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26章 以一敌百

    226章以一敌百

    “马拉戈壁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胡忧心急如焚的出了五色花,心里一直在反复的呐喊着。本以为自己的青楼运转好了,没有想到啊没想到,这一次比之前的哪一次都更差,更坏。本田龟佑居然说要十天之内,杀死欧阳寒冰,那可怎么得了呀。

    想到欧阳寒冰对自己的好,怕自己没有人伺候,她把从保护她的旋日四侍女都遣到了自己的身边。现在本田龟佑正是抓住了欧阳寒冰身边没有得力人这一点,准备要害她。真是太可恶了。

    胡忧本想在青楼躲两天,然后再想办法回浪天去。现在收到这个消息,他还怎么走得了。他早就在心里,当了欧阳寒冰是自己的女人,这与欧阳寒冰是不是宁南帝国的公主没有关系,她是真的对胡忧好呀。如果胡忧没有收到消息,还说得过去,既然收到消息,难道还能看着欧阳寒冰死不成。

    天大地大,现在欧阳寒冰的事最大,无论怎么样,都绝对不能让她有事。不然别说对不起欧阳寒冰,就连旋日四侍女都没有脸再见她们了。

    可是要怎么救欧阳寒冰,这对胡忧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这里不比曼陀罗帝国,他的手下有几十万能为自己卖命的部队。还有西门玉凤那个姐姐,凤园的德福,再不济拉下脸来,还能请狂狼军团的蕾娜塔帮帮忙。

    在这南宁帝国,胡忧是人生地不熟。别说是找人帮忙,真是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哪是哪。如果时候充足的话,他还可以急令旋日四侍女过来,这里毕竟是她们的地盘,有她们在,一切都会容易得多。

    可是现在没有时间啊。十天时间,跑个单程都不够,来回就更不可能了。胡忧现在是除了自己之外,谁也指望不上。

    胡忧现在是故不得许多了,出了五色花,就马上往绿城赶。他此时并不知道欧阳寒冰具体在什么地方,但是绿城是宁南帝国的皇宫所在地,欧阳寒冰生为宁南帝国的公主,理应该在绿城才对。至于怎么进皇宫,怎么和欧阳寒冰见面,他现在暂时还没有想到。

    晚上骑快马,不比白天,有一定的危险性。心急如焚的胡忧管不了那么多了,上了大路,他就一路急催,恨不得背生双翅,一夜而到。

    胡忧一边急催着马儿,一边在脑子里整个事情的经过。他知道,本田龟佑肯定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不然他决绝对不敢夸下那样的海口。

    说心里话,胡忧刚才真的非常想拿出霸王枪,直接冲到隔壁的房间里,把本田龟佑一干人等,全都给宰了。

    他是不断的告诉自己,那样解决不了跟本问题,才没有那么做的。先不说自己独自一个人,能不能打得过他们的问题,单单是这整个计划已经在运行之中,杀了他们跟本就没有用这一点,就足以让胡忧放弃。

    再者说,这样贸然的暴露目标,对自己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躲在暗中,才更有利帮到欧阳寒冰。冲动是魔鬼,现在最主要的是冷静,冲动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的。

    “胡忧,你往哪里跑”

    胡忧正在思考着,突然背后一声暴喝,吓了他一跳,转身一看,身后居然是铁克拉摔大队人马杀到。这队人马足足有百多人,全是江湖人士打扮,人人刀枪在手,一看就知道不是好对付的。

    原来胡忧走进的那个五色花青楼,是紫荆花王朝这些遗民在宁南帝国的一个秘密据点。铁克拉因为身份级别不够,并没有能参加会议。而是在外围做防御工作。胡忧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碰巧让铁克拉给看见了。

    对于被胡忧夺眼之仇,铁克拉是铭记于心,他每天不知道对着胡忧的画像吐多少口水,胡忧就是化成了骨头烧成了泥,铁克拉都能认识他的灰。

    铁克拉现胡忧之后,没有回报给上面的任何的人,而是纠集自己的亲信人马,就杀了过来。他要亲手,干掉胡忧,以出心头之恨。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远远的吊着胡忧了,只是之前庆良城人多,他们不好出手,这一出庆良城,他们就再也忍不住了。这也是胡忧因为欧阳寒冰的事,心神不宁,不然他早应该现,铁克拉的人马跟在他身后。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铁克拉一家伙拉来百多人,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胡忧还没有狂到自认为能以一敌百,又脚一夹马肚子,赶紧跑路吧。

    才跑出三、四十米远,胡忧就觉得耳后生风,这些混蛋,居然开始射箭,伴随那箭矢飞来的,是铁克拉阵阵的狂笑,怪不得他要喊那一嗓子呢,原来他是借着自己的势大,想玩猫戏老鼠的游戏。

    胡忧那个气呀,真是热血沸腾,胸中涌起无限的杀机,伏下身子,紧紧的贴着马背,边死命的催动坐下的马儿,边拿出弩弓,点杀那些冲得快的人。一时之间喊杀连天,情况真是危机到了极点。

