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44章 清纯的暧昧

    244章 清纯的暧昧

    胡忧脸上的笑容一僵,双脚一软,很华丽的倒在了地上。他倒下的速度,甚至比那宫装男更快,更直接。

    胡忧的衣服已经完全透湿,血汗都有,分不出哪是血哪是汗心里想着要爬起来,不能在美人的面前丢脸。但是脑袋爆炸一般的痛,让他跟本无能为力。

    胡忧知道,那是精神力和体力过度消耗所制,至于有没有受伤,说真的,他还真不知道,因为他的全身,都已经麻木掉了,跟本就没有知觉。

    欧阳寒冰脱口而出的欢呼,在胡忧倒下的瞬间,变成了惊呼,什么也顾不得的,扔掉手中的换日弓,急急冲到胡忧的身边,把胡忧抱进自己怀里,让胡忧的脑袋,靠在她胸前的美好了,连连低呼着胡忧的名字。

    淑谨皇妃也跟着欧阳寒冰一块跑了过来,脸上满是焦急的上下打量了胡忧一遍,迟疑的说道:“他受伤了吗,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

    胡忧艰难的睁开眼睛,笑笑道:“似乎中了一刀。”

    欧阳寒冰脸色变得更为焦急,失声道:“哪受伤了,在那里?”

    欧阳寒冰在胡忧的身上一通乱找,最后还是在淑谨皇妃的提醒之后,她才发现,胡忧的伤在手大臂上。主要是她侧抱着胡忧,那个角度被挡着了。

    这伤是胡忧在完成最后一击的时候,硬扛下的一刀,深可见骨

    欧阳寒冰发现了伤口,又不放心的问胡忧道:“是不是这里,还有别的地方伤着吗?”

    胡忧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也不清楚,全身都麻木了,你自己找吧。”

    欧阳寒冰气急道:“你这人呢”想到胡忧是为救她们母女俩才受的伤,也不忍心再责备,敢紧给胡忧再仔细的检查伤情。

    淑谨皇妃在一边看欧阳寒冰不得要领的样子,提醒道:“要不把他的衣服给脱下来吧,这样比较能看清楚一些。”

    欧阳寒冰现在也是急昏了头,跟本没有考虑这样做是不是合适,赶紧把胡忧身上的身服给解开。解了几下,看不好解,干脆拿出胡忧之前给她的匕首,把衣服给割了。

    胡忧现在头脑还算清楚,但是全身累得是连眼皮都不想动了,一双贼眼打量着淑谨皇妃只穿着肚兜的身子,任由这两母女去弄。

    “啊”

    正给胡忧解裤子的淑谨皇妃突然惊呼一声,脸颊通红的转过头去,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着,美好胸前,急速起伏。

    原来淑谨皇妃心急着找伤口,一下没有注意,手猛的一拉,把胡忧的内外裤子,一下全都给拉了下来。这样的情况,自然让她看到了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她哪见过那里还长牙的呀,自然吓得惊呼。

    欧阳寒冰刚把胡忧的衣服给扔到一边,突闻淑谨皇妃的惊叫,还以为她又发现了伤口,连忙问道:“又伤在哪了,重不”

    欧阳寒冰说道一半,声音也小了,后面的话,恐怕她自己都听不到。

    欧阳寒冰狠狠的瞪了胡忧一眼,赶紧拉过手边的衣服,盖在胡忧的身上。胡忧心里那个冤呀,心说这是我的错吗?我可是好好趟着,什么也没有做呢。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欧阳寒冰手上可还拿着匕首呢,她一个挥刀斩情丝不要紧,胡忧这边可要从扮太监变成真太监了。

    欧阳寒冰也不知道跟老娘说什么好,红着一张脸,给胡忧包扎伤口。淑谨皇妃偷眼看胡忧的大半身体,已经被盖住,又反身回来帮欧阳寒冰的帮,两母女都默默做事不说话,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

