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35章 初入绿城

    235章 初入绿城

    绿城,宁南帝国的国都,与曼陀罗帝国的帝都龙城不同,后者完全是因为里杰卡尔德一已之念,而得到扩张的城市,而前者,则是千百年来,自然形成的城市。相比起龙城那轻浮的繁华,绿城的繁华,要显然厚重太多。

    站在船头,胡忧眺望着这坐城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欧阳寒冰在这里的关系,胡忧觉得这座城市,很亲切。虽然是第一次到这里,但是胡忧却并没有生出陌生感。

    邕河穿城而过,把绿城劈成两半,相比像龙城的妖娆,这里要显得刚毅不少。建筑依河而建,几座小桥,巧妙的把东西两城,连接在一起。桥下有水,桥上有人,岸边有屋,屋后有树,树上有果子,哦,还有那顽皮的孩童,正想办法要吃到那树上的果子。好一个悠闲而美丽的城市。

    也许是因为民歌节的关系,城内的牌楼前,挂着很多的大红灯笼。街上人头攒动,人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的,不少小孩子,还穿上了新衣服,就像是过年一样。不,比过年还热闹。胡忧在曼陀罗过了几个年,没有一次如此喜庆的。

    这是一座从建成之后,就没有受到过战火的城市,几次战火烧起之时,它都很幸运的躲过了。这里人口众多,经济繁荣,闻名整个大陆。

    战船泊岸之时,宁南帝国有外使来接,也有不少富贵商贾,听说百花团与林正南同船,等特意跑来,想要一睹芳颜。人在初生的时候,并不分三六九等,但是随着掌握的权力和名气的提升,三六九等也就分出来的。百花团的女孩子,难道就比街上随处可见到的那些女孩子漂亮吗,其实并不尽然,但是因为她们有名气,所以也就变得金贵了。

    岸边敲锣打鼓,好不热闹,胡忧夹在车队之中,下了船。在那些衣着华丽的权贵眼中,是看不到这些下人的,所以没有人会注意到车队里,有一个这几年名动天风大陆的新将星。胡忧的下船,没有惊动任何的人。

    离民歌会开幕的时间还有两天,在一阵热闹寒暄过后,百花团的人,也全都上了车,住地早已经有打前站的人,安排好了,一切似乎都已经走上了一个定式。只要按部就班,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雅馨在上马车的时候,硬把胡忧拽进了她的香车之中。胡忧刚一坐定,她就钻进了胡忧的怀里,怎么都不肯出来。

    胡忧觉得奇怪,不由问道:“小丫头,你干什么?”

    雅馨从胡忧的怀里,抬起头,眼中隐隐有水气的看着胡忧说道:“师父,昨晚雅馨做了一个梦,梦见你走了,不要雅馨了。”

    胡忧从雅馨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依恋,在心里叹了口气。女孩子的第六感,果然强大,居然让她感觉到了。

    说实在的,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胡忧也挺喜欢这个精明的丫头。只不过,两人的生命轨迹并不一样,分开是必然的事。雅馨不可能跟着他去经历战火,他也不可能跟着雅馨去四处流浪,坐看云卷云舒,风云变幻。

    胡忧是风云变幻的制造者,不是旁观者,他是无意之中,闯入这个大时代的人,也将是改变这个时代的人。虽然他现在手中的权势,还不足够大,但是这个时代,已经因为他的到来,而稍稍的在变化着。

    胡忧摸摸雅馨的脑袋,笑道:“傻丫头,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雅馨眼睛一亮,高兴道:“那你答应雅馨,一直都不会离开”

    雅馨自己也分不出,对胡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她一开始接近胡忧的时候,是有很强的目的性的。可是慢慢的,她就忘记了那些目的,因为她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开口,胡忧就都已经全都给她了。

    雅馨现在对胡忧的感觉,有些像父亲,哥哥,情人的混合体,非常的复杂。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胡忧,她只知道,她不想离开胡忧。胡忧让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胡忧没有正面回答雅馨的问题,错开道:“我会在民歌节的台下,看雅馨表演的。”

    雅馨静静的趴在胡忧怀里,不说话了。她有预感,民歌节之后,胡忧就会离开她。而且以后,他们都很难再见面了。

    胡忧抚摸着雅馨顺滑的长发,也没有出声,他知道,聪明的雅馨,肯定已经猜到了什么。这个鬼丫头。

    搂着怀中的雅馨,胡忧开始观察着绿城的布局。这是胡忧的习惯,每到一处地方,都先了解那个地方的城建情况。

    绿城虽然没有历经过战火,但是这里的防御却并不差。二十米高的城墙,是胡忧所见过的最高的城墙了。要知道帝都外城的城墙,也不过才十八米高。这高出两米的城墙,可不是单单多起两米那么简单。

    城墙的高度每高一米,所花费金钱,就要比前一米高出一倍。因为它不单是材料更难运上来,还关系到地基,墙体,设计,制造等多方面的东西。

    看来这宁南帝国,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战争的预想。谁要再拿几十年前的老眼光看他们,说他们军力不行,迟早有苦果吃。

