晚上才刚睡下不久,他就一直大哭,怎么都哄不停,然后就没这样了。”

    柳氏是边说边哭,其本没有什么重点,东一句,西一句的,说了和没说分别不大。看来她已经被儿子的病情,弄得都有些脑乱了。

    胡忧皱了皱眉,也没有再问柳氏,知道以她现在的心情,跟本说不清楚太多的东西,还是自己看好了。

    枣木床上,那襁褓中的小孩,正闭目躺在小绵被之中。他现在是不哭了,但是那脸色青紫,呼吸短急,那还不懂人情冷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一看就知道他很难受。

    别说是柳氏哭,胡忧看到这样的场面,都有些想哭。轻轻的拉开棉被的一角,胡忧把一根手指头,放在孩子的手腕上。这种手法有个说法,叫做一指定三关。因为小孩子的手小,要像大人那样三跟手指诊脉是不可能的,三跟手指放上去,都快到胳膊了,所以给三岁以下的小孩子诊脉,只能用一根手指。

    柳氏看胡忧的动作,就明白他要给孩子诊脉,于是提醒道:“大夫,地儿天生反关脉,脉动在手背上。”

    反关脉胡忧在还是知道的,这是一种生理性变异的脉位。指桡动脉行于腕关节的背侧。故切脉位置也相应在寸口的背面。有同时见于两手,或独见一手的。

    胡忧闻言,在手背上找到寸口脉,给孩子珍起来。胡忧的食指刚一按在孩子的手背上,就感觉孩子的皮肤冰冷,脉动非常急,再细查,还发现停跳的现像。

    柳氏看胡忧的脸色不太对,焦急的问道:“大夫,我的孩子是怎么了,得的是什么病?”

    胡忧看了柳氏一眼,摇摇头,道:“现在还不确定,你帮我把孩子的小手掰开,我要再看看他的指纹。

    指纹指的是浮露于食指桡侧缘的脉络,它是手太阴肺经的一个分支,所以望指纹与诊寸口脉有相似的临床意义。由于小儿切脉部位短小,诊脉时常啼哭躁动,影响脉象的真实性,而指纹处皮肤薄嫩,脉络易于暴露,故对三岁以下的小孩常结合指纹的变化以辅助诊断。

    胡忧虽然出生江湖,但是这些东西,他同样知道。要知道‘疲门’可不像其它七门,全属骗人,这一门的人,是有些真本事的。只不过能不能医好,就得看你的命了。

    看了指纹之后,胡忧又看了孩子的脚,眼皮,而且还爬在孩子的口鼻边,闻他呼出来的气。

    一轮下来,胡忧是身心都出汗,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的判断告诉柳氏。不过这事,看来不说是不行了,希望这少夫人都坚强一些吧。

    柳氏看胡忧一连用了好几种她见过的,没有见过的方法来给孩子做检查,却又总不告诉她答案,不由又急哭了起来:“大夫,我的孩子究竟得的是什么病,求求你告诉我吧。”

    胡忧探了口气,瞟了门口一眼,低声道:“少夫人,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得冷静,知道吗?”

    柳氏连连点头道:“好好,大夫,我都听你的。”

    胡忧咬咬牙道:“令公子这不是病,他是中毒了。”

    柳氏刚要尖叫,想起胡忧的话,赶紧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可是声音可以捂住,伤心又怎么能捂住呢。大颗的泪水,如溃提的河水,奔流而来,止都止不住。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能不昏倒就已经算她坚强了。

    胡忧刚要开口安慰几句,柳氏‘噗通’一声,已经跪在了胡忧的脚边,惨然道:“怎么会这样,大夫,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做牛做马,一定抱答你”

    胡忧此时也挺为难的,给小孩子治病,本就已经是一件非常难弄的事,要给孩子解毒,那就更难了。他本来只是想来看看热闹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忍心抽手而去吗?