    这对母女,都一心系在胡忧的伤上,跟本没有注意到,淑谨皇妃的身上,还有问题。只穿了一件白色肚兜的她,虽然没有外泄春色,但是多少,还是有些关不住的东西,落到了胡忧的眼里。距离那么近,是可以看得很清楚的。

    胡忧回过一口气来,已经有力气说话了。可是这时候,他是打死也不说,靠在欧阳寒冰的怀里装死。

    欧阳寒冰和淑谨皇妃帮胡忧把伤口包好,自己也弄了个满头汗。要知道胡忧身上的伤,可不单单在大臂上,那只是一处大伤,另外还有十几处小伤呢。她们又没有学过护理,弄起来自然要难很多。

    母女俩阵阵的体香,不停的往胡忧鼻子里钻,加上半靠在欧阳寒冰的yu体上,真是舒服得胡忧想呻吟。如果可以,他还真希望能这样躺一辈子。可是这时候,他不开口是不行了。欧阳寒冰母女是没有事了,欧阳普京那边,搞不好,还有危险呢。

    胡忧装作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把母女俩的注意力,拉到自己的身上。其实跟本就不用装,随着感知的恢复,他现在是全身都疼。那个宫装男可真是厉害,胡忧打他一个,比在战场上来个冲锋好不了多少。

    欧阳寒冰听道胡忧的呻吟,终于打破了沉默,关心道:“胡忧,你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胡忧一副舍已为人的高大英雄形象道:“我没事,你们不用管我。快去通知你父皇和侍卫,不然你父皇又或是与会的宾客出事,都会很麻烦。”

    胡忧这话,算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刺客的出现,胡忧的受伤,一连串的事,弄得欧阳寒冰母女俩是心性大乱,都没有想到,进宫的刺客,也许还有同党。

    这一次,淑谨皇妃比欧阳寒冰反应快,一下就站起来道:“我去。”

    现在这种情况,自然是淑谨皇妃比欧阳寒冰更适合去报信。不然留在这里,不是更尴尬吗。

    胡忧看淑谨皇妃就这么冲出来,也不知道是应该哭好,还是应该笑好。心说你们母女俩不是合伙玩我的吧。淑谨皇妃穿成这样,你们难道都看不到?

    胡忧看欧阳寒冰没有反应,只好开口叫道:“淑谨皇妃,请等一下。”

    淑谨皇妃留步,不解的看向胡忧。

    胡忧苦笑道:“那个,外面天气有些凉了,伯母多穿件衣服,会比较好一些”

    “啊”

    这次的惊叫,也不知道是出自谁的口,总之胡忧觉得自己的耳膜很痛。

    欧阳普京是怎么处理后面那些事的,胡忧不知道,淑谨皇妃出去不到一分钟,他就在欧阳寒冰的怀里睡着了。他的神精和体力都透支得非常厉害,要不是刚才有可遇而不可求的美景,他跟本顶不了那么久。

    胡忧这一睡,就过去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他才睁开了眼睛。入眼处,已经不是他倒下的那个地方了。陌生的装饰,陌生的床,陌生的空气没有胡忧熟悉的体香。胡忧有些失望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这里,并不是欧阳寒冰住的寒冰宫。

    当然不可能是寒冰宫,胡忧虽然和欧阳寒冰发生了亲密的关系,但是他还不是真正的驸马。欧阳寒冰还没有出阁呢,怎么能光明正大的让胡忧住到她的屋子里去。

    胡忧现在住的是百合楼,属于内宫的一角。这百合楼平时是给皇家的女亲,比如淑谨皇妃的妹妹那样的亲戚住的地方,这还是建成以来,第一次给男人住。

    胡忧正在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一个小宫女端着个铜盆走进房中,她看胡忧已经醒了,高兴的说道:“公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声音很甜,还带着点童声。

    胡忧寻声看去,只见这小宫女最多不过是十五岁,长的到是挺漂亮的,只不过身体还没有发育。胡忧心道这欧阳寒冰干什么弄个小女孩子来照顾我。

    胡忧觉得嗓子干得很,有些沙哑的说道:“能不能给我一杯水?”

