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46章 内宫的女人

    246章 内宫的女人

    月色如水,胡忧叫宫女给搬了把椅子,坐在花园中的葡萄树下,看着天边的月色出神,这几天,他似乎喜欢上了呆。

    欧阳普京给的条件很诱人,同样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可要比欧阳寒冰更有说服力,可是胡忧最终还是没有答应。

    胡忧看得出来,欧阳普京在离开的时候,上微微有些不爽的。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胡忧不想那样做,用他自己的话说,那种白来的权力,他不要

    为什么不要?

    有时候胡忧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难道一直以他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这些吗,现在唾手可得,却又让它逝去。

    想了良久,胡忧喃喃自语:“我要的,也许是一种精彩吧。”

    “你的选择,真是叫我意外。”

    一个女声在胡忧的身后响想,胡忧转头看去,是淑谨皇妃。她美丽的脸庞,带着一点点的欣赏和淡然。

    看胡忧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体上下打量,淑谨皇妃的脸上,现出了一点淡淡的嫣红。她从来没有遇上过,像胡忧这样的男子,这个放肆的男人。

    强忍着转身离开的冲动,淑谨皇妃软语道:“陪我走走好吗?”

    胡忧点点头,站了起来。经过一天的休养,他的体力已经基本恢复了,只是精神力出展缓慢,看来还需要一些时候。

    星光之下,一男一女,在黑色中的御花园里走着,如果能除去彼此的身份,这将会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淑谨皇妃明显有很重的心事,走了十几分钟,却一句话也不说。还好这御花园够大,一时半会,也不会走到尽头。

    又走了五六分钟,胡忧有些忍不住了,觉得这么走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淑谨皇妃虽美,却是一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之人,于是开口道:“不知道伯母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淑谨皇妃看了胡忧一眼,道:“你可否不要叫我伯母,因为这个称呼,从你口中叫出来,我听着怎么那么奇怪。”

    胡忧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柔儿的叫法,冲口而出道:“那我叫你淑谨娘好了。”

    淑谨皇妃狠狠的白了胡忧一眼,娇哼道:“我看起来已经可以做你母亲了吗?”

    胡忧被淑谨皇妃的话,弄得一呆。心说你女儿都已经二十岁了,我比你女儿大不了几岁,你能做她娘,做我娘似乎也没有关系吧。

    似乎看出了胡忧眼神中的那丝不认同,淑谨皇妃问道:“你今天多大了。”

    胡忧道:“二十三吧,我也不是很清楚。”胡忧本来还想说,父母死得早,没有人帮他记这些,想想还是算了。父母虽然把他遗弃,但怎么说也生了他,还不是要咒他们早死了。

    淑谨皇妃在水边的一处石头上坐下,拍拍身边的另一块石头,看胡忧也跟着坐下,这才说道:“我十三岁入宫,十四岁生了冰儿,和水儿,已经算是很早的了,你觉得我有可能有一个二十三岁的儿子吗?”

    胡忧脸色一呆,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十岁做妈话,似乎有些难度。

    淑谨皇妃看胡忧那呆样,不知道想起什么,咯咯的笑了起来,娇嗔的白了胡忧一眼道:“这么简单的算数题,你不需要还动用道手指头吧。”

    胡忧傻傻的看着淑谨皇妃,在心里暗想着她十三岁的时候,应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十八公主柔儿,无意识的点点头,想来应该是那样了。

    淑谨皇妃被胡忧看得有些受不了,投降道:“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骗你的。你想叫淑谨娘,就叫淑谨娘好了。”

    看到淑谨皇妃眼中闪过的那丝得意,胡忧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又被耍了一次。马拉戈壁的,这宁南皇宫平时都是吃什么的,怎么这里的女人,一个比个妖孽。

    淑谨皇妃默默的与胡忧对视了良久,叹了口气道:“胡忧,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胡忧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点点头道:“你说。”

    淑谨皇妃嗔道:“我是认真的,真求你。不是以什么后妃的身份,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

    胡忧大约已经猜到了她想到说什么,也把脸色转成了严肃,认真的回道:“你说吧,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你。以不死鸟的名义。”

    淑谨皇妃眼中闪过感动,道:“谢谢你,胡忧。我想要你,帮我找到我的另一个女儿。”

    似乎怕胡忧还是不明白,淑谨皇妃解释道:“就是你跟冰儿说的那个依莎贝尔,我可以肯定,她就是我的另一个女儿欧阳寒水。”

    淑谨皇妃说起女儿的时候,眼中闪过母亲的慈爱。她那柔柔的样子,让胡忧忍不住去想自己的妈妈。不知道她有一天,会不会也想着找自己呢?可惜,真算她想,也没有机会了。这个世界,已经再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

    胡忧忍不住道:“淑谨娘,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淑谨皇妃心中一惊,不过看到胡忧那纯纯的眼神,却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自己勾起了胡忧内心里,什么样的心事。但是她知道,此时的胡忧,想的并不是男女之情。

    双手抱紧淑谨皇妃,胡忧的心里,升出了一种游子回家的感觉。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就是一个母亲的怀抱,这个怀抱,真的很温暖。

    良久,胡忧放开淑谨皇妃,用异常认真的口气道:“淑谨娘,我答应你,一定尽全力,为你找到女儿。”

    停顿了一下,胡忧继续道:“你能不能给我说说关于欧阳寒水的事?”