    胡忧扶着柳氏道:“少夫人先起来再说,医者父母心,我会尽全力的。”

    “可是大夫”

    “先起来再说。”

    看胡忧脸现怒色,柳氏也不敢再跪了,赶紧起来。

    胡忧到不是生柳氏的气,他在恨那个下毒之下。哪怕再大的仇恨,小孩子总是无辜的,什么人能下得去这样的毒手呢?

    胡忧想着心头火起,口干舌燥。随手拿过手边的碗,就喝了一口。柳氏瞪大了眼睛,看胡忧的动作,想叫,却又不敢叫。只能眼挣挣的站在一边。

    胡忧只喝了一口,就感觉味道不太对,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只见碗中的并不是他想像中的茶水,而是大半碗乳白色的东西。

    胡忧有些不确定的指指手中的碗,问柳氏:“这是你的?”

    柳氏小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了。那可不是她的吗。因为小儿子病了,已经有两顿奶没有喝了,她涨得太难受,没有办法,只能偷偷的挤到碗里去。可是因为心挂着儿子,她忘记收起来了。当她发现胡忧拿错的时候,想提醒胡忧的,又怕胡忧生气,所以没敢出声。

    胡忧看柳氏羞色的反应,不用问也知道答案了。之前他还在想着自己小时候有没有喝过这种奶,现在是不用想了,别管以前有没有喝过,现在他是喝过了。

    胡忧本就是一脸皮和城墙差不多的家伙,这样的失误,并不是给他造成太大的困扰,两三下,也就丢一边去了。

    胡忧眨巴眨巴嘴道:“味道还不错。好了,咱们现在来说说令公子的问题。”

    看柳氏又要哭,胡忧一摆手道:“得了,别整那些没有用的,浪费时间。现在令公子是中毒,这玩艺不好弄。要想解毒,我们就得先知道令公子中的是什么毒。你想想看,有可能是什么人干的。”

    柳氏想了好一会,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孩子今天一直都在我身边,没有让任何人抱过,我想不出,谁有机会下毒。”

    胡忧听着一愣,他之前还计划则怎么把一个个嫌疑人排除出去呢,哪知道居然一个嫌疑人也没有。

    这就太奇怪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柳氏不可能说谎。而孩子一直在她的身边,哪想要给孩子下毒又不让她知道,那跟本是不可能的。难道自己检查错了,孩子并不是中毒?

    不可能

    胡忧否定了这个猜想。

    无论从脉像,瞳孔,舌头和皮肤,胡忧都看到了中毒的反应。他敢用项上这颗人头做保,孩子中毒是完全可以确定的。

    胡忧问道:“少夫人,你在好好想想,会不会你在上茅房,或是干什么的时候,曾经把孩子交给过其他人暂待?”

    柳氏很肯定的说道:“没有,往日我也许有这样过,但是今天,绝对没有过。”

    胡忧看柳氏说得那么肯定,有些头痛的抓抓头,问道:“那孩子今天都吃过什么?”

    柳氏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他今天就吃了一些奶,别的什么也没有吃过。”

    胡忧突然想到黄九成对孩子的态度,不由问道:“九爷似乎不是很喜欢你的孩子。”

    柳氏的脸上,现在惨然之色道:“是的,他一直怀疑地儿不是他黄家的儿孙。”

    胡忧注意到柳氏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一股很重的怨念。本想随口问这孩子究竟是不是黄家的,最后还是忍住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还是别打听的好,再说就算是不是,柳氏也不会说出来的。她又不是傻子,会把实话说出来吗。

    胡忧在心里把所有的线索整理了一遍,柳氏没有熟开过孩子,孩子今天吃的又全是妈,那他是怎么中的毒呢?

