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40章 淑谨皇妃

    240章淑谨皇妃

    已经到了内宫门口了,要怎么样才可以进去呢?

    胡忧想得有些头疼。

    虽然天热,泡在水里挺舒服的,但是也不能总是这么泡着不是。胡忧决定先摸上岸再说。

    也许因为已经到了内宫门口的关系,这里的防卫,反而没有之前的那么严格了。除了宫门那边,站着一队十多人的侍卫之外,这小河边并没有设制太多的哨岗,想来老皇帝也不想自己的老婆,整天被人瞄着吧。

    胡忧猫在水里,等待着机会,功夫不负苦心人,十多分钟之后,终于让他等到了一个空子,从水里成功的摸到了路边的一棵槐树下。

    槐树不是很大,但是因为角度的关系,刚好可以让胡忧藏住。要是多来一个人的话,还真没有办法。

    一身的湿衣服,穿在身上,非常的不爽。胡忧躲在槐树后面,小心的把衣服脱下来,准备换上干的。

    可别小看这个平时很不起眼的活,这会要做起来,可不太容易,即要尽可能的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又不能让衣服露出去,让别人发现。

    衣服刚换了一半,胡忧刚把湿的衣服脱掉,穿上一条干内裤,情况在出现了。从不远处的转角,走出来一队人。打头的是几个拿着方巾的宫女,接着是太监之类的人物。看他们的衣着,挺华丽的,想来在宫内的身份,不会太低,至少他们所伺候的人,身份不会低。

    胡忧的目光,扫过太监宫女,停留在了他们护在中间的那辆小轿车上。这小轿车可不是胡忧以前见过的汽车,而是上面一个轿厢,下面有轮子,靠人力推动的车子。这种车有个好处,就是没有轿子那么颠簸,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很受一些达官贵人和中老年妇女的喜欢。

    从这轿车的外饰来看,里面坐着的应该是皇妃之类的人物。这样的车,侍卫一般是不敢检查里边的。皇帝的老婆,哪是一般人说见就能见的?

    胡忧觉得,要想混入内宫,这个轿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此时车队已经离得很近了,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停下来,从而借机上车呢?

    在路中间放石头的那种老办法,在这里肯定行不通。还没有出去,就得让人家给发现了。再说了,皇宫的路中间有大石块,这不是很可疑的事吗?

    脑子急转,突闻树上一声猫叫,胡忧来了主意。他可不管这猫是谁的,反正这猫是要被他利用上了。

    胡忧掐着猫脖子,把那猫从树上给弄下来。这猫还挺肥,得有三斤多重的样子,这要换成走江湖那会,够胡忧好好的来顿干锅了。猫的身上很干净,还带着淡淡的女儿香,看来是哪个公主的宠物,顽皮跑到这里来的。

    把整个行动的步骤,在心里计划了一遍,胡忧抱着猫,躲在树下。那猫被胡忧掐着脖子,显然很难受,不停的挣扎着,如果这里有什么保护动物协会,它肯定要告胡忧虐待。

    车一点点的靠近了,胡忧聚精会神的等待着最好的机会。机会可只有一次,要是错过了,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了。

    在轿车快要通过身前这槐树的瞬间,胡忧把手中的猫,用巧劲给抛向轿车,尽量做出猫自己从树上跳过去的样子,为了引人注意,在抛出去的时候,他还狠狠的在猫身上掐了一把。

    “喵”

    “咿嘎”

    猫儿的突然出现,顿时造成了车队的混乱,混乱不是很大,但这对胡忧来说,已经足够了。借着这个机会,他成功的射到了轿车下面。到了那里,他并不停手,一只手吊着底盘,一只手瞬间唤出血斧,从下往上切。他必须要赶在车到宫门前,切开一个口子,钻进轿车里面去。要知道侍卫虽然不敢检查车内,但是车底是例行要看的。

    连续切了几个铁栏栅,胡忧对用血斧来切割东西,已经算是挺有心得了。精铁都挡不住血斧,这种木制车底,更是没有什么机会了。胡忧几斧就把车底给开了个口子,并在车里的人发出叫声之前,制住了她。

    车厢里挺宽敞的,在外面看着,还不觉得,进来之后,胡忧才发现,这车厢要比一般的马车还宽一半多。车里的布置算不上非常的华丽,空气中迷漫着一股檀香的气味,在胡忧进来之前,里面坐着一个女人。不过现在,这个女人,已经被胡忧给掐着了脖子。这是一种让人不发出声音的好办法,比用武器好使。

    一只小猫,制造不了多少混乱。这时候外面已经到了混乱的尾声。一个太监的声音,在车外响起:“启禀皇妃,是水仙宫主的波*猫突然从树上跳下来,奴才们已经把它抓住了,咱们这就继续起启。”

    胡忧稍微松开后妃的脖子。皇妃在胡忧的威胁之下,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是轻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车队继续进前,胡忧这下才松了口气,暗道这皇妃还挺上路的。那个水仙公主,看来应该是欧阳寒冰的妹妹,这次也算是间接帮了他一个大忙,以后见着她,还得好好感谢她才行。

