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41章偶遇秘穴

    241章偶遇秘穴

    “是母后,是母后让我们掉下来的,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欧阳寒冰一脸凄苦的说出了胡忧不忍说出来的话。人最不能接受的一种经历,就是被人出卖。而在被出卖之中,最最痛苦的,则是被致亲出卖。那样的事,真是想想,都让人伤神啊。

    事情简单得跟本不需要用太多的脑子去想,这里是东宫,是淑谨皇妃的地盘,如果不是淑谨皇妃在暗中做手脚,胡忧和欧阳寒冰不可能掉进这个深洞里来。

    胡忧的眼能夜视,这里虽黑,却无碍于胡忧看向欧阳寒冰的视线。此时的欧阳寒冰,脸上满是迷茫,眼中是浓浓的,掩饰不住的黯然。她恐怕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最敬爱的母亲,居然会对她做这样的事的。

    欧阳寒冰的表情,让胡忧感到心痛。他伸手搂过欧阳寒冰,让她那无助的心灵,暂时可以有一个依托的地方,低声安慰道:“别难过了,事情也许并不像你像想的那样。你以前不是常常跟我说,伯母很疼你的吗?天下没有哪个做父母的,会不疼爱自己儿女的。伯母这么做,肯定是有苦衷的。”

    还有些话,胡忧心里很明白,但是他不忍对欧阳寒冰说。‘天下没有哪个做父母的,会不疼爱自己儿女。’这话放在别的地方,是可以行得通的,但是放在帝王之家,却是不一定适用。

    帝王之家,出生就带着权势,在世人的眼里,这是一个天堂一样的地方。但是世人并不知道,帝王之家,有权有势,有吃有喝有美女,几乎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他们都已经得到了。唯一缺的,只有一样——爱

    无论是父母子女之间的爱,又或是兄弟姐妹之间的爱,在帝王之家,都是很缺的。缺到基本上可以说没有。在这里,他们不敢去爱别人,也不敢让别人爱他们,一个‘权’字,毁掉了多少美好的东西。

    听了胡忧的话,欧阳寒冰的情绪似乎好了一些。依进胡忧的怀里,伤感道:“知道吗,这两年来,我不止一次的幻想着,我们之间重逢的情景。”

    欧阳寒冰说到这里,苦涩的笑了几笑道:“但是我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结果居然是这样。”

    胡忧紧了紧搂着欧阳寒冰的手,嘿嘿笑道:“这样不是也不错吗,至少到老的时候,可以给孙子讲的故事,又多了一个。”

    欧阳寒冰轻打了胡忧一下,嗔道:“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急的,什么事都无所谓的样子,还孙子呢,等你有了儿子再说啦。”

    胡忧看欧阳寒冰的心情转好,坏笑道:“那我们就先来为儿子努力吧。”

    胡忧说着,一双大手,开始在欧阳寒冰的身上游动着。欧阳寒冰任着胡忧放肆了一会,这才打开胡忧的手道:“不要胡闹了,我们必须想办法出去。不管母后这一次,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都必须查清楚才行。”

    胡忧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用这样的方法,让欧阳寒冰重新提起精神来。等到了她这句话,自然也就不再乱来了。

    胡忧先简单的给欧阳寒冰查检了一下,在确定她并没有受伤之后,这才把她拉起来,点起火折子,四个细细查看。

    掉下来的那个口子,是不用看了。从这里到上面,至少二十米高,四边光滑如玉,上面又盖着厚厚的铁板,就算胡忧的身上有血斧,也没有那个能力,从原路出去。他们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并不一定有的另一条出路。

    通过观察,可以看出来,这下面是一个小室屋。这里很暗,几乎没有半点光线,但是空气却并不显得浑浊,很显然是在什么地方开有气孔。

    胡忧来天风大陆三年,已经多次几经生死,又有与西门玉凤被埋在地下的经历,所以此时,他并不觉得十分的害怕。以淑谨皇妃的做法,胡忧估计着,她应该暂时还不会对他们下毒手。

    离开掉下来的那个地方,胡忧拉着欧阳寒冰小心的往前走,大约走了五六米,转过一个弯之后,出现在胡忧两人面前的,是一个石制的房间。

    房间里石桌石椅,石床石凳,一应俱全。如果这里不是地下二十米的话,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平常的住家一样,唯一的分别不过是木器变成了石器而已。

    胡忧看着这一切东西,靠在壁边,说道:“看来这里还挺不错的,还白送我们一间房。要是找不到路出去,我们干脆就在这里生儿育女好了。就是不知道,这里的火食怎么样。”

    欧阳寒冰早在哥伦比亚军校之时,就已经习惯了胡忧这种性子。知道胡忧就是那种刀架到脖子上,也能乐呵呵的人。越是紧张要命的时候,他就越是能保持冷静。闻言白了胡忧一眼,握着胡忧的那只手,却更紧了。

    虽然聚少离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两个人就像是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一样,彼此都能了解对方的心意。

    把整个屋子转了个遍,胡忧的脸色,也慢慢的凝重了起来,他们没有在这里,找到任何有可能是出口的地方,这让胡忧感觉很不好。虽然淑谨皇妃不一定会杀他们,但是胡忧却不喜欢这种命运被别人掌握在手里的感觉。

    欧阳寒冰叹了口气道:“似乎没有其他的出口。”

    胡忧在心里,同意欧阳寒冰的话,但是口中却说道:“先别急着下结论,以我多年看小说的经验,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都会有什么意外收获的。”

    欧阳寒冰疑惑的看着胡忧,问道:“小说是什么东西?”