    胡忧想着,不由把目光放到了桌上的那半碗奶上,猛的心中一动,暗道问题会不会是出在这里。

    胡忧想着,又把那半碗奶拿了过来,放到鼻子下面,仔细的闻一会,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犹豫了一下,胡忧小心的舔了一些,细细的品味,似乎微微的感觉到舌头有些嘛。

    胡忧无视柳氏异样的目光,开口问道:“这奶你是什么时候挤出来的。”怕柳氏误会不答,他又接了一句道:“我怀疑问题出在这些奶上。”

    一听到事关孩子,柳氏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说道:“这是我半小时之前挤的。不过孩子吃奶从来不会用碗的,他都是直接直接喝的。”

    虽然有些不太合适,但是胡忧还是要求道:“你再挤一些给我看看。”

    柳氏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猛的一咬牙,把衣服拉开,道:“大夫你还是直接看好了,为了孩子,我什么都不在呼。”

    因为这马车的房间很小,最多也就只能进两个人。所以此时,这里就胡忧和柳氏站在床边,而且距离并不远。

    胡忧看着那挂着奶水的嫣红,有些热血上升,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想那些乱七八糟东西的时候,强忍着想要乱摸的手,取了一些奶水,放到嘴里一尝。

    胡忧表情严肃的说道:“是了,就是这个。看来那个不是给孩子下毒,而是给你下了毒。孩子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你过奶给了他。”

    柳氏听着一愣,不解的问道:“可是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呀。”

    胡忧解释道:“因为下药的剂量小,你的身体可以承受,而孩子还小,太脆弱了,所以才会出问题。

    看来对方是个高手,下药的剂量控制的非常好。我们想要救孩子,必须得把这个人找出来。”

    柳氏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赶紧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胡忧道:“你先想一下,在黄家,谁会想对孩子不利。以我估计,他这是冲着孩子去的。”

    柳氏脸色一变道:“黄家唯一会对孩子不利的,只有黄九成他一直怀疑这孩子的来路,很不喜欢他。他还曾经想要把孩子给送人呢。”

    胡忧皱眉道:“你的意思是黄九成会下毒的可能性很高?我可不可以问一句,这孩子究竟是不是黄家的。”

    这是一个对男人很悲哀的问题。由于男女的生理节构不同,男人并不能保证老婆肚子里的孩子,百分百是自己的。这一点,只有女人自己可以保证,而男人就算是经过DNA比对,也只有确认八成,想百分百,跟本不可能。很多男人,帮别人养了一辈子的孩子,到了都不知道,那个孩子,跟本就不是他的。

    柳氏看了胡忧良久,紧咬着红唇,摇头道:“不是,黄九成猜对了,地儿并不是黄家的子孙。”

    柳氏说出这话,一改之前的软弱,冷声道:“这孩子的父亲,是一个很有势力的权贵,黄九成居然敢对我下毒,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大夫你不用怕,只要你帮我把孩子救好,将来我可以保你荣华富贵,金钱美女,享受不尽。”

    胡忧心说这都是什么事。怪不得黄九成对孩子的态度那样的呢,原来他是早就有查觉了。那老子现在算什么?胡忧的心那个纠结呀。

    柳氏看胡忧低头不语,以为胡忧不信,从怀里拿出一个金牌,递给胡忧道:“这是孩子父亲的信物,你一看,就知道了。”

    胡忧接过信物一看,差点没扔出去。马拉戈壁的,上面写的居然是吴立两个字。吴立这个名字很普通,但是信物后面的图案,胡忧可是熟悉得不行。同样的图案,胡忧在堡宁被围的时候可见过。当然池河方面的统领,就是这个家伙。***,这也太巧了吧。

    胡忧心中一动,装做不懂的问道:“吴立是谁,我不认识。”

    柳氏解释道:“他是池河帝国四大公子之首,门下食客三千,又手握重兵,就连池河的王子见了他,都要让三分。

    既然已经说了,我就不妨多告诉你一些。这一次,我们母子,就是去池河与吴立公子汇合的。”

    胡忧问道:“我们不是去福永城吗?”

    柳氏道:“是,但是那并不是我们的终点。吴立公子的人会在那里接我到池河去。只要你帮我,我会把你引荐给吴立公子。”

    胡忧想了想问道:“那黄九成呢?”

    柳氏眼中凶光一闪道:“我会杀了他的,就像杀掉他五子七孙那样。我要让他黄家绝子绝孙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