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38章 皇后也是女人

    238章 皇后也是女人

    陈梦洁突然豪放的举动,把胡忧给吓了一跳。胡忧之所以那么说话,不过是想要探陈梦洁的底线而已。正所谓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哪想到陈梦洁居然一点不讨价还价,直接就把衣服给撕了。

    身为男人,有这样的风景,那是一定要看的。胡忧一眼望去,虽然还隔着内衣,但是还是能看到陈梦洁身上那山峦叠嶂,高山出平湖,肌肤如玉,没有半点雅馨身上那种青涩,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完全看不出一点生育过的样子。胡忧之前猜雅馨是陈梦洁的女儿,可是这一会,他又有些犹豫了,雅馨那个丫头,真是出自这成熟性感的身体吗?

    陈梦洁大方的任着胡忧欣赏,完全没有想到遮掩的意思,道:“你不是说要上皇后吗。来吧。”

    说真的,胡忧还真是有那种想要扑上去的冲动,不过他硬生生的忍住了。陈梦洁的大方,让他不得不多考虑更多的问题,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是天下牡丹花不少,胡忧可不想吊死在陈梦洁这朵带刺花上。

    看胡忧没有反应,陈梦洁一个欺身带到胡忧的面前,**几乎要碰着胡忧的前胸,阵阵体香,直往胡忧的鼻子里钻。这个女人,似乎被气急了,又似乎是已经豁出去了。

    胡忧本能的想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可是恍然之间,他看到了陈梦洁眼中的那丝嘲弄,心中顿时生出顿怒气,一反手,把陈梦洁拉进自己的怀里,并在她挣扎的时候,一口吻住了她的香唇。直到她的挣扎停止,这才放开她。

    陈梦洁拨开因为挣扎而遮住眼睛的发丝,大口的喘气着,两眼怒视着胡忧,就像一个被欺负了的女高中生,想要扑上来咬他一口一样。

    胡忧刚想说话,陈梦洁却突然出人意料的再次上前一步,主动的吻住胡忧,这一次她极为热烈,比之前挣扎的时候还要强烈,甚至还搂住了胡忧的脖子,整个人都吊在胡忧的身上。要不是胡忧的身体强壮,力气够大,非得让她拉到地下去。

    香甜的蜜*汁在两人的口中搅动,这对敌人,像情侣一样,热吻着。整个天地,似乎已经消失了,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他们。

    如果一天之前,谁要敢说,他们会这样做,哪怕是最有名的神算子,都会被他们给无视。他们本就是冰与火,无论是任何的事情之下,都不应该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但是世间的事,就是那么就不清楚,而又没有理由的。人是多变的动物,在人的身上,发生什么事,都是可能的而不可测的。

    陈梦洁离开了地胡忧的嘴,俏脸上涌起一种决绝,呐喊一般的低吼道:“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你不是说想上皇后吗,我就是皇后,来吧”

    胡忧被陈梦洁那成熟的yu体弄得情火全面高升,真想像昨晚那样,把陈梦洁给放倒,大刀阔斧的大干一场。但是他知道,那绝对不行,用了极大的狠心,才把陈梦洁给推开。

    陈梦洁心里惊讶于胡忧的忍耐,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是把她推开,暗道他果然是做大事之人。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她的心里,更感不愤。她虽然贵为皇后,但是有多少事,是她无法对人言的。

    平日在皇宫里,大到行动举止,小到一言一行,甚至是一个眼神,都得小心翼翼。今天她要放纵一回。她要用自己的身体,报复一些人而也只有胡忧,敢和她那样做。她也只愿意和这个胆大妄为的男人,那样做。

    陈梦洁的脸上,露出轻蔑的冷笑,道:“怎么,不敢。咯咯咯,想不到一向胆大妄为的少帅,也有怕的时候。你不是自称不死鸟吗,连死都不怕,居然会怕我这个手无寸铁的女人?”

    胡忧自然知道,陈梦洁这是气自己连翻的让她难看,苦笑道:“不死鸟的意思,指的可不是不怕死。你虽然手无寸铁,但是要杀人,还是可以的。”

    胡忧早就知道,陈梦洁是一个无论从智力还是武力,都不能小看的女人。小看她的人,一般都会死得很惨。

    陈梦洁看胡忧不肯就犯,继续加力,不屑的冷哼道:“这么说来,你也怕死了?”

    胡忧无所谓的点头道:“那当然,世人都怕死,我胡忧又岂能例外?”他觉得今天的陈梦洁,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

    陈梦洁的没有答胡忧这话,顾影自怜的轻抚过自己如玉的肌肤,道:“难道我不美,不值得你冒险吗?”