    胡忧呵呵笑道:“那是一种专门用来YY的东西。好了,不说那些没用的。咱们再从头来一遍,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放弃”

    欧阳寒冰重重的点头,她就是喜欢胡忧那永不服输的劲头。虽然她贵为公主,但她却为认识并与之相爱而骄傲。

    这事如果让胡忧知道,这小子肯定会说:连我都很羡慕你,那么年轻就能认识我

    两人在这石室里,前后查找了三遍,一开始是四处看看,东敲敲西敲敲,之后干脆变得一寸寸的摸过去,耐心的查看每一寸地方。

    此时胡忧和欧阳寒冰采取分工的方法,因为不愿分开,他们的分工,不是一人一面墙什么的,而是一上一下的查,两人轮着,一人查头上,一下查脚下。

    欧阳寒冰按着胡忧教给她的方法,在墙上边摸边敲着,这样的进度很慢,而且很有可能,跟本就是徒劳,但是欧阳寒冰做得无怨无悔,认认真真。理由只有一个,她相信胡忧。胡忧说这里有出口,那就一定有出口。

    当手指滑过一片普通的石壁时,欧阳寒冰突然感觉有异,又把手滑了回来。手上的感觉告诉她,那里确实有些不太一样。

    欧阳寒冰不禁大喜道:“胡忧,你快看,这里似乎有问题。”

    胡忧就蹲在欧阳寒冰的脚边,闻声马上站起来,问道:“怎么样,发现了什么。”

    欧阳寒冰指着洞壁道:“我觉得这里的手感与别的地方不同,有些热。”

    胡忧把手放到欧阳寒冰说的地方,仔细的摸了摸,确实,这巴掌大的地方,摸起来要比别的地方热一些。

    胡忧心中一动,轻轻的拉开欧阳寒冰,道:“冰儿你到我身后去,让我仔细看看。”

    等欧阳寒冰站到身后,胡忧猛的把精神力运于眼上,强行用透视眼,看石壁后面的东西。因为这石壁相当厚,不过一秒钟的时间,胡忧的精神力,就消耗掉两成,眼睛火辣辣的痛,还带着阵阵头晕。

    欧阳寒冰看胡忧似乎立足不稳,赶紧扶住胡忧道:“你怎么了?”

    过了一会,胡忧才终于缓过这口气,暗道一声‘厉害’。拍拍欧阳寒冰的小手道:“放心吧,我没事。”

    刚才这一秒钟,胡忧的消耗虽然大,但是他已经看清楚了,这石壁的后面一尺外,是一条通道。至于这巴掌大的地方,为什么会热,则是因为,它的另一面,放着一盏长明灯。

    胡忧道:“这后面似乎真有另一条路,不过我们要敲开这石壁,不太容易。”

    胡忧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消耗非常大了,血斧不能再用了,得别想办法才行。

    欧阳寒冰提意道:“用那边的石凳来敲行不行?”

    胡忧想了想道:“应该可以,我们试试看。”

    做石凳的材料,明显要比这普通的石壁要好上不少,胡忧采用从电视上看来的,一些关于结构方面的知识,用了近半天的时间,在砸碎了三个石凳之后,终于破开了那一尺多厚的石壁。

    欧阳寒冰看到后面的通道,兴奋的扑到胡忧的怀里,欢叫道:“我们成功了,这后面真有出路。”

    胡忧舍不得让欧阳寒冰做苦力工,这石壁大部份是他砸开的,此时累得都快坐到地上去了,苦笑道:“美人,别跳了,让我休息一下。”

    欧阳寒冰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太高兴了。快,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下,我帮你按摩。”

    稍息了一会之后,胡忧两人爬过了那个通道。这边的情况,与之前那边的不太一样。之前那里,是人工挖的,这边明显是天然生成,而且还一路都有灯火。

    胡忧和欧阳寒冰走得很小心,谁都不知道,这洞要通向什么地方。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欧阳寒冰突然一声惊叫,藏到胡忧的杯里。

    胡忧定睛一看,原来在通道的近头,散乱着很多骸骨,有的仍具完好人形,有的骨头都碎了。骸骨边上,还有不少刀枪兵刃,很明显这些人是因为相护拼杀而死的。

    胡忧拍拍欧阳寒冰的粉背道:“放心吧,没事的,不过是一些骨头而已。”

    欧阳寒冰虽然也读过军校,但是却不像胡忧已经在战场上的血火里混了那么久,看到这些东西,多少还是有些怕的。脸色有些发青的说道:“真的没有关系吗?”