    为什么胡忧猜水仙公主是欧阳寒冰的妹妹,而不是姐姐呢?理由很简单,因为胡忧知道,欧阳寒冰是宁南帝国的长公主,公主里她是老大。

    说起来,欧阳寒冰他老爹欧阳普京命也挺苦的,居然一连生了十八个女儿,刚好凑一个高尔夫球场。空有诺大一个后宫,几百妃子席人什么的,却半个儿子都生不出来。还好,这天风大陆并不十分的重男轻女,不然他这个皇帝可要头痛了。

    车队在宫门前接受了简单的例行检查,终于顺利的通过宫门,进入到内宫之中。胡忧看这么一直掐着人家的脖子,也不是一个办法,再说他也得向这个女人打听点事,想了想说道:“咱们的打个商量,只要你不叫,我就放开你,怎么样?同意的话,你就点点头。不过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叫,我对你可不客人。”

    看这女人点了点头,胡忧小心松开了手。不过离得并不远,随时防备着这女人乱来。

    女人看来挺老实,并没有做出什么让胡忧感觉危险的举动,这让胡忧放心不少。

    放松下来,胡忧才有机会仔细的看这车内的部置。这车厢很大,却很空,除了一排车座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东西。最显眼的是一个小紫金香炉。香炉里燃着檀香,香炉的后面,则是一幅佛像。

    女人似乎并不很怕胡忧,平静了一会之后,她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进我的车里。”

    胡忧把目光转回到女人的身上,之前女人的长发,遮住了她大半边脸,而且胡忧也没有时间去注意她长什么样。这会她拨开了长发,胡忧也终于看清楚了女人的样子。

    这女人看起来四十多岁,一身素白的布衣,手中拿着个小玉佛,看着不太像皇妃,到有些像出家之人。

    不过胡忧可以确定,这个女人肯定是皇妃,而已他还知道,这女人是谁——淑谨皇妃,欧阳寒冰的母亲。虽然胡忧从来没有见过淑谨皇妃,但是他能百分之百肯定,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她。因为她和欧阳寒冰长得至少有七分像。

    认出眼前这淑谨皇妃的身份,胡忧不由在心中苦笑,暗道这下好,抓谁不行,居然把老岳母给抓了,那不是要命吗。

    胡忧尽量做出一副好人的样子,只不过他这身形像,似乎不怎么样。他像超人一样,把内裤穿在了外面,但是他忘记在里面穿秋裤了。之前时间太紧,他跟本就来不急穿外衣,反正他对这些,也不是很在乎,可是现在对着欧阳寒冰的母亲这样,似乎有些不太好。以胡忧的脸皮,这会也有些老脸通红。

    胡忧和气的说道:“你放心好了,我并不是什么坏人。”

    坏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坏人,胡忧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好笑。也就只能骗骗三岁小孩子而已。但是让人惊讶的是,淑谨居然同意胡忧的说法。

    淑谨皇妃打量了胡忧一眼,微笑道:“我知道,这从你的眼神里能看出来。只不过你所用的方式,似乎不是很恰当。”

    淑谨皇妃笑起来很美,脸夹之上,还有两个小酒窝。不过胡忧对着她,并不会生出什么男女之间的热火,这不单单是因为她是欧阳寒冰母亲的关系,最主要的一点是这淑谨皇妃全身上下,带着一股很淡然的平和之气,让胡忧这样的人,都忍不住心生敬意。

    胡忧笑得有些傻道:“我这也是形势所逼,才会这样的,还请伯母不要生气才好。”

    胡忧没有叫皇妃,而是叫伯母的做法,让淑谨皇妃听着一愣。她仔细的打量了胡忧一眼,不太确定的问道:“你是胡忧?”

    这次论到胡忧愣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淑谨皇妃居然会知道他。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有了答案。不用问,这肯定是欧阳寒冰告诉她的。不过她也太聪明了吧,居然只靠自己的一个称呼,真能猜到他的身份。

    胡忧闻言点头道:“是的,我和寒冰是哥伦比亚军校的同学。”

    淑谨皇妃乐呵呵的打趣胡忧道:“不只是同学那么简单吧。冰儿每次跟我提起你的时候,那表情可不是一般同学哟。”

    这哪还是什么打劫嘛,这分明就是笨女婿见家长。

    饶是以胡忧的脸皮,这时候也有些扛不住了。不好意思的说道:“伯母,请容我先把衣服穿起来,再和你慢慢聊。”

    胡忧说着,也不管淑谨皇妃同不同意,走到淑谨皇妃的背后,妆模作样的拿出个小包,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穿上。空间戒指的事,是他的秘密,胡忧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

    淑谨皇妃等胡忧把衣服穿好了,这才问道:“你是来找冰儿的吧,为什么不直接送贴进来,而要弄成这样呢。”