    绿城的道路很宽阔,可以并行六辆马车,道路两边的店铺,那就不用说了,做为大陆第一经济强国的都城,这里的繁华程度,用脚指头想想,就能知道。

    绿城给胡忧的整体印象是繁华,整齐,极具大都市的气息。要是把马车换成汽车,胡忧几乎要以为,自己又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呢。

    马车来到住地,百花团的众女,全都下了车。她们长年在外演出,每个人都知道怎么样调整自己。她们现在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休息,把精神先调回来,然后检查自己的表演装备,进行简单的训练,这些都是不需要人来教的。

    晚饭过后,窈莹组织大家进行最后一次的节目汇演。这些东西,胡忧不知道已经看了多少次了,自然没有兴趣,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跑到了街上。

    脚踏实地的感觉,与坐在马车上的又不一样。相比起坐车,胡忧更喜欢走路。因为走路,能让他更真实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存在,更能感受到这里的历史。

    越是往前走,街上的人也就越多,牌楼的那些灯笼全都亮起来的,远远看去,如都市的霓虹,绚烂闪烁。灯笼之下,还三五成群的站着不少的年轻男女,不时有歌声传出,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胡忧隐隐的猜着,那会不会是男女在对情歌。想想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打算过去看看。刚走几步,胡忧就看见街对面有人对着自己猛摇手,借着灯火一看,胡忧暗道了声巧的同时,也叹息了一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了债主。

    原来对他摇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哥伦比亚军校的老同学范尼,而范尼的身后,则站在一身公子哥打扮的池河帝国王子赵尔特。

    都已经让人家看见了,不过去可不行,不然那小子一嗓子喊出来,让谁听见,那麻烦就大了。

    左右看路上没车,胡忧横了过去,先和范尼来了个拥抱,再到赵尔特的面前,开口说道:“你们池河可不仗义啊,居然与林桂安融搅在一起,差点没在堡宁城把我给干了。”

    赵尔特挺友好的打了胡忧一拳,苦笑道:“那可不关我的事,是老头子和本田龟佑那些人搅在一起干的。我早让你干掉本田龟佑,你可是答应我了的,却还没有做到。”

    胡忧翻翻白眼道:“你以为本田龟佑是蚂蚁呀,说踩死就踩死。我不想吗,那得看时机。怎么样,听说你们那今年马匹大丰收,什么时候送兄弟几万匹?”

    赵尔特做出要昏倒的表情道:“几万匹,你不如去抢,卖了我都没有几万匹马呀。都做少帅的人了,还那么扣门。”

    胡忧道:“别叫少帅,现在我是西门。没有人知道我来绿城,你别给我暴出来了。”

    赵尔特好笑的故意惊慌四顾,道:“得了吧,还没人知道你来了呢,我不就知道了。你不在你的浪天呆着,跑这干什么来。难道你也想和寒冰公主相亲?”

    胡忧心中一跳道:“什么相亲?”

    马拉戈壁的,刺杀的事还没有搞定,怎么又跳出去相亲来。这欧阳寒冰搞什么搞,等看到她,非得抓她来打屁屁不可,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赵尔特奇怪的看着胡忧问道:“你不知道?”

    胡忧没好气的说道:“又没有人告诉我一声,我上哪知道去。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赵尔特道:“说起来,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的情况。我也听说宁南老皇帝似乎想在民歌节上搞个什么相差会,叫什么非诚勿扰什么的。”

    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多,虽然有范尼在前面护着,胡忧和赵尔特还是被挤到街角去。这里临水,蚊子不少。

    胡忧‘啪’的一声,打死一个来吸他血的蚊子道:“马拉戈壁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找个地方慢慢聊,你请客。”

    赵尔特苦笑道:“你这打地主分田地呢,每次都吭我。好吧,好吧,咱们找个地方去,凤飞楼怎么样,我昨天去过一次,那里的妞不错。”

    胡忧皱皱眉道:“青楼?”他的青楼运一向不怎么好,别又弄出什么事来。

    赵尔特指指周围的人群道:“哪不是青楼你以为还能去哪,这几天每到晚上,也就青楼营业,别的店全关门了。”

    胡忧奇怪道:“为什么,现在开店生意不是很好吗?”