    小宫女笑道:“当然可以呀,柔儿马上给你倒。”

    喝了柔儿倒来的水,胡忧顿觉得精神了不少,把杯子还给她道:“谢谢,你的名字叫柔儿吗?”

    柔儿用力的点头道:“嗯,是寒冰公主帮我起的哟,好听吗?”

    胡忧笑着点点头道:“好听,这是一个很美的名字。”

    柔儿略有些得意的说道:“那当然了,姐姐们都说好听呢。”

    柔儿说着,歪歪脑袋,想了想问道:“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呢?”

    胡忧听着一愣,心说这小丫头胆子够大的,居然敢问他的名字。胡忧虽然从来没住过皇宫,但是他知道,宫女都有很严格的规矩,一般是不能乱说话,更不能问宾客名字这种问题的。这到不是什么怕泄露机秘,而是以侍女的身份,不够格。

    胡忧本就是随性之人,愣了一下,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了。这柔儿虽然还没有发育,但是长得挺可爱,胡忧也挺喜欢的。于是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

    胡忧本想着,这柔儿听道他的名字,怎么也应该礼貌性的夸几句吧。可是他却没有想到,柔儿听到胡忧的名字,居然噘嘴道:“胡忧,听起来好像忽悠呢,忽悠可是骗人哟,你是不是经常骗人的?”

    胡忧被这柔儿弄得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何止是大胆,那胆都包天了。居然敢拿他的名字开玩笑。

    看胡忧没有回答,柔儿又说道:“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柔儿说得不对吗?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胡忧苦笑道:“我可没有那么小气,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并不代表任何的意思。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柔儿想都不想的说道:“十八。”

    胡忧要不是手还没有什么力体,非在柔儿那可爱的小脸上捏一把不可。这丫头,睁眼说大话,就她这身板,哪可能有十八岁呢。”

    这丫头胆子太大了,胡忧决定吓吓她。故意板起脸道:“小姑娘,骗人可不行哟。”

    柔儿看来跟本不怕胡忧,反到了瞪了胡忧一眼道:“人家哪有骗人了,人家是十岁加十八个月,是你自己不会算。”

    胡忧心说你之前有说十岁吗?

    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顽皮的宫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胡忧决定跟她玩玩。小丫头骗子,还敢跟少爷玩心机。

    胡忧故意了瞟了柔儿的胸脯道:“原来还不到十二岁呢,怪不得。”

    柔儿顺着胡忧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前胸,奇怪的问道:“什么怪不得?”猛的,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娇声道:“你是不是在说我的胸部小?哼大有什么了不起的,人家将来定肯能长大的,很大,很大,像木瓜那样的”

    胡忧一口气没有憋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丫头,绝对是一个妖孽级的。这究竟是谁教出来的宫女,真是人才啊。

    柔儿看胡忧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高兴的噘嘴道:“臭胡忧,你笑什么笑。你是不是在笑我的胸部长不大”

    胡忧看柔儿一副张牙舞爪要咬人的样子,赶紧止住笑道:“不是,不是,会长大的,肯定会长得木瓜那样。”

    柔儿这才满意的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柔儿说着,神秘的在胡忧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我偷偷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呢。其实柔儿已经有在长大了呢。”

    胡忧一时没有听明白柔儿说什么,本能的问道:“什么在长大?”

    柔儿气呼呼的瞪了胡忧一眼,道:“胸部了”

    胡忧被柔儿那么一吼,吓得个哆嗦。这丫头嗓门真够大的。

    遇上这么个极品宫女,胡忧还真是没有话说,点点头道:“是是,胸部有在长大。”

    柔儿的气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又露出了笑脸,道:“咱们别说我了,我问你个事。”

    胡忧瞟了柔儿一眼道:“什么事?”