    胡忧这会还真是有些头大了,他考虑过陈梦洁的种种反应,但是此时陈梦洁的反应,却是他怎么都不敢想的。

    之前胡忧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探陈梦洁的底,再以她的反应,做为自己开价高低的依据。可是这会,到有些像陈梦洁要主动的投怀送抱一样。偏偏他回不能退,一但他真示弱了,那么他就什么也得不到,还得处处让陈梦洁给牵制。

    想到这里,胡忧的心不由一寒。如果陈梦洁所做出的这些举动,都是经过计算的,那她真是太可怕了。她真是为达目的,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这也是弄巧成拙,无意之间弄出来的事呢?似乎后者,更有可能。

    胡忧唉了口气道:“如果陈皇后不美,那这世上的美女就没有几个了。我这人不怕冒险,但是有些险我可冒,有些险,我是不会冒的。”

    胡忧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自己不会为陈梦洁这样的女人,冒险的。选句话的意思,陈梦洁这样的女人不配。

    陈梦洁是聪明人,自己能听懂胡忧的话。她决定给胡忧一点动力,或是一些诱惑,笑了笑,摇摇头道:“如果我告诉你,这具身体,十八年来,都没有男人碰过呢。就算是桂林帝国的皇帝林光复,都没有碰过。而且,他从来就没有碰过”

    胡忧听着全身一震,这绝对是一个惊天的秘密。难道说,这里面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吗?

    陈梦洁把胡忧的反应,完全看在了眼里,对胡忧抛了个媚眼,一副清纯如水的表情,道:“知道吗,你还是十八年来,第一个吻我的男人。”

    ‘轰’

    胡忧的脑袋,一下就炸开了。他在心中大叫着,我的天,原来自己遇上了一个超级怨妇啊。难道林光复真的不行吗,放着这么一个大美女,还是皇后,居然十几年都不碰一下?难怪她的反应那么奇怪,她这不是怕了自己,她是在报复林光复啊。

    给帝国带顶绿帽子,这想法还真够诱人的,但越是这样,胡忧越是不敢动陈梦洁了。现在底牌还在自己的手上,一但上了陈梦洁,那底牌就到了她的手上了。到时候别管自己怎么威胁陈梦洁,她都有了鱼死网破的本钱。只要她把这事对林光复一说,林光复还不举全国之力,弄死他胡忧吗。

    不行,不行,游戏不能这么玩,太被动了。胡忧越想,脑子越是清明,笑道:“那胡忧还真是幸运呢。百花团明日就要进宫了,我这个荣誉团长,还得去看看这帮女人,不要弄出什么事才好。陈皇后,咱们下次再聊吧。”

    胡忧说着转身就要走,虽然这么走了,有些示弱,但是那也没有关系,王牌还在自己的手上,现在看来,这张牌还是很有用的,只要运用得好,一样可以为自己带来很多东西。

    陈梦洁看这都不能让胡忧就范,脸色转寒,暗到这小子也太鬼了,不能就这么放他走。急上几步,张开双手,拦在胡忧在的面前,冷笑道:“怎么,占了便宜就这么走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现在陈梦洁脑子里想的已经不是什么报复的问题,她甚至暂时的放下了弟弟的仇恨。她要找回自己做为女人的尊严,她要为自己证名

    胡忧在撞到陈梦洁之前,停了下来,道:“那么皇后想要怎么样。”

    陈梦洁赌气道:“今天你要么就按你刚才说的,把我给要了。要么从今往后,不许再见雅馨,并且要发下毒誓,不许拿雅馨来要挟我。以后见到我都要绕路走”

    胡忧心说这个陈梦洁看来是打定主意,要把今天这事给了了。发什么毒誓的,胡忧到是不怕,那玩艺对他来说,和吃饭没有什么两样,平常得很。但是被一个女人这么逼着,这要是传出去,人家还以为他胡忧不行呢。

    胡忧本就是血性之人,被陈梦洁这么一弄,无边的怒火,也烧了起来。猛的踏前一步,贴住陈梦洁的身子,冷哼道:“你以为我真不敢动你。”

    胡忧这一步上来,又快又猛,冲击力很大,把陈梦洁撞得往后倒。但是陈梦洁也是吃了王八铁了心了,硬是双手撑着墙,又还原回刚才的姿势,跟胡忧胸贴着胸,硬顶着不退。冷哼道:“我今天就要你上,你不上就不是男人。”

    杀人不过点头地,胡忧脸一黑,心一横,后退一步,手一用力,把陈梦洁身上那件雪带绣着牡丹花的肚兜就扯下,扔到一边,道:“是你逼我的,还要继续吗?”

    陈梦洁一声轻呼,本能的双手护胸,却又马上松开,坦然的矗立着,紧咬着牙道:“来呀,有种你就来。你要不敢,我就这么冲出来,告诉全天下的人,不死鸟胡忧欺女人于暗室,非礼桂林帝国陈梦洁皇后。”

    陈梦洁脸上那绝觉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开玩笑的。俗话说舍得一身剐,敢马皇帝拉下马。看来她是压抑得太久,要来一次全面的暴发了。

    胡忧长这么大,经历过的女人也不少,但是疯狂成这样的,他还真是第一次遇上。陈梦洁的举动,对他的冲击非常大。之前脑子里考虑的那些问题,都已经不不复存在的。实事上,考虑也没有用,只要陈梦洁这么着冲出房去,不说桂林帝国皇帝知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

    马拉戈壁的,要玩是吧,好,那就来吧,谁怕谁

    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什么考虑都去他娘的。胡忧理智急降,情火猛升起,想都不想,一把拉过陈梦洁,就抛到床上去。紧接着一窜身,也扑了过去。现在大家是针尖对麦芒,都弄出真火来了。赌的全都一口气,至于其中的事,全他祖母的扔一边去。

    流氓还会怕女人,这说出去,不是笑话吗?

