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50章 另类口味

    250章 另类口味

    由于昨晚土狼闹了一夜,在黄家家主的提议之下,普斯卡丝同意,今天停止前进,在此处休息一天。{闪舞小说网 }

    胡忧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走出自己的帐蓬,远远看到几个妇女在做饭,边上还有几个六七岁的孩童在玩耍,感觉挺温馨的。无论外面的世界怎么样的纷乱,老百姓要的,不过是平静而已。

    妇女看到胡忧出来,眼中并没有出现什么恐惧,反而很大胆的看着胡忧。这就是天风大陆女性的特点了,太多的战乱,早就已经让她们习惯了血腥。胡忧昨晚做的那些事,对她们来说,算不了什么。

    看到那些妇女向自己招手,胡忧走了过去,本是想随便点个头,打声招乎也就算了,哪想到那几个妇女却挺热情,硬是把两个刚做好的玉米饼塞给了他。

    “你叫无名?”

    听到耳边传来声音,正在吃饼的胡忧,抬起了头,是普斯卡丝。她的打扮和昨天差不多,胡忧记得,昨天她的皮胸衣被土狼开了道口子,今天却已经没有了。看来这样的衣服,她不止一件。

    胡忧点头笑道:“真好,看来你已经记住我了。”

    胡忧的目光,如果昨天一样,还是那么肆无忌惮的在普斯卡丝的身上游走。普斯卡丝脸上依然还是有些不爽,不过看起来,已经比昨天好了不少,想来是因为昨天胡忧杀狼时的表现吧。

    无论到了哪个时代,总是强者为尊的,有本事的就能受到重视,如果是陀屎,那可没有人会多看你一眼。

    因为依族女人特殊装扮的关系,普斯卡丝没少受到他人的瞩目,从小到大,她都已经习惯了,基本不会有太多的感觉。可是面对胡忧的目光,她却觉得很不自然,明明身上有穿衣服,却感觉什么也没有穿一样。

    普斯卡丝强忍住转身离开的冲动,问道:“你会用弓箭吗?”

    胡忧这才注意到,普斯卡丝的手中,拿着一把大号的猎弓。这弓很显然是自己做的,看着很粗糙,没有制式军用弓那么漂亮。但是能拿在美人的手上,看来性能不会太差。

    胡忧点头道:“会的。”

    胡忧能有今天的成就,有一半的功劳要记在换日弓上,他又怎么能不会用弓箭呢。说起来,当时如果不是红叶送给他家传的宝弓,他现在也许已经走向另一条路了吧。虽然同样也会成功,但是肯定要更加的辛苦。所以说人生的每一个不经意决定,都可能会影响到一个人的一生。

    想到这里,胡忧不由的想起了在同乐城见到的那个自称太史公的老人。太史公的那本故事书,可教了胡忧不少的东西。如果说红叶送的换日弓,是他扬名的助力,那么太史公的故事书,则是他战场保命的法宝。

    胡忧从太史公的故事书里,不但学到了不少的行事应对方法,还很巧合的在书里,发现了枪法诀窍——青龙献爪,那是一种真正运用于战场的枪法,多少次让胡忧在战场之上,死里逃生。

    胡忧知道,太史公是一位不世的智者,他曾经想过让太史公来帮他主理政务。可惜从那次见面之后,胡忧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太史公的消息。他也亲自到乐同找过,但是都没有任何的收获。

    普斯卡丝把猎弓往胡忧的手里一塞道:“会就好,跟我去打猎。”

    普斯卡丝也没有理会胡忧同不同意,转身就走。胡忧摸摸鼻子,乖乖的跟在普斯卡丝的身后。美女不论是从前面看,还是从后面看,都是很动人的。

    当然,胡忧也不单单只看美女,这手中的弓箭,他也得掂量一下。他心里很明白,营地里粮食非常的充足,跟本不需要外出打猎。普斯卡丝叫他出来,多半有考教探底的意思。如果所料不错,普斯卡丝应该是看好他的功夫,有意吸收他加入佣兵团里。