    胡忧的马是在市集上随意买的,虽然已经算是高价马了,但是比起铁克拉坐下的战马,还是稍有不足。这么跑出两千多米,慢慢的就有些不太给力了。胡忧知道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让铁克拉的人给追上。看前面有一片树林,他一咬牙,打马进了树林里。

    胡忧一进树林,就拿出火折子处乱扔,以期能点燃地上的干草枯枝,从而制造一些混乱。至于什么放火烧林,毁坏公共财产嘛,他现在是顾不上了。

    猛的感觉有人接近,胡忧是想都不想,挥刀就往后砍,树林里并不适用长兵器,霸王枪在这里挥不开,还好胡忧的戒指里有一把上好的马刀。虽然算不得是什么宝刀,但是这时候,却是刚好能用。

    ‘咣’的一声,胡忧的马刀和身后那人的砍刀碰在了一起。马刀属于轻兵器,硬碰砍刀是有些吃亏的。只这一下,胡忧就感觉右手心一阵阵的麻。不过那人更惨,被胡忧一刀给劈下了马,马脚不认主,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肠子都从嘴里挤了出来,死像极惨。

    说时长,那不过是瞬间的事。胡忧跟本就无心去看身后的战果,又一连几刀,把身后冲上来的敌人给杀退。

    就这么连追带跑的过了二十分钟,胡忧渐渐的涌力了一股无力感。来到这天风大6那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单独让百多人追杀,而且带兵之人,还是他手下的败将。

    泥人也有三分土气,随着血腥之气日重,胡忧的真怒也上来了,加上前面是一条河,前路已绝,胡忧猛一咬牙,抽过马头,反身杀了回来。

    敌军到没有想到胡忧居然来这招,一时之间,也有些慌乱。胡忧是杀机大盛,管你乱不乱,举刀就砍,居然连连得手,七、八个反应不急的敌人,让他砍于马下。一时之间,胡忧居然占了上风。

    不过铁克拉的兵,也不是草包脓蛋,在经过初时的慌乱之后,也渐渐的稳住了战脚,远的用箭,近的用刀,很快就把胡忧的势头给反压了下去。

    胡忧心里知道,铁克拉这次是下了决心,要留下他这条命了。

    胡忧从在江湖里挣扎着长大,虽然表面嘻哈,但是他有一颗决不轻易放弃的心。你越是要让他死,他就越是要活给你看,而且还要活得比任何人都更好。

    之前所跑过的树林,已经燃起了大火,胡忧知道,今天要想活得命去,只有利用那片火场,才能有一线生机。

    看准了目标,也就有奔头了。胡忧紧咬着钢牙,撕下身上一块布条,把手和马刀给绑在一起,单刀独战百人。那气势,还真是长虹灌日,豪情万丈。

    耳边的惨叫不停的飞过,胡忧的身上,也已经新添了二、三十处伤口,那大大的伤口,像破了洞的水桶一样,涌出大量的血,杀得已经麻木了的胡忧,此时已经没有了感觉。那些伤口,不但没有给他带来痛楚,反而给他一种变态的刺激。

    的树林早已经横尸处处,惨叫不断,刀光也不断。胡忧现在打的已经不是什么战法了,他打的是意志,是运气。打的是用一刀伤,换对方一条命。

    “去死吧”

    一个暴喝声在胡忧的耳边响起,听到声音的时候,同时带来的,是背上的巨痛。铁克拉那个混蛋,居然直到现在才上来捡便宜。

    受铁克拉的一下重击,打得胡忧一口鲜血喷出,趴在了马背上,痛得胡忧的眼前一阵阵的黑。这时候,要是能昏过去,那有多好呀。至少不用那么痛。

    可是胡忧不能,现在昏过去,那就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了。瞬间,胡忧的脑子里闪过欧阳寒冰,红叶,黄金凤,西门玉凤,哲别,朱大能,候三,还有数十万的将士和几百万的百姓,还有那飘扬的不死鸟战旗。那些女人,兄弟,下手,百姓都齐声的在大叫着不死鸟不死

    是的,不死鸟是不会死的。

    胡忧咬紧着钢牙告诉自己,他是不死鸟,不死鸟不管在任何的情况下,都是不会死的,不死鸟就是胡忧,胡忧不会死,更不会死在这片无名的树林里。

    马刀在刚才那一击之下,已经飞了出去。那融入在胡忧体内的血斧,在一片白光之中,闪现出来。一尺来长的利芒,带着金色的火焰,身边的惨叫不停的响起,这一刻,胡忧不是胡忧,他是来自地狱的杀神。

    血斧的死光一直再闪,胡忧已经失去了意识,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杀

    杀

    杀

    杀尽世间不平事,杀得天惊鬼神嚎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的喊杀声,渐渐的消失了。胡忧努力的睁眼,但是看到的,却是一片白茫。身子还在动,但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动。意识早已经模糊,他终于失去了知觉。

    无法忍受的口渴,把胡忧从无边的黑暗之中,强行的拉了回来。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眼之处,尽是蓝天白云,耳边居然还传来了阵阵鸟叫之声。天地之间,是那样的祥和。

    这是哪?

