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28章 百花团内

    228章 百花团内

    窈莹是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当众宣布胡忧为新聘舞师的。窈莹也不知道是想暗中给胡忧吃点苦头,还是恨胡忧拿了她的肚兜,又或是百花团里的规矩本就是这样,她只说胡忧是新来的舞师而已,别的话什么也没有说。

    百花团的成员,对于这个突然而来的舞师兴趣似乎也不是很大。大多都是随意的瞟胡忧一眼,也就这样了。

    这到不是她们冷淡,而是舞师是一个非常需要资历和灵感的行业,尤其是名气更是特别的讲究,像‘西门忧’这么一个跟本没有人听说过的名字,你还能要求人家会对你怎么样的热情。

    编排舞蹈,说白了和人人都会说话一样,是个人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做得到。但是它同样也和说话一样,有些人会说话,说得人人都爱听。有些人说出来那话,听得你想撞墙。一个舞蹈编排得不好,也同样让人想撞墙。

    胡忧对众人的冷淡,并不是很在乎,反正他费尽心机进入百花团,只不过是为了一张进入宁南皇宫的门票而已。没有人理他,那更好,能白吃白喝到达目的地,他最喜欢了。

    借着这个机会,胡忧也得以看到了百花团的成员。百花团的成员人数不少,全都加起来,得有百多号人。不过最出名的,也就是十多个人而已。其中又以胡忧借来过桥的那个雅馨最为有名。

    胡忧当然也看到了雅馨。雅馨给他的第一映像就是漂亮。是的,雅馨真的非常漂亮,唇红齿白,体态撩人,单论长像,她甚至比旋日四侍女还美。当然,那只的是单个论。如果要一比四,她是比不了四侍女的。毕竟四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天生就是一种无人能比的优势。

    除了漂亮之外,雅馨给胡忧的另一个映像,就是冷淡了。她的冷与窈莹那种冷不一样,窈莹的冷,可以让人联想到冰山yu女,而雅馨的冷,则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意思。

    除雅馨外的其他成员,也同样都非常的漂亮,用句个个妖娆来行容,并不为过。那细腰长脚,随便就能让你看得眼花缭乱。

    至于那些歌舞姬和乐师嘛,胡忧随意的扫了一眼,也就不再理会了。反正他们对胡忧不感兴趣,胡忧自然也懒得理会他们。

    总而言之一句话,百花团里,是阴盛阳衰,女多男少,除了乐师和车夫之外,基本全都是女的。胡忧这一次算是真真正正的,掉入了脂粉阵里了。

    这百花团里的等级还挺严,像个小庙堂似的。除了窈莹这个团长之外,下面还有什么大管事小管事,内管事外管事,什么护卫,车夫,仆人什么的,别管他们管不管事,胡忧是懒得理他们的事。最好大家谁也别管谁。

    用过早餐之后,百花团一行人等继续上路。 窈莹和妙妗似乎还需要最后面的那辆车做点事,把胡忧安排到了另一辆车里。

    这是倒数第三辆车,车里除了胡忧之外,还有五个男的。两个中年人,三个年轻的。胡忧也弄不清楚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随意的和他们点了个头,打了招呼,算是认识之后,他是倒头便睡。身上的伤,经过一夜已经渐渐的有所好转,但是这精神力真是消耗得太大了,必须得尽快补充回来才行。而相比起其他的补充方法,睡觉是最稳妥,也最不引人注意的。

    胡忧正睡得兴高采烈呢,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剧痛。那处伤是铁克拉留下的,全身上下,就属那里最重。抬眼一看,原来是一个中年男人踢了他一脚,胡忧是强忍着一刀劈了这家伙的怒气,沉声问道:“你干什么?”

    同车的一年轻人,赶紧跑过来,先对那踢了胡忧的中年直男人陪了不是,这才对对胡忧说道:“西门忧,这是大管事。快起来了,别睡了,有活干。

    大管事,我们马上就去。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偷懒的。”

    那大管事冷哼了一声,骂了句什么,出了车厢。

    胡忧这时才注意到,马车已经停下来了。侧耳细听,隐隐的能听到流水声。他对宁南帝国不熟悉,也不知道现在是到了什么地方。

    那个给胡忧说话的年轻人叫做刘佳。他见那大管事下了车之后,赶紧一拉胡忧道:“该我们做事了,快随我来。”

    胡忧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跟着刘佳一起下了马车。转目四看,他才知道,原来车队已经停在了一个河港边,港口里停着一条大木船,看样子,下面的路还得坐船。

    车队里,已经有好些人和胡忧两人一样,都已经下了车,一行人忙前忙后,闹哄哄的一片,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也有一些歌舞女下了车,不过她们只是在水边看着风景,什么也不做。

    胡忧看这情景,有些奇怪的问道:“刘佳兄,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刘佳回道:“在做上船的准备呀。接下来的路,我们得坐船了。别站着了,快跟我来吧,不然一会大管事又得骂人了。”

    胡忧拉了刘佳一把,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刘佳很自然的说道:“把车推上船呀。”

    胡忧奇怪道:“我们推?那不应该是车夫干的事吗?”