    柔儿大眼睛转了转,道:“你觉得淑谨皇妃和寒冰公主,哪一个的胸部大一些?”

    胡忧听到这话,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眼前这个小萝莉,真的是宫女吗?

    柔儿看胡忧不答,噘嘴道:“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肯定有看过。”

    胡忧心说,我是有看过,但这可不能说呀。真是要命了,欧阳寒冰从哪弄来的宫女,这么强悍的。

    “快说,快说,快说,你不说,我可要打你了哟。”

    柔儿边叫着,居然爬到了胡忧的床上去。

    胡忧那个汗啊,连忙叫道:“嘿嘿,你别上来,快下去。”

    这要让人看到,有好说不好听啊。

    柔儿不依不饶的叫道:“不下,你不说,我就不下。”

    柔儿边说着,还去捅胡忧的伤口。

    胡忧那个恨啊,强忍着痛,把柔儿给抓住,按在床上,伸手‘啪’的一声,在这丫头的小屁屁上打了一下。

    可恶呀,真是可恶的小鬼。不打不行。不过你别说,手感还真不错。

    胡忧正回味呢,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把他吓得差点没掉床下去。

    “你们在干什么?”

    胡忧看看站在门口的淑谨皇妃和欧阳寒冰,又看看自己还停留在柔儿小屁屁上的手,都快要哭出来了。这下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胡忧以为这很惨,可是他没有想到,后面还有惨的呢

    柔儿看到淑谨皇妃和欧阳寒冰,一下从胡忧的床上跳下来,跑到淑谨皇妃的身前,一脸委屈的悟着小屁屁,道:“淑谨娘,那个臭胡忧他欺负人家”

    胡忧心里那个气呀,这小丫头要玩死少爷了。淑谨娘?这是什么意思?

    淑谨皇妃看了刚才的情况,又听柔儿那么说,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难看。

    还好欧阳寒冰比较护着胡忧,抢在淑谨皇妃说话之前,问柔儿道:“十八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心儿她们呢?”

    这个叫柔儿的小丫头,不是别人,正是欧阳普京最小的女儿——十八公主欧阳水仙,人送外号小魔女,柔儿是她的小名。之前胡忧扔向淑谨皇妃车桥的那只波*猫,就是她的。

    而欧阳寒冰口中的心儿,才是她真正派来照顾胡忧的宫女。如果不是这里是皇宫,太多的眼睛看着,欧阳寒冰肯定要自己亲自来照顾胡忧的。

    淑谨皇妃得到欧阳寒冰的提醒,也反应过来,这个在自己身前撒娇的小丫头,可不是普通的角色,这后宫里,没有一天不让她搅得鸡飞狗跳的。她的话,最多只能信一半。

    胡忧看淑谨皇妃和欧阳寒冰的反应,也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耍了。虽然他有些不太承认,自己居然被一个还不到十二岁的丫头耍,但是这已经是摆在了他眼前的事实,就算是不认也得认。

    柔儿看淑谨皇妃并没有如自己料想的那样,帮着她出气。不由噘着嘴,大眼睛不停的转着,不知道冒着什么坏水。

    柔儿瞬间就已经想到了办法,噘着小嘴道:“人家是听说寒冰姐姐的心上人受伤了,特意过来看望的。谁知道却让我听到,胡忧哥哥他说”

    胡忧一听柔儿只说一半话,就知道这鬼丫头又要搞事,刚想提醒,哪知道心急的欧阳寒冰已经开口了:“他说什么?”

    柔儿装做害怕的看了胡忧一眼道:“柔儿不敢说。说了胡忧哥哥又要打柔儿的小屁屁了。”

    欧阳寒冰瞪了胡忧一眼道:“十八妹你说,大姐给你做主,他不敢的。”

    柔儿诡异一笑,道:“他说寒冰姐姐的胸部,没有淑谨娘的大”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