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32章 冤家路窄

    232章 冤家路窄

    此时船已经整个的停下来了,胡忧把雅馨扶起来,看她并没有受伤,略略的安了下心,交待了几句,匆匆下到甲板一看究竟。

    船头上,已经围观了不少人,胡忧看窈莹也在这里一脸忧色,隐隐的感觉到出了什么事。挤到船头一看,好嘛,什么都不用说了,大船撞到了河底的暗礁,搁浅了。

    此时船老大已经爬下船去,用小船划到撞船的到方,查看受损的情况,虽然他还没有上来,但是胡忧以他不多的经验判断,这船十有**走不了了。

    想到这船走不了,胡忧的一颗心,马上就提了起来。百花团走不了,大不了错过一场演出。他要走不了,可就要出人命的呀。虽然胡忧相信,以欧阳寒冰的护卫,本田龟佑不见得能百分之百的得手,但是世事关己则乱。让胡忧这么被动的希望欧阳寒冰没事,他是绝对做不到的。明知道自己的女人有事,都不能前去救助,那还算什么男人。

    看船老大苦着脸的爬回船头,胡忧赶紧问道:“船老大,这船怎么样,还能走吗?”

    虽然明知道答案也许不会那么美妙,但是胡忧还是希望船老大此时回给他一句好话。

    不过这一次,老天似乎不打算再宠着胡忧了。船老大无奈的摇摇头道:“船底撞到了河下的暗礁,裂开了个口子。虽然这口子也不是很大,但是必须得进行修补,十天半个月之内,是走不了了。”

    胡忧急道:“那我们怎么办?”

    船老大摇摇头道:“我会把船资退给你们的。”

    胡忧顿时怒火上头,推了船老大一把骂道:“谁要你的船资,你把我们的行程耽误了,你知道吗”

    船老大回道:“这位客官,你也别动怒了,我还有火呢,我都不知道上哪发去。这邕河我也不是走一次两次了,往年的这个时候,那河水深得别说河中间,就算是河边,都能行船,哪像今年这样。小心加小心,还是被弄了一下。

    唉,这趟拉上你们,我也算是倒霉了”

    船老大的最后一句话,一下把胡忧的火给点起来了,踏前一步,一把抓过船老大的衣襟道:“你说谁倒霉。”

    窈莹看胡忧跟船老大吵了起来,赶紧分开人群跑过来道:“西门弟弟,别冲动,发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想的。快放手,别伤了大伙的和气。

    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另想办法的。”

    窈莹还以为胡忧是担心会耽误演出的事呢,哪知道胡忧跟本就是担心别的事情。

    被窈莹这么一打断,胡忧也把火气给压下来了。他的反常,主要是担心欧阳寒冰的安全。如果不是这样,以他的心计,是不会把这事迁怒于船老大的。

    胡忧放开船老大,陪不是道:“不好意思,我一时心急了,多有得罪,还请船家别介意。”

    船老大被胡忧刚才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吓得小脸都白了。刚才那一刻,他真怕胡忧直接杀了他。闻言连忙摇点道:“没事,没事,是我读书少,不会说话,得罪了客官。应该是我道歉才是。”

    一人退一步,一场风波算是平熄了。但是问题还没有解决,胡忧又问道:“船老大,我们团这次到绿城有要事,这船不能走,我们应该怎么办?”

    船老大指指两岸的高山道:“走陆路肯定是不可能了,这一带下去,全都是大山,唯一的办法,就是另找一条船,把你们带上。”

    胡忧看了眼那平静的河面,道:“可是这河面这么静,哪会有别的船?”

    船老大偷看了胡忧一眼,心里有话,却不敢说。实事上,他这次走的并不是主航道,这一路平时是很少有船经过的。他走这条水陆,完全是因为百花团说要赶时间,而且又许下了重金,提前到达,还会加钱。他就是为了拿到额外的赏金,才选择了这条近路。这也是他为什么骂倒霉的原因。

    船老大怕胡忧再发火,当然不敢说实话,宽胡忧的心道:“客官放心好了,这一带的水陆,我老张头也跑了十几年了,熟悉得很。你别看着它平静,过往的船不会少的。我就知道几个老朋友的船,这几天会经过这里。到时候我说几句话,让他们带上你们,完全没有问题。”

    事情已经这样了,再说什么都没有用。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船老大没有骗人,这几天会有别的船经过。

    心情不好,胡忧也没有心思做什么吉他了。拿了壶酒,坐到船顶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雅馨也跟着爬上了船顶,乖巧的坐在胡忧的身边,不是偷眼看胡忧。

    经过几天的相处,雅馨发现胡忧和大多数男人都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法,她也说不清楚,她只知道,胡忧虽然喜欢吃女孩子的豆腐,却又不会做什么实质的事。他似乎懂得很多东西,跟他在一起,永远都不会感觉无聊。