    淑谨皇妃点点头,看着那天上的明月,思绪渐渐的回到那段让人心碎的往事之中,玉口轻启道:“冰儿和水儿,原本是一对双生姐妹。冰儿早出生一些,是姐姐,而水儿,则是妹妹。

    在她们满月的时候,我按习俗,带她们到法华寺敬香”

    通过淑谨皇妃的述说,胡忧终于知道了这段连欧阳寒冰都不知道的往事。原来在淑谨皇妃敬香的时候,寺庙生了意外,突然着火滔天大火。慌乱过后,清点了人数才知道,只一个月大的欧阳寒水和奶娘不见了。

    具体的细节,淑谨皇妃并没有多提,表现上看起来,似乎是不想太多的回忆往事。但是胡忧知道,这其中肯定还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事。

    比如法华寺的火就很可疑,胡忧可以肯定,在淑谨皇妃上香前一天,甚至是前三天,法华寺就肯定已经被皇家的护卫队保护起来了,在那样的情况下,别说人,就连苍蝇都很难通过。可是却有人可以放火,还是那种很大的火。

    既然淑谨皇妃不想说,胡忧也就没有追问这方面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何必一定要去揭穿呢。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欧阳寒冰,自己也得出一份力。再说依莎贝尔可是收了他的钱的。不找到她,岂不是亏死了。可惜呀,那时候依莎贝尔还是刚出道的清倌,这会应该已经不是了吧

    淑谨皇妃如果知道胡忧在心里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肯定要瞧胡忧的脑袋。这家伙的脑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做了,老是会转到别的地方去。

    胡忧想了想,问道:“那你们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找过吗?”

    淑谨皇妃道:“当然找,二十年来,从未有断过。可惜派出哪么多人,却二十年来,都没有收到任何的音信。”

    胡忧道:“那这次的事件,又是怎么回来,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

    淑谨皇妃知道,胡忧说的是这次贼子进宫的事,叹了口气道:“他们是三个月前,找上我的。当时他们送来了这个。”

    淑谨皇妃,拿出一条项链。胡忧一看,就明白了,因为他在欧阳寒冰的身上,见过这样的项链。这是一种稀有金属打造的银白色项链,项链的下面,有一个吊坠。欧阳寒冰的那个,是一个冰样的吊坠,而淑谨皇妃的这个,则是一个水滴型。

    之后的事,淑谨皇妃不用说,胡忧也大体 能够猜到了。那些人肯定是用欧阳寒水来威胁淑谨皇妃,让她提供进宫的便利,并要她困住欧阳寒冰。

    做为一个母亲,在儿女受到威胁的时候,是没有选择的,所以也就生了之后的事。还好欧阳寒冰也理解淑谨皇妃的痛苦,不然这俩母女,肯定会决裂。这对淑谨皇妃来说,将又是一件心痛的事。

    胡忧知道,这事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和那些想要复国紫荆花王朝遗民有关。越是接触到这个组织,胡忧越现,这些遗民虽然从来没有正式的出现在台面上,但是他们手中掌握的力量,绝对不会少。

    胡忧想到这里,猛的心中一惊。他们二十几年前,就已经在曼陀罗帝国,安排了索菲雅, 那么其他的国家呢?

    他们的成员,除了已经知道的楚竹公主,童颜,童玲祖孙,本田龟佑这个安融军师和铁克拉这个大将外,还有谁?

    早在二十几年之前,他们就已经开始布置了势力,那么现在,他们又展出了多少势力?

    胡忧隐隐的觉得,这些紫荆花王朝的遗民,很有可能,成为他最大的敌人。一想到要对付那些身藏在暗处的家伙,胡忧就感觉一阵阵的 不爽。

    特别是那个叫童颜了老家伙,他那一身怪异的功夫,太可怕了。胡忧知道,再次遇上他,还是要被他抓到。

    猛的,胡忧的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之前和欧阳寒冰在地洞里得的那块锦缎,沉思自语道:“说起来,那个老家伙的功夫,会不会就是虚质精神力呢?”

