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49章 杀戮无边

    249章 杀戮无边

    土狼的脑袋里面,似乎有一个时钟一样,月亮刚升到最高处,近千只土狼,同时仰天长啸一声,向营地扑了上来。

    一只只长得跟小猫似的土狼,像吃错了药 一样,全身毛发竖起,尖叫着往营地冲。那奔跑带起的阵阵灰土,就连晚上都能看很清楚。

    胡忧来到天风大陆,打仗的场面,已经见过太多了。可那都是人对人的,这人对狼,还是这种小小狼,看得让他怎么感觉那么奇怪。人人都很紧张,可是他却怎么都紧张不起来。

    “杀”

    蓓蓓佣兵团长普斯卡丝一声娇咤,当先把一枝劲箭,射进了那只特别肥大的土狼体内。那只刚才还挺威风的土狼,一下就成为了死狼了。

    在团长的号令下,蓓蓓佣兵团的二十名团员,各守一地,拉弓引箭,忙得不亦乐乎。

    受到佣兵团保护的这个家族,被称为黄氏家族。家族中的壮年,也派人参加了对付土狼的战斗。可战之人,一共只六十多,这要对付一千多只土狼,似乎有些悲壮的意思。

    劲箭不断的射出,一只只土狼,奔跑着鲜血就猛地喷洒出来,如同一个爆裂地水管,栽倒在地上。后面的土狼,踏着它们的尸血,继续往前扑。

    刚才那个帮胡忧拆帐蓬的男人,叫做莱尔,他加入蓓蓓佣兵团已经近两年了,也算经历过很多的场面。

    此时,他正拿着一把大刀,守在同伴的旁边。他的任务是把那些近身的,没有中箭的土狼砍杀掉。因为土狼的数量太多,他们的人数又少,漏网成功近身的土狼很多,他的生意很好。

    莱尔手中的大刀,快如闪电,刚从一只土狼的身上抽出来,又顺势插进另一只土狼的身体之中。前后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已经有三只土狼,死在了他的刀下。不过在拼命中,他也受了两道虽不致命,却狰狞恐怖的伤口。那是土狼在临死之前的反击。

    土狼的个头都不是很大,但是它们数量非常多,又跟本不知死。一只只哇哇叫着冲上来,见什么咬什么。谁不小心被它们咬到,虽不致命,但是肯定得少一块肉。就算是杀死了它,它都不松口。

    普斯卡丝不愧为团长,手中一条三米多长的皮鞭,上下翻飞,每一只吃到她皮鞭的土狼,都一声不响的被抽出去,不用看都知道被抽死了。

    胡忧就在普斯卡丝的不远处,亲眼目睹着她的威猛,在脑子里想着,如果把自己放到土狼的角度,这普斯卡丝就是一个爱死恩姆女王。胡忧现在算是明白了,普斯卡丝那身打扮,就是女王装嘛,还是皮鞭女王的那种,不知道她玩不玩滴蜡。

    此时人人眼里都只有土狼,却没有人注意到胡忧在干什么。

    在这种情况之下,胡忧当然也在杀土狼,只不过胡忧的杀法有些特别,他没有用箭,也没有用他的霸王枪,他用的是石头。

    这山地上,什么都不多,石头却是要多少有多少。霸王枪容易露出身份,换日箭已经不多了,再说用来射这种小家伙,也太浪费了。胡忧一开始,就看好这满地的石头。

    不说板砖无敌吗,石头也是可以无敌的。

    石头到了胡忧的手上,简直比冲锋枪还恐怖。胡忧是看都不看,就大把的石头往外砸,那石头像是暴雨一样,一只只土狼都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回事,就被胡忧的石头给砸了个脑浆崩裂。

    莱尔一刀砍出去,还没有来得急收回来,一只土狼就扑到了他的面门。莱尔发现它的时候有些晚,想反应都已经来不急了。看着那已经接近眼睛的狼爪,莱尔只能勉强的躲开眼睛,把脸给土狼。在这种情况下,能不瞎就不错了,脸麻,那就不要了。

    莱尔都已经准备着忍受那被狼爪抓破脸皮的巨痛,可是那剧痛却并没有发生。莱尔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睛,却见那只扑向他的土狼已经死了。

    莱尔很疑惑那土狼怎么了,可是这时候,跟本没有时间去让他想那些无用的事,在庆兴了一秒钟之后,他又投入了战斗。

    土狼扑向莱尔的时候,普斯卡丝刚巧往这边看了一眼。她离着莱尔有七八米远,想救是来不急的。可就在她叹息的时候,一颗拳头大的石块,突然飞了过去,非常准确的砸在了那只土狼的脑袋上,直接暴开了它的头。

    普斯卡丝微微有些呆,她也不知道,那颗石头是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因为她反方面找过去的时候,并没有看见那个地方有人。到是让她看到胡忧趴在地方,似乎在吐?