    赵尔特瞪眼道:“你不知道民歌节是干什么的?看看那边的红灯笼下面,那些男男女女都在对歌相亲呢。事关终身大身,生意再好,也没有人开店了。”

    胡忧还真不知道,这民歌节还带着相亲呢。那个妙妗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居然没有提这个。

    得了,也没有地方选了。一个将军,一个王子,总不能老蹲在大街上聊天不是,青楼就青楼吧。胡忧还有很多事,要向赵尔特打听呢

    人说看一个地方的经济怎么样,最简单的一个方法,就是看那里的青楼夜店怎么样,由范尼开路,胡忧跟着赵尔特一同转进花街。只一眼,胡忧就见识到了这里的繁荣娼盛。

    整条花街,一眼望去,得有上百家青楼林立着。家家的门脸都极为讲究,门口站着的,可不是大茶壶,全都是水灵灵的小美女。路人走过,这些小美女也不上来拉客,只是摆好姿势,让你自己看。比那些看到男人就冲上来的可高级多了。

    胡忧不由暗自庆兴,还好先说了让赵尔特请客,不然今天可得大出血了。舍得这样的包装,那里面的花费能少得了?扛座金山来,她们都有办法把你弄得只穿内裤出去。

    赵尔特所说的凤飞楼,是这花街里门脸最大的一家,装修得那个豪华,就不用说了,金碧辉煌都不足以形容,你看人家那墙,就差没有镶宝石了。

    三人进了凤飞楼,开了个厢房,在胡忧的执意之下,赵尔特没有叫女人,只是吩咐上了酒水。

    非常时期,胡忧真不敢叫女人啊

    两人干了杯酒,赵尔特笑道:“少帅怎么着,转性了?上青楼不叫女人,这可不是少帅的风格哟。听说书的说,你哪次不得叫十个八个的。”

    胡忧摆手道:“别听那些人胡说八道,叫十个八个的,谁玩谁呀。别说这些了,说说正事吧。你小子不是在周游列国吗,跑来宁南干什么,也想相亲?”

    赵尔特道:“相亲我到是想,但是我资格不够,懒得做那个梦。对了,听范尼说,你可能认为寒冰公主,是不是真的?”

    胡忧转头看向范尼,范尼笑道:“我也是猜的。宁南皇室姓欧阳,她的封号又是寒冰公主,我觉得应该是她。”

    胡忧心想着欧阳寒冰一向低调,之前跟本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现在突然转成高调,还直接用名字做封号,也不知道这其中又是什么原由。

    想着这事也瞒不住,胡忧点头道:“不错,寒冰公主应该就是我在军校时的同学。”

    胡忧说着瞪了范尼一眼道:“什么我认识,你不也认识吗?”

    范尼和胡忧同窗几个月,相互之间,也有所了解。明白胡忧瞪眼的意思是问他,有没有把他和欧阳寒冰之间的事,告诉赵尔特。

    范尼微微的摇摇头,话里有话的说道:“当时大家都不是很熟,我不敢确定嘛。”

    胡忧听范尼的话就知道,他并没有乱说什么。不熟,什么叫不熟,欧阳寒冰跟胡忧那会,可没少跟着胡忧一块去和范尼他们喝酒。这都不熟,那就没有熟人了。

    看范尼嘴巴挺紧的,胡忧心里也挺满意。其实就算是范尼把胡忧和欧阳寒冰的事,告诉赵尔特,胡忧也不能怪范尼,所谓各为其主,现在范尼本就是跟赵尔特混,说出来也是应该的。

    赵尔特哈哈笑道:“原来还有这么巧的事,可惜我当时因为有些事,没有去哥伦比亚军校上学,不然我也认识寒冰公主了。说不得,还能一亲芳泽呢。”

    胡忧对赵尔特的话,翻了翻白眼,心说你一亲芳泽,那我干什么去?欧阳寒冰可是我的女人,你要敢动心思,老子像对付林正风那样对付你。

    赵尔特似乎对欧阳寒冰,并没有他说的那么感兴趣,随意的说了几句关于她的话,话题一转,一脸神秘的对胡忧说道:“知道吗,秦岭里出事了。”

    胡忧心中猛的一跳,难道自己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了?洞汪城马上要兵临城下?

    胡忧连忙追问道:“秦岭怎么了?”

    赵尔特四周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秦岭里有一座山持续崩塌这事,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洞汪城可是你的地盘,如果连这事你都不知道,哪你也不配称什么少帅了。”

    胡忧恨不得踹赵尔特一脚,这小子,就是水话多。他在池河帝国不得志,弄不好就与这方面有关系。

    胡忧不满道:“这事我知道,不用你来编排我。说重点的。”

    赵尔特一瞪眼道:“这顿你请”

    胡忧那个气呀,不过为了情报,别说一顿,就是十顿也得请呀。苦脸道:“行,我请就我请,不过你小子要是不给我说点有用的,小心我抽你。我可不是你河池人,打你不算以下犯上。”

    赵尔特回了胡忧一个受不了你的眼神,说道:“秦岭崩塌的事,已经引起了老头子的关注。老头子在青州吃到甜头之后,野心也大了起来。咱们毕竟是后来才加入的,林桂人没有给我们多吃好东西。要是能通过秦岭,打通一条通向曼陀罗帝国腹地的路,我相信老头子不会介意,和你们曼陀罗开战。”

    胡忧恨恨的说道:“什么和曼陀罗开战,那是老子的地盘。我的洞汪城顶在最前面,你们要打,可别怪我无情。”

    赵尔特道:“我也不想打,可是我说了不算。你要是能想办法帮我上位,我肯定不打你”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