    胡忧之所以这么说,因为他知道这个刘佳也是个舞师。按他的理解,舞师的工作只不过是帮团里编排舞蹈而已,不应该连这种打杂的工也得做吧。胡忧到不是想偷懒不干活,可是 干活也得有个说法不是,哪能什么活都得乱干的。这是活,又不是女人。

    刘佳回道:“按说这是车夫的活,但是团里的车夫少,光靠他们干,得很久的时间,所以我们也得帮忙才行。”

    胡忧闻言点点头,同一团的人,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事。反正快点干完事,好继续上路,也符合他的心意,所以也不再说什么,跟着刘佳一块过去。

    刘佳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活,到是挺轻车熟路的。不过胡忧只跟着他推了一辆车上船,就现了问题。因为整个团百多人,就他和刘佳五六个人在帮车夫的忙,其他人跟本就是在玩耍。

    要说那些女的,那也就算了。这些重活让女人来做,也不是那么合适。可是很多男的非但不帮忙,看到他们走过,还用很鄙视的目光瞟他们,那就让胡忧不爽了。

    胡忧强忍着怒气说道:“刘佳兄,要说帮忙的话,大家都应该出力才对,为什么那些人都不用做,只有我们几个要帮忙呢?”

    刘佳看了那边一眼,压低声音道:“他们的身份,都不属于要帮忙的人,他们是不用做的。”

    胡忧不解道:“为什么?这里面还分什么三六九等吗?我们舞师似乎也不属于杂工的序列吧。”

    刘佳拍拍胡忧的肩膀道:“让我们干我们就干吧,谁叫我们不是资深舞师呢。如果咱们能有一个姐儿保着,也不用干这些了。”

    刘佳的一句话,道出了这个中的原因。胡忧这下也明白了。原来这小小的百花团,也有那高下之分呀。想想还真有些晦气,现在居然连歌舞ji的身份,都在他之上了。

    胡忧本想找窈莹要些特权的,想想还是算了。那样反而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不就是推车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今天的晨练还没有进行。就当是晨练好了。只不过这身上有伤,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好不容易,把车全都给弄上大船了,胡忧长长的出了口气,边擦着脸上的汗,边到甲板上找个风大的地方,吹吹风,凉快一下。说起来这宁南帝国的船可真不小,十几辆马车弄上船,都没有占去多少地方。比曼陀罗帝国那些小船可强多了。

    停下身来,隐隐的感觉腹部似乎有些火辣,想来是被汗水浸着了那里的伤口,胡忧正打算解开衣服,做一些处理,身后传来了声音:“你就是西门忧?”

    胡忧转过头来,看和自己说话的是一个小婢女,长像不错,个子娇小,胸脯鼓鼓的,只不过她那小脸崩得紧紧的,也不知道是谁欠了她两个铜板没还是怎么的。

    胡忧不知道她来找自己有什么事,点点头,露出一副笑脸道:“小弟正是西门忧,不知道这位姐姐找我有什么事?”

    小婢女拿眼一瞪胡忧,哼道:“谁是你姐姐,油腔滑调的。内管事要见你,跟我来吧。”

    胡忧心中苦笑,敢情自己这个舞师是个人就能欺负呀。连个小婢女都能对自己哼哼哈哈的。

    离开甲板,跟着小婢女往船楼上走。这里的造船技术明显要比建楼技术高。这时代的楼房,一般最高的也就是四层,可这船一共有五层。甲板上三层,甲板之下,还有两层。当然了,甲板之下的,都是给像胡忧这种身份的人住的,有身份的人都住甲板之上。

    每想到这里,胡忧就泪奔啊。我这种身份,哪种身份了,老子可是不死鸟军团之主,浪天王

    跟着小婢女来到甲板上二楼的一个房间,内管事正倚窗远眺,身旁还陪站着两个婢女,看来非常神气。

    窈莹在做介绍的时候,也没有说名字,胡忧也不知道这个内管事叫做什么,他也不关心这个,反正知道这个女人是内管事就得了。

    胡忧来到内管事的身后,行了个礼。内管事像是不知道胡忧已经到了一样,连哼都没有哼一声,继续看她的风景。

    胡忧心说这女人还挺会摆架子,不理就不理吧,你看风景,我看你,看谁耗得过谁。反正老子在团里的时间,一共就那么几天,怎么过还不是过。说起来,这女人的身材还真不错,就是略微老了点。听说老女人败火,也不知道是不是。

    内管事直让胡忧站了好一会,这才沉声道:“你就是西门忧?”