    没有任何的前戏,直接刀枪对决。可以感觉得到,陈梦洁的身体在颤抖,痛得她本能的退缩,只凭身体的反应就知道,她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进行过这种活动了。

    但是陈梦洁的脸上,却像半点感觉都没有,仍是脸容冰冷的冷笑,全神神情木然,没有任何不满或拒绝的动作,当然也没有赞成或鼓励的意思。她现在要的不是享受,是赌气。女人疯狂起来,很难用理性去理解。

    陈梦洁的漠然,更激起了胡忧男人的自尊自大之心。男人在别的事情上,可以不行。但是在这事上,得到这种反应,那是很要命的事,比凌迟还难受。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随着胡忧加大攻击力度,陈梦洁也不能再保持冷漠。一场大战,就这么随着陈梦洁的挑战,胡忧的应战,打了起来。其热烈程度,真是飞砂走石,日月无光

    没有人敢去偷听胡忧和陈梦洁的谈话,更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房里干什么。百花团的人,都在默默的准备着明天的工作,雅馨在准备的时候,不时会偷眼去瞧一下,那座独立于院子中间的建筑,胡忧和陈梦洁进去已经大半天了,可是却依然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那屋子里的男女,现在在干什么?说出来你也许不信,陈梦洁在洗床单。呵呵,这也许就算是冲动的惩罚了吧。

    胡忧坐在一边,看陈梦洁那吃力的样子,不由问道:“要不我帮你一把吧,看你那洗法,弄不好到明天都没有洗干净。”

    陈梦洁白了胡忧一眼,恨恨的说道:“还不都是你。”

    胡忧摸摸鼻子道:“似乎不能全怪我吧,我那点东西,还不够你喝一口的呢。”

    陈梦洁想到刚才的事,小脸瞬间就红了,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冷漠,到有些像刚过门的小媳妇。紧咬着嘴唇,死命的搓着被单,看那样子,就像是在搓胡忧的皮一样。

    过了良久,陈梦洁才悠悠的说道:“有时候想想,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也不错,做皇后,听着挺威风,对人欢笑背人泪,我的苦,又有谁知道呢。”

    一阵**过后,陈梦洁对胡忧的态度,似乎好了很多。不过这绝对算不上朋友,两人现在的样子,有些像敌人在停战的时候聊天。

    胡忧把一件衣服,披到陈梦洁的身上,对这个女人,他同样感觉有些复杂。她不同于之前任何的女人,如果真算起来,他还真有些对不起陈梦洁,因为再怎么说,陈梦洁的弟弟,也是死在他手上的。

    胡忧道:“家家都有本难道念的经,每个人的风光背后,都有他无可对人言的苦。有没有兴趣,给我说说林光复的事?”

    陈梦洁拉了拉胡忧披上来的衣服,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胡忧不敢相信道:“难道他真是只爱男风,不好女色?”

    陈梦洁点头道:“是的。皇宫的妃子,他跟本就没有碰过,包括我们三后妃在内。他每年选秀女,不过都是掩人耳目而已。”

    胡忧低声道:“怪不得你刚才那么饥渴”

    “啪”

    陈梦洁甩手把正洗着的枕巾给砸了过来,还好胡忧的反应快,不然非砸在他的脸上不可。可不要忘记了,陈梦洁的身上,有不下于胡忧的功夫,这点准头还是有的。

    胡忧走过去,把枕巾放回水里。他知道,陈梦洁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人活世上,谁又不是有故事的人呢。

    夜深了,胡忧躺在床上,看着天上那轮明月,愣愣的有些出神。这是他自己的房间,下午的时候,陈梦洁已经带人离开了。

    虽然有过亲密的接触,但是两人的关系,依然是敌非友,唯一不同的事,两个敌人之间,有了不为别人所知的秘密。虽然并没有过什么约定,但是这个秘密,他们俩都是不会说出来的。

    漏*点过后,胡忧并没有和陈梦洁谈是边境的问题,陈梦洁也在没有对胡忧提过关于雅馨的事,俩人就这事,似乎已经达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至少之后两个还会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谁也说不清楚,这也是一个特意避忌的问题,谁都没有说。

    但是不管怎么样,胡忧还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的,至少短期之内,堡宁那边的问题,暂时的平静下来了。至于这仗还会不会再打,那是肯定会的。青州那块地,胡忧迟早要收回来,那是已经写入日程的计划。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