    坐了半个多小时,雅馨有些坐不住了,噘噘嘴道:“师父,你不要那么招急上火了。雅馨给你跳个舞,解解闷吧。”

    胡忧转头看雅馨那可爱的样子,心情顿时也好了不少,要不怎么都喜欢跟美女呆着呢,美女自然有美女的魅力了。

    胡忧喝了口酒,微微点点头,雅馨欢呼一声,踢掉布鞋,光着脚丫子,舞动起来。

    美人就算是坐着不动,都能很吸引人的,更何况是跳舞呢。秀发飞舞,长裙轻摆,再加上甜甜的歌音,足可以让人迷醉。

    胡忧正欣赏着雅馨的舞姿,突然一下站了起来,两眼看着远处一条从河弯拐进来的大船。马拉戈壁的,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有船来了。

    远远看去,那条船比坐下的这条船还要大上许多,但是吃水却没有坐下这条船深,看来上面不像百花团的船这样,拉着那么些重物。

    看着看着,胡忧的眉头就皱起来了。随着船越来越近,他已经看出了,那是一条战船。如果只是战船,他到也不在意,关键是那战船上,高高竖着的大旗上,写着一个巨大的‘林’字。

    安融林字旗,那是安融王室的旗帜。胡忧跟安融王室可不那么友好。三皇子林正风抓欧阳寒冰,让他射了一箭,二皇子林正南,又跟他打过几仗。老大林正阳虽然暂时没有见过,但是以曼陀罗和安融之间的关系,能成为朋友的可能性很低。

    不知道那船里的,会是谁呢?

    安融不是和宁南帝国也有矛盾吗,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各种的猜测,不停的胡忧的脑海里运转着。突然,耳边传来了雅馨的娇呼:“是安融二皇子林正南的船”

    胡忧看雅馨兴奋的样子,不由心中一酸,男人就是这样,雅馨总在他边上转的时候,他并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当他看到雅馨为林正南娇呼兴奋的时候,他又觉得阵阵的不爽。

    胡忧有些语中发酸的问雅馨道:“你和林正南很熟悉吗,怎么能知道这是他的船?”

    雅馨似乎没有注意道胡忧脸上的那丝不快,娇声道:“上次我们去安融表演的时候,雅馨有见过二皇子啊。二皇子还请我们到他的船上玩呢。师父你不知道,二皇子的船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而且呀,他还有一群乐娘,琴法非常精湛呢。”

    雅馨说道这里,调皮的看了胡忧一眼,乐呵呵的笑道:“师父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胡忧老脸一红道:“去你个臭丫头,我有什么醋好吃的。”马拉戈壁的,原来是被这丫头给耍了。

    胡忧最担心这船是林正风的,那样就真是冤家路窄了。如果这船真是林正南的,胡忧到是可以微微的放心。因为他虽然和林正南打过几仗,但是双方并没有见过面。就算林正南见过他的画像,但是以这时代的画像手法,跟本就不可能靠画像认出人来。

    最重要一点,谁能想得到,名震天下的不死鸟胡忧,会改姓为西门,混在这小小的百花团里,做一个什么名誉团长呢。就算是想像力再丰富的人,也不敢想这样的事。

    雅馨美目转动的抱着胡忧的手臂,噘嘴道:“明明就是有嘛,雅馨都看到了呢,还想不承认。”

    胡忧没好气的说道:“去去去,一边玩去,小丫头一个。”

    船顶上的胡忧和雅馨还在纠缠不清,下面的甲板已经站满了兴奋的人。这么大一条船开过来,看到的可不单单是胡忧一个人,早有看到的人,去把船老大和窈莹找来了。

    安融人的战船,船老大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不过窈莹的交际手段,却在这个时候,得到了发挥。

    两艘大船缓缓靠近,窈莹就通过小舢板当先上了安融人的船。大约十多分钟,窈莹一脸兴奋的走出船头,对这边连连打手势。这边船的人,看懂了窈莹打的是准备换船的意思,也全都兴奋起来。这一次绿城之行,可是意义重大,要是错过,无论对名誉还是金钱,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

    下面的人抛绳连船,架板过车,忙得不亦乐乎,胡忧却跟本没有露面。反正这些事,自然有那些大小管事处理,用不着他。他已经打定主意,尽可能的少和安融那边的人接触。现在可是如入虎穴,万一被谁认出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阵忙碌,百花团的人车全都过到了安融的战船上,胡忧也藏在人群之中,跟了过来。这船他也得坐呀,不过来怎么行。

    按胡忧的打算,是过来之后,就钻到船舱里,在下船之前,打死也不出来。可是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并不好,他刚踏上安融的战船,窈莹就亲自找来了,拉着他就往正厅拖。说是林正南要见他。

    胡忧吓了一跳,都想着怎么跳船跑了,这才想起来,林正风要见的是百花团的西门忧,而不是他胡忧。做为现在百花团的二号人物,胡忧要是不去,那就更引人注意了。硬着头皮,去吧。