    想到胡忧之前对自己的纠缠,普斯卡丝不屑的吐了口唾沫。依族的女人,并不怕被男人看,对于两性的事,她们比男人更开放,更主动。但是她们从来都不会正眼看那种,好色又没有什么本事的男人。那样的男人,永远也不可能上她们的床。

    那个胡忧,绝对是一个脓包。杀狼而已,他都会吐,那要见到杀人,他还不吐死了。真是废物点心。

    “呸,马拉戈壁的,这臭泥,居然飞到老子的嘴里来了。”

    胡忧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在地上扒拉一大堆石头,塞进衣服里,站了起来。装了一身石头的他,看起来有些可笑,但是土狼是绝对不会那样认为的。

    狼是一种天性动物,他们可以本能的感觉到哪里最危险,从而避开那个方向。如果此时有人注意胡忧前面的空地,那么他就会发现,胡忧前面的土狼,明显的要比别地方的要少很多。

    胡忧重新装好了石头,看了眼前的阵地,觉得不够刺激,土狼太少了,他得找个狼多的地方,那才好玩。

    不知道为什么,胡忧明明知道这些土狼,也不是很惹的,可是他就是兴奋不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它们的个头太小,还是因为它们不是人。

    想到后一个答案,胡忧打了一个哆嗦。马拉戈壁的,那样的想法可不好,弄得自己好像杀人魔王一样。

    “老子可是很清纯的呢”

    胡忧很不要脸的自夸了一句,转头看到一个女佣兵的防守区狼多得不行,那个女佣兵已经快顶不住了。

    胡忧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拉着人家的衣服,把人家给推一边去。两手如八爪鱼一样,把石头砸出去。

    那女佣兵看一只只土狼被胡忧砸暴脑袋,整个人都呆住了。石头那么厉害,还要弓箭干什么。

    胡忧砸完了身上的存货,看那女佣兵还在发呆,不如笑道:“美女,你喜欢吃青椒吗?”

    那女佣兵也弄不清楚青椒和香蕉是不是一样的,偷瞄了胡忧的下面一眼,脸红红的,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胡忧看这女佣兵居然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发花痴,也瞒佩服的。可惜他还是比较喜欢那个普斯卡丝女王,于是指指自己之前站的那个地方道:“那边的土狼少一些,你到那边去吧,等完事之后,咱们再好好交流青椒的问题。”

    又是两轮发疯一样的砸石头,胡忧暗呼了一声痛快。他前面的阵面,现在已经是尸体血肉,堆积如山了。土狼的残肢断臂飞得满地都是,血腥味混杂进空气之中,臭不可闻。

    大体力的消耗,让胡忧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当这个反应跳出来的时候,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在战场上感觉肚子饿,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看来不只是心里,就连身体,都没有认同这是一场战争。

    胡忧瞟了一眼那些土狼,心想着,不知道这些土狼烤起来,会不会好吃。看它们的个头,应该肉挺嫩的。

    想到吃,胡忧的肚子真是越来越饿了。那些土狼的叫声,也让他越来越无法忍受。他扫了眼那大约还剩下三百多只的血狼,突然一个热血上涌,冲出了阵地。

    既然身心都不能兴奋起来,那就改变环境来兴奋好。

    冲出营地的感觉,顿时让胡忧体会到了别样的不同。感受到危险的身体,自动的紧绷了起来。

    “是了,这才是我要的。”

    胡忧冷笑一声,扔着石头往前冲。

    一开始,营地里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胡忧,人人都在顾命,谁会留意那些离自己太远的人和事。可是随着一个女佣兵惊叫的‘小心’两字,有人开始发现了胡忧的不对。

    叫出小心的人,正是之前被胡忧拉开的那个女佣兵。她按胡忧的话,来到之前胡忧防守的那个区域,突然发现,这边的土狼,确实要比别的地方少很多。

    女佣兵很纳闷为什么会是这样,可惜此时月亮正好钻进了云里,她看不清楚太远的地方。越着月亮再次出来,女佣兵终于看到了,原来这里并不是土狼少,而是杀掉的土狼太多,活着的少。

    眼前的地上,像地毯一样,至少躺着超过两百只的土狼。那些土狼,无一例外的,全都是暴头而死。

    看到这样的场面,女佣兵的头皮有些发麻,直看到一块带血的石头,她才猛的想起,这些很可能是刚才那个男人干的。

    女佣兵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瞄了胡忧一眼,刚好看见胡忧跳出了营地。女佣兵吓了一跳,想都不想的,就叫了一句‘小心’。

    此时的胡忧,并没有听到女佣兵善意的提醒。他甚至听不见身边所有的声音。一只只土狼,被他看成了一个个敌人。

    安融人,桂林人,池河人,马泽本的人,白云城的人

    全是敌人,眼前的土狼,不再是土狼,全都是敌人,他们有枪有刀,有箭有马,他们全身带血,他们刀刀要命

    “杀”