    那块锦缎,胡忧得到之后,就把它扔进了戒指里,一直没有时间的看。这会他突然很想看,只是碍于是淑谨皇妃在身边,他不好拿出来。

    淑谨皇妃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与人聊天了,又拉着胡忧聊了好一会,看天色已经太晚,这才离开。

    她在离开之前,对把胡忧关入陷阱一事,做出了道歉。同时她也再一次的拜托胡忧,一定千万帮她留意欧阳寒水的下落。

    胡忧自然是一一应了下来,等她离开之后,胡忧也懒得回房,就在水边,就着月光,看起了锦缎上的文字。

    锦缎上的文字并不是很多,大约也就三千多字的样子。那上面的字,胡忧全都认识,但是通看一遍之后,他却并不能明白那上面的意思。

    ‘疲门’的文字,只不过是一种行走江湖时所用的暗语,与真正的通用文字,差别很大。很多时候,同样一句话,在不同的环境里,带表着非常多的意思。对于胡忧这种完全没有虚质精神力基础的人来说,无疑有些像天书。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一个小女孩子的声音,在胡忧的身后响起,胡忧背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暗道又是那个小魔女,她怎么又来了。

    柔儿问完话,也不管胡忧理不理她,上前几步,硬是把胡忧挤开一些,一屁股坐在胡忧身边的石头上,拿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胡忧。

    胡忧真是拿这个柔儿没有半点法子,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挪挪身子,移开一些位子,让这丫头坐稳一些,不然她掉到水下,自己还得下去救她。

    胡忧还想在研究一下那锦缎上的文字,于是想着怎么样,把这丫头给骗走。故意瞟了柔儿那跟本没有育的胸部,道:“小丫头,天色都那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睡眠不够,可是很影响育的哟。”

    柔儿对胡忧的目光似而不见,一脸很大人的叹了口气,说道:“心里有事,睡不着。”

    胡忧听着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个屁大点东西,能有什么心事。”

    柔儿白了胡忧一眼道:“我的肚兜被坏人偷了,一想到坏人拿人家的东西去做坏人,人家就不敢睡了。”

    胡忧知道这丫头又在说胡话,这皇宫里,除了他和欧阳普京外,不算那些太监,基本上就全是女人了。别的也许没有,这些玩艺,不知道有多少,堆起来难成一座山的,谁会偷你这丫头的东西。要偷也偷淑谨哦,不,这种念头不能起,别让这丫头给带坏了。

    胡忧不以为意的撇嘴道:“就你这丫头的 东西,才不会有人偷呢。要来跟本就没有用,也许是风吹走了吧,你用不着那么担心的。”

    柔儿噘嘴道:“才不是呢,我刚才都看见了,有人在水边,拿着我的肚兜不停在看。”

    胡忧心说难道真有?猛的,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丫头在说他的。他手里这块锦缎,远远看是有些像那玩艺。

    胡忧摇摇手中的锦缎道:“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我吧。”因为并不担心柔儿知识这上面的字,所以胡忧在她出现的时候,并没有收起来。

    柔儿撇撇嘴道:“你知道都已经承认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胡忧那个恨呀,自己就够无赖的了,这丫头比他还恨。真眼说睁话,还不带脸红的。

    胡忧道:“嘿,我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看清楚,这是你的肚兜吗?”

    柔儿很认真的看了一眼,点头道:“是的,就是这个,花色玩全一样。你给我看看,线条是不是也一样。”

    柔儿说着,向胡忧伸出了小手,示意胡忧把锦缎给她。

    胡忧刚想如她的愿,猛的反应过来,这丫头跟本就是不什么肚兜不见,见是想骗他的东西。

    小丫头,少爷可是干这行出生的,让你就那么骗了,以后还用出去混?

    胡忧想着,哈哈一笑道:“丫头,你以为我回信你吗,想骗我的东西,你还嫩点。”

    柔儿瞪了胡忧一眼道:“你给不给我。”

    胡忧道:“不给,你咬我呀?”

    柔儿没有咬胡忧,而是啪啪手,站了起来,自语自言的道:“不给就不给吧,我去告诉淑谨娘,有人拿人家的肚兜了做坏事。”

    胡忧真是败给这丫头了。虽然淑谨皇妃不见得会信,但是之前才刚刚现打屁股事件,这会又出个肚兜事件,总是不太好吧。

    胡忧有些无耐道:“算我怕你了,我就让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肚兜。”

    胡忧说着,把手里的锦缎递给柔儿。柔儿眼中闪过一丝诡异,接过锦缎,看都不看,就塞进自己的衣服里,说:“算你识像,我就原谅你一次吧。以后也不许这样哟。”

    柔儿说着转身就要走,胡忧一把拉住她。这都什么跟什么嘛,那可是少爷的东西耶。

    胡忧青筋直跳道:“小丫道,把我的东西还我。”

    柔儿咯咯笑着,一挺小胸脯道:“大傻蛋,你想要,自己拿好了。”

    胡忧哼道:“你以为我不敢?”

    少爷不要脸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别说你那小胸脯跟本没有货,就算是波涛汹涌,少爷也敢伸手进去。

    柔儿有些心虚的看着胡忧,换成别人,她敢肯定,可眼前这人,她似乎不太能确定。她现自己的招有些不好使。

    “你敢乱来,我就叫人”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