    跟在窈莹来到正厅,妙妗,雅馨和一众在百花团里比较有点地位的,全都已经在这里了。胡忧有意瞟了雅馨一眼,看到她和往常一样,一脸冷淡的坐在那里,不由有些好笑。这丫头真是人前人后两个样。在他面前的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那么顽皮,此时才真像一个历尽风尘的女子。

    林正南看到窈莹拉着胡忧进来,主动的推开几个缠着他发嗲的歌舞伎,迎了过来,未语先笑道:“这位想必就是窈莹团长口中的乐曲大家了吧,小王最是喜好乐音,咱们以后可得多亲近亲近。”

    胡忧装做迷惑的看向窈莹,窈莹解释道:“西门先生,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安融林正南皇子。二皇子,这位就是我刚才给你提起的西门忧先生了。”

    胡忧在心里暗道了声晦气,给林正南拱手道:“西门忧见过二皇子。”

    林正南一身武将服,看起来挺威武,人倒挺随和,笑道:“西门先生不用多礼,小王是个随性的人,咱们随意就好。”

    林正南接着又道:“西门先生可是复姓西门?”

    胡忧点头道:“是的。西门庆是我的前辈。”

    林正南上下打量了胡忧一阵,看得胡忧心里有些发毛,这才说道:“先生单名一个‘忧’字,到是让我想起了一个老朋友。不知道先生是哪里人呀?”

    窈莹这时候也才想起来,她也不知道胡忧是哪里的人。当时她和妙妗被胡忧给撞破了好事,心慌慌的也没有注意到那么多事,就把胡忧给留下来了。之后又被胡忧用吉他给震住,跟本就没有想着问胡忧是哪国人。

    胡忧早就想到有人会问这个问题,脸色不变的回道:“小民是海北人。”

    海北是天风大陆最南边的一个小国家,海北的意思是海在其南,其在海之北。这个国家以打渔在主业,国力远远低于天风八大帝国,比安融也差很多,属于那种无关轻重的国家。

    林正风点点头道:“海北到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听人说那里面向大海,非常的漂亮,可惜小王还没有机会去过。来来,我们到那边坐,听西门先生给我们讲讲海北的风土人情。”

    胡忧跟本就没有去过什么海北,但是以前他去过很多近海边的城市,说起来自然的条条是道:“海北是一个的浪漫的地方,那里风光旖旎,气候宜人。阳光充沛,雨量充足,植被丰茂。全年花繁叶绿,四季瓜果飘香。那里的女孩子,更是热情如火”

    胡忧讲故事的能力超强,很轻易的,就把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带到了他的描述里。期间他还特意的加了几个小笑话,听得大伙哈哈大人,就连一向在人前冷淡的雅馨,都忍不住咯咯娇笑。

    直到胡忧的描述完成,林正南才长长的出了口气道:“听了先生介绍,小王真是对那海北无比的向往,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才行。到时候,还请西门先生做向导才好呀。”

    胡忧口中连连称是,心说却道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跟你去呢。你又不是女孩子,带个男人去玩,让我下手那些兄弟知道,还不笑死。

    众人喝着茶,随意的聊着天,气氛到也算不错。林正南并不是那种特别文艺的人,说话喜欢带着点军人之气。此时他正在给大伙说他在战场上杀敌的故事。

    林正南讲故事的本领,远远没有胡忧那么强。不过在坐的众女都没有真正的经历过战火,对那血肉横飞的战场,多少还是带着些浪漫主意的色彩,所以对林正南的故事,也挺感兴趣的。

    窈莹听完林正南说和一个突袭敌人的故事,一脸向往的说道:“原来战争是那样的,二皇子真是了不起,以王子之身,亲临战场,指挥战斗。”

    林正南笑道:“守护我安融的国土和子民,是我林家子弟天生的责任和义务,我林正风自然也不能立外。”

    窈莹叹道:“总之窈莹就是觉得很了不起,天风大陆那么多国家,以皇子之身上战场的,我看也就安融皇家子弟了。”

    窈莹说到这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刚才二王子说因为西门先生的名字,想起了一个老朋友,二王子的这个老朋友,是不是曼陀罗帝国,自创了不死鸟军团的不死鸟胡忧?”

    胡忧听到窈莹把话题扯到自己的身上,气得差点没有飞起一脚,把她给踹到船下去。刚才他那么卖力的讲故事,就是想让林正南忘记掉因为这个‘忧’字的联想。她到好,又把这碴给提起来了。

    要知道西门忧这个名字,改得可并不是那么隐秘呀。只要是知道他和西门玉凤关系的人,动点联想,很容易就把这两个名字给联起来。

    林正南听闻窈莹的问话,笑道:“窈莹团长也认识胡忧?”

    窈莹叹道:“我到是想认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二皇子肯定跟胡忧交过手把,给我们说说怎么样。”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