    胡忧猜得不错,普斯卡丝确实是有把胡忧吸收入佣兵团的意思。如果是换了别人,只凭昨晚的表现,就足可以加入佣兵团,并不需要要有什么考验。

    胡忧的问题,是出在了他那张嘴和眼睛上,如果单单只是昨晚杀土狼的本事,还不足以让普斯卡丝容忍他。

    这一带地处山区,野生动物不少。虽然用的不是换日弓,不过普斯卡丝给的这把牛筋弓品质也是挺不错的。手中有弓箭,要打猎物都胡忧来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进山没有多久,胡忧就打到了一个獐子,来了个开门红。

    普斯卡丝看了眼那头被胡忧一箭穿了眼睛的獐子,这獐子的眼睛生得小,刚才又在快速的蹦跑之中,要一箭穿眼,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普斯卡丝道:“你的箭法不错,把它扛上吧。”

    胡忧听得一愣:“扛上?”

    普斯卡丝道:“难道你想把它扔在这里?”

    胡忧摇摇头道:“那到不是,只是这獐子一百多斤,扛着走似乎不太方便。”

    普斯卡丝嘴角动了动,装傻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帮你扛?”

    看着前面那普斯卡丝明显比之前扭动幅度大的翘臀,胡忧心中暗骂这女人是故意玩他的。不过转念想想,胡忧又笑了。这个女人,还真有点意思,可以和她玩玩。

    普斯卡丝在前面走着,不时会留意身后的胡忧。一开始,她并不是太在意,不过渐渐的,她的脸上,就露出了惊讶。按她之前的计算,这个胡忧扛着一百多斤的獐子,走不出十分钟,真得累爬下。可是这会都已经走了近半个小时了,他除了身上的衣服全部汗湿之外,并没有明显体力不支的迹象。这一点,真算是团中耐力最好的莱尔都做不到。

    胡忧现在是表面轻松,暗地里可已经骂娘了。这獐子何止一百多斤,二百都有了。这么扛了半个多小时,走的还全是山路,就算他每天都有锻炼自己的体力耐力,也抗不住呀。

    普斯卡丝对胡忧的耐力挺满意,觉得这样已经可以了,于是又走了五分钟,停下脚步道:“把獐子先放下吧,咱们休息一下。”

    胡忧听到普斯卡丝这话,长长的在心里暗松了一口气,要是再多来五分钟,他真的顶不住了。

    看普斯卡丝在一处石头上坐下,胡忧把獐子一丢,也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挨着普斯卡丝坐下。

    普斯卡丝皱眉道:“你不能坐过去一点吗?”

    胡忧嬉皮笑脸的回道:“没事,我不介意的。”

    普斯卡丝看胡忧跟本就不会退开,狠狠的瞪了胡忧一眼,移开一些身子道:“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人,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女人?”

    胡忧叹了口气道:“女人见过不少,但是漂亮的不多。漂亮而又敢穿的,还真没怎么见过。普斯卡丝团长,你们依族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穿的吗?”

    普斯卡丝的身份出身,胡忧早在昨天晚上就已经打听清楚了。

    普斯卡丝并不奇怪胡忧的问题,这种问题,她已经回答过很多次,早就习惯了。于是点头道:“是的,这是我们依族的传统。”

    胡忧道:“那你们依族的男人不是很辛苦?”

    普斯卡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胡忧指的是什么,疑惑道:“什么辛苦?”