    胡忧刚认出淑谨皇妃,就想跟她说欧阳寒冰的事。毕竟如果能得到她的帮助,接下来的工作,就容易多了。可是他不知道皇妃对他的态度和心理承受能力怎么样,现在看来,欧阳寒冰的这个妈妈,应该完全没有问题。

    胡忧正色道:“伯母,我跟你说件事,不过你得先答应我,千万不要着急上火。”

    淑谨皇妃奇怪的看了胡忧一眼,颔首道:“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好了。我的一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变故,早就已经看淡了。”

    胡忧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

    胡忧说着,把自己怎么听到本田龟佑的阴谋,和为什么要这样进入内宫的事,用尽量简练的语言,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说这些的时候,淑谨皇妃的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眼神。

    车队一路前行,开进了东宫,在淑谨皇妃的帮助之下,胡忧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进到了淑谨皇妃的住地。

    胡忧问淑谨皇妃的道:“伯母,你能不能派人带话,让欧阳寒冰过来你这边,这样我就能保证她的安全了。不然我不放心。”

    淑谨皇妃指指桌上的茶道:“你不用着急,我刚才已经派人通知冰儿了,冰儿马上就会过来的。”

    胡忧闻言点点头,放心的喝着茶水。这一路潜行进来,他还真是又累又渴。说实话,他对淑谨皇妃的镇定,还是相当佩服的。他在初闻欧阳寒冰有危险的时候,心里都慌得不行。可是这淑谨皇妃听闻女儿有事,居然还能谈笑风声,果然不愧是理佛之人。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突闻门外太监高唱:“寒冰公主驾到。”

    胡忧的精神一下提了起来,总算没有白费这么多天来的辛苦,终于在欧阳寒冰出事之前赶到了。

    胡忧抬头往门口看去,一身雪白宫装的欧阳寒冰,如仙女一般,出现在胡忧的视线之中。两年不见,欧阳寒冰的脸上,已经少了一份少女的天真,多了一份成熟,没有变的,则是她的娇颜。她还是如当年那样漂亮。

    欧阳寒冰显然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胡忧。看到胡忧的那一刻,她猛的一震,紧接着大颗的泪水,就掉了下来。娇呼一声,顾不得淑谨皇妃还在旁边,一个飞身,就扑向了胡忧。

    胡忧早就已经张开了双手,等待着乳燕归巢。抱着欧阳寒冰那如玉的娇体,在空中转了两圈,在欧阳寒冰的娇呤声中,一口吻住了欧阳寒冰的红唇。

    两年的等待,两年的两地相思,不但没有冲淡他们之间的感情,这感情反而更深了。两人忘情的吻着,仿佛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一般。要不是淑谨皇妃还在身边的话,说不定这对动情的男女,马上就要上演一场,专属于男女之间的战争。

    良久,欧阳寒冰才气喘吁吁,喃喃的说道:“胡忧,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吧。”

    胡忧紧搂着欧阳寒冰的娇体,像上学时那样,用额头顶着欧阳寒冰的前额道:“小傻蛋,这当然不是做梦了。我是特意来看你的。”

    欧阳寒冰疑惑道:“可是你是怎么进的皇宫,又为什么会在母后这里?”

    胡忧哈哈一笑道:“这里面可有很多故事哟,要说完至少得三天三夜,咱们改天找时间,再慢慢的说好了。现在,先让我看看,我的小公主是胖了,还是瘦了。”

    小公主是胡忧对欧阳寒冰的昵称,那并不带表真正的公主。当时胡忧还不知道欧阳寒冰是公主的时候,就经常这么称呼欧阳寒冰,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

    胡忧说着,猛的一用力,把欧阳寒冰整个横抱起来。刚要说话,就感觉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直往下跌。由于事出太突然,他跟本没有办法采取任何的措施,只能本能的护住怀中的欧阳寒冰,不让她伤着。

    “轰”

    胡忧和欧阳寒冰如滚地葫芦一样,掉进了深深的黑洞里,之前站过的地方,亮光一闪之后,又恢复了原样。

    胡忧摇摇有些懵懂的脑袋,一脸迷茫的抬头看看上面已经合上的地板,又看看身下厚厚的稻草,喃喃的骂道:“马拉戈壁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们太重,把地给压穿了?”

    答案显然不是这样,这里可是皇宫,一个帝国最重要的地方,怎么可能出现这样豆腐渣工程。胡忧很明显的是踩着了陷阱之类的地方,掉下来的。可是淑谨皇妃的东宫里,为什么会有陷阱,而且还让他们踩着掉下来?

    如果只是胡忧一个人掉下来,那还说得过去,毕竟他是闯入者。可是欧阳寒冰是这里的主人,又是淑谨皇妃的亲生女儿,她为什么也会跟着下来。

    一时之间,胡忧的脑子里有太多的想不通,又或者可以想通,却不敢去确认的答案。因为这个答案,真是太可怕了。让胡忧不敢去想,不敢告诉身边的欧阳寒冰。但这是纸包火的事,就算胡忧不说,以欧阳寒冰的聪明,会猜不出来吗?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