    胡忧突然一声狂暴的怒吼,双手一伸,霸王枪闪现在他的手上,一抖手打出七朵枪花,带起七朵美丽的血莲。

    胡忧枪随人动,人随枪走,扑进了狼群之中,淡黄色的霸王枪,带出点点金芒,与天边的明月,交相辉映,美丽异常。

    凡是胡忧身边的土狼,是碰枪则死,见枪则亡。它们悲鸣,哀号,嘶叫,都改变不了已经注定了的命远。

    霸王枪如刀切黄油一般,把大片的狼群,分切成一片片,一丝丝,一缕缕,然后消失,消失,消失

    普斯卡丝停下了手中的皮鞭,莱尔止住了手中的大刀,所有在营地里的人,全都已经住手,愣愣的看着那个如疯狂一般,在屠杀土狼的人。

    他们的前面,已经没有了半只土狼,胡忧像一盏烛火吸引着飞蛾一样,把所有的土狼,都吸引到了他那里,然后依然像烛火一样,把它们一一杀死

    “那个人是谁?”

    人群之中,终于忍不住有人问出了这个问题。

    是呀,那个人是谁?

    更多的人,都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他似乎说自己叫无名?”

    普斯卡丝回忆起胡忧之前那无耻的自我介绍,她发现那张色色的脸,跟本无法与眼前这个威武的男人,重合在一起。他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

    胡忧跟本无视普斯卡丝等人的目光,也不知道那些被他杀得心惊胆寒的土狼在想些什么,他已经陷入了无边的杀戮之中。他的眼睛血红如火,他和血液运转速度,比平时快了三倍。他身上的温度高得几乎要把衣服给点着了。

    准确来说,胡忧此时已经走火入魔。这可不是什么武侠小说里的走火入魔,真气乱转。胡忧是心灵失去了控制。

    胡忧毕竟是一个自来现代文明的人,来这之前,他除了杀点鸡狗之外,从来没有杀过人,也没有想着要去杀人。

    可是在这里,胡忧经历了太多的杀戮,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很适应这样的血与火,其实他不知道,在心里的深处,某一个他刻意忘记的地方,一直在进行反抗。

    那是现代文明和冷兵器血火战争之间的对抗,之前因为胡忧一直偏向于血火战争,所以现代文明一直被压抑着。

    但是压抑并不代表消失。它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在不段的积蓄着,越来越多,越来越强烈,直到此时,终于暴发了。它们需要一个发泄的缺口。土狼,正是它的选择

    土狼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只在胡忧的霸王枪下暴体,天地突然安静了起来。感觉不到危险的身体,自动的解除了警报。

    胡忧静静的站着,像从远古就一直挺立在这里的雕像,双眼紧紧的闭着,一动不动。大量的血水,从他的身上流下来,打在地上,滴滴答答的。

    胡忧的身边,没有一具完整的土狼尸体,全都是大大小小的肉块。红的,白的,肠肠肚肚,到处都是。

    莱尔心有余悸的来到普斯卡丝的身边,小声的问道:“团长,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普斯卡丝也满脸的震撼。她做佣兵已经五兵了,也算是经历过不过的战斗,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杀狼也能杀得那么惨烈的。这并不是真正的战场,她却闻到了硝烟的气息。

    普斯卡丝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回问莱尔:“你觉得我们应该过去吗?”

    莱尔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想,咱们还是不要过去的好。那些土狼死的太惨了,我可不想变成那样。我敢保证,这时候谁去碰他,肯定会变成碎片的。”

    普斯卡丝认同的点点头,随即又问道:“那我们就这样看着他站在那里?”

    莱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这时候,有人惊呼:“快看,他动了。”

    是的,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到胡忧动了。

    胡忧茫然的睁开眼睛,看着满地的血水发愣。他的记忆出现了空白,他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事。

    胡忧只记得,自己似乎突然感觉肚子很饿,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站在满地的尸块之中,而之前已经打定主意不用的霸王枪,此时确紧紧的抓在手中。

    远处的惊呼,他听到了。他知道那些是什么人,但是他有些不太清楚,自己是什么人,在干什么。

    普斯卡丝来到胡忧的面前,有些迟疑的问道:“你没事吧?”

    胡忧看向普斯卡丝,目光之中,爆发一股火花。普斯卡丝的装扮,激起了胡忧的冲动,特别是她那被土狼拉了一个口子的皮胸衣,胡忧真的很想伸手进去,看看能不能抓到一只又白又胖的大白兔。

    胡忧强压住了那股冲动,两脚一正,给普斯卡丝行了个大陆通用的贵族礼,笑道:“我叫无名,身高176公分,体重70公斤,无车无房,还未娶妻。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爱好,喜欢吃青椒吗?”

    普斯卡丝还没有来得急开口,胡忧又抢话道:“哦,我记起来了,你叫普斯卡丝,蓓蓓佣兵团的团长。那么我想请问一下,你的身高三围是分别是多少,平时喜欢什么休闲活动,最重要的是有没有男朋友,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对于婚前性”

    胡忧像倒豆子一样,倒出大量的问题,普斯卡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有人说,天才和白痴只差一线,普斯卡丝确觉得,那跟本没有差别

    []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