    胡忧用眼神在普斯卡丝的身上扫了一遍,坏笑道:“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火辣辣的美人,顶不住呀,每天吃人参都补不了。”

    普斯卡丝顿时脸上变色,一鞭子抽向胡忧。依族的女人作风大胆,敢爱敢穿,但是却并不yin*荡,她们只会和自己看得上的男人好。胡忧这样的话,犯了她们的大忌。

    胡忧反应极快,一个跌身,以背着地,窜了出去。普斯卡丝这鞭可没有手下留情,被抽着至少也得皮开肉绽。

    胡忧不爽的叫道:“普斯卡丝团长,我不过是开个小玩笑,你不用这样吧。”

    普斯卡丝一言不发,看一击不中,紧接着又是一鞭。反正她有也意要试胡忧的功夫,干脆就现在了。

    胡忧刚才以背着地,虽然躲过一击,但背还是被石子顶了一下,挺痛的。看普斯卡丝又来,不由火道:“我平时一般情况之下不打女人,你可别逼我。”

    普斯卡丝手中的力道,更加一分,娇喝道:“我要杀了你”

    胡忧看这女人跟本不讲理,这时候说什么也没有用,只能且战且退。来时霸王枪并不在手上,此时拿出来,肯定是让普斯卡丝怀疑到他身上的秘密,胡忧只能用牛筋弓来做武器。

    牛筋弓虽然品质不错,但那是远程武器,近身对大,并不是太顺手。普斯卡丝也不知道是真打,还是试探,总之她的皮鞭是招招全力,专找要害给去。

    “啪!“

    被胡忧躲过的一鞭,抽在了那头獐子身上,獐子应声被抽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那满是腥气的血肉,弄了胡忧一身。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胡忧一下火了起来,玩笑开过了,可就不是玩笑了。按这个力道,要是抽在他的身上,这条小命都得去一半。

    胡忧想着,决定不再惯普斯卡丝这臭毛疯,拿鞭子就乱抽,真当自己是‘爱死恩姆’女王吗。

    普斯卡丝的功夫在佣兵团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但是和胡忧比起来,还是有一点点差别的。胡忧这小子,充分的利用了周围的环境,在一棵棵树之间上窜下跳,使得普斯卡丝的长鞭跟本发挥不了威力。还不时用一些下流的话来气她。

    普斯卡丝久攻不下,是又气又恨,一失手,忙中出错,一鞭子抽在树上,被那树给缠了起来。

    胡忧看准了机会,把手中的牛筋弓一扔,一个飞补,把普斯卡丝按在了地上。

    姿势虽然不好看,但是有非常的有用,普斯卡丝怎么挣都挣不开,反而给胡忧带来了不少快感。

    这种肌肤之间的摩擦,可是很要命的。胡忧独自在山区里,已经半个月没有近女色了,一下就有了反应,忍不住一低头,就强吻住了普斯卡丝的小嘴。

    强烈的男性气息,让普斯卡丝一下软了下来,咬开胡忧的嘴,一脸惊怒的喝道:”你要干什么。”胡忧嘿嘿一笑道:“团长抽了我那么久,这次到我报仇了。”

    普斯卡丝大惊失色,又强烈的挣扎起来。胡忧对副女人,很有一套。他知道女人的弱点在哪里,用膝盖在她的敏感禁地一顶,普斯卡丝娇哼一声,顿时就软了。

    依族的女人都很开放,并不讲究什么贞洁, 普斯卡丝也早就已经懂得了人事,但是那些都是她主动选的,像胡忧这样对她的事,她还真没有经历过。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心里,反而升起了一股原始的冲动,眼前又浮现出胡忧昨晚杀土狼时的那种霸气。

    虽然心中还有一些不服,但是普斯卡丝并不恨胡忧,特别是胡忧还给她的这种粗暴,让她很兴奋,这会,她是真动情了,胡忧没有再次吻她,她却主动的吻向了胡忧。

    胡忧不禁有些好笑,这女人还真够辣的,不但穿得辣,行动也辣。看她已经基本被制服,胡忧打算把膝盖移开。这样的姿势虽然引人遐思,但是却很累人。

    普斯卡丝感觉到了胡忧动作,猜到胡忧想要干什么,不由脱出而出道:“不要移开,就这样。”