    胡忧茫然的看着这一切,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哦”潮水一般的巨痛,直到这时才涌向胡忧的大脑,冲击他的神经,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深深的吸了口气,艰难的坐起,感觉似乎有些不太对,低头一看,胡忧赫然现,自己居然还坐在马上。只不过这马,是裁倒在地上的,马儿身上那七、八十道大伤口,早已经乌黑凝结,再也流不出血了。

    记忆直到这时候,才回到了胡忧的身上。原来自己遭到了铁克拉上百人的追杀。看来是这坐下的马儿,把自己带到这里的。

    唉,人说动物忠诚,看来真是不假。自己与这马儿,不过是一骑之缘,它却为了自己,付出了一条性命。

    “呵呵呵哈哈哈”

    胡忧突然疯了一般,放声大笑起来。笑中有血,血中有泪,也不知道他是庆兴自己大难不死,捡回一条性命,还是痛惜坐下这惨死之忠马良驹。

    以大笑泄了自己的心情之后,胡忧用了足足十分钟,才从戒指里把皮水囊给拿出来,这在平时对他来说,可是很轻易就可以做到的。

    口的喝了一些水,胡忧才感觉自己好了一些,清凉的水,让他的精神也振奋了不少。

    低头看了眼那一身挂着的破衣烂肉,胡忧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还叫做身体吗,简直都快成破皮球了。简单来说,就是除了手脚都在之外,没有哪里不带伤的。这全身上下,有多少处伤,他都懒得数了,看着心疼。还好这些伤大多都自动的凝结起来,要不然,光流血就能送了这条命。

    想到这里,胡忧忍不住拉开裤子看了一眼,还有,胡忧正在睡觉,看来它没有什么事。

    微微喘了口气,就着水,嚼蜡一样,把一个馒头给吃下去,胡忧从戒指里找出药包,心的处理伤口。应该缝合的缝合,应该上药的上药,当他差不多把自己给包成了木乃伊,这才基本完成了一大工程。

    本想把这救了自己一命的忠马给埋了,但是看自己身上这些伤,想来埋自己要比埋它要容易一些。这里还是敌人的地盘,不能久留,只能割些柴草,了表心意吧。

    给忠马鞠了三个躬,胡忧带着一身的伤,摇摇摆摆的上路。全身只剩下几缕残留的精神力,能这么走,已经是很不错了。还好暂时没有现追兵,不然这次真是得束手就擒了。

    对于昨晚上的事,胡忧有些不太想得起来。他隐隐的知道,最后自己使用了血斧,可是用血斧之后是什么情况,他的脑中却一片空白,似乎没有这方面的记忆。铁克拉有没有被他砍死,他也完全不知道。

    努力的走到太阳落山,胡忧再也走不动了,全身的骨头都像要断掉一样,多处缝合的伤口,又炸开了。还有些伤口,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清理干净的关系,现在是又辣又烫,看来已经炎了。

    胡忧不敢说自己是虎,但是这会,他真有虎落平阳的感觉。唉,如果四侍女在就好了,她们肯定会很温柔的照顾自己的。那可爱的扶辰,想来又得哭鼻子了吧。

    想到四侍女,胡忧不由得又想起了欧阳寒冰,真像快点赶到她的身边呀。可是现在真的走不动了。这里的草地看起来真不错,如果能好好睡一觉,那得多好。再来只烧鸡,来壶酒,唉,生活太美好了。

    睡觉是不可能的,在这种地方睡,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有机会醒来。弄不好来条野狗,就得把自己给报销了。要是真那样,堂堂不死鸟居然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死在一条野狗的嘴里,那不是太可笑了吗?

    难道就没有又能赶路,又能睡觉的办法吗?

    胡忧开始做起白日梦来。人因梦想而伟大,有时候做做梦,还是可以的。有梦想的人,总比那没有梦想的人,多了一份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是?

    就这么胡思乱想的坐了二十多分钟,胡忧感觉着自己的体力又恢复了一些,努力的站起身子,想要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研究过夜的问题。再怎么着,也得把今晚给过了,希望在明天嘛。

    刚才几步,一阵马蹄声转进了胡忧的耳朵里,顺着声音,翻过一处山坡,胡忧才现,原来自己现在的位子,离大路并不远。

    胡忧转着眼珠,看着那由远而近的车队,心里电闪着,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车队来赶一段路。那样的话,不是可以达到边睡觉边赶路的目的了?

    一车队有十几辆车,顺上自己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怎么跟他们搭上线了。唉,看来还得用老办法,招不在老,有用就成嘛。

    想着胡忧得意一笑,向大路走去。时间不多了,得抓紧时间才行。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