    这不是废话吗,我不是西门忧你叫我来干什么。

    胡忧应声道:“是的,内管事。”

    “嗯。”内管事似有似乎无的哼一声,说道:“百花团有百花团的规矩,你虽然是团长请回来的,但是进了团,也得一事同仁。”

    胡忧连连应事,心说这是要给小爷来下马威了。

    内管事说着话风一转道:“听说你刚才去帮忙推车了?”

    胡忧心说这推车又有什么问题吗?

    胡忧回答:“是的,大管事让我去,我就去了。”

    内管事一下转过身来,带起一阵香风,紧崩着一张脸道:“大管事叫你去你就去了?那他叫你去死,你去不去”

    胡忧心中那个恨啊。推车推了一身汗,不夸几句,也就算了,居然还说这样的话。你可别惹着少爷火了,不然少爷把你的车也给推了,败败火。

    胡忧的目的是跟着百花团进宁南皇宫,不想太过节外生枝。为了欧阳寒冰,能忍还是忍着好了。

    胡忧说道:“大管事是团里的管事,他让我做事。我总不能不去吧。”他还踢了老子一脚呢,我上哪说理去。

    内管事哼声道:“你当然可以不去。舞师是我内管事的管事范围。你是我的人,当然可以不听他的。”

    奶奶个熊的,少爷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人了。少爷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得得,你说是你的人,那就是你的人好了。说起来那个刘佳不也是舞师吗,他也推车了,你怎么不骂他?

    不用说,这肯定是百花团内部的权力斗争问题了。说起来那个窈莹也真是的,一个小小的歌舞团,你弄那么些管事干什么。大管事,小管事,内管事,外管事,居然有四个之多,有必要吗?

    算了,管你那么多呢。反正小爷也不会在这里呆多久,就算你把所有人全弄成管事,也不关的我事。

    说到玩权力,胡忧的舞台可要比这小小的歌舞团高级多了,胡忧自然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什么话。

    胡忧回道:“是的,内管事,我知道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啊不,我就是你的人了。无论是水里来水里去,还是火里来火里去,我都听你的。”

    内管事听胡忧这么说,脸色才好看了一些,脸也没有那么冷了,语气也温和了不少,娇声道:“只要你忠心于我,我竹娴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做舞师的,就得有姐儿看中。只要是有姐儿看中,你是行也行,不行也行。明白了吗?

    胡忧这下才知道,原来内管事叫竹娴。她们的名字都很好听,又不带着姓,看来都是艺名。这个竹娴想来以前也是歌舞伎吧,也不知道名气怎么样。退下来还能做上百花团的内管事,看来有两把刷子。

    看胡忧连连点头,竹娴满意挥挥手道:“记住我的话,以后有你的好。上面的姐儿,我都熟,有机会,我会给你推荐的。你先下去吧。”

    胡忧告了退,出了房门。心想着世界复杂,从业难,看来到哪都是一个理。凡是有权力的地方,就有争斗,分别只在于所争的权力大小而已。不管争什么,总之呀,做下层的,都是最难受的。

    想到这里,胡忧不由得又想到的自己的不死鸟军团。虽然他从来不说,但是他心里有数,随着不死鸟军团的势力越壮大,军团内部,也同样出现了这样的权力斗争。

    胡忧正想着,耳边又传来了喝声:“你这人怎么走路不看路的,没有长着眼睛吗。”

    胡忧吓了一跳,一抬头,只见一个俏婢女正双手护胸的怒瞪着他。胡忧心说离着这么远,我有撞到你吗?你那飞机场用不着护成那样吧

    弄不清这小俏婢又是哪个管事的人,胡忧连连赔不是,同时让开路,让人家过去。唉,真是命苦呀,是个人就能欺负自己。

    得,惹不起咱躲得起,找地方睡大觉去。

    船很大,胡忧也分到了仓房,三人一间,比马车上要好一些,但是在最底层,空气不是很好,跟那同房的人也不认识,胡忧不想下去。想了想,干脆还是躲到马车里去睡好了。之前推马车上来的时候,他就现有一辆车的门并没有绑死,可以钻进去。

    顺着记忆,胡忧找到了那辆马车。这马车之前也不知道是谁住的,弄得挺整齐,被子轻软又舒服,还带着阵阵的女儿香,一看就是睡大觉的好地方。胡忧是二话不说,就钻了进来。高床暖枕,空气清新,波涛阵阵,真是舒服得想呻吟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忧睁开了眼睛。这一觉睡得真爽,睡觉睡到自然醒,多久没有试过了。

    窗外岸边的景物一直在退,看来船已经开了。摸摸肚子,似乎还不饿,应该还没有到开饭时间,胡忧也不想这么快出去看那些人的嘴脸,打算在车里再坐会。

    干坐有些无聊,无意中看到一小桌下有把胡琴,胡忧伸手把它拿了过来。

    看胡琴断了两根弦,胡忧呵呵笑道:“原来坏了,怪不得她们把你扔在这里呢。左右无事,少爷就帮你找回第二春吧。”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