    胡忧还真没有想到,这普斯卡丝居然喜欢这样,心说你喜欢,拿就给你来招狠的。胡忧的膝盖一按一柔,普斯卡丝的身子马上就软了,一脸享受的表情,不用问也知道,她现在很爽。

    这么**的女人,胡忧真没有遇上过,双手一分,游走在她那动人的玉身上。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去抓她的手了,得腾出手来,做点别的事。

    普斯卡丝只是本能的抗议了一下,就全完放弃了。胡忧一口吻住她那湿润的小嘴,直吻得她喘气声声,然后而顺势而下,一路攻城略地。

    普斯卡丝的热情,完全被胡忧给挑了起来,激烈回应着。一头金色的秀发,如风中的柳叶那样,狂乱的摆动。

    胡忧其实比较喜欢黑发的女人,但是普斯卡丝的这头金发,也同样很吸引她。忍不住伸手抓过一缕,在手中把玩。

    这秀发入手,更见柔滑,几可比得上绸缎。许是抗议胡忧的偷懒,身下的普斯卡丝低哼了一声,反身把胡忧给推开,骑在胡忧的身上,让两人的姿势来了个大转换,变成了女上男下。

    胡忧刚想要调笑普斯卡丝几句,突然看她眼中一寒,暗道不好,抓着她秀发的那只手猛的用力后扯,扯得普斯卡丝整个人都往后翻,一把闪亮的匕首,掉在了地上。

    胡忧看到那匕首勃然大怒,一巴掌抽在普斯卡丝的脸上。

    ‘啪’

    手与脸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在普斯卡丝的脸上,留下了五道指印。

    这还是胡忧第一次在非战之时打女人。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居然在这个时候还玩刀,她难道不知道,这会让男人留下阴影的吗?

    “哦”

    普斯卡丝**了一声,娇笑道:“居然在这样的时候,还能保持冷静,果然厉害。”

    胡忧怒道:“废话,不厉害还不得给你玩死。”

    普斯卡丝笑道:“原来你是装的”

    没头没脑的话,让胡忧听得一呆:“什么?”

    普斯卡丝道:“你跟本就没有你所表现出来的那以好色,你之前的样子,全都是装的,不然你不可能在这情情况之下,还能保持冷静。”

    胡忧心中,何止是我,你不也一样保持冷静吗。要不是少爷警觉程度高,这一次,还真着了你的道了呢。

    胡忧冷笑道:“你的意思是我不敢真对你怎么样?”

    普斯卡丝挑衅的看了胡忧一眼道:“你有本事就来好了。我到想见识一下,你有多厉害。”

    胡忧知道,这时候再讲客气是不行了,对付这样的女人,就得用一些强硬的暴力手段。

    胡忧嘿嘿笑道:“好,这一次,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少爷的厉害。”

    “慢着”

    普斯卡丝的叫停了胡忧的动作,在胡忧开口之前,把另一边脸伸到胡忧的面前道:“你能不能像刚才那样,再给我来一下?”

    胡忧被普斯卡丝弄得真有些哭话不得,这还真是打了左脸伸右脸。好吧,既然美女有要求,那就勉为其难吧。

    对美女怎么能小气呢,人家都已经开口要了,才给一下,那不是太小气了。胡忧直接一个左右开工,噼里啪啦的一连给了普斯卡丝十几个大巴掌,打得普斯卡丝是媚眼如丝,娇呼连连。

    胡忧把她刺激得火气也上来了,一把扯掉身上那碍眼的东西,把已经情火泛滥的普斯卡丝扛到石头上,发起全面的总攻。大船入港,水流四溢,大巴掌小巴掌,直落粉背小翘臀

    林中的动物,今天很慌乱,它们被那不间断从树林里传出的噼里啪啦声,给吓得鸟都不吃虫了,狼都不敢吃肉了,一对约好的癞蛤蟆都不敢见面了真是纠结啊

    []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