    胡忧肯定的说道:“放心把,就算有事,我也会保护你的。”

    欧阳寒冰闻言露出了笑脸:“嗯,你真好。”

    胡忧拉着欧阳寒冰,往那些骸骨走过去,从散落在地上兵器的锈浊程度看,这里的年代,已经相当久远了。弄不好,还没有宁南帝国之时,他们就已经在这里了。

    得出这个结论,胡忧不由得在心中升起疑惑,这些人为什么要在这地底下争斗呢?难道这里有什么宝藏?

    因为欧阳寒冰害怕,胡忧也没有一一的查看那些骸骨,打算通过也就算了。可是正当快要完全经过的时候,突然一个盒子,引起了胡忧的注意。

    胡忧轻轻拉住了欧阳寒冰,凑过去看。那盒子上有字,努力的辨认了一下,只见上边似乎写着“XX精神力”,前边的两个字,已经看不太清楚了。

    胡忧喃喃的说道:“会是什么呢?”

    胡忧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这盒子已经引起了他的兴趣,不让他弄个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他左手拉着欧阳寒冰,伸右手去拿那个盒子。

    那盒子是木头做的,也许是之前经历过太多的碰撞,胡忧刚一碰着,只听得喀喀两声,那盒子就分成几半。

    胡忧一惊,拉着欧阳寒冰连退几步,看并没有什么危险,这才又欺身上去,把从盒子里露出一角的锦缎给拉出来。

    “虚质精神力”

    五个大字进入胡忧的眼里,把胡忧看得心跳猛的加快。“虚质精神力”是什么东西,他并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五个字,是用‘疲皮’文字写的。这种文字,已经多次出现在了各种地方和武器之上,他一直想追查这种文字究竟出自哪里,没想到,居然又在这里发现了。

    欧阳寒冰并不懂‘疲门’文字,她看胡忧对着一块画满乱七八糟东西的布发呆,不由奇怪的说道:“这是什么东西?”

    胡忧道:“这是一种文字,我在家乡的时候,有学过一些。”对于欧阳寒冰,除了实在是不可以说的东西之外,一些不算是绝秘的东西,胡忧还是可以告诉她的。毕竟太多的事,藏在心里,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欧阳寒冰闻言点点头道:“原来这也是字呀,上面写着什么?”

    胡忧把锦缎小心的收起来道:“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似乎是一些练功的方法,等以后在慢慢的研究好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出去的路再说。”

    穿过通道之后,是一个大石室,这个石室要比之前的胡忧他们掉下去的那个,要大上十倍都不止。这里有更多的骸骨,地上散落的,不仅仅是兵器,还有金银,玉石,字画之类的东西。

    这让胡忧越着越是疑惑,不停的在脑子里猜着,这些人究竟在这里拼抢什么?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欧阳寒冰,用略略有些颤抖的声音道:“他们其中的一部队人,似乎是前朝紫荆花王朝的士兵。”

    胡忧听着精神一震,拉着欧阳寒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些人的身上,又没有穿着铠甲。”

    欧阳寒冰指着地上一个像草帽一样,奇怪的兵器道:“我在书上看到过那个,那叫血滴子,是前朝秘探部队所用的武器。”

    胡忧经欧阳寒冰这么一提醒,才注意到,这四处散落的兵器里,确实有不少这种叫血滴子的东西。因为年代久远,很多都已经没有了原样,一开始,胡忧还以为是帽子呢,所以并没有注意到。

    胡忧笑道:“冰儿果然聪明博学,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是武器呢。”

    欧阳寒冰笑得有些勉强道:“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这么多的骸骨,吓都快把我吓死了。要是你不在我身边,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好。”

    胡忧宽欧阳寒冰的心道:“骸骨而已,不用怕的,有话不是说吗,活人比死人可怕。他们死都死了,不会再害人的。

    对了,冰儿,你那么聪明,能看出来他们为什么在这里拼杀吗?”

    欧阳寒冰想了想,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从出动了密探来看,他们应该在抢什么重要的东西吧。我只能肯定,这东西不是金钱之类的。”

    胡忧同意的点点头,对欧阳寒冰没有能看出来,略略的有些失望。他真的很有兴趣弄明白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不过欧阳寒冰很怕这些骸骨,加上又没有时间,他只能先把这些放一放,等有空的时候,再回来慢慢的查。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即然有这么多人能进来,那就证明,肯定是有路出去的。胡忧和欧阳寒冰仔细的找了一会,终于发现了一个塌掉的洞口。大约用了半个小时,他们终于重见天日。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从远处不时传来的锣鼓声,可以知道,庆典已经开始。今年的这个国庆民歌节庆典,不知道还有多少事要发生。

    []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